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去槿似霞 照顾


    方若谨从小身体底子就弱,来三乡后才刚刚适应这里的环境,但这段时间因为房子的事闹心,又加上曹燕妮和谢茜莹这两个女人的困扰,不觉忧思过度,虚火攻心,昨天晚上又被厉家铭那么狠狠一折腾,立刻来势汹汹,虚弱的像个病西施。

    过了一会儿,她感觉他又进来了,将什么东西放到了床头柜子上,身边的床一沉,他俯身抱起了她:“魏芳给你煮了粥,稍喝一点。”

    他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轻轻响起,有说不出的温柔,听得方若谨一阵心颤。

    这男人也不管方若谨是否愿意,将她抱在怀里找好位置靠在自己前,另一只手便拿起勺子开始喂她喝粥。方若谨不愿意和他罗嗦,只好张口将他喂到嘴边的粥咽下去。喝了两口头就觉得头晕得难受,便将脸转到一边表示不想再吃了,可他用大手将她小脑袋又给摆正:“乖,再喝多几口,你吃药不能空腹。”

    直到将那大半碗粥全部喂她喝下,额头和身上都冒出细密的汗珠,才放下手里的勺子。

    “我给你请了三天假,你好好休息一下吧。”

    刚才他用她的手机打给她的处长于刚,告诉他方若谨病了发烧,于刚非常痛快地说让她休息两天,材料的事不要着急。

    看来她这个处长对她还不错,那个谢茜莹只是个意外。

    那个女人能量真不可小觊,已经定下的事情她都能知道消息且悄悄活动着挪个窝,不动声色地进了市委这边,偏偏又处在那么个位置,虽说不能把方若谨怎么样,但这丫头怕是已经感觉到了什么,她心眼儿又实诚,肯定会觉得不舒服的。

    谢茜莹虽然暂时不知道他们明确的关系,但绝对不是个好相处的角色,党委机关那边的干部和政府这边毕竟是两个系统,即便他是市长,也不太好做的太直接了,只能慢慢找个机会把她弄走。

    厉家铭将方若谨放回床上躺好,替她盖上了被子,又去卫生间拧了条毛巾给她擦脸,又抬起了头擦她脖子后面的汗。

    大约是离的太近了,方若谨只觉得属于他身上特有的味道萦绕在她的鼻端,那男清咧的气息喷在自己脸上,对此刻十分软弱的她是个极端的诱惑。

    和昨天晚上的暴不同,今天他动作特别温柔,像是生怕碰坏了她,给她擦好了脸和脖子,又忍不住在她的额上轻轻印下一个吻。方若谨突然就想起小时候自己生病时,爸爸温暖的大手和宽广的怀抱。爸爸每次也会这样温柔地亲亲自己,告诉她不要害怕,爸爸会守着小谨的。不觉鼻子一酸,眼泪就止不住地滚了出来。

    从小到大,家里条件再差,只要爸爸妈妈在家,都极少让自己做家务,反倒是因为哥哥从小身体不好,自己会主动去照顾他,因而对家务不陌生,但总的来说,自己仍是被爸爸妈妈捧在手心儿里长大的,想不到结了婚后,她这么快就步入了妻子和妈妈的角色,说的难听点,她一直认为自己就是他和他儿子的免费保姆,今天第一次被他这样抱在怀里呵护着,一种说不清的感觉让她只想大哭一场。

    厉家铭再从卫生间返回来发现了她的眼泪,又吓了一跳,连忙坐到床上将她搂在怀里。

    “小谨,很难受吗?”

    “……不是。”她把脸藏在他怀里闷声说,身体却抽噎的更厉害了。

    厉家铭一下子手足无措起来,他搂紧了她的身子,大手在她后背轻轻地捏弄着,缓解着她身上的酸涩,忽然他又将脸贴向她的耳边:“对不起小谨,我昨天,不是故意弄疼你的。”

    这样的私密话被他这样喃喃细语般的说出来,让方若谨的脸一下子烧了起来,她想骂他,可又骂不出口。回想一下昨天晚上整个过程,虽然觉得即羞耻又难过,可心底又像是有一点点喜欢,可这个喜欢的念头刚一冒出来,她又极快的否定了自己。

    自己怎么会有这种感觉,这要是让这只大色狼知道了,还不知道怎么得意了呢,真是不要脸。她心里暗暗骂了自己一句,脸却不自觉地往厉家铭的前蹭了蹭,也停止了抽噎。

    方若谨心里边纠结矛盾的过程全表现在脸上,厉家铭看得清清楚楚,不由得失笑。

    他觉得平时在昊昊面前像个温柔贤淑的小妈妈的方若谨此刻竟是像个小孩子,又傻气又娇憨,可爱的紧。忍不住低下头吻了吻她的眼睛,然后捕捉到了她的唇,轻轻地印了上去:“傻小谨。”

    厉家铭一整天都守在家里,这是方若谨没有想到的。

    虽然侯建军这一天往这里跑了好几趟,电话打了无数个;虽然他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房里,可他肯定不超过一个小时就会过来看看自己,头看她还烧不烧,然后喂她喝几口水。

    她睡了一会儿后,睡衣便被汗水打湿了,他发现了马上吩咐魏芳找了件干净的给她换上。

    魏芳竟忍不住羡慕地对她说:“厉大哥对你可真好啊,他那么大的官儿,工作又那么忙,却在家守着你,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福分!”

    方若谨被她说的有些不好意思,只是笑笑不接话,心里却在说:你哪里知道我心里的痛苦,真是只看贼吃,没看到贼挨打。

    不过在自己最虚弱的时候被守候着的感觉还是相当不错的,甚至可以说是,幸福。因此心里早就忘记昨天晚上恨他的那一出,也不和他别扭了,乖乖地任他抱着喂药吃饭喝水。

    这种被他宠溺的感觉,方若谨竟有些相信厉家铭是喜欢自己的。

    昊昊晚上放学后回到家,果然见方若谨好了很多,高兴地扑到床上,伸出脏兮兮的小手就搂着她的脖子撒娇:“妈妈妈妈你好点了吗?昊昊一天都没看到你了好想你呀。”

    魏芳看到这一幕,立即羡慕的不得了:“哎哟,这小娃子真是懂事的紧,哪像我家那个瓜娃子,只知道犯混。”

    魏芳有个儿子比昊昊小几岁,淘气得很,一直在老家跟着一起生活,魏芳很想孩子,常说城里的孩子就是聪明,又说父母读的多,孩子也懂事,所以她对昊昊非常疼爱。

    只是这种话让魏芳的大嗓门儿用四川话嚷出来逗得方若谨忍不住一下子笑了出来,心情也好了许多。

    厉家铭见儿子回来了,也跟着进了卧室,看到昊昊缠着方若谨,他一把抓起儿子拎到一边:“手脏死了,快洗洗去!”

    昊昊正和妈妈柔情蜜意的,被爸爸毫不留情地打断极不高兴:“你都陪妈妈一天了,还要跟我抢妈妈!”

    厉家铭饶是再脸皮厚当着魏芳的面被儿子这样说也有些脸红,他紧闭着嘴唇二话不说,抱起儿子就去了外面用的卫生间,将儿子摁住洗干净了脸和小手,又将他校服扒掉换了家里穿的衣服,这才放他进了卧室。

    方若谨第二天就完全退了烧,神也不错,却只觉得全身没劲儿。

    刚要起床,却被厉家铭又给摁在了床上。

    “躺着,今天不许上班,昊昊也不用你管。”说罢,他起床穿衣服,又给她拉好了被子,“我给你请了三天假,你在家好好呆着,你这样去上班能干什么?”

    “啊,你给我请的假?是陈姐接的电话吗?”昨天烧糊涂了,她都不记得给单位打电话。

    “嗯,先是个女同志接的,我找了你们处长和他说的。”

    “你?!”方若谨瞪着两只眼看他,有些吃惊。

    他然亲自打电话给她请假!太惊心动魄了!

    “别这么大惊小怪的,他又不知道我是谁。”厉家铭看她那惊讶的样子,忍不住笑她。

    方若谨这才安下心来,却又不高兴地说:“我休息了材料谁写啊,你大市长不是还要听汇报嘛。”

    厉家铭狭长的眼睛闪了闪,安抚道:“我又不会急着去听汇报,晚几天也没什么。”

    “部里领导又不知道你怎么想,他们怎么会等。”怕是早就催着要初稿了,这个报告非常重要,她没经验,弄完了最起码要给于刚过过脑子。

    “我说不急就不急。”厉家铭撇了她一眼,又叮嘱了魏芳几句,霸道地说完,便穿上衣服走了。

    作者有话要说:额

    今天争取加更

    要花花,乃们懂得

照顾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5/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