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去槿似霞 爱


    方若谨再一次接到曹燕妮要求看儿子的电话时,心里有些许不耐。

    这个女人心硬面冷,充满了算计,方若谨不想和她有太多的纠缠,而且昊昊很排斥她,实在是没必要做吃力不太好的事情。

    但是她一想起昊昊那流满泪水的小脸儿,心瞬间就软了。

    虽然上次见到曹燕妮之后昊昊什么都没有说,但方若谨还是能懂这孩子的内心深处仍是渴望他亲生母亲的爱的。这样一个聪明敏感的孩子,方若谨真心不想他受到伤害。

    仿佛感觉到了方若谨的犹豫不决,曹燕妮的声音变得十分卑微:“方小姐,请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让我再和昊昊谈谈,我给他买了些东西,想亲手交给他。”

    “曹小姐,不是我不让你见他,上一次你也看到了,这孩子的抵触情绪很大。”

    “我知道,但总要给他一个适应的过程对吗?尽管他不接受,但我做了,他会知道他的亲生母亲并没有抛弃他,他会感觉到我在爱他。”

    不得不说,曹燕妮的这句话说的非常漂亮。她像是十分准确地把握到了方若谨的心理,句句说中了方若谨的心思。

    “我要征求昊昊的意见。”方若谨轻轻地说。

    “好,我等你消息。”曹燕妮干脆利落地同意了,随便收了线。

    方若谨对曹燕妮一再绕开厉家铭找到自己谈孩子的做法很郁闷,却又不得不正视她是昊昊生母的这个现实。

    但齐志东和苑宁的生离死别给了方若谨太大的冲击,让她觉得人的生命太短暂,与其让亲人之间彼此活在仇恨中相互折磨,倒不如好好解开疙瘩,哪怕相敬如宾,也总好过陌生人一样。

    这天晚上厉家铭回来的时候,明显有些疲惫。

    他的老领导李世清陪着齐志东的母亲过来了,厉家铭陪了几天,直到帮李家把所有的事情处理完毕。

    亲眼目睹了年轻的生命如风般逝去,总是让人感慨万端。虽然整个过程悲壮激昂,但繁华落尽,难免有一抹苍凉。

    此后,不管是在公开场合,还是在一场公开的公务活动中,他都变得更加惜字如金,因而在相当一段时间里,他手下的人都觉得这位年轻的官员沉默的可怕。

    在事件处理结束后,厉家铭的工作重心终于转到了日常工作上,生活也规律了起来。如没有特别的情况,他都会在晚上七点之前回家。他突然想好好陪陪儿子,陪在妻子的身边,哪怕什么都不说,只要他们在他的视线内就好。

    方若谨带着昊昊来三乡大半年了,尽管厉家铭经常不在家,但是他和儿子的关系仍是比之前亲密了许多。爸爸每一个回家早的晚上都让他欢呼雀跃,如果厉家铭不在房工作,他大部分时间都是围在爸爸的身边,哪怕写作业,也不时的抬头看一眼爸爸,这让厉家铭觉得从未有过的欣慰。

    厉家铭很欣喜地看到儿子更加懂事了,身体也长高长壮。他一直陪着妻儿吃过晚饭,又亲自给儿子洗了澡,陪着他看了会儿科教节目,看时间快九点了,让他回房间睡觉,自己又回到房工作。

    大约在十点多的时候,厉家铭收拾了手头资料回到了卧室。

    方若谨已经上床了,正躺在那儿看着。看到家铭上床,她放下坐了起来,对上他的眼睛说道:“今天曹燕妮给我打电话了,她还想见昊昊一面。”

    “她又想干什么?”厉家铭一听曹燕妮这个名子就皱起了眉头。

    这个女人总是花样不断,不但打着他的旗号和有关部门接洽投资的事,还时时留给人暧昧的想象,直到他下令阻断她有关方面的关系,让她四处碰壁,可是她又开始打小谨和昊昊的主意了,这让他厌恶。

    方若谨将曹燕妮与她说的话学给厉家铭听。

    “不要去。”厉家铭的口气冰冷的像是凝了一层霜,丝毫没有商量的余地。

    “嘉铭,”方若谨叹了口气,“难道你以为,昊昊心里真的没有一点点想念他的母亲?”

    厉家铭听到这个问话,身体不自觉地僵硬了一下。

    曹燕妮将昊昊扔给他的时候,孩子才九个多月大,一双圆圆的,黑溜溜的大眼睛像是一汪清水,晚上不哭不闹,只是咬着手指头瞪着眼看抱他的人,看得所有人都心酸的想把他护在怀里。

    因为厉家铭当时刚随李世清到北京,因而非常忙碌,本抽不出时间和曹燕妮谈,他只好把儿子送到了天津的堂姐家,两个多月后他终于请到了几天假,为了挽回这个婚姻,他抱着刚满周岁的昊昊去找曹燕妮。

    他还清楚地记得昊昊看到曹燕妮时,边哭边往妈妈怀里扑的情景。

    但是,曹燕妮只是轻轻地拂开了孩子的小手,冷漠地说,这个孩子是她的屈辱的见证,她不爱他。然后,蹬着那双红色的三寸高跟鞋转身离去。

    曹燕妮极喜红色,就如她的格一样,热情刚烈,鲜明到极端。

    她现在明明就是利用儿子对他自己进行敲诈,而自己因为有诸多顾忌才对她一忍再忍,可是身边这个小女人却一脸怜悯的神情,这让他有些焦躁。

    “小谨,曹燕妮这个人,你还是远离她的好,她并不爱昊昊,昊昊也不需要这样的母亲,我会警告她不要再骚扰你,否则我不会对她气。”

    明显地,厉家铭的声音有丝不耐,方若谨虽然心里并不赞成他的想法,但是她知道这件事情她并不宜手过多,便轻声答应着,委□子睡下了。

    厉家铭看她转过去的背影,知道她有些不高兴,便伸手去拉她,方若谨的身子一下子绷紧了。这是两个人的身体信号,每当她心里反抗或是不高兴时,就如同一只乌一样,全身紧绷地缩到壳里,防范十足。

    看着她别扭的样子,厉家铭心情忽然好了起来,勾嘴一笑,伸手将她搂到怀里。

    “不要多想了,我知道你心疼昊昊,你就是他的妈妈,她,本没有资格。”前段时间的突发事件将他的一切安排都打乱了,曹燕妮愈加张狂起来,简直有些过份。

    是该彻底解决的时候了。他想。

    方若谨虽然不知道厉家铭心里怎么想的,但她有种隐忧,总觉得厉家铭和曹燕妮这种状况是昊昊不愿意看到的,他们这种僵持的结果,只能使昊昊再受伤害。

    厉家铭当然懂理方若谨的心思,他觉得这傻姑娘只从齐志东出事后变得敏感了许多,她不再只是在意他的想法,还常常有自己的主见,他认为这是件好事,只是在她偶尔露出多愁善感的情绪时,会让他觉得有些歉疚。

    曹燕妮是他的前妻,他从没有想过这个消失了六年的女人会给他的第二次婚姻带来这么大的困扰,这实在不是这个单纯的姑娘应该承受的。

    迷迷糊糊间,方若谨觉察到厉家铭的大手抚上了她的腰身,顺着她身体的曲线一点往上走,不等她反映,便撑控住了她的丰盈。

    厉家铭基本上属于极有自制力的人,但如果他不自制起来简直就不是人。

    本来两个人正在讨论他的前妻,应该是双方都尴尬敏感的时候,可不知道厉家铭怎么想的,他就是不想方若谨不高兴,一心想把她哄到怀里听着她叫“嘉铭哥哥”讨饶。

    方若谨本来只是心情有些压抑,但远没有到生气的地步。没有哪个妻子喜欢被丈夫的前妻一再骚扰,可是曹燕妮仗着她本善良好说话,就这样公开利用她,这让她很郁闷,一时间脑子里全是曹燕妮说的话,就没有顾及到男人背后的男人已经起了色心。

    当厉家铭的一双大手终于在她身上挑逗起她的反映的时候,她不禁有些生气挥手拍开:“不要!”

    不想这本是无意地一挥,却意外的响亮,只听“啪”地一声,挥到了他的肩上。厉家铭倒是没觉得有多疼,只是被这丫头的举动给惹毛了,他一把扯过她的小爪子将她拉到怀里,翻身压在她的上面,一双狭长的眼睛露出了凶光:“臭丫头,要造反啊你!”

    方若谨被他的身体整个罩住,结结实实的重量压得她透不过气来,硕大的紧硬也同时结结实实地抵住了她大腿部,傻丫头这才意识到危险的逼近,可中的抑郁之气还没泄出去,就不想太顺着他:“你不累吗?”

    她淡淡地问他,两眼很无辜地瞪向他涌起的眸子,像是问候下班归家的丈夫“你回来了”一样。

    “当然不。”厉家铭仍是心情极好地邪魅一笑,便开始扒她的睡衣。

    方若谨却像是一下子想前了不久之前他对自己用强那次,身体瞬间僵硬起来,她没有反抗,只是一动不动地瞪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厉家铭,两眼里的委屈让厉家铭猛地意识到自己的鲁莽,他心里一紧,将她搂在怀里,轻轻地吻了吻她的唇:“对不起小谨,我,我是不想让你生气。”

    “我没有生气。”方若谨憋回了眼泪,瘪着嘴说。

    “嗯?”厉家铭低头看向怀里仍眼眶微红的女人,脸上突然又是一抹不正经的笑:“那就是你愿意了,对吗?”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啊!”她急忙说。

    这个人怎么这样不要脸啊,他已经连续三天晚上在折腾她了好不好?

    方若谨突然就真的生起气来,不顾他有力的手臂正紧紧地箍着她的腰身,使劲儿地扭动起身体来。

    “别动!”厉家铭突然低声喝斥道。

    方若谨吓的一个哆嗦,立即停止了扭动,两只大眼睛像小兔子似的惴惴不安地望着他。

    也许是第一段婚姻中曹燕妮的强势给厉家铭留下了些许影,厉家铭最受不了的就是方若谨这种委屈的小眼神儿,娇憨中透着些许畏惧,这相当地满足了他大男子主义的征服,也让他恨不能将她柔弱的身体揉到怀里,吞入腹中。

    厉家铭叹息一声,深深地吻了下去。

    经这一闹腾,方若谨早把心中那些郁闷抛到了脑后,在他大掌的安抚下,一会儿身子就软了下来,柔顺地将头埋在他怀里,任他将两人身上的屏障一层层剥去。

    “乖,搂住我。”等方若谨听话地将两手挂在他的脖子上后,他双手掐住她的腰身,就势一翻,将她置于身上,自己则半靠在床头,让方若谨跨坐在他的腰上。

    这样的姿势让方若谨整个脸腾地红了,她羞愧地抬不起头来,两手紧紧搂着他的脖子不撒手,将脸藏在他的颈间。

    厉家铭知道这个古板的丫头又上了来拧劲儿,不觉有些好笑,却也不逼迫她,只是侧过头,捉住她的唇深深地吻,略带有薄荷香味儿的腔与她的甜蜜搅在一起,两只滑腻的舌交缠着,直吻得她唇舌麻木才松开她,将吻如蝶翼般一路向下。当他轻轻含住她前的那颗粉红时,她如被一道闪电击中般“啊”地惊呼出声,头部向后一仰,身体呈现了一道漂亮的弧型。

    他将一双大手伸到她的屁股下边,捧起她的两个臀瓣抬上轻轻一抬,对着自己的坚硬缓缓地放了下来,巨大的撑裂和饱涨感将她瞬间填满,她吃惊地瞪大眼睛,嘴巴也因那极至的、略带有疼痛的快感而张开,厉家铭趁机纵身一挺,又顺便将她的臀往下一压,两个的结合处便密密地粘在了一起。

    方若谨只觉得整个心都被他塞满了,只能大口抽着气,发出了细碎的呻吟声。

    他的两只大手像是有着巨大的力量,稍一用力,她的身体便要随着双手的上下起伏着,而俩个的交合处也产生了急速的摩擦撞击,那剧烈的快感让她又酸又涨,一会儿就娇喘连连,双眼迷离起来。

    厉家铭那双狭长的黑眸愈发变得深邃,汹涌的情潮中带着海般狂炽的深情,他怜惜的凝视着怀里的小女人,她半睁着那双氤氲着眸子柔弱的喘息着,弯起细细的眉毛,潮红的脸上是一抹娇媚的春色,柔软白晰的身子随着他的每一次挺纵几乎要瘫倒到在他的怀里。他终是不忍再折腾下去,搂抱着她将她放倒在床上,顺势将她的腿折起一个角度,然后再次进入,并开始用力的冲撞起来,略带有野蛮的贯穿让她的娇嫩敏感到濒临崩溃,而他则在后背肌结实的贲张中,将两人一起带入欢愉的天堂。

    “小谨,小谨……”厉家铭覆在她微颤的身体上,喃喃地叫着,轻轻地亲吻着快要睡着了的容颜,充满了怜惜。

    喘息片刻之后,他又伸手为她抹去她额上的汗珠,轻轻地将她搂紧在怀里:“我的傻姑娘。”

    厉家铭此时只觉得自己整个身心,都被这个小女人给填满了。

    作者有话要说:祝所有看文的菇凉们六一快乐!

    PS:低调啊低调

爱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5/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