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去槿似霞 熟人


    厉家铭在周六出差了,快到中午的时候妈妈李梅却突然来了,李振清派了车子直接接了她给送到了家里。

    方若谨一问才知道是厉家铭打的电话,没有说她病了,只说小谨想爸爸妈妈了,因为昊昊有课走不开,请两老来三乡住两天。而方正坤因为有事情走不开,所以就接了李梅一个人来了。

    李梅自从春节的时候见过方若谨一次,再也没看到过女儿,确实也挺惦记着的,正好也有车子,便捎了些特产顺便带着来看女儿。

    方若谨看到妈妈很惊喜,就连昊昊也高兴地叫着姥姥。

    李梅虽说对女儿嫁了这么个高官的女婿很满足,但是没有亲眼看这他们过日子还是有些担心。进了家门看到女儿的日子过的还真像那么回事儿,房子又大又宽敞,又有个保姆帮忙,这下完全放下心来,

    下午的时候,李振清打来电话,说晚上要请方若谨母女和昊昊一起吃饭。

    方若谨对厉家铭的朋友都不太熟,因此在电话里很气地推脱着:“李大哥,你工作也忙,我和妈妈在家里吃也是一样的,有魏芳姐做饭很方便,别麻烦您了。”

    李振清听方若谨叫自己李大哥,心里很受用,心想厉家铭这家伙真是好福气,从哪儿挖出这么个古板的小媳妇,真是比曹燕妮强了百倍,特想逗逗她,于是笑笑说:“家铭比我大一岁,我可是要叫你嫂子的,他不在家咱娘来了我做东尽尽孝也是应该的,不然他回来还不得怪我。”

    方若谨一听他又是“嫂子”又是“咱娘”,更不好意思,忙说:“谢谢你了,叫我若谨就好,今天给你添麻烦了。”这李振清比她大好几岁呢,听他叫自己嫂子真是别扭死了,却再也不敢说什么话招惹他了,只好答应下来。

    晚餐李振清安排在新海岸大酒店,就是上次方若谨和苑宁齐志东一起吃饭的地方。在五点多派了车子叫了手下小孙去接了方家母女和昊昊。

    下了车子进入酒店大厅,方若谨突然有种不舒服的感觉浮上来。也许是上次在这里遇到过曹燕妮的关系吧,她的心情立刻变得有些郁。

    跟着小孙上了电梯,到了三楼的中餐厅,这时候人已经陆续上了不少,好在李振清安排的是个包间,方若谨被带着走进包间,心里这才踏实起来。

    在厉家铭和方若谨结婚时,李振清就见过李梅,因此这次见面也不陌生,李梅对这个当兵的年轻人印象极好,因此见了面自是亲热。

    李振清是东道主,今天一身便装,显得英俊非凡,又随和风趣,一直陪着方妈妈在唠三乡的风土人情。听说方爸爸原是三乡的人,很遗憾他这次有事没过来:“李阿姨,等夏天的时候,方叔叔如果有休假我带您们二老去我们基地住几天,保您吃的全是绿色的食品。”

    “听说猪都是你们自己养?”方若谨接了一句问道。她并不太懂部队的事,上次听齐志东说过,颇觉得新奇。

    “呵呵,我们有一个很大的养猪场,嫂子要有兴趣我着人带着你去看。”

    “不不不,不用了。”方若谨连忙摆手。难怪春节的时候他派人送来的那块猪味道不一样,虽然肥了点,但是特别的香。

    “李叔叔我要看军舰!”昊昊一直眨着双大眼在听大人们说话,一听叔叔要带妈妈看猪,急忙嚷嚷出来。

    “好,叔叔一定带昊昊去看军舰,还要带昊昊去坐军舰,我们在海上转一圈!”

    “谢谢叔叔!”昊昊欢呼起来。

    “嘿嘿,小子,等你长大了,叔叔非把你拐到部队不可!”李振清极喜欢昊昊,他确实这小子遗传到了厉家铭最优秀的基因,简直是太聪明了。

    这原是部队的酒店,李参谋长来了自有人张罗的一切妥当。丰盛的一桌子菜全是三乡的特色和海鲜,方妈妈乐的直说添麻烦了。

    李振清并没有带很多人,除了司机,再就是他派去接她们那个姓孙的年轻少校,虽然也坐在桌子上吃饭,却不时的里外张罗着,并不得闲。

    过了一会儿,方若谨忽然听得门口有声音,像是有什么人要进来,被拦住了。

    李振清在这种时候最烦一些无关的人进来敬酒套关系,他在部队从来都是凭自己的真本事,对下级的要求也一视同仁,因此这里的服务人员都极清楚他这个特点。小孙没等李振清吩咐,便忙出去了,不会一会儿就又回来,在李振清的耳边嘀咕了几句,李振清忙对方若谨和方妈妈说了句我出去一下,有个熟人找我有事,便走出了包房。

    方若谨陪着妈妈和小孙慢慢闲聊着,过了好大一会儿也不见李振清回来,心下疑惑。她知道李振清大家出身,应该不会这样不顾礼数扔下人走了,心里十分不安,便装着去卫生间走出了包间,门口站着两个服务员姑娘,见她出来忙曲膝行礼。方若谨低声问了一下,李参谋长去哪儿了,服务员说:“刚刚有一位人找李参谋长,在隔壁说话。”

    方若谨转身想回去,却鬼使神差地走到了那间屋子的门口。

    门并未关严,李振清的声音清晰地传了出来:“曹小姐,如果你一定要把事情弄成这样,家铭是不会再给你留半分情面的。”

    “李参谋长,我记得你以前是叫我嫂子的吧?怎么现在成了曹小姐了?是因为你又有了新嫂子吗?”曹燕妮的声音很尖锐,和前两次方若谨看到的大方热情非常不同。

    “曹小姐,你和家铭分开这些年,又各自组织了家庭,我的确不方便再叫您嫂子了,您现任的丈夫我并不认识。”

    “李参谋长,我不过是想看看我儿子,您何必这么紧张。”曹燕妮的语气虽然软了软,却是听得方若谨心尖儿一跳。

    “你是昊昊的妈妈,要看儿子谁都拦不住你,但是今天是家铭的岳母和她妻子在,你这样闯进去不合适。”李振清的声音低沉冷硬,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

    “那位方小姐呀,我们也见过面,算是熟人呢,正好我进去敬杯酒,问候她一下,顺便看看我儿子她照顾的好不好,岂不是正合适。”曹燕妮的口气毫不在乎,本没有把方若谨放在眼里,李振清的话像是火上浇油,满心找事儿的意思。

    “曹小姐,我可不是厉家铭,你威胁不到我,我也不会给你留下半分情面。”李振清声音没什么变化,却有些冷嗖嗖的,“你今天晚上要是敢踏进那个房间半步,我会让你们在上海的公司不出一个月彻底关门儿,你信不信?”

    曹燕妮半晌不吭声,方若谨也一下子明白了李振清出来这么长时间的原因。她知道自己这样听壁角不好,但是她实在想知道曹燕妮这个女人到底想干什么,便不觉挪不动步子。

    “我去孩子学校看过儿子,可是他不认得我,厉家铭知道后下令不许我再见孩子。”曹燕妮的声音明显软了下来。

    “他为什么不许你见孩子?孩子又为什么不认得你,你不清楚原因?”李振清的口气变得有些讽刺。

    作为兄弟,他当然知道厉家铭不是个无情的人,他这样做,已经给曹燕妮留面子了,换了是自己,不出人命都不算狠。

    “当初,不是没有办法嘛。”曹燕妮的声音极低,低的方若谨几乎听不清楚。

    “怎么会没有办法!曹小姐,你是太有办法了,你利用家铭帮你救情人,然后又一脚将他开,如果他还是个男人决不会再让你见到孩子!”

    “李振清!”曹燕妮也提高了声音,“这是我和厉家铭之间的事,你少管!”

    “家铭的事就是我的事,我当然要管。”李振清的声音不高,却瞬间清冷了起来,隐约透着一丝狠,即使隔着一道门,方若谨也感到了逼人的杀气。

    “别以为我是个傻大兵就什么都不知道。当年你伤他那么狠,现在看他实权在握了,就跑回来利用孩子的监护权来威胁他,逼着他将那块地卖给你们改造,至于其它想法,你心里更清楚!你是不是太卑鄙了点?曹燕妮,你算计谁我都管不着,可你不该这样算计你儿子的父亲!我希望你最好弄明白那个马长伟倒底要干什么!家铭和我的关系你很清楚,有我李家的人在,就决不允许别人来动他一毫毛!

    听到这里,方若谨再愚笨也明白曹燕妮想干什么了。她觉得自己再听下去不仅不礼貌,也实在没必要了,便转身回到包间。

    李振清没多会儿也回房间了,脸上没有任何不愉快的表情,他一再和方妈妈抱歉,说是这位朋友喝多了,非拉住他又灌了两杯酒。

    方若谨若无其事地笑笑,口气却是亲切了话多:“李大哥你工作忙,事情多是自然的,今天晚上真是给你添麻烦了。”

    李振清刚刚被曹燕妮纠缠的一肚子火,见方若谨这样温驯懂事,心里更是觉得厉家铭当初真是瞎了眼,怎么就娶了那么个女人,便口气温和地笑笑道:“若谨,家铭不在,我要照顾好阿姨,这都是应该的。你要跟我气岂不是见外了。”

    方若谨通过刚才听到李振清和曹燕妮的对话,便知道厉家铭和李振清确实是那种兄弟的关系,便也不再气:“好,有空儿你来我们家,让我妈给你做林州菜吃。”

    方妈妈也立即接上说:“我还带着土产呢,带着媳妇和孩子一起来。”

    李振清听了不由得哈哈一笑:“阿姨,我可没家铭的好福气,娶到若谨嫂子这么贤惠的媳妇,我还打着光棍呢!”

    “哟,这么好的小伙子然没媳妇?”方妈妈认真地看了看李振清,“不会吧,是不是你挑的太厉害了?”李梅唠唠叨叨的还要往下说什么,被方若谨笑着用别的话打断岔过去了。

    以李振清的家世和他现在的身份,还没结婚太正常了,这些人不是没玩够就是真的要挑家世样貌人品都是人尖子的姑娘才能配得上,当然用不着她们多嘴。

    李振清陪着方家母女和昊昊一起走出来的时候,时间刚九点多一点,在酒店大堂,方若谨却碰到了苑宁。

    “若谨姐?”

    苑宁在后面叫了一声,等方若谨回头,不觉高兴地叫:“原来真的是你!”

    苑宁高兴地跑过来拉住她,叫了声方妈妈阿姨好,又了昊昊的头道:“昊昊又长个子了,你们怎么过来吃饭?”

    “我妈妈今天过来看我,是昊昊爸爸的朋友招待我们。”方若谨笑着对她说。然后回过头对李振清说道:“这是我在三乡时候的朋友苑宁,现在电视台工作,苑宁,这位是李参谋长。”

    苑宁看到在几步远站着的李振清,稍愣了一下。李振清已是跨前一步伸出手来礼貌地和她握手:“苑小姐你好。”

    苑宁的脸有些红,却仍是大方地和他握手寒暄了两句。

    苑宁看时间不早了,便转头和方若谨说道:“若谨姐,我可能会留在三乡电视台了,抽空儿我们再聊,你和阿姨快回家吧。”

    方若谨一听也跟着她高兴,叮嘱她有事情给自己打电话,便跟着李振清出了酒店。

    车子已经在等,李振清亲自做在副驾驶位子,送了方家母女和昊昊回家。

    作者有话要说:唉,大家又会骂女配了,我闪

熟人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5/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