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去槿似霞 嫉妒


    厉家铭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已经快七点了,平时这个时间方若谨早已经叫醒昊昊起床,让他吃完早餐准备出门了,可是今天家里却异常安静,一点动静也没有。

    昨天晚他知道方若谨去了昊昊的屋子,他却没去哄她,只是在脑子里一点点过幕着白天发生的事情,想着昊昊要他不要怪妈妈的话,大约也是到凌晨三点多才睡着。

    他知道自己昨天晚上说的话有些重了,伤到了这个傻姑娘。

    她昨天最后问自己,把她当成了什么?

    他明白,他的“记住你自己的身份”那句话让她误会了。

    昨天晚上他赶到医院后,一出电梯便看到那个叫张昕的警察,正抱着昊昊和她并肩而坐,当时他的心情可以用妒火中烧来形容了。

    厉家铭也没有想到自己会生那么大的气。

    他接到方若谨的电话时,正在开一个有关物流方面的工作汇报会,一听她说昊昊受伤了,匆匆结束了会议赶往医院,一路上心都悬到了嗓子眼儿。

    昊昊受伤已经够让他上火的了,当他到了医院一眼看到那个张昕的时候,无疑于火上浇油。

    曹燕妮之后,厉家铭对于女人,差不多可以用洁癖两个字来形容。

    这几年老领导李世清不是没有给他张罗过新的结婚对象,这些姑娘除了自身条件好,大都是有着良好的家世,而围在他身边的、怀着各种目的的女人更是数不胜数,但他始终坚守着底线,本不碰。

    表面谦和有礼的厉家铭,内心里却是典型的大男子主义。他极讨厌主动的女人,讨厌她们对他怀有各种目的,随着年岁的增大,他在男女关系方面也越来越传统保守。这也是他当初选择和方若谨结婚的一个重要原因。

    但是昨天,他的情绪明显有些失控了。

    在医院这种公共场合,他们那样亲昵地坐在一起,他抱着孩子,她依偎在一旁,多么像和谐的一家人!而自己是他名正言顺的丈夫,为了保护她,给她一个平静的生活,却要躲躲闪闪偷偷,不能带她出席公务活动,不能和她公然出双入对,在有些公开场合还要装做陌生人一样,这让他情何以堪!

    当他再看到昊昊受伤的样子,苍白的小脸,额头上的伤,心里就更加恼火。

    再说,他早就警告过曹燕妮这个女人不能搭理,她为什么就听不进去?然还和张昕搅和在一起!还是说,她是为了和旧情人在一起卿卿我我而疏忽了照顾孩子?竟然让昊昊受这样重的伤!

    他知道,昨天她难过了,她一定是想起了当初他对她的逼婚时的情景。

    她当时问他,你爱我吗?而他答的是,我会对你好。

    她不是傻子,当然明白他没有爱上她,可她仍然嫁给了他。

    昨天她离开卧室后,他也问过自己,他当她是什么?

    十多年前,她只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尽管知道她暗恋他,但他只当她是个小妹妹;十年之后,他之所以娶她,除了她合适,其实心底还是喜欢她的;而婚后她也确实没有让他失望,像个小妻子一样,把家里的一切都打理的妥妥当当,特别是她对昊昊的好,很让他感动;在夫妻生活进入实质阶段之后,她的单纯和柔顺也实在是让他迷恋。她对他的依赖和信任,偶尔露出的孩子气,又让他觉得她仍是个没长大的傻丫头,需要他的保护。

    他从来都没有刻意定位过她是他的什么人,但他确定,她是他最重要的人。

    昨天他有些冲动,因而口不择言,但是,他本意并不想伤害她。现在冷静一想,他便知道自己说错话了。

    如果加上婚前,他们在一起生活已经有一年多的时间了,他知道方若谨虽然是慢子,又少言寡语,但她并不笨,心思更是敏感。自己在那种时候对她说那样的话,这个傻丫头怕是已经非常难过了。

    他猛地起身下床,去了昊昊的房间。

    昊昊的房间仍是安静的,昊昊和她都没有醒来,方若谨缩着身子躺在床边,一只手搭在昊昊的身上,睡姿也有些别扭的样子。

    厉家铭悄无声息地走过去,默默地注视着仍在酣睡的一大一小两个人儿,心头忽然漫过了丝丝钝痛。

    他今天早上有个会议必须参加,无法留在家里照顾昊昊,但他仍想和她说几句话,便伸出手推了她一下,想把她叫醒。

    他的大手推在她的腰臀之间,手下的并不是很重,但方若谨却闷哼了一声,声音不大,却是很痛苦的样子。

    厉家铭心底一紧,忙伸手揭开被子,撩开了她的睡衣。

    只见方若谨腰部左侧靠下的位置有一块巴掌大的青紫,在她白晰的肌肤上格外刺眼,他用手,感觉明显肿胀了起来。

    厉家铭只觉得脑袋“嗡”地一声大了几倍。

    他给昊昊的被子掖好,然后轻轻抱起仍睡着的方若谨回到了大卧室。

    在方若谨身体腾空的瞬间,她已经醒了过来,头靠在那熟悉的膛,托着她的有力手臂,都让她知道是这个男人在抱着自己,但是腰间疼的厉害,她只觉得身上虚弱无力,便装着没有醒来,由着他抱着回到大卧室。

    他将她轻轻放在床上躺好,转身去厅找出医药箱,翻出了一管药膏,然后掀开她的睡衣,挤出药膏抹在伤处,用手轻轻地揉了起来。

    他的手很大,掌心的温度也很热,药膏摊在掌心在她的腰间轻轻地揉着,一点点渗入她的肌肤,虽然有些疼,但受伤的地方慢慢变得灼热起来。

    为她揉好了药膏,他知道她已经清醒了,便坐在她的身边帮她理好了衣服,盖好了被子,又轻轻理了理她零乱的头发。

    “小谨,对不起。”终于,他这样说道。

    经过这样一番折腾,方若谨疼的身上出了一层汗,人也觉得没力气,听到他的道歉只是身体略微一僵,却仍是紧闭着眼睛一动不动。

    厉家铭的手指抚上她的眉心,又轻轻捏了捏她的小包子脸,声音有些沙哑:“我知道你是为昊昊好,但是你明知道我有多讨厌曹燕妮。而且,你是我的妻子,不能再和别的男人勾搭了,所以我要你记住你的身份。”

    方若谨心尖儿猛地一跳,不由得窜上一股怒火。

    这老男人的心眼儿这么小吗?他自己桃花朵朵招蜂引蝶怎么不说,然还有脸来指责自己?昨天她和张昕只是偶遇,虽然发生了这种情事,难道是她故意的吗?

    心里难受,本懒得和他解释,便一直装睡不肯出声搭理他。

    厉家铭见方若谨不肯理他,也觉得自己理亏,只好先进卫生间洗漱,整理好自己后,想了想又回到床前吩咐道:“今天昊昊就不要上学去了,你也在家休息一天,自己和单位请假。”

    可方若谨像是打定了主意,就是不睁眼不吭声,一动不动躺在那儿继续装死。

    厉家铭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但终是没有说出来,见约定来接他的时间到了,便轻叹口气走出家门。

    在听到家里大门“嘭”地一声关上那瞬间,方若谨的眼泪“刷”一下流了出来。

    厉家铭这一天虽然连着开会工作忙的脱不开身,但明显有些神情恍惚,总像是有心思似的魂不守舍,弄得下属在向他汇报工作时都格外小心,生怕哪句话说的不对触到地雷。

    好在秘侯建军懂事,隔段时间会打电话到家里向魏芳问问情况,随时抽空再向他报告。

    在下午四点多钟的时候,侯建军接到一个电话,说了两句后,脸色突然变了变。他等那位在厉家铭办公室汇报的局长离开后,马上拿着电话敲门进到厉家铭办公室。

    “市长,曹小姐电话。”

    厉家铭抬眼看向侯建军,神情有一丝凌厉。

    “她要求晚上和您见面,谈谈孩子的监护权问题。”手机用手捂住挪开,他尽量压低声音说道。

    厉家铭长眼一眯,眸子骤然变得深不可测:“她然还有脸和我谈这个。”他几乎是咬着牙挤出了这句话,“告诉她我近期都没有时间。”

    侯建军并没有马上退出去,显然还有话要说。

    厉家铭盯着他,示意他说出来,他便又低声说道:“曹小姐说,您及您妻子对孩子监护不力,让昊昊受伤,她手里有孩子受伤的照片,她会请律师正式提起诉讼程序。”

    侯建军说完这句话后便退后两步,眼看着厉家铭握着笔的手指节泛白,太阳处的血管明显突起。

    大约过了足足有五分钟,侯建军终于听到了老板嘶哑的声音:“和她说,明天我约她,让她等通知。”

    “是。”侯建军低声答应着,拿着手机出去了。

    厉家铭有些疲惫地靠在椅背上,闭上了眼睛。

    这个女人,她倒底想要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一天忙碌,为了筹备一个会议准备各种资料,直到下午才空出一点时间码字,更的不多,先凑合看吧。

    看到大家对上两章的各种讨论,非常感谢,不管哪种意见,都是对文中男女主的关注,鞠躬~

嫉妒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5/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