云去槿似霞 前妻


    这样干净儒雅的男人和苑宁倒是极配,方若谨第一眼便觉得这年轻人相当出色。

    齐志东是个细心体贴的人,一切都安排的很周到,他请方若谨和苑宁坐下后,回身招呼服务员给上茶,接着便开始走菜。

    苑宁因为在大厅等方若谨多站了一会儿,大约有些发冷,他马上告诉服务员给换壶热点茶,并亲自给她和方若谨换了茶。

    当着方若谨的面苑宁有些不好意思,却又不好说什么,只是垂着眼睛抱着杯子一边暖手一边喝茶。

    方若谨看着俩人甜蜜又羞涩的笑容,忽然惊觉到自己已经是过来人了。还没有恋爱,便迷迷糊糊做了已婚妇人,成了一个孩子的后妈,不觉有些感慨。不过她从齐志东的细心体贴上还是觉出了这个年轻人对苑宁的心意。

    菜色很可口,却并不奢华,都是酒店特色,又照顾了她的苑宁的口味儿。

    “据说这里的大厨是一个部队退役战士,菜做得特别。”苑宁问齐志东。

    “倒也不全对,他原来是基地后勤部的士官,曾送到星级酒店培训过,退役后自己在三乡开了个小海鲜馆,菜做的有名气,却是不善经营,生意一直做不大,这间酒店盖好以后,后勤部的人便把他推荐给酒店,酒店请他来做厨师,这段时间正试菜,反响非常好,很多人慕名而来。”

    齐志东又抬头四下看了看说,“这是在中午,如果是晚上,大厅怕是要满客了。”

    正是中午吃饭时候,因为这间酒店新开业,所以中午人显得少些,整个大厅用绿色植物间隔出的几个区域零散地坐了几桌客人,显得很安静。

    方若谨不经意间也跟着抬头看,豁然看到离他们不远处的一张桌子上坐着的一座客人。

    那桌上有三个人,一个是五十岁左右略显发福的中年男人,方若谨认得是市委的副秘书长姓魏,另外一位是三十来岁的年轻男人,还有一个女人。因为并没有对着他们这桌坐着,方若谨只能看到女人的侧影,只是那白色套装和披肩的卷发让她想起了那天灯会总是跟在厉家铭身边的那个女人。

    苑宁看到方若谨目光里的疑惑,顺着方若谨的目光看去,同样映入眼帘的便是那个白衣女子。

    “咦?你认识曹董?”

    方若谨收回目光:“曹董?”

    “曹燕妮,上海一家投资公司的执行董事。前几天市里的一个招商洽谈会因为临时缺人,一个师姐叫我去帮忙。”

    曹燕妮。这个名子这样耳熟,方若谨愣了一下,没有马上想起来。

    “据说她父亲之前是我们省人大副主任,和市里的领导关系很深呢。”

    电光火石之间,方若谨才猛然想了起来这个女人是谁。

    厉家铭的前妻,昊昊的亲生母亲。

    方若谨仿若雷击般地石化了。

    这也恰好解释了为什么那天晚上她咋一见到这个女时总觉的有些面熟,因为昊昊的嘴巴长的很像她,而再早之前她在林州商场遇到的中年女人,正是曹燕妮的母亲。

    难怪厉家铭那天早上那样叮嘱她:不管遇到什么,你都要相信我。原来,这个女人来三乡了,堂而皇之地出现在他身边。

    她要干什么?想要旧情重温?还是想要回儿子?

    “最近,听说为了投资翠竹花园的事情,正在和政府有关部门协商呢。”

    “投资?”这不是政府的事情吗?怎么和市委的秘书长扯上了关系?方若谨眼角扫到那桌上的人,有些不解。

    “是啊,听说曹燕妮看好了翠竹花园,想拍下来建五星级酒,但是政府那边卡着。”

    “哦?为什么?”方若谨虽然不是很懂,但是三乡市今年以来大搞招商引资,出台诸多优惠政策她还是知道些,前些日子上报的关于民企发展状况的调研报告她还参与讨论修改,她一时想不明白曹燕妮这个计划受阻是因为什么,她也不相信厉家铭是个公私不分的人。

    “你不知道翠竹花园什么来历?”苑宁惊讶地问。

    “不太清楚。”方若谨子好静,除非为了昊昊,否则她宁肯宅在家里看看书做做家务。她来三乡市好几个月了,她对这个城市仍然十分陌生。

    齐志东在一旁却忍不住上了嘴:“那怎么可能,那是三乡市最古老的建筑,是三乡最有历史的地方。”

    “是。”苑宁一笑,和方若谨解释道,“三乡市只所以叫三乡,是因为这里是林州通往京津地区的咽喉要道,从很早开始这里就是兵家必争之地,也是个历史悠久的古镇,而使这个镇子名声大噪的便是那处翠竹花园,它座落在现市政府东侧,是非常具有特色的一个建筑群,内有温泉,原是一个大军阀给父母修建的疗养之所。日本侵华战争爆发后,因这里是进京要道,日本关东军占领了这里,便将那里变成了一处会所质的地方,由一个汉奸掌管,实在掩藏着对华的情报活动。可以说,这里曾是三乡市最具盛名的地方,抗战胜利后,这里一直做为市里的保护建筑,现在是三乡市的总商会和一些民主党派的办公处。曹燕妮要买下这里,改建成花园式五星级酒店,但听说被市里卡住了。”

    这样一番解说当然是苑宁在电视台那边听到的消息,虽说做不得准,但无风不起浪,方若谨听此一说不觉口堵得难受。

    那块地方正是新市区和老市区交界之处,和市政府遥遥相对,她一时间说不出曹燕妮的目的,却也只觉得十分别扭。

    “那怎么可能。”齐志东失笑,“这几乎是三乡市的标志建筑,对三乡市这个没什么历史遗迹的城市是具有象征意义的,怎么可能卖了做酒店?”

    “保护开发。”苑宁无奈地一笑。“有钱的人总是有理由为自己的行为解释,何况,金钱的魅力是无穷的,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难怪那天在灯会上看到了她,原来是挟着资金来投资的,厉家铭当然没有理由不接待。只是,她找的这个地方太特别了。

    厉家铭会怎么办?这女人是她的前妻,即使他们再没有情份了,她还是昊昊的妈妈。一想到昊昊,方若谨心里突然刺痛。

    她无意霸占人家儿子,即便这个女人不出现,昊昊不是她亲生的也是事实,只是带了昊昊大半年的时间,实在有了很深的感情,昊昊也实在是个懂事的孩子,只要一看到他大眼睛里那种隐忍的雾气,心底那种母便强烈地想要保护他,爱惜她。

    如果,如果这个女人要争取儿子的监护权,她不知道厉家铭会怎么样,即便是自己,都不知道能否承受这个打击。

    这一瞬间,方若谨脑子里已经想了不知道多少个问题,因而眼神有些痴痴呆呆的。

    大约齐志东也觉出了方若谨的异样,便笑笑对苑宁说:“方小姐大约不舒服吧?要不要看医生?”

    苑宁这才转头细看方若谨的脸色,只觉得她脸色惨白,有些虚弱的样子。

    “若谨姐?”

    “没事。刚才吃的有点急,胃不舒服,喝点热水就好了。”方若谨笑笑,掩饰着内心的慌乱。

    吃完了饭方若谨要结帐,齐志东哪里肯让,苑宁帮她披好大衣,三个人便往门口走,不可避免地与曹燕妮一桌相遇。

    “苑记者?”曹燕妮先看到一行三人中的苑宁,立即站起来笑语嫣嫣地打着招呼。

    “曹董您好。”苑宁大方地上前和她握手。

    “魏秘书长,这位是省电视台记者苑宁。苑记者,这是市委的魏秘书长。”经她这一介绍,苑宁马上上前一步和魏秘书长握手寒暄。

    方若谨和齐志东站在稍后的地方,本不欲上前打招呼,倒是那位魏秘书长认出了方若谨。

    “小方?”

    方若谨没有想到魏秘书长竟然认出她来,顿时觉得尴尬,却也不得不快步走上前去打招呼:“魏秘书长您好。”

    “呵呵,小方,你和苑记者是朋友?”

    “是的,苑记者是我校友,这段时间在这里工作,我来看看她。”

    “曹董,这位是方若谨,是我们XX部经济调研处的副处长。”魏秘书长笑着向身边的曹燕妮介绍道。

    曹燕妮闻听此言,早已是勃然变色,但只是一瞬间,几乎是微不可察地马上堆起笑脸向方若谨大方地伸出了手。

    “久仰。”

    方若谨也只好礼貌地伸出了手与曹燕妮握了一下。

    与其说是握,不如说是轻轻一碰便迅速分开。

    大约苑宁原也没想过这个男人竟是市委的秘书长,还认出了方若谨,一时间觉得有些尴尬,好在方若谨有经验,轻轻用另一种说法应付了过去,随后她又给秘书长介绍了齐志东。

    魏秘书长和齐志东又客气了几句,而曹燕妮则所有的注意力都在方若谨身上,眼睛里的神情颇有几分玩味儿。

    只这样傲慢的眼神,便足以让方若谨明白曹燕妮是知道她的,心中的愤怒慢慢堆积起来,一点点将腔填满。

    这种客套虽然只有几分钟,但是方若谨却有度日如年般的难挨。苑宁大约也觉出她的不对劲儿,便主动拉着方若谨和曹燕妮及秘书长简单打了招呼,一行三人走出酒店离开。

    作者有话要说:这两天被编追杀,需要修《爱到浓时情已殇》出版稿,因为要改背景,又要修掉六万字,小汐拼掉了半条命,实在抱歉此不能及时更新,下次更新暂时不能确定,再次抱歉。鞠躬!

前妻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5/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