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去槿似霞 孩子


    第二天上班后,方若谨抽时间给母亲打了个电话,刘雅丽果然找过母亲。

    “哎呀,你那个姓刘的同事挺热情的,专程来咱家看的我,拿了好些水果,问我要你的电话和住址,说她最近去三乡想有时,要去看看你。可是你爸爸不让我给她你们的地址,说家铭住的地方不能轻易让别人去,不方便。我只把你电话给她了,说你住的地方我说不清楚。”

    李梅在电话哇啦哇拉讲着,大嗓门儿透过电话有些震耳,“你爸这个人啊,就是太死板了,人家老公是生意人,她经常去三乡,你在三乡又没什么朋友,多个朋友去看看你也好嘛。”

    母亲说了一大堆,方若谨已经听明白了。刘雅丽找到父母家中,拿到了她的电话。但母亲并没有告诉她自己住哪儿,她是怎么找到自己那儿的?方若谨仍百思不得其解。

    刘雅丽似乎并没有就这样做罢了,她在隔了两天之后,又打电话给方若谨,说要请她吃饭。

    “对不起雅丽,我晚上要照顾昊昊,恐怕没时间出去。”方若谨猜到了她的意思,便知道这顿饭不好吃。刘雅丽和苑宁与陈颖都不一样,自己应该尽量躲开她。

    “若谨啊,我们好久不见了呢,我有许多话要和你说,把昊昊带出来一起吃个饭吧,那孩子真懂事,我挺喜欢他的。”

    “雅丽,昊昊要上学,晚上还有作业,我得看紧他,晚上真的出不去。”方若谨不喜欢交际,在三乡市她虽然没有几个朋友,但是单位有时候会有接待任务,孩子便是她最好的挡箭牌,让她推拒了许多不必要的应酬。

    刘雅丽还想说什么,方若谨忙拦住她:“抱歉雅丽,我要去开会了。这样,下周你抽个时间,中午来我单位附近吧,我请你吃午饭。”说罢,她便收了线。

    她知道这样对待一个旧日同事不太礼貌,但是,她实在不愿意多和她说什么了,这个无利不起早的女人,自己怎么从来没看出来还有死缠烂打的本事。

    在周一的中午,方若谨果然接到了刘雅丽的电话,说她在楼下值班室等她。

    方若谨一看时间已经十一点了,便和于刚说自己来了个外地朋友要见一面,便匆匆拎着东西出来了。

    “雅丽。”方若谨看到等在值班室的刘雅丽时,不觉呆愣住了。

    才几天不见,刘雅丽的面容明显憔悴,方若谨不知道她是因为没化妆的关系还是怎么了,反正是脸色十分不好,苍白的像是得了一场大病,人都显老了许多。

    “雅丽你怎么了?生病了吗?”刘雅丽的身体一向不错,即使是不化妆,也不至于这样这难看。

    “没事,就是这几天睡的不太好。”刘雅丽笑笑,了下自己的脸,有些不太自然的样子。

    “走吧,我请你吃饭去,这儿不远有一家湖南人开的小馆子,剁椒鱼头做的很好吃。”她知道刘雅丽很能吃辣的,便带头出了值班室的门,领着刘雅丽往那家小馆子走。

    方若谨已经将刘雅丽送来给昊昊玩具模型拎到办公室了,刚刚刘雅丽打电话约她,便拎在手里带来了,又把陈颖前几天送她的一瓶香奈尔香水放在袋子里,她知道刘雅丽很喜欢这些名牌化妆品。

    因为还没到吃饭点,小饭馆里人没几个人。老板娘认得方若谨,很热情地招呼她们坐到了一个安静的角落,推荐她们点了几个特色的菜,又给他们上了茶水便去后厨了。

    “雅丽,你这样约我一定是有事情吧?你也不用绕弯子了,有什么事就直说吧,能帮你的我会尽力的。”方若谨看着刘雅丽的脸,温和地说。

    自己和刘雅丽的关系原也说不上多好,她这样执意地三番五次约自己,如果不让她把话说出来,她一定不会罢手,肯定还会想别的办法缠着自己,今天就索听听她有什么事。

    方若谨给刘雅丽倒了一杯茶:“喝点大麦茶吧,挺香的。”

    “若谨现在我不能喝茶。”刘雅丽随口说道,眼神却有些飘忽不定。

    正说着,老板娘端着一盘子剁椒鱼头上来了,另有一盘拌海凉粉。

    “来吧雅丽,你脸色有些不太好,多吃点,他们家的剁椒鱼头是一绝。”方若谨一边说着一边将鱼头推到了刘雅丽面前。

    鱼很新鲜,露出了鲜嫩的白,剁椒红红的一层撒在上面,发出诱人的香味儿,可刘雅丽突然眉头一皱,捂着嘴起身跑了出去。

    方若谨吓得呆愣了一上,瞬间明白了什么,她和老板娘要了瓶矿泉水水,跟着出了小馆子,看到刘雅丽正蹲在树底下吐酸水呢。

    “雅丽,你不会是怀孕了吧?”方若谨轻轻地问了出来。

    “若谨。”刘雅丽慢慢站起身,对上方若谨惊讶的眼神,不觉难堪地低下头,“是,才一个多月。”

    “那你还到处乱跑。”方若谨看刘雅丽有些瘦削的身体,不觉有些担心,“你家小许也不管管你,这样带着身子到处走很危险的。”她一边说着,一边扶着她回到了小馆子里。

    刘雅丽倒是没想到方若谨一下子戳穿了她,坐在在那儿顿了半晌,眼里慢慢浮上了泪水。

    “若谨,实话和你说,小许的家里不同意我们结婚。小许的公司实际上说了算是他表舅,表舅想让他和三乡这边一个老板的女儿联姻,好在我怀孕了。小许说,如果我能在生意上帮他一把,他在家里说话就硬气了。”

    方若谨没想到心高气傲的刘雅丽会遇到这种情况,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雅丽,我能帮你什么?”

    “小许目前大部分时间在这边工作,帮着他表舅打理公司。你刚调来三乡的时候,有一次我曾和他提起过,三乡的厉市长是你表哥,他前几天和我说,希望我能帮他约你表哥一起和表舅吃个饭。”

    方若若一听,不仅叹了一口气:“雅丽,其实,要说吃一顿饭并不是什么大事,但是表哥他真的很忙,经常出差,我都好久没有和他一起吃过饭了。”

    这是实话,这几天国务院的一个联合督查组正在三乡,带队的领导级别很高,厉家铭除了处理正常工作,其余时间几乎全是陪着他们的,晚上也在他们住的宾馆要了房间休息,方若谨大约快一周没有见到他了。

    “真的?”刘雅丽疑惑地眨了眨眼睛,却仍是不太相信,“他都不来看他儿子吗?”

    “他最特别忙,昊昊已经一周都没看到爸爸了。雅丽,你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好了,我看能否帮到你。”

    “若谨……”刘雅丽寻思了一下,终于吞吞吐吐地开了口:“若谨你大概也明白,我不到走投无路是不会来求你的。我知道你嫁的好,还有个好表哥,想请你帮帮我。”刘雅丽困难的说着捧承的话,眼泪却越滚越多。

    她原是个骄傲的人,极不愿意对人低声下气,但是为了自己的婚姻,也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她不得不求这个以前极瞧不起的方若谨。

    “小许表舅的工程公司在三乡挺有规模的,小许自己的公司只是他表舅公司的一个分公司,他表舅想参与乡密高速公路的投标,但是,他得到消息,最有竞争力的是林州和三乡的两家公司,而且极有可能是两家公司联合起来投标,表舅的公司想代替林州的公司和三乡那个本地的公司一起组成联合体,但是上边有人说表舅的公司资质不合格,小许说想请你表哥帮帮忙。

    “雅丽,你是不是误会了。”方若谨一听这情况不觉皱眉,厉家铭说的还真是不错,一但人们知道晓了她的身份,个个都像是她的八拜之交,简直当她是垂帘听政的西太后了。

    “别说我和表哥说不上话,就是真替你说了,这种事哪能是他一个人说了算呢,公开竞标是有专门机构负责的,要按程序来,这你也应该知道的啊。”

    “若谨,这话咱们之间是不是就不用讲的太明白了呢?”刘雅丽抹了把眼泪,有些虚弱地笑笑,“现在哪项工程不是竞标的?但事实上哪个又不是暗箱作的呢?小许表舅的公司在三乡市也算是大企业了,参加联合竞标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但只是因为前段时间在工程上出了事故,所以资质审查一直通不过,如果你表哥能和有关方面打个招呼,就铁定没有问题了。”

    刘雅丽把话说的非常明白,方若谨已经听懂了,但是她知道这事情肯定不像她说的那样简单。

    “雅丽,不是我不帮你,这件事情,我实在是帮不了,我本没办法和表哥开口。”

    “若谨,我是见过你表哥的,他对你很呵护,若不是你说是表哥,我都会以为,嗯,还以为你们是那种关系的呢。”

    刘雅丽说完这句话,才惊觉到自己说的猛浪了,这不是骂人家表兄妹嘛。她马上又笑着解释说,“我是说你们兄妹关系真的很好。你看啊,他不但给你找了一个好老公,还将你调到三乡来按排这么好的工作,这说明他很重视你啊,况且,我现在这种情况,……我真的想快点结婚。”刘雅丽说到这里,眼泪又滚了出来,脸上除了难过的神情,还有些焦躁和不安。

    方若谨设身处地为她想想,也有些同情她。

    刘雅丽大自己三岁,今年已经三十了,这几年光方若谨知道她就处过五六个对象,但都没成功,直到去年才和小许确定了关系。虽然这个小许长的不咋地,但好在家世不错,对刘雅丽也挺好。记得去年初夏自己还在相亲的时候,刘雅丽就说过年底会和小许结婚的,可这一年过去了,不但婚没结成,人家家里却要商业联姻了,这不明罢着把她给甩了嘛。难怪刘雅丽要哭,现在她拿孩子要挟许家结婚,小许却让她找自己跑厉家铭的关系做交换条件,方若谨觉得刘雅丽是被人当枪使了。

    “雅丽,我们同事两年,我有多大的能耐你应该很清楚,做不到的事情我是从不会揽的,表哥那里我是真的说不上话,即使是我说了,他也不会听的。你还是和小许好好谈谈,孩子他总不会不要吧。”

    方若谨把话说的很坚决,但绝对是实话。不管她是厉家铭的妻子,还是他的表妹,她的个决定了她绝不会和厉家铭提这件事的。

    刘雅丽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两只抓住开水杯子的手都似在发抖。

    她这样低三下四的求人,还是求以前她最瞧不起的方若谨,这几乎让她忍到了极限,可自己肚子,又想想男友小许对她说过的话,却又不得不吞下这口气,仍是打起一幅笑脸:“若谨,不管怎么说我们过去都是好同事是不是?你看,我们大半年没见了,前两天到你家我们不是聊的挺好?我也没别的要求,就求你给小许一个机会,让他见见你表哥,事情也不用你提,让他自己说行不行?”

    刘雅丽求人求到这个份上,确实是方若谨没想到的,她也了解刘雅丽在这个时候本不会理智的听她的劝,心下暗自叹了一口气,不得不安慰她道:“雅丽,表哥这两天确实不在,等他回来了还要看看他有没有时间,有时间了还要看他愿意不愿意。我现在只能答应你,我会看看情况,如果有机会我就和他提一提,但是你千万不要指着我能帮你办成什么事。而且,你不觉得小许和你提这个要求有些过份了吗?他是成年人了,你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他总归要负责吧。”

    刘雅丽一看方若谨松了口,一下子兴奋起来,也不细品方若谨后面话里的意思,立刻接口道:“谢谢你了若谨,谢谢!我回头和小许说说,事情要是成了,我一定重重谢谢你。”

    方若谨一听这话,吓了一跳,忙拦住她说:“雅丽可你别说这话,我只是说试试和我表哥提提这事儿,别的可是什么都没答应你啊。”

    方若谨说罢,便将随身带来的东西递给她:“雅丽,那天你带的水果我就收下了,这个模型要好几百呢,昊昊真的不玩这些,你拿去商场退掉吧,你现在怀孕了需要钱,你自己买点营养品。这瓶香水是我朋友送我的,你知道我极少用这东西的,就送你吧。”

    刘雅丽看到方若谨拎着她上次带去的袋子便明白她的意思,多少也知道些方若谨那个一筋的脾气,但她认为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便只好说道:“若谨,你结婚后人变得漂亮大方了,可是脾气倒是一点不改,还是这样较真儿。”

    方若谨这是第一次听到刘雅丽夸自己漂亮,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雅丽这是你不对,我们在一起也有两三年了,有事情我若能帮上你直接开口说就好了,何必和我气呢。”

    “我明白。”刘雅丽心想,方若谨这样说倒不是气,她还真是这样的人,也不再多罗嗦什么。

    刘雅丽似乎胃口不好,上的菜也没吃几口便说饱了,方若谨也不逼她,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便招手让老板娘结了帐,送她到外面路口替她叫了出租车,这才慢慢往单位走去。

    她们是原来的旧同事,在一个办公室工作了两年多,虽然有时候会磕磕绊绊,但总体上来说关系还算是过得去,那天在家里楼下咋一见到她,尚有一丝丝见到故人的惊喜,后来明白了她的用意,又有些心凉。果然连刘雅丽都是一肚子的算计,说来说去竟然是让自己帮着请厉家铭和她男友吃一顿饭,这种□裸的利用这让方若谨从内心里非常反感。但今天听刘雅丽说了实话之后,又有些同情她了。

    方若谨是个面慈心软的人,刘雅丽也正是抓住了她格的特点才会放□段来求她的。如果不是原则上的问题,能帮刘雅丽一把她还是愿意帮的,哪怕是为了肚子里的小生命,但是今天刘雅丽说的情况,已经超出了方若谨的底线,她不能和厉家铭开这个口。

    她思量了半天,终于决定抽个时间问一下厉家铭这件事情的原委,即使是厉家铭不同意见面,刘雅丽也好对男友有个交待,可以让她早点想别的办法说服男友同意结婚。这样也算是对得起刘雅丽专程找自己这一趟,就当是帮了她肚子里那个小生命一把吧。

    作者有话要说:嗯,今天更的多些,整整五千字,为保证情节的完整,就不分开更了。

    今天一天码字,匆匆看到有读者留言,对方若谨这个人物不满,认为她太傻或是软弱,其实,我是一直按着方若谨这个人物的格来写的。

    方若谨并不是个厉害的姑娘,善良温柔是她的特点,但有的时候,明明看起来是优点,却往往在不适当的时间和场合变成了弱点,或者说是缺点了。

    无论是弱点或是特点,方若谨只是个普通的姑娘,她不会步步为营,也极少考虑到自己,她无时不被周围的人算计利用,却处处又为别人着想,她就是这样一个善良的姑娘,否则她也不会被厉大叔逼婚,而没有拼死反抗了……

    小汐就是想写这样一样普通的,会犯错误的姑娘,希望大家能理解她的不足,也能包容她的傻气……

    总之,看到大家鸷热烈的讨论非常开心,鞠躬感谢!

    我爱你们,大么么

孩子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5/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