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去槿似霞 殇


    方若谨回到单位后,才发现自己手机上有两个未接电话,她点开一看是苑宁的,便回了过去,但是苑宁的电话响了半天没有人接,方若谨知道她肯定是有事情不方便接电话,也不甚在意,想着晚一点再打过去。

    过了一会儿陈颖从外面回来,看到方若谨便马上低声问她:“你中午去哪儿了?”

    “有一个朋友来看我,和她一起吃饭去了。怎么了?”

    “那个女人是你的朋友?”陈颖一挑眉奇怪地问她。

    “是我以前在林州的同事,她男友在这边有个工程,她正好休假跟过来玩几天。”

    陈颖的脸色很奇怪,沉思了一下才说:“上个礼拜我怎么像是看到她在值班室和谢主任说话来着?”

    方若谨细细想了想,猜测可能是刘雅丽找母亲没要到她的住址,但听说过自己是调到三乡市委,便来这里打听的,恰好碰到了谢茜莹。

    方若谨若有所思地笑笑说:“没事,她们应该不认识。”该来的总要来,她只能以不变应万变了。

    “还是小心点好,谢这个人,肋巴骨上都长着十二个心眼儿。”陈颖叮嘱她。

    方若谨答应着,又继续拔打苑宁的电话,刚调出了她的电话,还没有拔出去,自己的电话倒先响了起来,手机屏幕上表哥两个字在一闪一闪的。

    是厉家铭。

    “小谨,你在哪儿?”

    “我在单位。”

    上班时间厉家铭极少给她打电话,一般有事会让侯建军或是张庆福给自己发个短信息,今天一听他急促低哑的声音,方若谨便知道有事情。

    “你是不是有一个朋友叫苑宁?”厉家铭的声音仍是不高,像是在一个公共场合打的电话,方若谨隐约听到有吵杂的声音。

    “是啊,她在三乡电视台工作。怎么了?”

    方若谨记得有一次厉家铭晚上在家时,她陪着他一起看三乡新闻,报道的是三乡市预备役师的训练情况,苑宁正好是出镜记者。方若谨兴奋地指屏幕给厉家铭看说:“快看,她就是我的朋友苑宁哎,之前在林州我们一起租的房子呢,可惜我被你给算计了,租的房子我一天都没去住。”

    当时厉家铭回头看着她嘟着嘴的样子,笑的一脸得意,却像并没有太在意苑宁是谁。

    “你马上和领导请假,立即到XXX医院来,苑宁在这里,需要你帮忙照看她。我安排人在大门口接你,你有事情打建军的电话。”厉家铭说完这些话就收了线。

    方若谨举着电话愣在那里,半天回不过神来。

    XXX医院是海军基地总医院,苑宁病了怎么会住进那里?而且这个电话太奇怪了,她不知道厉家铭怎么和苑宁扯到了一起,苑宁病了电话又是他亲自打给自己的,却又不说清楚,这让她有种说不出的疑惑。

    苑宁家在外地,自来三乡后就把自己当姐姐,有了男友还专程带来给自己看,她病了,自己当然应该去看看怎么回事。

    方若谨想到这里,摁下心里的诸多不解和疑问,回头急忙和陈颖说:“陈姐,我老公来电话,我一个朋友突然住院了,要我过去下,我来不及和处长请假了,等他回来你帮我说说。”

    陈颖答应着,方若谨已经收拾好自己的包,飞快地出了门。

    当方若谨赶到海军总院的时候,有个小战士已经在医院大门口等她,一见出租车载着她过来,不等她下车便跑过来问:“是方若谨吗?”

    见方若谨点头,他替她打开车门,带着她快速往医院住院部走去。

    海军总医院的住院部大楼后面有一座三层小楼,是这座医院的高干病房。小战士带着方若谨上了二楼,一直走到走廊的尽头,打开了最靠里面的一间病房门。方若谨一进到里面,便看到素白的病床上躺着的苑宁。

    苑宁像是睡着了,一张惨白的小脸儿深深地陷在病床的枕头中间,一个小护士正在给她调整输袋。还有一个三十岁左右的便装小伙子立在窗前,一看见方若谨进来,便急忙迎向她。

    “是小方处长吗?我姓陈,是苑宁的同事。”小陈给方若谨使了个眼色,将她带出门外。

    “发生什么事了,苑宁怎么了?”方若谨见苑宁了无生气地躺在那儿,完全是昏迷不醒的样子,紧张的手都抖了。

    “苑宁今天一早去基地拍片子,刚得到消息,出事了。”小陈含糊其辞地说道。

    “谁出事了?你说清楚点。”方若谨一下子没听清楚,不觉提高声音又问了一句。

    小陈看了她一眼,片刻,才垂下头缓缓地说:“苑宁的男朋友,出事了。”

    “啊!”方若谨吓了一跳,整个身子后退半步,后背贴到了墙上。

    “具体情况现在还不清楚,您知道,这是绝密。”小陈难过地声音都是沙哑的,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抬起头,接着说着,“苑宁跟另外一组出外景,昨天才回台里,今天一早就去基地采访,到中午的时候听到了消息,开始她还很镇定,装着什么都不知道继续拍片子,可是,在两个小时前,这个消息被证实了,她一下子晕倒了。”

    前段时间苑宁和方若谨说,齐志东近期下基层锻炼,时间是三个月,可能要跟潜艇出海,并说等他回来就会休假,自己也会跟着他去见父母。当时苑宁的声音很快乐,隔着电话都能想像到苑宁幸福的样子。

    齐志东,那样一个文雅英俊的年轻人,方若谨立刻就想起了她在新海岸酒店第一次见到他和苑宁的情景。

    两个朝气蓬勃年轻人,是那样般配,齐志东对苑宁呵护有加,而苑宁一双大眼睛一晚上都在齐志东身上转着,两人举手投足间都显出了亲昵和甜蜜的味道。

    谁知道,再次听到齐志东的消息,竟然是噩耗。

    方若谨虚弱的有些站立不稳,只能将身体的重量依靠在走廊的墙上,她微闭了下眼帘,心中掠过一阵撕心裂肺般的痛,眼泪缓缓涌出了眼眶。

    苑宁和齐志东认识大约刚半年多,应该正是热恋的时候,却偏偏要经历这种生离死别,这个和自己一样死心眼儿的姑娘,心里得有多疼?

    虽然不知道事情的具体情况,但方若谨本能的感觉到这是个重大事件,所以厉家铭最先知道,大概他也知道了苑宁和齐志东的关系,这件事暂时不易张扬,所以他立即打电话给自己,要她亲自来照顾苑宁。

    这说明那天自己和他说苑宁是自己的好朋友,他听进心里了,并且当场认出了苑宁,所以打立即给自己打了电话。

    “苑宁的身体怎么样?”过了半晌,觉得缓过一口气来,方若谨轻声地问道。

    “医生检查过了,没有太大的问题,她只是太劳累了,还有些低血糖,主要是她受刺激太大,情绪非常不好,医生给打了镇静剂,让她休息。”

    小陈看看方若谨,又解释说:“厉市长今天正好到基地参加一个会议,苑宁出事时,他正好在现场。”

    小陈并不知道方若谨和厉家铭的关系,便又叮嘱道,“方处长,这件事暂时不易扩散,领导让我先照顾苑宁,可是她毕竟是个年轻姑娘,我还是不太方便,方处长您来了正好,苑宁还得请您多关照了。”

    “苑宁是我妹妹,你放心吧,我会照顾好她。”方若谨说罢,拿起手机给家里打了电话,叮嘱魏芳去接昊昊,并告诉她自己这边有事,会晚些时候再回家,如果回不去,就请魏芳留下照顾昊昊。

    魏芳连忙说:“嫂子你放心吧,昊昊有我呢。”

    方若谨让小陈先回去了,自己守在苑宁的病床旁边,直到晚上快七点了,点滴打完了,护士过来拔去针头,苑宁才悠悠醒来。

    “若谨姐?你怎么在这里?”苑宁睁开眼看到方若谨,有一时间的失忆,她像是忘记自己怎么躺在这里了,有些愣愣地看着她,半天反映不过来。

    “你在采访的时候晕倒了,你同事打电话给我。”方若谨见苑宁醒来了,便站起身去给放在床头柜子上的杯子倒水,“宁宁你要喝点水,嘴唇干的要裂开了呢。”

    方若谨扶起她的头,用杯子给她喂水,苑宁却只是机械地喝了一口便摇头拒绝,待方若谨放下好躺好后,便是两眼呆呆地盯着窗外的一个地方一动不动,思想像是飘到了九霄云外。

    “苑宁!”方若谨轻轻地唤她了一声,苑宁仍像是没有听到似的,一双大眼睛仿佛没有焦距,只是呆呆地定在了窗口。

    方若谨明白苑宁心里的难过,但她这样样呆滞的表情让人害怕,方若谨想去叫值班大夫,刚走到病房门口,门被人从外面拉开,厉家铭一身黑色西装走了进来。

    “嘉铭。”方若谨正彷徨无措,一见到厉家铭就像见到了主心骨,立刻扑了过去。

    “小谨。”厉家铭一把将她搂在怀里,轻轻拍拍她的背,让她安心,“苑宁醒了?”

    “嗯,醒了,可是她,”方若谨抬起头,眼里闪过悲哀,“她状况非常不好。”

    厉家铭点点头,放开她大步走到苑宁床前,轻轻唤了一声:“苑宁。”

    厉家铭声音低沉温柔,像是对待小孩子一样,生怕吓到了她,可是苑宁仍像是没有任何感觉似的,两眼死死的盯着窗外,像是在思考什么,又像是在期待着什么,连眼皮都没眨一下。

    方若谨将她冰凉的手放进了被子里,却一直没有松开,始终紧紧地握着她。而厉家铭足足站了有五分钟,苑宁始终都没有任何反映,直到侯建军推门进来。

    厉家铭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转过头,对上了侯建军的眸子。侯建军会意地上前一步,声音低的只有他能听得到:“李参某长已经到了。”

    话音刚落,李振清大步走了进病房。

    作者有话要说:JJ昨天抽的呢,我连标题都改不了

殇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5/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