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去槿似霞 试探


    谢茜莹接管办公室后,部里的公文呈送印发增加了一些程序,忽然间严格起来。比如,凡是印发带有XX部字头的通知等文件都要经她手签发,各处室上报的文字材料都要由办公室把关审阅等。当然,从严格机关办公程序来说并没有错,但是因为不是正式的编号文件,以前的办公室主任都是让各处自己掌握,到办公室备案就可以了。

    谢茜莹要收权,理顺公文上的一些程序,领导当然不能说不好,但下边业务处室就颇多微辞。各处每天往来公函通知批复等很多,特别是经济调研处这几次发的通知均被卡住或是挑出毛病,再加上陈颖在一旁的煽风点火,终于惹毛了于刚。

    于刚今年三十六七岁,是较早考入机关的公务员,又是在一次次竞聘中走上来的处长,在部里是最年轻的中层,而且他原就当过办公室副主任,当然知道这里面的缘由,于是在另外一次遇到谢茜莹的挑刺时,便有些炸毛了。

    “拿着**毛当令箭!”他将手里的材料摔到桌子上,发泄着内心的愤怒。

    于刚其实也是年轻气盛沉不住气,这种事情在机关里时常会遇到,发发牢骚也就算了,真的僵起来对双方当事人是没什么益处的。

    “若谨,以后凡是这种事儿都由你处理吧,我不管了。”

    这也是气话,他们处里的活儿最多的便是文字材料,涉及到发文就要和办公室打交道,哪能回避呢,方若谨知道于刚心里憋屈,只好先应下。

    事情过去后几天,当方若谨真的遇到同样的问题时,谢茜莹果然给了方若谨面子,也没说什么不妥就顺利地签字了。

    “若谨,还真是你面子大。”陈颖笑着说。

    “陈姐,这不是什么大事。”方若谨心里也一时弄不明白谢茜莹是怎么想的,只好一笑带过。

    于刚闷声不响地坐在儿发愣,他并不是嫉妒,而是心里有些奇怪。他一直想不明白谢茜莹为什么要和自己过不去。但他是男人,总不能为这些小事和上级告状,又不好和她真吵,那样影响太不好了。

    到了周三的时候部里下了一个通知,市里组成一个调研组,要对全市的民营企业进行调研,要求部里派人参加。

    通知发到各处,又召集各部门一把手开会。于刚开会回来后拿着文件找到方若谨:“厉市长要对民企进行调研,部里会派人跟着去,我们处要出个人,你去吧。”于刚说罢,将手里的文件交给了方若谨。

    方若谨接过文件仔细一看,便疑惑地问他:“这次调研的规模很大,回来要形成报告报市委和政府,我去能行吗?”何况还是和厉家铭在一起,她真不想凑这个热闹

    “部里点名你去的,说是锻炼年轻同志。”于刚闷声说。

    “我去找部长。”方若谨拿着文件就往外走。

    “若谨!”陈颖却在一边出声叫住了她,“是办公室点名要的你,找部长也没用。”陈颖暗示道,于刚和方若谨同时望向陈颖。

    陈颖在部里向来消息灵通,加上这一段时间谢茜莹的态度,于刚便明白了这是谢茜莹点的名。他笑了笑,温和地对方若谨道:“你去吧,回来有什么问题我帮你。”

    市长亲自调研民企这种事情并不常见,但出于目前经济形势的考虑,可能是市里是有目的动作。一般来说这种情况应该由处长去,毕竟于刚的文笔好是大家公认的,但由于协调部门是办公室,方若谨对这个点指派除了有些奇怪,更觉得压力很大。

    处长于刚像是并不在意,他一边叮嘱她要注意的事项一边对她说:“若谨,我也不想出那个风头,你和谢主任关系不错,所以你去了更合适。”

    “可是回来要写报告的,你是处长,应该由你主笔。”这种调研的结果是要以部里的名义向上级报告,并对调研出来的问题提出相应对策,如果对全市的经济情况没有足够的了解,能写好这种报告是天方夜谭,方若谨清楚地知道自己并不能胜任,她隐约觉得这个谢茜莹故意这样做是有目的的。

    “你的文字水平已经很不错了,如有什么不懂的地方我可以帮你。”于刚一再这样说,方若谨再拒绝就没道理了,况且还有一个上下级服从的关系。

    接下来两天方若谨并没有和厉家铭说这件事,她原是存了点小心思,想看看厉家铭见到谢茜莹是什么反应,更想看看厉家铭在那种场合看到自己是什么反应。

    到民企调研并不复杂,只不过因为有厉家铭参加而有点兴师动众。

    市委这边一行人一大早便坐着考斯特来到市府大院,在这里集合统一起出发。车子没停多久厉家铭就从大楼里出来了,一件普通的茄克衫外套都让他穿的玉树临风。

    市政府这边也准备了一台中巴,等一些随行人员陆续上车后,厉家铭往这边看了看,迈腿走向了他们这辆车子。

    方若谨坐在这辆车子的最后面,整个身子被郭部长挡在身后,看到厉家铭走向这辆车子,她心里有些紧张,不由得暗暗祈祷他不要发现自己。

    当厉家铭高大的身躯登上考斯特时,她才发现在这个有限的空间里,她想藏起来不被他发现是本不可能的。

    厉家铭一踏上车,那双狭长的眼睛立刻就瞄到了自己的妻子,却只是轻轻一扫就转向了郭部长,和郭部摆了摆手打了招呼后,又亲切地和身边的几个人握手。

    这次去调研的两台车子是政府和市委每边各一台,谁都没想到厉家铭会上这台车,但厉家铭随后的一句话解了大家的疑惑:“我来三乡时间短,平时都在政府那边工作,今天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和市委的同志们增加一下了解。”说罢,他坐到了车子的主宾位子。

    谢茜莹很热情地招呼着跟随厉家铭上车的政府秘长,然后很自然地坐在了中巴门口右侧最前面的位子,与厉家铭仅一道之隔。

    调研组这次选择去的都是三乡市最有代表的民营企业,所有企业都是严阵以待。方若谨一直沉默地跟在人群最后面,听汇报时也都坐在不显眼的一角,不过她都是很用心地在听,并认真做记录。

    厉家铭从头到尾都没有认真看过她一眼,而谢茜莹则是非常活跃,因着她和企业很熟,每到一处都积极地充当了联络员的角色,又是漂亮大方的女,有着良好的沟通能力,在这一行人当中非常抢眼。

    方若谨不由得暗想,谢茜莹能到今天的位子,确实有她的过人之处。她的协调能力确实强,脑子也反映快,加上又是从政府那边过来的,很快就将两路人马伺候的非常满意,换了自己本做不到。

    这一上午调研组共走了两家企业,先是去了新科技发展公司,后去的是三乡市最大的服装加工企业柳湖集团。

    座谈会在柳湖集团的会议室结束时已经十二点多了,厉家铭先是问了一下企业还有什么问题要说,然后又扫视了一下他带来的各部门人员一眼:“大家还有什么要问吗?趁着刘董在这里,有问题大家可以提出来请她回答。”

    什么当着市长的面,没有人敢出头说什么,便都摇摇头。

    柳湖集团的刘董事长非常明,手一摆,集团的人便忙着给每一个人发名片:“各位领导如果有事情可以随时联系我们。”

    所有人都是一大早出来折腾,到了这个时间肚子大都唱起了空城计,秘长和厉家铭一商量,便宣布结束会议,并决定在集团职工食堂就餐。

    好在公司有所准备,刘董事长气一番,便带着一行人到了楼下的职工食堂。

    这个时候集团的职工大部分已经吃完了饭,只余零零星星的几个人还在吃饭,看到董事长陪着市长一行进来,都自觉端起餐盘子去了一角。

    方若谨随着大家一起走近食堂后,一直和两位企业的管理人员在一起,除了她想另外了解一点情况,也是故意想躲开厉家铭。不想厉家铭和刘董事长边说边聊,打好了饭菜后竟然端着餐盘朝他们这桌走了过来。

    方若谨只觉得握着筷子的手都僵了,脊背一下子冒出了一股冷汗。

    还好,厉家铭只是端着盘子坐到了她右侧的空位子上,接着,刘董事长也端着盘子在厉家铭对面坐下了,与她这桌只隔着一个过道。

    方若谨对面坐的是柳湖公司的一位副总,刚刚汇报的时候有些数据是他提供给董事长的,因而在来食堂的路上,她特意和他聊了几句,觉得还有几个数据想知道,因此就坐在了一起。

    陆陆续续有参加会议的人员拿着餐盘走过来,在厉家铭周围形成了一个包围圈。但是董事长和厉家铭的餐桌始终没有人敢上前坐。

    “家铭市长,刘大姐,不介意我坐在您们身边吧。”方若谨猛听到这一把的声音便觉得头大了几倍,她真的怕又是上演一场狭路相逢的戏码。

    刘董事长极会对付政府方面的人员,极气地请她坐下,并顺嘴夸赞了一句谢主任真年轻漂亮。

    谢茜莹大方地笑笑,她端着餐盘极自然地坐在了刘董事长的身边,与厉家铭面对面。

    “大姐,趁着家铭市长在,您的企业有什么困难可得赶紧说,过这村儿可就没这店儿了。”谢茜莹熟络地对刘董事长说道。

    “哈哈哈哈!”这位刘董事长是个下岗女工起家的女强人,特别欣赏像这种开朗大方的女人,因而对谢茜莹颇有好感。

    “谢主任你真说对了,我正在思量着怎么和家铭市长开口呢。”董事长快人快语地打蛇随棍上,“说实话,我内心是真的不想给政府添麻烦,可是你们看,我的企业这两年一直是负债经营,实在是没办法,我现在养着一万多名职工呢,市里又要求这些工人不下岗,我想请求市里能针对我们这种劳动力密集型企业给予特殊政策,家铭市长您觉得我的请求过份吗?”

    “大姐您说的很对。”厉家铭笑着接话说,“柳湖集团确实有自己的难处,你们这个厂的工人大部分是女工和下岗工人,保住了这些人的饭碗,就是稳定了一个阶层,政府肯定是要考虑政策优惠的。”

    说罢,他转头似无意识地看了方若谨这边一眼:“这次参加调研的同志会汇总这些情况,提出可作建议的。”

    “家铭市长,这就是我们经济调研处的小方处长,”谢茜莹像是半开玩笑,对方若谨眨眨眼,露出几分俏皮的神情,“这次我们XX部的调研报告就要出自她之手,您可要仔细看哦。”

    方若谨被突然点名,一下子脸红了,却又不得不面对厉家铭探寻的目光,便勉强抬起头微微笑了一笑,却是什么话都没说出来。

    “上午听的情况怎么样?数据都清楚吗?”厉家铭却是极自然的看着方若谨问了这句话,表情完全是上级对下级的关切。

    “还好,我正在和王副总核对几组数据。”方若谨只好硬着头皮接话。

    明明是晚上还在床上缠绵的夫妻,在这种场合还得带着面具装着不认识,方若谨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在林州西河区委那种小地方呆了两年,调到三乡市委后虽说她大小也是个副处长,抛开厉家铭是她的丈夫,她还是第一次在工作中面对这种场面。因而她脸上的紧张神情很真实,看在谢茜莹眼里却像是明白了什么,有些意味深长。

    “小方很年轻,在文字方面要多向你们谢主任学习,我希望这次调研结束后,能有机会亲自去你们部里听取汇报。”厉家铭说话的声音不高,却足以让在座的几个人听得清楚,但话的内容听到不同的人耳朵里却有不同的理解。

    刘董事长和那王副总几个人觉得这是市里领导对下级的叮嘱和指示,而方若谨却觉得厉家铭真是对她够了解,知道是谢茜莹是想让自己出洋相,却不露声色地为她解了围,一时间有些爱恨交加。

    但只有谢茜莹明白,厉家铭这是在警告她。

    如果厉家铭亲自来部里听取汇报,那么部里向市长汇报就不能局限于方若谨写的报告;说得难听点,她谢茜莹都没有资格;只能是部长,或最起码是副部长才能上得了台面。而谢茜莹今天这样半真半假把方若谨推出来试探他,只能说明她不懂机关工作程序,更是破坏了官场规矩。

    在这种公开场合扯出私人关系,简直是犯了官场大忌,越是高层越是避讳这种做法。

    不管方若谨是厉家铭的什么人,她这种有份的□裸嘴脸,只能让厉家铭觉得这个女人心机太深,欲壑难填。

    这样看似淡而无味的两句话,对于机关菜鸟的方若谨当然不太明白,谢茜莹在机关呆了这么些年,当然一下子就听出了危险的气息,不由得在心里打了个寒战,对厉家铭忌惮了几分。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没更新,今天多更点

试探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5/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