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去槿似霞 痛


    李振清一身军装穿的一丝不苟,脸色却是铁青的,英气逼人的脸上冒出了一层胡茬,仿佛经历了生离死别的是他。

    李振清进门看到厉家铭和方若谨,先是礼貌地和方若谨点了下头,叫了一声:“嫂子。”然后转向厉家铭。

    厉家铭拍拍李振清的肩,又是一声叹息:“大姐来了?”

    李振清摇摇头:“家属暂时没有通知,要等上边的命令。”

    厉家铭略一沉思,抬头对方若谨说:“你在这里等会儿。”随后拍拍李振清的肩,俩人走出病房外。

    方若谨些时脑子反映十分迟钝,她不懂李振清怎么过来了,看着苑宁这样子她很难受,只能坐在病床边,握住她的手,一句安慰的话也说不出来。

    大约又过了快一个小时了,厉家铭才和李振清一起走了进来,后面跟着一个护士模样的人,手里拎了一些东西。

    李振清对方若谨说:“嫂子,你跟嘉铭一起回去吧,这里有我安排,你放心吧。”

    方若谨摇摇头表示不同意,心想你一个大男人怎么照顾一个小姑娘,可厉家铭却一把拉起她:“走吧,这里交给振清就好。”然后不由分说,拉着她走出病房。

    “你!”刚走出病房门方若谨就有点急了,跺跺脚说道:“昊昊有魏芳呢,我要留在这里!”

    厉家铭停住了脚步回头看她,正好看到她伸手抹去眼里的泪。

    “这件事情目前属绝密,基地会有统一安排,地方上不好手。”他伸手拉起她的手,将她拉到身边,抚了抚她有些撒乱的头发:“李振清,是齐志东的舅舅,他会照顾好苑宁。”

    “啊!”方若谨惊愕地抬起头,张着嘴巴瞪着厉家铭,半天说不出话来。

    齐志东然是李振清的外甥!她可从来没有听苑宁提起过,印象中那天在酒店李振清和苑宁见过,却像是完全不认识的人一样。

    “齐志东是李振清大姐的儿子,军校毕业后就分配来基地了,他对这个外甥要求极严,海军内部的人都不太清楚,我也是昨天才知道的。昨天我碰巧在基地那边开会,振清那边分不开身,我才打电话让你过来。”厉家铭了解她的惊讶,一边带着她往外走一边解释道,“你回去收拾点她日用的东西给她送来吧,她这种状态可能需要休息一段时间,其他的事振清会安排人照顾她,你放心好了。”

    “嗯,我知道了。”这些信息已经足够方若谨消化一阵子了,她不再多问什么。跟着厉家铭上了他的车子,她有些疲累地靠在了厉家铭的肩上闭上了眼睛,苑宁那苍白的脸色和呆滞的眼神久久浮在脑子里,挥之不去。

    她下意识的抱紧了厉家铭的胳膊,心底漫上了一阵抽筋剥骨般的疼痛。

    而厉家铭也像是感觉到了她的难受,不觉收紧了手臂,将她搂在前:“小谨,累了明天就请一天假,休息一下吧。”

    厉家铭的声音十分轻柔,关切的口气夹杂着丝丝宠溺,方若谨看着他的狭长的眼睛里溢出的心疼,只觉原本空荡荡的心房也一下填得满满的。

    只有真正经历过了生离死别,才会让会更加珍惜身边的人吧。

    车子开回家属大院,厉家铭下车将方若谨送回家,又匆匆抱了抱好多天没见到的儿子,叮嘱了他几句便离开了,这个事件的发生,注定他将有一段忙碌的日子。

    方若谨知道苑宁和另一个女孩子合租的房子,就在电视台附近,她曾去看过苑宁一次,条件还不错,挺适合两个单身女孩子住的。

    她让魏芳第二天一早来接昊昊送他上学,自己不到六点就赶到苑宁的住处堵那女孩子,女孩子还没起床,听到方若谨敲门,半天才穿好衣服开门。

    方若谨自我介绍说是苑宁的朋友,苑宁生病了,她来帮她收拾住院的东西。那女孩子大约是听苑宁说起过方若谨,马上放她进去,拿出备用的钥匙打开了苑宁的那间屋子。

    苑宁是个略有些洁癖的姑娘,屋子里收拾的十分整洁干净,东西也放的很有秩序。方若谨一会儿就收拾好了一个包,装着她现在这个季节换洗的衣服,主要是贴身的衣物,还有一些零碎日用的东西。

    方若谨告别了那个女孩子,下楼拦了车便去了海军基地医院。

    当方若谨打开病房门的时候,看到的却是平整的床铺和叠得整整齐齐的被子,本不像是住过人的样子。方若谨心里一急,转身冲出房间,一口气跑到了护士站。

    “苑宁已经被她家属接走了。”小护士翻看了一下记录本说道。

    方若谨轻轻舒了一口气,她明白应该是李振清安排的。

    出了这样的事,善后工作相当复杂艰巨,李振清位置在那儿,不能只顾外甥一个人,不管是失去丈夫的还是失去儿子或兄弟,都是从心头割一样痛。而苑宁,她什么都不是。

    她只是齐志东的恋人,虽然已经商量见家长,但也只是他的恋人,她连家属都算不上。恰恰又处在电视台这个漩涡,怕是连哭都不敢大声哭出来,可她的痛怕不会比别人少一分。

    李振清大约明白她的处境,所以将她保护起来了。

    方若谨抱着给苑宁收拾的一包东西回到了单位时,连陈颖都看出了她的不妥,忙问她是否病了。

    “没有,昨天晚上睡的不好。”

    陈颖点点头:“累了就休息几天,别这样拼命。”过了半晌,她像是想起什么,凑到方若谨身边低声问了一声:“若谨,你老公没事吧?”

    方若谨愣了一下,随即明白了她的意思,便对着她轻轻地摇摇头:“没事,他很好。”

    陈颖轻轻地吐出了一口气:“那就好。你一早上没过来,吓我一跳。”

    方若谨微微一笑,没有再接她的话。

    现在讯息发达,什么事都没有绝对能瞒住的,哪怕是九人组的会议内容都会外泄,何况是这么重大的事件!

    怕是外媒早就捅出来了,只不过国内没有解禁,媒体只能哑声。

    陈颖家里情况特殊,信息来源渠道极多,当然已经得到消息了。但方若谨明白自己不便表示什么,只能一笑代过。

    厉家铭果然一直没有回家,除了日常工作,他大部分力都在处理这一事件的善后工作。

    几乎是第二天之后,从中央到地方,特别是部队的各级将领们,几乎全部都集中在这个弹丸之地。从接待到警戒,以及对来队的家属安抚工作,都需要三乡市地方政府协调支持,小小的三乡市瞬间热闹起来。

    厉家铭忙的几乎是连轴转,方若谨和他本连电话都通不了,只能偶尔从侯建军和张庆福的短信中知道他今天在哪儿,晚上是否回家这类消息。

    方若谨从那天之后便同苑宁失去了联系,她没办法,只好给侯建军发了短信询问。

    侯建军则回复说,苑宁目前装况极不稳定,已经被送到外地休养。

    方若谨心里虽然着急,但实在是问不出什么情况,又不好直接问李振清,便只得做罢。

    大约又过了半个月的样子,这一事件才算处理完毕,而方若谨仍然没有和苑宁联系上。

    昊昊放暑了,方若谨和魏芳商量让她辞了快餐店的工作,在家里全天照顾昊昊。魏芳当然没有问题,方若谨也不用起早送昊昊上学,早上的时间宽余起来。

    当方若谨在市委门口再次看到刘雅丽的时候,心下很是吃惊。

    细看之下,刘雅丽的肚子已经有些微微的凸起,她的脸色依然惨白,甚至比一个多月之前见的时候更差。

    “雅丽!”方若谨即使再不待见她,此时也多了几分同情,“怎么不提前给我打电话?你不是有我的电话吗?”

    “我没事。”刘雅丽笑的有些卑微,明显的讨好笑脸有些刺疼了方若谨。

    方若谨看了看表,还有十来分钟便要到点了,早上她还有个会议要参加,便对刘雅丽说:“雅丽实在抱歉,我早上还有个会,来,到接待室我简单和你说一下情况。”说罢,她带头进了值班室里面的一间接待用的屋子。

    刘雅丽踌躇了一下,仍是慢慢地跟了进去。

    “雅丽,小许舅舅公司的情况我问过表哥了。”方若谨扶着刘雅丽坐下,简洁地说道,“三乡最近事情很多,你大概也听说了些,表哥一直没有时间,我是上周才见到他,也弄清楚了情况。小许舅舅的公司因为去年出过施工事故,死了五个人,所以本不可能通过投标资格审核了。而且,事故中还涉嫌瞒报的情况,安监部门还没有处理完事故的责任,所以这件事情没有商量的余地。”

    随着方若谨的话音落下,刘雅丽的眸子一下子暗淡下去。

    “若谨,我并不一定要求事情办成功,我只要求你表哥能见小许舅舅一面,成吗?”

    方若谨皱了下眉头,十分为难地说:“雅丽,他是真的没有时间,而且也没有必要。”

    厉家铭在那段时间几乎都没有回过家,换洗的衣物都是张庆福抽空儿开车过来取了带过去,她只是在上周才趁着厉家铭回家,细细将刘雅丽找过她的事对厉家铭说了。

    其实,厉家铭做为一市之长,对这种事情只是监督督促,本管不了太具体,这些工作都有专门的机构管理作,但如果真的要过问,还是能很快查清楚的。

    他只打了两个电话,便弄清楚了这个企业的问题。

    事实上,小许心里至少是明白这件事作成功的可能极小,他要刘雅丽这样做,只不过是给自己一个甩掉她的理由,另外还有一种投机心理。

    方若谨坚决的态度让刘雅丽的脸上浮上了绝望的神情。

    她一手抚着肚子,慢慢地站起了身子:“若谨,我明子了,不管怎么说,还是要谢谢你帮我跑这一趟。”随后她慢慢走出接待室。

    方若谨一看已经到了开会的时间,匆匆和她告了别,回身往楼上快步走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太困难了,明早起来再修文,大家表以为是伪更……

    看在小汐日更勤快的份上,求表扬。

痛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5/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