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去槿似霞 身份


    方若谨自从结婚后,便和张昕没什么联系了,调来三乡换电话号码时,她仍是发短信通知了他,因此,在节日的时候,她也能收到他的祝福短信,她也会回一个同样的祝福,但两人的联系也仅限于此了。

    她没想到,自己再见张昕,竟然是在这种场合。不知道为什么,方若谨只觉得突然鼻子一酸,微微地红了眼眶。

    “张叔叔!”没等方若谨说话,昊昊却一下子跳了起来,扑到张昕的怀里。

    “吃好了吗?叔叔送你们回家。”

    张昕本没有看曹燕妮一眼,弯腰抱起了昊昊,另一手拉着方若谨便要往外走。

    曹燕妮一看急了,让这俩个人这样走掉,她今天一天的忙活不全白费了吗?她忽地站起身,伸手扯住了方若谨:“你走可以,把我儿子留下!”

    曹燕妮身材本就比方若谨高,手劲儿也大,稍一用力方若谨便被扯了一个趔趄,撞的餐桌上的餐具“哗啦”一声,接便着是一声“叭”的脆响,靠近桌子边缘的一个杯子掉到底上摔的粉碎。

    方若谨借着张昕拉住她的手臂才好容易站稳了,大约腰部碰在桌角,有着隐隐的疼。

    还没等她回过神来,只见昊昊一下子从张昕的怀里挣脱下来跳到地上,大喊一声:“不许打妈妈!不许打妈妈!”

    小小的身影快得没等几个大人反映过来,便猛地朝曹燕妮扑去。

    曹燕妮本来也是被摔破的杯子弄的呆愣了一下,本没有防备,被昊昊一撞便向后倒去,但倒下前,她的手无意识的一挥,顺手也带倒了昊昊。

    只听“砰”地一声,昊昊在倒地的同时,脑袋撞到了坚硬的桌子腿上,孩子瞬间没了声息。

    这一切的发生都在几秒钟之间,连张昕都没来得及反映,等他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方若谨已经“哇”地一声扑了过去。

    孩子紧闭着双眼,额角裂了一道口子,冒出了丝丝血迹。

    张昕急忙拉起方若谨,一把抱起了昊昊:“快,送医院!”也不顾别人的反映,抱着昊昊就大步跑向电梯。

    方若谨从来没有想过事情会演变成这样,她又惊又怒,却来不及骂人,只能跟着张昕后面跑出了酒店。

    也多亏了张昕,到了酒店门口正好有辆出租车下人,张昕抱着昊昊便上了车,等方若谨坐车上,连声催促着司机驶到了三乡市人民医院。

    到了医院急诊室的时候,昊昊已经醒了过来,经医生检查,孩子受的只是皮外伤,虽然出血不少,但没有伤到骨头,给伤口缝了四针。

    医生说孩子刚刚晕过去,大约是因为突然的撞击和惊吓所至,可能会有轻微的脑震荡,注意观察一下就好。如果不放心,就再拍CT做个脑部检查,应该没有大问题。

    方若谨坚持说要做检查,医生便给开了CT的单子。

    张昕已经在半年前调到林州市公安局的刑警支队重案大队,昨天因为一个案子来到三乡市,今天晚上是他一个朋友约他在这里吃饭。他刚一进餐厅就看到了方若谨和昊昊,因为看到还有曹燕妮在场,他便没上前打扰,想等结束后再去打个招呼。

    请他吃饭的朋友见他一直不停地往那两个女人和孩子那儿看,便问他是否是他的朋友,张昕笑笑说是。

    同时在心里说,还是他的前女友呢。但因为他知道方若谨的身份,当然不能开这个玩笑。

    他的朋友是位爽快人,是一家股分制银行的高管,便告诉服务员把那桌的帐一起结了。张昕阻拦不住,便也只得随了他。

    等张昕和朋友吃完饭要离开,张昕便说我去和朋友打个招呼,让他的朋友先离开了。

    他刚走到方若谨背后后,便听到曹燕妮嘲讽她的话,于是便忍不住出了声。谁曾想就这样酿成了一个祸端。

    尽管心里有些不安,方若谨还是给厉家铭打了电话,简要地说明昊昊受伤了,现在人民医院。

    厉家铭听完她的话,什么都没说,只是立即挂断了电话。

    不到半个小时,厉家铭的车子就赶到了医院。昊昊的伤口已经处理完了,也打了破伤风针,刚做完脑部的CT扫描,医生说没什么问题,正在等拿片子。

    厉家铭一踏出电梯,便看到在CT室外走廊上坐着的张昕,怀里抱着昊昊,方若谨则坐在他身边抹眼泪。

    厉家铭面色铁青的大步走了过来,侯建军一脸焦急的神情跟在后面,又重又急的脚步声在空旷的走廊上回响,听起来有些森人。

    好在因是晚上,医院里的人并不多,否则让不知情的人看到了,一定会觉得三乡市的市长转型当冷面杀手了。

    厉家铭看到张昕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微微点了个头,然后沉着脸伸手接过了儿子查看伤势。方若谨递过检查的病历,他只是匆匆看了一眼便又扔给了方若谨,然后抱起儿子就往外走。

    “你回去吧,CT结果我等着取,我在三乡还会呆段时间,明天再和你联系。”张昕微微一笑,对方若谨低声说道。

    方若谨觉得在这如水一样冰冷的夜晚,张昕就像是自己的亲人,他的声音是那么温暖,就像自己小时候闯了祸后,哥哥方若诚安慰她“小谨别怕”时一样。

    “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方若谨神情不安地道了谢,有些心虚地跟在厉家铭后面出了医院大门,匆匆上了厉家铭的车。

    车子直到驶回家属大院,厉家铭都没有说一句话,车子停稳后,他抱着昊昊下了车,又低声对侯建军吩咐了两句,便抱着儿子头也不回去上了楼。

    方若谨知道厉家铭生气了,她一声不吭地拎着昊昊的包跟在后面,进到屋子里放下东西,便问厉家铭吃饭了没有,厉家铭眼皮都没抬,轻声哼了一下,也没说吃没吃,便帮昊昊换校服。

    方若谨迟疑了一下,换了家服去了厨房。她猜厉家铭可能在开会,应该是没有吃饭。

    厉家铭给昊昊换好衣服,又去卧室换了自己的衣服,然后拉着昊昊去卫生间洗手洗脸。

    昊昊大约看出爸爸的怒气,也有些害怕,大眼睛转了转,小声地叫着:“爸爸。”

    看着儿子小心的样子,厉家铭“嗯”了一声,算是表示自己在听。

    “是我自己摔倒的,不怪妈妈。”说完了又仔细的观察着厉家铭,见他脸上仍是没有任何表情,便又接着说,“她来学校看我,芳姨不让,叫妈妈来,是我想跟她一起吃饭。”

    这句话虽然称呼有些乱,但是厉家铭仍是听明白了。“她”是指曹燕妮,妈妈是方若谨。

    厉家铭脸上终于有了一丝丝表情:“为什么。”

    昊昊却抿住了唇,不再吭声。

    厉家铭不是不知道儿子和方若谨的感情,他明白儿子在替方若谨摘除责任。可是他是那么希望曹燕妮这个女人永远不要出现在儿子的生命中,因而对方若谨的作法极为生气。

    曹燕妮今天这样做,当然是因为他毫不气地拒绝了她,她在他的身上找不到机会,她便想着在儿子身上下手,故意激怒他。这个女人让他厌恶到了极点。

    但他今天的怒气大部分还是因为方若谨。

    这个女人太不听话了,太自以为是。他明明告诉过她不要搭理曹燕妮,她却非要带着儿子凑上去,那种女人本就不是用感情能感动得了的!真是个傻丫头!

    还有,那个张昕是怎么回事?她什么时候又和这个小警察搅到了一起?这小女人越来越长本事了!

    心里越想越气,脸上不觉又沉了几分。

    昊昊一直在观察着爸爸的脸色,见自己替妈妈说情不但没有效果,反而火上浇油了,不觉更担心起来,他小心地拉着爸爸的手央求道:“爸爸你不要怪妈妈好不好,昊昊一点都不疼。”

    厉家铭看儿子那担心的样子,心里不觉软了几分,叹了口气:“爸爸知道了,不怪她。”然后又用毛巾小心地给儿子擦了身上和脸,帮他换了衣服,让他回房间睡觉。

    等厉家铭把儿子安顿好回到厅,方若谨已经煮了面条,又蒸了几个小包子拌了小凉菜放在了餐桌。

    厉家铭重新洗了手,然后坐下来吃饭。吃过饭后自己又去洗澡,之后便去了房。

    同样的,自始至终他都没有和方若谨说过一句话。

    方若谨也没有再刻意的去和他说话,她默默地收拾好了厨房,又洗干净了自己,然后将昊昊和他换下来的衣服扔到洗衣机里洗。全弄完了之后去看昊昊,孩子已经睡着了。

    方若谨坐在床边,轻轻握着他的手,观察了一下他额上的伤口,又轻轻掀开被子检查他身上是否有伤,除了他膝盖上有两块青紫,别的地方倒是完好。

    她关了灯,静静坐在那儿,心里有些难过。

    她并非不知道厉家铭厌恶曹燕妮,但是,她是真心想做些对昊昊有宜的事。

    和厉家铭不同,方若谨对曹燕妮的认识完全是观的,因为知道厉家铭不爱那个女人,所以她与曹燕妮基本没有任何利害冲突;又因为这是昊昊的生母,所以她才用更冷静更观的态度去看这个女人。

    方若谨不会对孩子进行仇恨教育,这是她的原则。

    一个瞽母胜过一打特级教师,这个道理她早就知道,这也是父亲方正坤对她进行教育的一个重要理念。对孩子进行一次仇恨教育的恶果,是一百次爱的教育都难以挽回的。

    昊昊是个男孩子,是厉家铭的儿子,以他现在情况来看,这孩子将来应该是有出息的。一个男人是需要有的,在他小的时候,他会依赖自己,信任自己,自己无疑是爱他的。但是,这都代替不了血缘。

    方若谨相信,不管多久,昊昊都会永远当她是妈妈;可是,二十年三十年之后呢?那时候的昊昊会是一个真正的男人,他会想是谁生了他,会寻找他的血脉,他的在哪里。他也许不爱曹燕妮这个母亲,可能也早就淡忘了她抛弃年幼的自己的恨,他会对自己的身世进行探究,这无关于爱恨,可有关于生命。

    一个正真正的男人,如果有对相互仇恨的生身父母,很难说他的人生是完整的。

    她只是,不想因为这些仇恨,再给昊昊的人生留下缺憾。

    她希望,这个第一声叫她妈妈的孩子,能有一个健康的,阳光的人生。

    她也准备好了,愿意为此付出代价。

    当厉家铭回到卧室的时候,已经过了十二点了。床上没有方若谨,他沉思了一下,走到昊昊的卧室,轻轻地推开了房门。

    方若谨并没有睡,只是躺在孩子的身边闭着眼,脑子却是乱哄哄的想着事情,见厉家铭推门,便便悄悄起身走了出来。

    厉家铭回到卧室仍是一声不吭地躺下,方若谨关了灯,索着上了床,轻轻挨着他的身边躺下,房间安静的似能听到俩人的心跳。

    她轻轻地将身体移向他,让自己柔软的肌肤贴到他的背上,伸出胳膊搂住了他的腰:“对不起。”

    无论如何,昊昊是在她眼皮子底下受了伤,她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厉家铭身体一下子变得僵硬,除此之外没有半点表示。

    方若谨知道他在听,便接着说下去:“曹燕妮提出要和昊昊一起吃顿饭,我征求了昊昊的意见,他说愿意去。”

    “是不是昊昊说,愿意跟那个女人走你也同意?是不是你始终觉得昊昊不是你生的,他就应该回到他亲生母亲那儿去?!”

    厉家铭身子没有动半点,声音却冷清地飘了出来,郁而刻薄,刺得方若谨一个激灵。

    她翻身坐了起来,对着厉家铭的背:“你应该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她抿了下唇,不和他计较,“她毕竟生了昊昊,十月怀胎……,”

    “够了!”厉家铭忽然提高了声音喝住了她,身体也转过对着他,透过窗帘微弱的光线,方若谨仍可以看到他眸子里的一抹凌厉。

    “我希望这种事情以后不要再出现第二次。不管曹燕妮提出任何要求,都让她找我来谈。你要记住你的身份,只要照顾好昊昊就好,不许和她有任何来往!”

    方若谨需要了整整超过五分钟的时间,才慢慢消化了厉家铭这两句话的含义。

    “家铭哥,你能否告诉我,在你心里面,当我是什么?”尽管她说的缓慢,但那声音仍有一丝丝颤抖。

    他让自己记住身份,那么,她倒底是什么身份?不是不知道他逼自己和他结婚时,他并不爱她,但是经过了这样不算短时间的共同生活,还有那些身体上的缠绵,她以为,他应该对自己是爱着的,最起码是像他自己说那样,在努力地爱着的。

    而她自己,也一直都在认真的做个好妻子、好妈妈,一切都以他们的利益为重。

    她做错了事,他可以教育她,可以骂她,哪怕打她两下她都没有怨言。

    只是,刚刚两句话让她惊觉,是否是她给自己定错了位?

    厉家铭并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翻了个身又将后背转给了她,让她在可怕的静谧中,听着他重的喘息声。

    无论方若谨有什么理由,厉家铭以这种口气说过那几句话之后,她都没有再说下去的必要了,她屏住气,静静地坐在那里盯着他躺着的背影,脑子里一片空白。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悄悄地下床,出了房间,又悄悄地回到昊昊的卧室,爬到了昊昊的床上,小心地窝在孩子的身边躺下了。

    昊昊的床虽然也是个双人床,但是比主卧的大床则窄了许多,方若谨怕惊醒了昊昊,只是紧挨着床边躺着,身体僵硬的姿势不知道有多难受,但她仍是不敢动,直到天快要亮了,才迷迷蒙蒙睡了过去。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大抽,更新不了,今天补上,五千字……

    今天晚上不一定更新,如果超过十一点大家就表等了,明天上午看。

    知道这章出来大家会更猛烈地拍我,唉,手下留情吧,各花入各眼,一千个人看小谨会有一千个小谨的模样……我不生气我不生气我不生气

身份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5/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