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去槿似霞 谈判


    方若谨在厉家铭上班走后不久便起床了。

    腰部受到撞击后,当时因为担心昊昊的伤,她并没有觉得怎么样,睡了一夜加上姿势僵硬,今天疼的特别厉害,虽然厉家铭用药膏给她揉了一下有所缓解,但还是觉得行动迟缓了许多。

    她扶着墙来到昊昊的房间时,昊昊已经醒了,听到门响,便转过头睁着一双清澈的眼睛望着方若谨。

    “妈妈你今天不上班吗?”

    “昊昊受伤了,妈妈今天陪昊昊。”方若谨笑笑,掀起被子钻进他的被窝里躺下轻轻搂着他。

    “妈妈你不要担心,昊昊不疼了。”

    “昊昊很勇敢。”方若谨亲亲他的脸,鼓励地笑笑。

    这孩子装大人安慰她的时候最贴心了,这让她觉得为他什么都值得了。

    “昊昊,和妈妈说说悄悄话好不好?”方若谨轻声问他。

    “好的妈妈,昊昊最喜欢和妈妈说悄悄话。”昊昊的眼睛里闪出兴奋的光芒。

    每天晚上方若谨哄他上床睡觉以后,都有一段母子两人说悄悄话的时光。他会告诉妈妈学校哪个老师上课批评谁了表扬谁了,说自己哪次考试考的好老师要班里同学向他学习,最可爱的是有一次他收到班里小女生送他的一个漂亮小本子,他拿给妈妈看,方若谨使劲儿忍着笑给他出主意,让他把爸爸出差去香港买的一小盒巧克力送给了那小女生。结果第二天那小女生的妈妈早上来送女儿上学时,还一本正经地等到方若谨和她道谢。

    “昊昊,在你见到曹妈妈之前,你记得她吗?”

    方若谨忘不掉正月十三那天,在海滨公园看灯展的时候,昊昊第一次看到曹燕妮的时候眼神儿。那绝对不是一个孩子看到陌生人的表情。

    昊昊抿着唇不吭声,过了半晌,他轻轻地爬起来下床,打开自己放零碎物品的小柜子,抱出一个小小的铁盒子。

    昊昊抱着这个盒子回到床上,方若谨看清是一个装巧克力的盒子,瑞士品牌。

    昊昊打开盒子,里面放着一些明信片、贺卡什么的,他在盒子里翻了翻,最后找到一个装贺卡的信封,从信封里面抽出两页纸,递给了方若谨。

    方若谨接过来一看,像是从杂志上撕下来的两页,打开以后首先看到的是一张彩色照片。照片里的女人披着梨花烫浪卷,红色的套装,致的化妆让画中人显得很娇艳。照片下边是一篇文章,题目是《浴火重生之玫瑰芬芳》,文中用浪漫的语言记录了一个天之骄女在婚姻失败之后,背景离乡去了异国卧薪尝胆,经过几年的奋斗,终于取得事业爱情双丰收的故事。

    故事的主角便是曹燕妮。

    方若谨读了文章后觉得,这是一本女杂志做的人物专访,看时间应该是两年多以前。文章写的很细腻,很唯美,一看就是出自女之笔。

    “你从哪儿找来的?”

    “在大姑姑家,大姑姑拿给爸爸看,说这个人是妈妈,爸爸不看,扔了,我拣到了。”

    昊昊说的断断续续,但方若谨还是听明白了。

    大约是厉家铭的堂姐偶尔发现了这本杂志,便拿给厉家铭看,厉家铭很厌恶曹燕妮,当然懒得看这些东西,便扔在一边,谁想到这孩子有心,仍是拣了回来,撕下了有妈妈照片和文章的那两页纸,偷偷藏了起来。

    这时候方若谨也忽然想明白了从林州往三乡市搬家时,他为什么从头到尾都抱着这个盒子不放的原因了。

    方若谨一时间心情复杂,似有丝丝若涩涌到舌尖,却又有着些许的欣慰。

    这孩子,倒底还是想念他的亲生母亲的。

    “昊昊,每一个妈妈都爱孩子的,只是爱一个人的方式不一样,她和爸爸分开,并不是不爱你,你看,这篇文章里的妈妈就很出色呀,对不对?”方若谨说不明白曹燕妮和厉家铭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在孩子面前抵毁他的亲生母亲,方若谨实在做不出。

    “嗯。”昊昊眨巴着清澈的大眼睛,认真的看着方若谨,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然后将那页纸又折起来,很细心地装进信封,放进盒子里。

    侯建军是在晚上六点的时候通知到曹燕妮的,要她七点准时到新海岸酒店,他会在大厅那里等她。

    厉家铭提前一个小时就到了新海岸顶层的豪华套房,他先是在这里见了一位北京过来的朋友,俩人谈了不到一个小时,之后,侯建军带着曹燕妮走了进来。

    曹燕妮今天穿一身白色连衣裙,化淡妆,与以往的风格不同,显得颇为庄重素雅,整个人都变得不再尖锐嚣张。

    厉家铭正坐在厅的沙发上看一份文件,曹燕妮进来他只是面无表情地抬头看了一眼,指了指对面的沙发向她示意:“坐。”然后目光又落在手里的文件上。

    侯建军给曹燕妮要了咖啡,又替厉家铭换了茶,然后悄悄退了出去。

    曹燕妮从来三乡之后,只在公开场合见过厉家铭几次,本没有机会和他说上话,打过几次电话都是侯建军接的,从秘转告她的气语,她都想象得出厉家铭生硬冷漠的样子,这越发激起了她心底的怒气。

    他越是躲着她,她越要凑上去;他越宝贝他的儿子,她越是要拿儿子作作文章气他。说白了,她就想看看厉家铭的底线倒底是什么。

    她看到现在的厉家铭呼风唤雨的样子就觉得心脏的地方尖锐的痛,她就是向他讨债来的!

    厉家铭今天晚上的心平气和倒是她没想到的,但是,等她真的坐在了他的对面,感受到他那强大的气场,仍是不自觉地瑟缩了一下。

    厉家铭只穿一条藏青色西装裤,白衬衫,剪的很短的头发中规中矩,微黑的脸上仍是冷冰冰的样子,只有眼角处明显比之前多了几条细纹。

    这个男人,倒底是与十年前的那个穷小子不同了。且不说身为一市之长权倾一时,但凭他身上的天然霸气与凛冽神情,就不是现在她身边的男人所能拥有的。

    厉家铭整整冷落了她有十多分钟,才将手中的文件看完,提笔在上面写了两句什么,然后打了手边的内线电话。

    一会儿,侯建军便走了进来,接过文件又悄然退了出去。

    曹燕妮端坐在他的对面,毫不避讳地观察着他的一切,面色渐渐转的冷刻薄。

    她知道这是厉家铭给她的下马威,但是她本不怕他,她准备了这么久,就是为了这一刻和他对峙的,哪怕鱼死网破!

    她等厉家铭端起茶杯喝了茶,将杯子放在桌子上,才打开随身带着的手袋,从里面拿出一叠照片,放在茶几上推到了厉家铭的面前。

    厉家铭低垂着眼睫,伸手取过那一叠照片,细细地翻看起来。

    有张昕一手抱着昊昊,一手扶着方若谨的;有昊昊从张昕怀里扎挣着跳下来的;还有一张是昊昊和曹燕妮一起倒在地上的。但是这张照片有些特别,画面里有方若谨半个身子,伸出一只手,可能由于拍摄角度的关系,从画面上看,就像是方若谨在推昊昊,然后让那母子俩一起跌倒。

    最后两张是张昕抱着昊昊跑出餐厅的照片,其中一张镜头拉近,昊昊额头上的血看起来触目惊心。

    厉家铭对着照片足足看了有五分钟,脸色青的像是能刮下一层霜。

    “怎么了?厉市长心疼儿子了?”曹燕妮轻笑,“原来你的新欢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样贤惠是不是?”

    如果厉家铭没有把这个会面推迟一天,也许他真的会对这些照片产生疑问。但是,现在他只剩下心疼那个小女人和他的儿子了。

    “曹燕妮,换个方式。”

    厉家铭的脸上仍是没有什么表情,甚至都没有抬头看她。

    “厉市长,难道你不怕我们打起官司来,这些照片让你难堪?”曹燕妮的口气仍是挑恤的,大有不把厉家铭激怒誓不罢休的意思。

    果然,厉家铭的脸上终于有了表情,他眉毛微不可察的轻轻一挑,声音也有了温度:“曹燕妮,十年过去了,你仍是没有改掉你自私任的毛病。你怎么会这样自以为是?你以为全天下人就你最聪明?”

    厉家铭眨眼间就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叠照片,扔到了曹燕妮面前。

    曹燕妮一把抓过照片迅速翻看起来。

    和她手里的照片一样,同是那天在餐厅的,不过这些照片有二十多张,也没有她手里的照片清楚,细看一下,发现是视频截图。最后,她的手停到了拿着长焦镜头的男人一张上。

    正是马长伟。

    曹燕妮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厉家铭又恢复了他那张毫无表情的脸:“我这还有完整的视频,你要看吗?”

    “不。”事实上她自己完全清楚那天的事情,看了只会让她自己更加难堪。

    “不管什么理由,孩子受伤是事实,法庭是以事实为依据的。”曹燕妮自己都觉得这个理由有些牵强,却依然说的嘴硬。

    “你今年几岁了?这么幼稚的举动你也做得出来?”

    厉家铭又端起杯子喝了口茶,声音又恢复了原来的冷静寡淡。

    “曹燕妮,别随便拿着别人的善良当傻瓜,如果你不是昊昊的亲生母亲,今天你本没有机会坐在这里。”

    作者有话要说:额,更晚了……

    晚上会回复评论,每一条都会看的

谈判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5/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