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去槿似霞 来了


    直到调研结束,方若谨才慢慢想明白自己竟成了谢茜莹试探厉家名铭的一块石头。

    她无法和谢茜莹说什么,更不想在公众面前引起任何难堪,只是心下已经恨上了厉家铭。

    这个老男人乱惹桃花,让她当替罪羊,她方若谨再好脾气也觉得委屈万分。

    调研组最后走访的企业已经准备了晚宴,虽然规格不敢太高,但无论是酒店的挑选还是菜式的安排都是费尽了心机。

    厉家铭再廉政也得顾着手下这些人的情绪,何况还有一个感情联络的问题,于是一行人随着东道主一起去了酒店。方若谨实在不愿意看到谢茜莹的表演,匆匆忙忙吃了一口饭,借口家里孩子太小没人带便匆匆离席。

    厉家铭倒是挺有自觉,开席后只敬了大家两杯酒,饭都没吃两口,就推说晚上还有一个应酬,便早早赶回到家。

    方若谨一晚上都不爱说话,给昊昊洗了澡便哄他睡觉。她下了决心不搭理厉家铭,于是将自己电脑搬到儿子屋子的书桌上,准备整理一下白天记录的材料。

    昊昊看妈妈把工作都搬到自己屋里来做,甚是开心,腻着她要听故事。

    “小姑娘才会在睡前要妈妈讲故事,男子汉应该在睡觉前反省自己今天做的事情。”方若谨搬出父亲小时候教导自己的话换了个说法教育他。

    昊昊一听便不再缠着她,乖乖闭上眼装睡。

    方若谨看到他这样子实在是可爱到不行,忍不住俯□子亲亲他。

    她一点也不明白曹燕妮怎么会舍得不要这么可爱的孩子,若是自己,愿意用所有的一切来换取对他的守候,慢慢看着他成长一个真正的男子汉,那将是她毕生最大的成就。

    方若谨无声地笑笑,将他的小手放进被子里,刚想起身坐到书桌前,昊昊却突然睁开眼出了声:“妈妈。”

    “昊昊?”方若谨觉得孩子这声妈妈叫的像有话说,俯□子对上他的脸关切地问。

    “今天有阿姨来看我。”昊昊懦动着小嘴,小心地说。

    方若谨先是一愣,心下有着不好的预感,她并不接话,只是保持着同一个姿势,静静地等着他说下去。

    “她说她是我妈妈。”昊昊果然又说了一句,然后又盯着方若谨看。

    方若谨知道,该来的终于来了。

    “昊昊认得她吗?”

    昊昊摇摇头,接着又点点头:“不认识。”

    方若谨记得厉家铭说过,曹燕妮离开昊昊的时候,昊昊还不到一岁,应该没有什么印象。但她忽然脑子闪过正月十三她带昊昊去海滨公园看灯会时,与厉家铭一行迎面碰到的情景,那天昊昊紧紧攥着她的手,死死盯着曹燕妮,她那两天想了半天也没明白是他的神情是什么意思,现在她才朦胧觉得,大约是昊昊仍对她有印象吧,所以才会有那个奇怪的表情。

    “妈妈。”昊昊的声音将呆愣的方若谨拉回现实,她勉强地朝着孩子露出一个微笑。

    方若谨觉得,曹燕妮无论如何都是昊昊的亲生母亲,她要看孩子,自己本没有立场反对,但当着孩子的面,又不能说什么,只是轻轻拍拍他的背,给他一个安慰的眼神。

    “妈妈我爱你。”昊昊突然说道,两只清明的大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方若谨看。

    刹那间,方若谨有着想哭的冲动。

    “昊昊,妈妈也爱你。”方若谨温柔的笑笑,又俯身给了他一个鼓励的吻。

    昊昊像是就等这句话,他的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轻轻地伸出小手握住了方若谨的一个手指:“妈妈你握住我的手,不要放开。”等方若谨握住了他的,他飞快地闭上了眼睛:“妈妈我睡觉啦。”

    等昊昊完全睡熟,方若谨才松开他的手,将他露出在外的小手挪到了被子里,替他掖好被角,然后坐到了书桌前。

    下午调研时,郭部长一直和方若谨在一起,谢茜莹没有机再找她的麻烦,厉家铭也没看正眼看自己,她倒是安安心心地投入工作,脑子紧张地思考着一些问题,但是回到家里这个环境,特别是听到昊昊说曹燕妮去学校看过他,心情突然恶劣。

    方若谨不是没有一点脾气,而是教养太好,但再好的修养也被这厉家铭的烂桃花给磨没了。

    心里一乱,手头写不下一个字,坐在电脑前比划了半天也理不出个头绪,便关了电脑,出了昊昊的房间。

    方若谨将东西送到书房,厉家铭已经不在那里了,她返回到卧室,见他果然已经躺在了床上,手里不知道拿着什么材料在看,她略一寻思,到衣帽间找出自己的衣物去了外面客用的卫生间。

    转身间,她似看到厉家铭抬头看了她一眼,她一声不吭,去洗了澡回到卧室,爬到属于自己的那边床上,紧贴着床边后背冲着厉家铭躺下了。

    厉家铭早已经觉察到方若谨的不高兴,也他知道是白天谢茜莹做的过分,让她有些难堪,便放下手里的东西顺手关了灯。

    从两个人结婚后方若谨一直对他有些依赖,也稍有点惧怕他,这是她第一次这样冷冷地对待他,但他觉得今天这件事情并不是怪自己。谢茜莹这个女人做事强势,是那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女人,他作为市长当着众人面已经很含蓄地警告她了,这丫头怎么还和他使子。

    男人征服女人,不外乎就那么几种手段,最流行直接的就是金钱砸,另有一种是用权利引诱,还有就是以□驯服。

    从骨子里说,厉家铭是那种强势霸道的男人,只不过多年助手位置让他习惯于低调内敛,一但处在了目前主政的位子上,身上的那股王者之气便自然显露出来。特别是在亲近的人面前,他本就不想掩饰自己,因此他对方若谨今天晚上的闹小孩子脾气有些不以为然。

    而方若谨这姑娘虽然已经过了青春少女的年华,但由于生长环境的原因,仍是单纯的像张白纸,她内心深处对厉家铭自来就有一种小女儿心态,在受了委屈的时候,仍是渴望着这个比自己大了许多的男人能温柔的哄哄自己,说几句安慰她的话,这样自己心中的委屈或许就会少了许多。

    但事实上,厉家铭想哄,却用错了手段。

    他觉得自己心地坦荡,和谢茜莹毫无瓜葛,方若谨应该理解他,更不该使小子,但为了表示安抚,他还是伸手将她搂了过来。

    不知道是他的动作太过霸道鲁,还是方若谨的心情实在是太糟,当他的手刚一触到方若谨的身子便遭到了剧烈抵抗,她死死扯着被子一角,固执的拧着身子,一声不吭地固守着床的一隅,抵制着她的触碰。

    厉家铭本就没有检讨自己错误的自觉,哪能理解她的肢体语言,当下有些生气,大掌搂过她的腰,略一使劲儿,方若谨便被扯得滚到他怀里。

    方若谨先是吓了一跳,接着就气得心里发抖。

    这男人太欺负人了!工作的时候受他那枝烂桃花的摆布还反抗不得,又是你的前妻连个招呼也不打,偷偷溜去学校看孩子,而你连个屁都不放,以后还不得出什么么蛾子呢!这样想着,身上便挣扎个不停,一把推开厉家铭搂着她腰的大手,翻腾着又滚到另一侧。

    厉家铭从未遇到过这种抵抗,一时起,反手抓住她扯到自己怀里翻身给她压到身下。

    他此时心里也是犟上了,什么都不说就俯头吻住了她的唇。

    方若谨心里正气得狠,哪肯老老实实让他吻,再说这些日子的耳鬓厮磨,对他也没那么怕了,胆子也欲发大了起来,使劲儿摇着头想摆脱他的控制,无奈自己力气和这男人相比差的太悬殊,只好挥着手使劲儿拍打着他的背,两条小腿也极不老实的踢蹬着。

    厉家铭本是想惩戒地吻她一下,若是她乖一点,俩个人柔情蜜意一下,便什么事都没了,不想今天竟曹到了前所未有的强烈抵抗,一时也火了起来,捉住她的两只手摁到头顶,又用一个膝盖压住她的两条不老实的小腿,三五下撕光了她身上所有的衣服,接着泰山压顶将她压了个结对实实,□的坚硬也对准了她的柔软。

    这个小女人,撒起野来像个小野猫,倒也撩起了他的雄,他双眸一幽,对着他雪白的脯便下了口。

    口掠过一阵刺痛,却像有电流掠过她的全身,她的身体瞬间僵硬,也停止了挣扎。

    厉家铭在床上并不太多花样,最多将她抱在怀里交换一□位,亲吻她的时候也极温柔,从来没有像今天这般野霸道。

    方若谨呆了半晌,又羞又愤,更大加力扭动起来,恨不能立即将他掀翻在地,逃出家门。

    这男人不但不惜香怜玉,还这样虐待她,简直是个人渣!但她挣扎到现在,已经体力耗尽,只有紧绷着身体,不停地喘息。

    忍了很久,终是咬牙切齿地骂了出来:“厉家铭,你就是个混蛋!超极大混蛋!”

    话刚骂出了口,眼泪也不受控制地从眼角滚落下来。

    女人的脆弱霎时让这个男人心情好到了极点,眯了眯他狭长的双眼,嘴角微微一勾,大气不喘地将她的一条腿高高地抬起,壮硕的身体猛地往前一纵,方若谨只觉得整个身子瞬间被一股巨大的力量贯穿,又麻又疼的感觉弥漫了全身。

    作者有话要说:困死,明天还会修改,不是伪更啊,……滚去睡了!

来了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5/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