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去槿似霞 崩溃


    厉家铭说话的声音不高,从音节上听不出任何情绪。

    “那个女人确实傻,傻到你千方百计伤害她,她却要在孩子面前维护你这个做母亲的形象。”他深吸一口气,想到那天自己对她的伤害,想到她腰上的那块吓人的青紫,声音里有了一丝丝不稳定,“还有昊昊,你抛下他六年,可他仍愿意见你,答应和你一起吃饭。你怎么就能忍心利用他!去伤害他!我真奇怪,昊昊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妈妈!”

    “厉家铭,你少在我面前装君子,你以为你就是个好父亲吗?”曹燕妮的眼里满是怨毒,声音突然变得尖锐起来,“在我怀孕的时候,你管过我吗?我生了昊昊以后,你过了多少天才回来看我?”

    她听从了父母的话,嫁给了他,可是她得到的婚姻是什么?是守活寡!

    “还有,当我提出要离婚的时候,你又在背后做了什么!”

    提起当年,厉家铭脸上的肌明显有着轻微的跳动,他的眸子变得更加幽深,片刻,长眼一眯,声音变得更加冰冷:“我做什么了,你倒是说说看。”

    “你!你怀疑昊昊不是你的孩子,偷偷抱着孩子去做亲子鉴定!”曹燕妮的声音变得凄厉而痛苦,完全破坏了今天心塑造的淑女形象。

    “一个婚前有过劣迹,婚后又出过轨的女人为我生的孩子,难道我不该怀疑吗?”

    厉家铭的声音仿佛是从地狱传来,透着冷,吓得曹燕妮一个机灵。

    “你混蛋!”曹燕妮尖声打断厉家铭的话,声音凄怆,“厉家铭,我跟你结婚两年,为你生了儿子,你然这样怀疑我,你简直不是人!”想到她听到这个消息时的震惊和愤怒,就不寒而栗。

    “你知道这消息传到我父母耳朵里他们是什么状况吗?”曹燕妮忽然就泣不成声。

    “我爸当时心脏病犯了,差点没抢救过来;我妈要和我断绝母女关系。我父亲还没出院,我查出来怀孕了,可是我父亲却说,我和你还没有签字离婚,那个孩子我不能要!他说是我们曹家对不起你,这个孩子如果留下来,会更丢你的脸,让你在官场抬不起头来。”

    厉家铭在心里推算了一下,她说的,正是他拖着不签字的那段时间。

    其实厉家铭在婚后不久,便隐约听说过曹燕妮的一些事,但是他觉得那是她婚前的事情,如果她能安心和他过日子,自己没必要深究。但是在昊昊不满十个月的时候,曹燕妮来到北京将孩子扔给了她,提出要离婚。这时候他已经知道,当初她要自己帮忙的同学便是她的恋人马长伟。而这个女人现在要和他离婚,也是为了马长伟。

    圈子内的流言蜚语让他心里异常压抑,于是他便托人安排,偷偷给他和昊昊做了亲子鉴定。他拿到鉴定结果后,终于舒了一口气,找了个时间请了假,抱着昊昊去找曹燕妮,想为了孩子再努力挽救这个婚姻。但没想到的是,他回到林州之后,看到的却是曹燕妮和马长伟的出双入对。

    她怀孕,应该就是那个时候吧。

    但做亲子鉴定的事情他做的很秘密,应该没有人知道的,怎么会传到了曹燕妮的耳朵里呢?

    “你知道结果是什么吗,我的亲生父亲以命威胁我,逼我打掉了那个孩子!”

    曹燕妮真的什么都不顾了,几乎是放声大哭,脸上的妆完全花了,头发也散乱了,就是一个无助的受害妇女形象。

    厉家铭和她从认识到结婚直至离婚,在一起差不多有三年的时间,他从未看到过曹燕妮这样脆弱的一面。

    “暂不说你婚前那一段,你即然嫁给了我,还没有离婚就出轨,还有了他的孩子,你自己不觉得羞耻反而来怪罪我?!你这是什么逻辑!”厉家铭冷冷地说道,心下却不觉暗自叹息。

    曹燕妮然还怀过马长伟的孩子又打掉了,他还真的不知道这一段。

    曹燕妮的父母,他始终说不出什么不好,即使是离婚之后,也从来没有对他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来,这是他对曹家唯一觉得歉疚的地方。在他决定离婚后,他去见曹家父母,当时曹燕妮还想争昊昊,但他们对曹燕妮说,是你对不起家铭,你没有理由和他争昊昊。而当时厉家铭也异常愤怒,通过有关部门找人翻出马长伟当年旧帐,限制了他出境。曹燕妮这才委屈求全,求厉家铭放过自己。

    “可是,你知道我是怎么嫁给你的吗?呵呵!你只会怪我利用你救出马长伟,可是你怎么不问问我为什么要利用你!”曹燕妮冷笑,肚子里的话却像是堵不住的水,全都冒了出来。

    “我和马长伟从大学开始谈恋爱,直到谈婚论嫁,我和他情到深处上了床,碍着你什么事?可是,我的父母却死活不同意我和他结婚,我父亲为了拆开我和马长伟,竟然找人要把他弄进监狱。马长伟前脚被抓走,他后脚就找人介绍了你。他那么喜欢你,不惜把我软禁起来,逼着我嫁给你!我如果不同意,他说就会让马长伟罪上加罪!马长伟是因为你才坐的牢,我凭什么不能让你去救他!”此时的曹燕妮已经没有了泼妇的气势,只有语无论次的喃喃自语。

    “你父亲应该不是故意陷害他吧?如果马长伟规规矩矩做生意,你父母能冤枉他坐牢?”厉家铭当然被她的三两句话蒙蔽,曹父固然有错,但马长伟本身也是只有缝的蛋!

    “你这是说人话吗?中国哪个商人起家的时候没有原罪?就和你们当官的一样,哪个人屁股上没屎?一个一个查下去,保证个个都是贪官!”曹燕妮胡乱抹了把脸上的泪,不屑地说。

    “所以,你听说我来三乡了,就来找我的碴儿,也想查出我点事儿,查不到就用昊昊来威胁利诱,也想着把我送进监狱?”厉家铭冷冷地接上了句,蔑视的目光扫向曹燕妮,这个女人真蠢!

    他始终不见她,不和她接触,就是想继续看着她表演,弄明白她的最终目的是什么,但是以他对曹燕妮的了解,这么恶毒的用心,这样步步紧逼的算计,并非完全出自她的脑子。扯出了当年马长伟的案子,他才终于豁然开朗。

    “厉家铭,这是你欠我的,你欠马长伟的,你明白吗?当你知道了昊昊是你的儿子,你眼里便只要儿子,不管我的死活。他是你的心肝,可是我的呢!我和马长伟的孩子呢!”

    说到孩子,曹燕妮更是放声大哭,脸上的妆已经花成一团浆糊,完全没有了女强人的模样,从形象到语气,就是一个怨妇。

    “我再也不能生孩子了,再也不能生了,你知道嘛!”

    这是厉家铭第一次知道他和曹燕妮那一段婚姻的完整真相,倒不是说,曹燕妮这样讲他就信了,而是他基本上了解些这个女人。曹燕妮这娇纵的子纯粹是被惯坏了的大小姐脾气,虽然她嚣张跋扈,但她基本不会说谎,因为她不屑于说谎。

    厉家铭冷冷地看着她哭,过了许久,才站起身去了主卧室的卫生间,拧了一个巾回来递给了她:“把脸擦一擦。”

    曹燕妮哭的正欢,猛地一听这声音,抬头便看到厉家铭递过来的毛巾,伸手接过来将脸擦了擦,扭了下鼻子,又毫不气地将把巾扔给了他。

    厉家铭也像是没有太在意,只是身体有些疲倦地靠向沙发后面,垂眼沉思。

    过了片刻,侯建军走了进来,他撤掉了曹燕妮面前的咖啡杯子,递上了一杯柠檬茶,又替厉家铭换了一杯茶,然后又悄声退了出去。

    “你和那个马长伟,到底是怎么回事?”厉家铭等曹燕妮基本平静了下来,又幽幽地开了口。

    “马长伟?”曹燕妮只觉得眼皮一跳,不觉接口追问了一句。

    随即,她明白了他指的是什么,“那照片并不是我让他拍的,是他坐在那边等我们吃饭,说是想拍几张照片为我和昊昊做纪念,谁想到,就出了那样的事。”曹燕妮急急解释道。

    厉家铭冷冷一笑:“纪念?还是别的什么目的?”

    曹燕妮只觉得自己这次和厉家铭见面,气势上差了太多,和原来她期许的完全不一样,不知不觉中低了人家一头:“他能有什么目的,不过就是因为我想昊昊……。”她慌乱中看了厉家铭一眼,厉家铭狭长的眼睛微眯着,紧紧地盯着曹燕妮,像是饶有兴趣地等着她说下去。

    有时候,人越表现出强悍无理的一面,越是要掩饰内心的虚弱或是卑微。

    曹燕妮便是这种人的典型。

    当厉家铭又将一叠关于马长伟的调查材料扔给曹燕妮的时候,她终于崩溃了。

    马长伟包了个二,生了个儿子已经三岁了,他在杭州靠近西湖附近的一个高档住宅小区买了一套房子给那母子俩住着,马长伟几乎是每个月都会去住几天,公然带着二和儿子出双入对,以夫妻的名义生活。

    厉家铭甚至拿到了马长伟每个月汇给那母子俩的款项的银行对帐单。

    这些调查资料显示,马长伟只所以没甩开曹燕妮有两个原因,一是他们均已经拿到了美国绿卡,而他们的公司又是在美国注册的,按美帝法律,夫妻离婚后财产损失将是巨大的,且不说曹燕妮会分到这些财产的一半,那笔高昂的诉讼费用也相当可观;此外,马长伟仍认为曹燕妮父亲的关系仍有利用价值,因而他准备扩大在内地投资;而这次厉家铭到三乡任职,则是意外的收获,投资是幌子,真正的目的怕是只有他自己最清楚了。

    作者有话要说:嗯,更新了,不知道这章出来之后,会是什么反映,但是实在是顾不上了,只能按自己的思路写下去了。

    爬走,小汐要累趴下了……要鼓励

崩溃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5/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