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去槿似霞 分得清


    厉家铭被一个电话叫走方若谨是知道的,她几乎一个晚上都没睡着,先是闭着眼想心思,等了好久也不见他回来,又有些担心他,却不好打电话,便干脆睁着眼睛等,但是她直等到天朦朦亮了,门口依然没有消息。YUeduwu.com

    昊昊大约昨天晚上喝的粥多了点,五点多突然要上厕所,她拉他起来,将送他到卫生间。

    他额头的伤口仍没好,她怕他睡的迷迷糊糊再磕到头。俩人都去了卫生间,回去又倒头接着再睡。

    大约快六点的时候,厉家铭回来了,像是一身疲惫的样子。他先是到昊昊的房间看了看还在睡着的一大一小,然后悄悄退了出去。

    方若谨在八多点的时候起床给昊昊做早餐,走到客厅才发现厉家铭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已经躺在大客厅的沙发上睡着了。大约昨天出去的匆忙,他套了件衬衫便出去了,可那件衬衫分明是他昨天白天穿过的,回家后脱下了扔在那儿还没洗,急忙中又套到身上了,经过昨天一夜,衬衫弄的皱皱巴巴的,下巴上也冒出了一圈黑胡碴儿。

    方若谨知道厉家铭有轻微的洁癖,不洗澡是不能上床的,他大约是累极了,又怕弄脏了床,便这样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她回到卧室拿了一条毯子,轻轻地搭到了他的身上,转身去了厨房。

    其实,厉家铭已经醒来了。

    他从方若谨起床走到客厅他就醒了,只是头有些昏沉,便闭着眼听着她轻巧的脚步在屋子里走动,感觉到她对自己的注视,也知道她给自己盖上的毯子,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霎时安宁。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现在最能让他感觉到温暖和放松的地方,便是这个家了,特别是经过了昨天之后。

    昨天晚上曹燕妮醒来之后说过的话又浮现在眼前。

    “厉家铭,你看到我现在这样子,是不是很痛快?觉得这都是我,应得的报应是不是?”

    曹燕妮失血过多,身体十分虚弱。这样的一句话让她说得断断续续。

    “不。”厉家铭简短地否定,却不肯再多说一个字。

    曹燕妮对他的回答显然意外,她苦涩地一笑,苍白的脸上是一抹悲怆,完全不见之前的娇娆:“何苦救我?”

    厉家铭没有再答话。

    明明是不再有关系的两个人,明明是相互仇恨的两个人,可是,他真的能放手不管?

    脑中忽然就闪过方若谨那天晚上说过的几个字“十月怀胎”,而昊昊那清澈的眸子盯着他,小心奕奕地说“是我想跟她吃饭”的样子忽然就占据了他的脑子。yueDuwu.com

    “你是昊昊的母亲。”

    仿佛没经过多久的考虑,他就这样说了出来。

    曹燕妮明显受到了震动,她紧紧盯着厉家铭,像是要看穿他。许久,她像是累了,闭上眼睛不再说一句话。

    天亮之后李振清赶了过来,厉家铭简单和他交待了下便回家了。

    他的身份太敏感,这里是部队的医院,李振清应该比他方便的多。

    因为是周日,方若谨可以接着休息两天,她做好了早餐后,站在那儿想了一下,便走入客厅,轻轻推了下厉家铭。

    手刚一触到他的身上,便看到他眼开了眼。

    “去卧室睡吧。”她轻轻地说,然后转身要离开。

    厉家铭伸手轻轻一拉,她站立不稳,一子倒在他的身上,他顺势伸手一捞,将她搂到怀里。

    “小谨。”

    大约因为一夜未睡,他的声音特别沙哑,眼睛里全是红血丝。

    “昊昊该起床了。”她身子绷紧,挣扎了一下坐直了身子,淡淡地说。

    厉家铭也随着她坐起来,手臂箍得更紧,他将头深深地埋在她的颈间,嗅着她身上清雅的芬芳,竟有些许的无助。

    方若谨身体略为僵硬地一动不动任他抱着,也不说话。

    “妈妈?”

    不知道什么时候,昊昊从卧室走了出来,惺忪的眼睛还有着困意。他惊讶地看着妈妈被爸爸抱在腿上坐着,爸爸的头放在妈妈的肩上,两个人很亲昵,却又很怪异的姿势。

    爸爸在他心目中的形象一直是高大严肃的男人,今天这种不一样的动作,让他有些不舒服,却又说不出哪儿不舒服。

    “昊昊!”方若谨的脸一下子涨红。

    虽然只是被他抱着,但是当着昊昊的面她从来都是极注意举止的,厉家铭也极少在儿子面前对她有这种亲昵动作,今天突然被孩子撞到,她非常不好意思。

    挣脱他的紧箍跳下来,她快速拉住儿子往卫生间走:“你吃了饭洗个澡再睡吧。”

    这是对厉家铭说的,然后她将昊昊带到卫生间洗漱。

    “妈妈,爸爸怎么了?”昊昊对刚才看到的画面仍有疑问,便悄悄地问妈妈。

    “爸爸不舒服,胃疼。”方若谨不假思索地编排着。

    “胃疼要吃药,干嘛抱着妈妈,妈妈又不是药。”

    昊昊嘟着嘴,显然对妈妈这个解释不认同。

    方若谨自认自己嘴笨,怕越解释越不清楚,索闭嘴,拿着毛巾小心给他擦脸,尽量避免给伤口弄湿了。

    昊昊的小脑子却仍在这件事上绕,等方若谨给他擦过了脸,他像是突然想明白了:“哼,原来爸爸也会撒娇,怕药苦不想吃药对吧?”

    他为自己的发现而兴奋,“妈妈你就哄哄他吧,让他吃了药胃就不疼了。”

    方若谨对儿子这超凡的想象力无可奈何,又不好为这事儿训他,只是催促他快点刷牙洗手。

    张昕昨天打电话约她和昊昊今天中午一起饭,说把昊昊在医院的片子交给她,她也答应昊昊上午带他去看新上影的3D动画大片,她不能失信,便催着昊昊快点吃饭。

    厉家铭回卧室匆匆洗了澡,吃完了早餐就回卧室睡觉了,方若谨也没打扰他,带了昊昊就走了。

    她先是和昊昊看了早场的电影,出来时已经快十一点了,她又带着昊昊去商场买了双新的运动鞋和两双袜子,看时间差不多了,这才带着昊昊来到和张昕约会的那家西餐厅。

    想起厉家铭那天吃醋的样子方若谨不是不犹豫,但是她认为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

    那天餐厅发生事情的时候多亏有张昕在,当时自己被昊昊头上的血吓傻了,大脑一片茫然,就连昊昊看病的钱都是张昕交的,她实在是不想再欠张昕的人情了,起码她应该把昊昊看病的钱和那天的餐费还给他。

    所以,张昕昨天打电话约她见面,说把昊昊的CT片子经她的时候,她答应了。

    昊昊看到张昕很亲热地叫叔叔。

    张昕看到方若谨苍白的脸色有些担心:“若谨,你脸色不好。”

    “哦。”

    方若谨有些掩饰的笑笑:“这两天晚上担心昊昊头上的伤口,睡的不太好。”

    张昕想起那天昨上在医院的时候,厉家铭的脸色并不好,不免有些疑问,却又不好问的太直接:“若谨,你,现在还好吧?”

    方若谨当然明白他的意思,心下唏嘘,却又不得不强打起神来换上笑脸:“我当然很好。你呢?”

    张昕温和地笑笑,脸上的表情有些寂寥:“还好。”

    这是家新开业的西餐厅,周末的中午来吃饭的人也很多,方若谨点了餐,便转移话题,聊起了林州的一些事。

    最开心的是昊昊,不时地和张昕谈论刚刚看过的电影。

    小孩子喜欢吃西餐,倒不是因为西餐多好吃,而是那里的氛围他喜欢。之前他也不是很喜欢张昕,因为他怕这个警察叔叔抢走若谨姑姑,现在若谨姑姑已经是他妈妈了,他可是放心多了。

    张昕给昊昊带了一套书,《昆虫记》。

    这本书是法国杰出昆虫学家法布尔的传世佳作,亦是一部不朽的著作。它不仅是一部文学巨著,也是一部科学百科。在林州的时候,方若谨给昊昊找过这本书,但是她找不到那个国内唯一的直译自法文的中文全译本,那是由花城出版社出版的,书店里找到的都是其他版的选译本和改写本,所以她就一直没买。当时她带昊昊书店,正是和张昕正式交往的时候,没想到他记住了,这次买来做礼物送给昊昊。

    “谢谢叔叔。”昊昊书礼貌的向张昕道谢,一双眼睛却是看向方若谨。

    方若谨接过书,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难为你还想着,我在三乡的书店也找过,没找到呢。”同时又想起什么似的,翻着随身带的包,找出一个信封递给了张昕。

    里面装的是那天晚上和曹燕妮吃饭的餐费和昊昊的医院费,她大致算了个数给他。这两样都不该张昕拿钱。

    张昕一愣,接过来抽出一看脸却变了,但他略一寻思,便明白她的用意,心下有些酸涩。

    他将信封推给方若谨,慢慢涨红了脸:“若谨,我们还是朋友,你用不着和我这样吧。”

    “那天你给我解了围,又多亏你帮我送昊昊去医院,这已经让我感激不尽了,哪能再让你拿钱。”张昕虽然比她大几岁,但是警察的工资也比她高不了多少,她当然不可能花他的钱,也没那个道理。

    张昕略微一笑,拿起信封,抽出了两百块钱:“昊昊的医药费我拿了,餐费是我朋友结的,我可不能拿。”

    “那就帮我还给你朋友吧。”方若谨接上了一句。

    “若谨,你一定要和我算得这么清楚吗?”张昕脸色难堪,他突然觉得方若谨这个子有些别扭。

    可当他看到方若谨明显有些僵硬的脸时,心下一软,明白她毕竟和之前不同了,便不再坚持:“好吧,我替你还给朋友。”

    方若谨这才舒了一口气:“张昕你别误会,你送昊昊的礼物我就收下了。可是那些是不一样的,一定要还。”

    张昕听她这样一说,也笑了:“好,可是今天这一餐得算我请客,行不行?”

    还没等方若谨回签,她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分得清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5/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