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去槿似霞 执念


    厉家铭出差大约需要十天八天才能回来,方妈妈来了家里倒是热闹,她也闲不住,便帮着做些家务,方若谨和魏芳说,前段时间我病了,你又照顾我又照顾昊昊很辛苦,先休息两天吧,昊昊每天放学有姥姥接就行了。

    魏芳有些想孩子,便趁这个机会回老家去看儿子了。

    每个周日上午昊昊都有奥数课,这是厉家铭坚持唯一要他上的兴趣班。

    方若谨和妈妈李梅一起送了昊昊去上课,然后带着妈妈去了市里的商业中心,想顺便想给妈妈和爸爸买些衣服什么的。

    李梅从女儿跟着厉家铭到了三乡市之后,也常常会想念这个向来不太重视的孩子,有时候回想起当初女儿为了结婚,还被自己打了一巴掌,也很愧疚,她后悔自己这个火爆脾气总是做些让自己后悔的事。但是女儿远嫁了,想弥补机会也少了,因此她很珍惜这几天和方若谨独处的时光。

    其实方若谨本就不记恨妈妈当初那一巴掌了,她本就是个憨厚的姑娘,何况当妈妈的哪有不心疼自己孩子的,妈妈打她也是为她好,现在她不在妈妈身边,才知道当初妈妈虽然没有像心疼哥哥那样对自己,但她明白那是因为哥哥身体不好,父母偏着占也是应该的,再说一个人在外,她更念起了当初在父母身边的好处来着。

    李梅一边和女儿逛街,一边唠叨着家长理短,母女俩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心贴着心,相处融洽。

    当妈妈的总是替孩子想的多,不知不觉就问到了一个关键的问题:“小谨,你们打算什么时候要孩子?”

    方若谨一听这问题,突然打了一个愣怔,随即不在意笑笑:“妈,我还小呢,等昊昊大些再说吧。”

    说到孩子,方若谨自然想到了曹燕妮,她为昊昊难过,这样一个懂事的孩子竟然有个这样的妈,利用完了丈夫又利用儿子,如果昊昊长大了知道这一切,对孩子是多大的伤害啊。

    “你怎么这么不上心!”李梅的声音突然高了八度,吓了方若谨一跳。

    俩人正走在三乡市的商业街,因为是老市区,正值早上十点多,人来人往正热闹着,李梅这一嗓子立即引来不少的目光。

    方若谨忙拉住妈妈的胳膊低声说:“妈,您小点声。”

    这可是三乡市啊,如果老妈一不小心冒出一句厉家铭怎么怎么样,那后果可真的不可想象。

    李梅似乎也觉察到这种事儿不能在大街上讨论,但是她就是憋不住,立刻一把抓住方若谨的手,拉到僻静一角,“你真是个傻丫头,”李梅压低了声音恨恨地说,“昊昊再好也不是你亲生的,现在你婚都结了,不生个孩子怎么能抓住他!你年纪轻轻当然要有自己的孩子,哪怕生个女儿也好,你对那个孩子再好,也不过是白给人家当老妈子!”

    方若谨的心一下子被妈妈的话堵的闷闷的,垂着头想了半晌才低声说:“妈,孩子不是我想要就能要的。”

    她是个保守的姑娘,俩个人在那件事上,几乎完全是厉家铭主动的,他从开始的慢慢教导她,到后来引导着她,以至于有时候使坏挑逗她,而她从来都是很温驯地顺从着,只是偶尔会亮出小猫爪子挠他一下,但那只会换来他严厉的惩罚。在人前看着冷静温文的厉家铭,在床上可是极强势的,虽然有时候她心底有着不满,但渐渐地她也习惯依懒着他,承接着他不时带给自己的欢欲。

    在刚结婚的时候,厉家铭是注意避孕的,况且,他回林州的时候并不多。但是来到三乡后,厉家铭时间长了可能就有点懒散了,有时候算算是安全期就会不戴套子,也有时候他回来很晚却忍不住要她,她朦胧记得他有几次都没有戴,不过她一直没怀上过倒是真的。因为有了昊昊每天跟在她屁股后头妈妈妈妈地叫着,方若谨真的没有认真想过再要孩子这个问题,现在经妈妈这样一说,她倒是有点想知道厉家铭对孩子问题是什么态度了。

    李梅听到女儿这样说,有些不可置信地望着女儿问:“家铭难道不想再要孩子?”

    “不是的妈,”方若谨一听妈妈的口气不善,忙笑着安慰她,“他是觉得我还年轻,昊昊还小,要是马上要孩子,怕我忙不过来。”

    “是这样啊。”李梅一听便不作声了,过了半晌才点点头说,“那倒也是,你嫂子怀孕了,你要是马上接着怀上,我还真帮不上你的忙。家铭的妈妈那边怕也是指望不上了,虽说家里有个保姆,但吃力的还不是你一个人,晚个一两年再要倒也好。”

    “妈,嫂子怀孕了?”方若谨还不知道这个消息。

    “是啊,还不到两个月呢,我想着要告诉你,怎么就忘了这事儿呢。”李梅一提起快要抱孙子了,就是满脸喜气。

    “啊呀,那你不在家照顾嫂子,来我这里住着,嫂子会有意见的。”

    “秀娟这段时间正好回她妈家住几天,我在这里也不常住,过几天我就回去接她来家。”

    至此,方妈妈李梅对女儿要孩子的事儿才撂开手不提,但方若谨却是存了心思。

    方若谨把调研报告又进行了两次加工修改之后,在周二打印好交给了于刚。

    于刚接过之后就去开会了,周二下午才细看。

    方若谨有些忐忑不安,她是第一次写这种报告,虽说有厉家铭给的提纲,但又怕于刚看出什么破绽。

    于刚从头看到尾,期间随手改动了几个错别字,最后他抬起头盯着方若谨,半晌才微微一笑:“若谨,如果有人想看我们的笑话,我怕她要失望了。”

    他见方若谨看着他有些发呆的样子,便笑着解释道:“我不能说这篇报告有多完美,但该说的问题全说出来了,分析的非常到位,也提出了建议,语言也很炼。若谨,我知道你的水平不差,只不过我非常惊讶你的进步。”

    方若谨心里有鬼,被他夸的脸有些发红,对于刚说的最后这句话仍是心惊。

    她笑着说:“处长,你先别夸我,这稿子可是要部里几个领导审的,您得把好关。”

    于刚低头再看看材料,沉思一下又说道:“若谨,我是认真的,以你目前的状况来说,这份报告已经出乎我的意外了。”

    于刚隐约知道方若谨的父亲原是省委办厅的老人,现在省政策研究室,是个笔杆子。而方若谨又是高学历,文笔自然差不了多少,所以对谢茜莹点名让她去调研的事情虽然知道些这个女人的用心,但并没有觉得有多严重。方若谨从进三乡市委机关,一直在他手下,他多少还是有点数的,这材料他一拿到手,便知道谢茜莹输了。

    其实,在于刚的感觉中,他认为谢茜宝虽然是针对着方若谨,但是最后的目的仍是他于刚。毕竟,在整个机关的年轻正处级干部中,谢茜莹和于刚是最年轻的,虽然于刚比她大两岁,但于刚是男的,任正处职务已经二年多了,显然比她占了优势。现在机关实行后备干部备案制,这两个人之间的竞争是心知肚明的。

    这份材料在于刚的眼里已经算是通过了,为了谨慎起见,他又仔细给改了一遍,调整了个别的词名,让方若谨备好电子版后,在周三打印出来给分管部长看。

    而分管部长几乎没有什么变动,便转给了一把手郭部长。郭部长是亲自参加调研的,看到这份报告后,觉得挺满意的,也没多加改动便签字,要办公室以文件形式给市委和市政府呈报。

    当这份报告最终送到了谢茜莹那儿后,她仔细地看了下,不觉吃了一惊。

    这份报告从上报到签发,都是用的经济调研处的原稿,拟稿人是方若谨,各位领导改过的痕迹都在上面。虽然这是机关发文的规矩,但是谢茜莹已经看出了问题。

    一般来说,这种报告常常被改的面目全非,往往需要重新打印出来再呈送给更高一级的领导看。这份报告虽然也有改动,但大多是语句和用词方面的更改,而报告的主要框架及中心提示,本是一个字都没有动过。

    这说明什么?这说明报告的起草人极具功力,如果说是于刚起草的这分报告,她还有可能相信,但若说是方若谨,她则持怀疑态度。

    谢茜莹怀疑方若谨,并不是怀疑她写报告的能力,而是她这种写报告的能力让谢茜莹觉得自己需要重新认识一下方若谨,她觉得自己以往对方若谨这个女人认识有偏差。

    谢茜宝心里想明白了,当下便不动声色,按着程序印发了文件。

    厉家铭当然没有如他所说来部里听汇报,他没这个时间。这让谢茜莹有种上当了的耻辱。

    这个女人,决不是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这是谢茜莹得出的第一个结论。

    她细细地品味起她见过方若谨以来的所有细节,突然发现,她被第一次见面时方若谨的那个形象给蒙蔽了。那个穿着土气的,小包子脸的女孩子与现在极其不同。方若谨现在不仅像是突然长大了,人也温柔端庄,在机关极得人缘,就连穿着也大方得体。她虽然不像什么陈颖那样全是世界顶尖名牌,但也都是做工良的高级品牌,很附合机关白领女的身份。

    自己刚来这里乍一见到她,原以为她不过是厉家铭的什么亲戚,仗着厉家铭的势力,找了个当兵的丈夫调来三乡市谋个好职务,现在看来还真是小瞧了她。

    谢茜莹对方若谨的一番探究结果,让她的大脑中枢神经突然兴奋起来,从骨子里冒出无穷的力叫嚣着想要发泄,她渴望着弄明白这个真相。这时的她本不记得厉家铭说过什么,只剩下对方若谨的好奇。

    另外两件更加刺激谢茜莹的事情是,前些日子有传说一个叫曹燕妮的女人和厉家铭很暧昧,但她调查之才知道那就是厉家铭的前妻;再之后她隐隐约约听说厉家铭好像是结婚了。这个消息她本无法证实,但她确定,厉家铭的儿子仍是方若谨给带着。这让她警觉起来。

    谢茜莹逼着自己沉住气,不动声色地观察着那个女人,渐渐地她发现,郭部长对方若谨特别亲切,在某些事情上对她格外护着,自己几次试探都被他不着痕迹地挡了回去;其他几个副部长本不了解情况,处长于刚也对她很照顾,就像自己前段时间故意别扭他而只给方若谨面子那种明显的事,他都没有对她生出半点嫌隙;而那个暴发户陈颖,更是老母**护崽子似的处处维护着那个女人,却不时地对自己冷嘲热讽,特别是她一边慢条斯理地修着指甲,一边冷冷地给自己丢过来的眼神儿,就让她恨得咬牙。

    谢茜莹经过一段时间耐心的观察和分析,她又得出一个结论,方若谨肯定是有问题的。

    她想,如果传说厉家铭结婚是真的,他妻子肯定在外地,否则那由得曹燕妮这般张狂,那么方若谨极可能是他以亲戚的名义包下的小情人;如果厉家铭没有结婚,那么方若谨便真的有可能是他的什么亲戚,却是用来应付曹燕妮这个前妻的。

    由于市里过去的班底出事的出事,调离的调离,她有限的几个关系本了解不到真实的情况,厉家铭对自己的事捂得太严实了,她实在是不方便大张旗鼓地更深入的查,真要动静闹大了,传到厉家铭的耳朵里,她怕就不会像上次那么简单了,便只好装做什么都没有发生,对方若谨更加亲热气起来。

    但她相信,只要有心,就不怕没有机会。

    无论如何,她都想弄明白这件事。事情到了如今,她靠不上厉家铭,但她总想做些什么,才能消除她心头的执念。`

    作者有话要说:额,更新了……唉,又是女配啊,骂吧骂吧,小汐肯定是亲妈

执念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5/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