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去槿似霞 母与子


    马路对面小学的大门口,已经有孩子们陆续出来了。

    正是放学时间,方若谨看看表,快步穿过马路往学校门口走去。

    今天和曹燕妮约好之后,她便打电话告诉妈妈自己来接孩子,让妈妈不用来了。

    曹燕妮看到方若谨匆匆离开,先是一愣,然后迅速招手结帐,紧跟着方若的后面走出咖啡厅,也来到了学校门口。

    昊昊出来的时候,并没有看到曹燕妮,他高兴地扑过来钻到方若谨的怀里撒着娇:“妈妈你今天来接我了!昊昊好开心呀!”

    孩子那软糯的声音像麦芽儿糖一样甜,让方若谨的心也变得柔柔的,她将昊昊揽在怀里,笑眯眯地说:“妈妈今天在外面有事情,可以早回家就来接昊昊了,因为妈妈也想早点看到昊昊呀!”

    方若谨整理了一下孩子翻起来的校服领子,拉住他的小手,牵着他慢慢离开校门口的人流,抬眼便能看到等在几步远的曹燕妮。

    昊昊顺着妈妈的视线看去,立即身体变得僵硬,死死地盯着那个女人,停住了脚一动不动。

    方若谨蹲□子,看着孩子的眼睛:“昊昊,你已经是小小男子汉了,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要勇敢对不对?”

    “妈妈,我不要见到她,我不喜欢她。”昊昊垂下眼睛,小手紧紧地攥住方若谨。

    “可是昊昊,是她生了你。她从很远的地方来,希望能看看昊昊。”方若谨耐心的哄着孩子。

    昊昊那缓缓抬起了头,一双雾蒙蒙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方若谨,而方若谨也同样看着他,以表示她没有骗他,终于,他开口了:“好的妈妈,我给她五分钟时间。”

    这是厉家铭的口头禅,有时候下属打电话报告情况,而他不想听却又不得不听的时候,常常会这样说话。

    方若谨咧了一下嘴,本来想笑笑,但是她却没有笑出来。

    这并不是一个笑话,这对昊昊来说,绝对是一个伤害,但是,为了避免更大的伤害,她要尽量把这种伤害减到最小。

    “来,妈妈陪你过去。”方若谨站起身,带他来到曹燕妮的身边,虽然只有几步远的距离,但昊昊的小手仍是紧紧的握着她,短短的指甲深陷在方若紧的手掌中,有着些微的刺痛。

    昊昊走到曹燕妮两步远的地方站定,仰头直视着母亲:“妈妈说,是你生了我,可我知道是你不要我,但是因为你从很远的地方来,所以我可以和你说话。”

    小小人儿的脸上有着不同以往的成熟和稳重,语气不善,却又礼数周全,如同训练有素的外交官。就连方若谨看了都暗自心惊,更不要提满脸盼望的曹燕妮。

    曹燕妮面对这个离别五六年的儿子冰冷的眼神,可以说是心情复杂,有愧疚有想念也有悔恨,独独缺少了爱,也不能说没有,但真的是少。

    她曾在前些天找到学校,借口找老师有事情混进教学楼等在孩子的教室外面,当学生下课的时候,她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孩子,而那个孩子也同时认出了他。可是当她向他走去的时候,孩子突然转身就跑,曹燕妮几步抢上去拉住他,急切地说:“昊昊,我是你妈妈,亲生的妈妈。”

    不想,昊昊满脸惊慌地愣了两秒,突然“哇”地一声大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挣扎着拼命喊老师,最后惊动了老师以及校领导,将曹燕妮团团围堵住。

    曹燕妮解释了半天,才让老师们明白自己并没有恶意,并一再保证以后不再见私自来见孩子,还请求校方为自己保密,那场面极难堪。

    校方并不了解昊昊的真正身份,只当做了平常的离婚家庭情况处理,也答应为曹燕妮保密,但是,她没有想过方若谨从昊昊嘴里知道了这件事,从此便和老师加强了沟通,家里也几乎从来没错过接孩子的时间,所以曹燕妮从那以后就没有机会见到昊昊了。

    这让有备而来的曹燕妮又急又恼,因此那天在新海岸她看到了方若谨一家,便硬要闯进包间,一是她确实想再看看儿子,另外她也是想故意刺激厉家铭,逼着他和自己谈判。

    没有想到的是横里杀出个李振清拦住她了,并发出了威胁。曹燕妮没办法,只好打方若谨的主意。

    虽然方若谨极不愿意手他们之间的事情,也看不懂曹燕妮心里倒底怎么想,但是为了昊昊,她愿意站在更观的立场上,替厉家铭解除这个麻烦,同时也不想让他们两人之间的冲突再伤害到昊昊这个孩子。

    曹燕妮站在昊昊面前,慢慢蹲□子,对上了孩子那双清澈的眼睛:“昊昊,还记得我吗?我叫曹燕妮,七年前我生了你,所以,我是你的亲生妈妈。”

    昊昊眼里的雾并没有散,却似凝了层霜,透着冰冷。

    “可是你为什么不要我?”

    “昊昊……”曹燕妮微微皱了眉头,眼里闪过一抹不知所措。

    “对不起昊昊,以后不会了。妈妈会在这里住下,永远都陪着你。”曹燕妮的声音有一丝丝颤抖,似乎想伸手拉昊昊,但是昊昊身体往后一躲,藏到了方若谨的身后,只露出一个小小的脑袋。

    “你已经看到我了,我现在有妈妈了!我也不要你了。”昊昊大声地说着,方若谨清楚地感觉到紧紧抱着她的小小身子在发抖。

    曹燕妮皱起眉头,孩子的话让她难堪,他躲在那个女人身后的样子让她觉得恼怒。

    “昊昊,我是你的亲生妈妈,难道你不想妈妈吗?”

    “不,我从来都不想你,我有爸爸妈妈爱我,你可以走了。”昊昊仍是冷冷地说,然后迅速将头藏在方若谨的身后拒绝看她。

    曹燕妮的脸色已经变得苍白,她慢慢站起身,眼神中浮出一抹厌恶。

    “方小姐,这就是你的同意?你刚刚和他说了什么?”

    方若谨被她问的有着五秒钟的怔忡,五秒钟后她明白了这话的意思,不觉有些愤怒:“曹小姐,昊昊虽然还是个孩子,但他是一个有思想有感情的人,您放弃了他六年,凭什么指着一句话他就要认你?”

    这个女人,表面上热情大方,背地里却是冷血的可怕。

    曹燕妮张了张嘴,终是什么都没有说出。

    “妈妈,我们回家。”昊昊看都不看那个女人一眼,拉着方若谨便往车站方向走。

    “好,我们回家。”方若谨被昊昊眼里的冰冷和悲壮刺痛了她心脏,她突然想抱着昊昊哭出来。

    她转身跟着昊昊快步离开,昊昊挺直着的背影有些僵硬,但他努力走的从容。

    方若谨明白,这小小的男生一定知道曹燕妮在后面看着他们,他在故做坚强。

    走到一个路口,遇到一辆空着的计程车,方右谨伸手拦了车子,坐上车后她才发现,昊昊已是满脸的眼泪。

    她帮他放下包,把他抱起来放在自己的腿上,伸手替她擦干了水渍,紧紧地搂在怀里。

    这是怎样的母子关系?她管不了,也不该管,现在她只想把这个孩子抱在怀里,温暖他,告诉他不要怕,妈妈爱你。

    曹燕妮望着手拉着手渐渐远去的母子二人,眼里的愤怒渐渐凝成了一抹怨毒。

    她从小到大都是父母捧在手心儿里的公主,无论是上学还是工作,一切都是顺风顺水,却从她和马长伟恋爱之后,一切变得不一样了。

    为了拆散她和马长伟,父母不惜一切代价,先是劝导,后是引诱,直至后来的强行拆开,甚至做出了让她悔恨终身的事情。而她为了救马长伟,只好委曲求全地嫁给了那个男人,还替他生了儿子,可是她得到了什么!

    凭什么她嫁给那个男人的时候,他只是一个端茶倒水的小秘?任什么她嫁给他的时候,就要忍受他农村的亲戚不停的求助?她从来都是高高在上的公主,却为了这个据说是前途无量的凤凰男荒废了大好的年华。

    这个女人嫁给了现在功成名就的厉家铭,却只看到了自己对他的利用,她哪里看得到那个男人对自己的伤害!所以,她要报复,要讨回公道!

    儿子!她本该有另一个儿子的,一个她和马长伟的儿子!可是,可是……

    曹燕妮只觉得心里尖锐一痛,脊背不觉冒出一股冷汗。

    她微闭了下眼睛,忍下了心底冒出来的酸涩。

    她告诉自己不能示弱,示弱就意未着失败,她是一个要强的女人,走到这一步已经没有退路了,她不能输也输不起,她必须为了自己应得到的利益而战。

    方若谨。

    她喃喃地念着这个名子,脸上浮出了一抹奇异的笑容:我曹燕妮儿子的后妈,并不是那么好当的。

    作者有话要说:这两天都有工作,更的少了些,见谅

    PS:《爱到浓时情已殇》即将出版,现征出版名,加求:青春+文艺+蛋疼,名如果采用,将送签名样以表感谢!

    请陈豫北大叔的粉们抓紧机会,在小汐新浪微博中留下起好的名,或加小汐读者群讨论也可以。群号:209465526。此活动到明天早晨九点结束。

母与子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5/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