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去槿似霞 争吵


    齐志东开着一辆军牌大吉普,先送了方若谨回到海军大院,然后便载着苑宁离开了。

    方若谨慢慢穿过院子往家里走,心中忽然有种难以控制的难过。

    看来她竟是一直是被蒙在鼓里的,这种狭路相逢的碰面居然让她遇上了两次,若不是苑宁无间中说出来,自己本就一无所知。

    厉家铭那天的告诫是什么意思?他们难道已有接触?或是又有了什么瓜葛?对方这样高调出现,很是有恃无恐的架势,方若谨只觉得心底发冷。

    三乡市的这个春天来的晚,已经是四月中旬了,晚上的天气还是冷,院子里的树稍刚冒出绿芽,大院墙角的一丛丛迎春花刚刚开放,却是没有什么味道。

    作为厉家铭的现任妻子,方若谨也没有想到会和他前妻这么快就面对面,她不是个喜欢嫉妒的女人,也不会乱猜忌,但这种局外人的感觉仍让她心里极为不舒服,却又无可奈何。

    为什么不能提前和自己说说?为什么不能提前和自己沟通一下让自己心里有所准备?还有,苑宁那句“和市里领导有很深的关系”是指什么?心里有太多的疑问,却都堵在口问不出。

    方若谨回家时,魏芳已经给昊昊吃过饭,也让他洗过澡了,因时间太晚,她匆匆交待了一下便走了。

    方若谨哄着昊昊睡觉,自己坐在他的床边,一边检查着他的作业一边看着他慢慢入睡。

    “妈妈你不高兴吗?”昊昊人小心眼儿却不少,他看得出方若谨一个晚上勉强的笑脸,本来已经闭着眼想睡了,却又不忍不住从被子里伸出手握住了方若谨,小心奕奕地问。

    “没有,妈妈没有不高兴。”方若谨温柔一笑,伸手他的脸,“昊昊,等你长大了还会记得妈吗?”

    昊昊明显呆愣了两分钟,然后突然地坐起来,两眼瞪着方若谨瘪着小嘴要哭不哭:“昊昊不会忘记妈妈,昊昊长大了会保护妈妈的。”

    方若谨这轻轻的一句试探差点惹得孩子哭起来倒是没想到的,连忙把他抱在怀里哄着:“昊昊乖,妈妈会等昊昊长大保护的。”

    只有孩子的感情才不会骗人,你对他十分好,他会还你十分的温暖,哪里像是成年人那样充满了算计。

    这天晚上厉家铭是十点半回来的,方若谨还没有睡,一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缝着什么,厉家铭走近一看,是昊昊的校服。

    “怎么了?”他在她身边坐下,头仰在沙发上随意地说道。

    “昊昊今天和同学踢球,校服这一侧撕了个口子,我刚看到。”

    方若谨的针线活儿并不太好,但是这种事儿做了家庭主妇仍是要学习的。

    厉家铭稍侧着脸端详着小妻子,心里掠过了温暖。

    也许当初自己的出发点是自私的,但是这个女孩子确实是适合做妻子,曹燕妮高傲如公主,不但不做家务,对孩子也是极不耐烦,不管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昊昊,从来不屑于柴米油盐。他是一心一意想要个家的人,对她的公主脾气可包容,但不能包容的是背叛和利用。

    方若谨心里有事,本就心不在焉,厉家铭那样不动声色的打量她,让她有些紧张,一个分神,手里的针扎到了上,猛地抽了一口冷气。

    “怎么了!”厉家铭猛地坐起身,抓住了她的手。

    有血珠儿从手指尖冒出来,她想躲开他的触碰,却一不小心将手指接到衣服上,在白色的布料上留下了一个红指印。

    “没关系,扎了一下。”

    他却一把扯过了校服扔到了一边,将她的手拿到眼前查看。

    “别缝了,再给他买一套就行了。”

    “校服要提前订做,哪能想买就有的。”又不是去商场买衣服,再说他即然想让儿子过平常人的生活,就不能搞特殊。

    她不理他,扯过衣服又补了两针,然后起身将它扔到卫生间的洗衣机里洗。

    厉家铭去卧室洗了澡上床后,并没有像平时那样搂过方若谨,而是躺在那儿显得有些疲惫。

    方若谨心里有事也没有睡着,脑子里反复思量着要怎么和他说房子的事,还有,是否要告诉他,自己见到了曹燕妮?

    翻来覆去的像是在床上煎鱼,折腾的终于让厉家铭伸手给拉到了怀里,大手握着她的下巴抬起了她的脸。

    “你是不是有事要说?”他的眼神里有一末戏谑,这小女人心里本藏不住事,有时候逗逗她让他觉得特别好玩。

    “嗯,有件事,我想告诉你。”尽管她一再告诉自己没有做错,但仍有点惴惴不安。

    “什么?”厉家铭的声音依然平板无波。

    “我买房子了。”方若谨几乎是闭着眼将这句话说出来的,她怕自己一犹豫,就又咽下了。

    这句话如同一个炸雷,炸得厉家铭一个机灵。

    “嗯?!”

    “我是说,我用手里的钱,买了一套房子。”方若谨抿了一下嘴唇,睁开眼睛直瞪着她。

    厉家铭突然有些心浮气燥,他坐起身,靠在了床头。

    “小谨,我不是和你说过房子的事情不要你心吗?你只要管好昊昊,管好你自己。再说,你哪里来那么多钱买房子。”

    方若谨被他这从来没有过的严厉口气吓住了,躺在那里半天没有动。

    过了半晌,她慢慢爬起身,下床去了书房,从书房的书柜最底层找出了装手续的档案袋,回到卧室递到了厉家铭眼前。

    厉家铭头都没抬,直接伸手接过了那叠手续。

    “是我同事陈颖推荐的,她老公是信和的小开,打了九折。房产证大约还要等几天,那个销售经理说,办好了会通知我,写我和昊昊的名子。”

    “这不是关键。”厉家铭觉得这个小女人并不完全是自己想象的那样毫无主见,却一时无法和她解释清楚他目前的想法,“买房子是很敏感的事情,我又是在这样的位子,不想落人口实。”

    “我用自己的钱买房子怎么会落人口实了?虽说打了折,可是陈姐并不知道你,她当我是朋友才好心帮我拿个折扣,又有什么不对了?我去市场买菜还要侃侃价呢,何况是买房子!”方若谨觉得他有些小题大做,不觉为自己分辩道。

    “小谨,并不是我不买房子,而是现在三乡的局势有些复杂。看似很简单的一件事,但是落在别人的嘴里就不定变成了什么。再说那个陈颖,你能确保她不知道我?你能确定她完全是出于好心?”也许是厉家铭太担心了,也许是对她这种先斩后凑的作法很不满,他的话说得有些重,脸色也很难看。

    “你怎么把人想的那么坏?”方若谨有些不可置信地望着厉家铭。

    “陈姐是我同事,是我来三乡后的第一个朋友,她以为我丈夫是个当兵的,正好有这么套房子就问我要不要。买这套房子是个台湾人,因家里出了点事要退房,价格和二期差了不少,我算了算我手里的钱再用公积金贷点就差不多了便签了合同。我想有自己的房子,有自己的家!”方若谨又急又气,说着眼泪就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你说过那些钱是我说了算,我用它买了房子我没偷没抢也没打过你的旗号,我怎么就错了!”

    “小谨,防人之心不可无,你也算是在机关工作的人了,怎么还这样单纯?”厉家铭对她的激动无可奈何,一时间觉得她有些不可喻。

    “我就是单纯我就是傻了怎么了!是你逼着我结婚的,又不是我追你!”方若谨大约从被他逼婚开始到现在,憋得一肚子气终于有了发泄的机会了,不仅提高了声音嚷嚷了起来。

    “小谨!”厉家铭一抬头,就被她眼里的泪水和气得微微发抖的身体惊的呆了一下,忙心疼的将她拉到床边搂在怀里。

    那张卡上的钱是他在北京那几年的工资,接到赴蒙山的任命后,他的秘书替他清理了帐户办了**州的卡。当时自己急着到三乡报到,便将那卡交给她了,原本是想给她作家里生活用的,没想到她倒是一把持家的好手,省吃俭用的派上这么大的用场,这让他哭笑不得。

    目前三乡的局势这么复杂,他原想安定下来之后再考虑其他问题,哪想到她倒是先买了房子打算过日子了。

    可是细一想,她说的也有她自己的道理,原是自己没有交待清楚。她只是个刚走入社会没有多久的姑娘,出身于普通的工薪家庭,是他将她拉入婚姻,加上隐婚,她离着他的圈子实在是远,本体会不到官场的错综复杂的关系,无论她做错了什么,他都得包容她。

    尽管心中有隐隐的不快,却又舍不得太责怪她,收了那些文件扔到床头柜子上,拍拍身边的位子说:“睡吧。”

    方若谨抬头看了他一眼,也不说话,爬上了床,贴到床的那边躺下了,却把后背留给了他。

    “小谨,以后这种事情最好能和我商量一下。”他叹了口气,叮嘱道。

    “我问过你,你说那些钱我可以做主。”

    “我说的是买房子,这种事还是慎重为好。”

    那些钱,哪怕她拿着给她父母或是随便怎么花了他都不会责怪。但是现在中国的房子有多敏感,特别是三乡市,前一届一个副市长被查出来在三乡和林州共有十套房子,上上下下全炸了锅,被老百姓戳着脊梁骨骂,到现在案子还没结呢。

    方若谨虽然被厉家铭批评了两句,但自己也趁机发泄了不满,总算将房子的事情交待过去了,多少放松了些,可心里仍为他的态度恶劣感到生气。

    厉家铭看着身边卷缩在床角的小女人,久久才舒了一口气。

    无论如何,她需要时间一点点适应他这个圈子,她是自己的妻子,他并不能把她摒除在外,哪怕她不懂,哪怕她害怕,他都需要拉着她的手走过去。

    “我,我今天看到曹燕妮了。”不知道过了多久,方若谨迟疑的声音再次响起。

    厉家铭身子明显一僵。

    三乡市就这么大点地方,曹燕妮又是有备而来,她们碰上面是早晚的事。他伸手搂过妻子的身子,不觉又有了些歉意:“小谨,对不起。我应该早点对你说清楚,可是,”

    真是难以启齿,他和曹燕妮之间从来都是剪不断理还乱,婚姻中的恩恩怨怨岂能是几句话就说明白的?何况,她是昊昊的妈妈,这是不能否认的事实,难道要他像个长舌妇一样和现任妻子说前妻的种种不是?

    “小谨,你现在是我妻子,你要相信我和曹燕妮之间确实再没有关系了。”

    “昊昊呢?她是昊昊的妈妈。”因为头埋在他怀里,加上刚刚哭过,她的鼻音有点重。

    不是没有委屈的,只是因为心里爱他,因为爱昊昊,所以她才承受这一切。

    “你也是昊昊的妈妈。”厉家铭语气坚定的说,手壁收紧了力量,箍得她透不过气来。

    “那个曹燕妮,不会和你打官司争昊昊的监护权吧?好歹你也要公私分明,别影响三乡市的招商引资大业才好。”

    “小谨,你倒底知道多少?”这丫头明显话里有话嘛!

    “直到今天中午,我才知道你的前妻已经来到三乡,虽然在正月十三那天我就见过她和你在一起,但当时我并不知道她是谁。”

    方若谨平时并不伶牙俐齿,但今天也许是受到刺激了,不仅改和他嚷嚷了,说话也明显流利了许多。

    “小谨我们谈谈。”厉家铭翻身坐起来,一把拉起了身边的女人,让她面对着自己坐着。

    “小谨,我也是在正月十三那天才知道曹燕妮来三乡了,那天也只是因为工作她才出现在我身边。我并无刻意要瞒着你,我更不想你和昊昊受到伤害。”

    说到曹燕妮厉家铭头就大,她明知道不可能,却提出那么过分的要求,他恨不能将她赶出三乡市。

    “我们隐婚,也不是因为曹燕妮,虽然你也是在机关工作,但是你还是没有看透人的复杂,目前的三乡市各种流言都有,中纪委的专案组仍在工作,我怕太多的因素给你和昊昊带来影响。我不赞成你买房子,也同样是因为这个原因。”

    “对不起,我是不是给你惹麻烦了。”方若谨恍惚觉得自己办了一件错事,垂着头闷声闷气地说。

    有时候,她会忘记自己是厉家铭妻子这个事实。

    “没关系,我会处理。”他拍拍她的背,让她安心。

    他声音里的无奈夹杂着一丝丝宠溺,让方若谨多少体会到了他对自己的担忧。

    “我知道了,以后都不会了。”嘴里这样说,多少也有些负气的成分。

    她是个笨人,可能体会不到那些尔虞我诈的利益关系,被人设计卖了还凑上去帮人数钱呢,被他逼着结婚不就是这样嘛。

    “别想太多了,好好照顾你自己和昊昊。”厉家铭这样说。

    潜意识里,他当方若谨在这些方面仍是个孩子,他想保护好她,不受任何干扰。但三乡市实在是太小了,曹燕妮已经知道他再婚,以她的行事风格,怎么可能放过方若谨。

    一时间,厉家铭眼底掠过一抹凌厉。

    作者有话要说:一周很快就过去了,今天恢复更新,近五千字,谢谢大家的体谅。

    留言我会慢慢回复,积分也会照送,鞠躬!!

争吵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5/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