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去槿似霞 傻丫头


    李振清在曹燕妮被送进抢救室后就给厉家铭打了电话,转身看到脸色苍白的方若谨,便低声安慰道:“别担心,嘉铭一会儿就过来。*说罢,他拉着全身绷的极紧的方若谨来到抢救室门外等候。

    过了大约不到半个小时,厉家铭匆匆赶了过来。

    方若谨一看到厉家铭铁青着脸匆匆走来,便站起来迎了上去。厉家铭走近她的身旁一伸手便将她揽了过来护在怀里,他清楚地感到了这小女人的身子在微微发抖,他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示意她安心。

    “情况怎么样?”厉家铭放开方若谨,低声问刚从观察室走出来的李振清。

    “洗过胃了,人已经清醒,正在观察。”

    回答厉家铭的是紧跟在李振清身后出来的中年医生,他是主要负责曹燕妮治疗主治医生,见到厉家铭询问,赶忙回答他。

    “倒底怎么回事?”李振清转身问那医生。

    “从胃里洗出来的东西来看,应该是她这几天吃药时故意将药片藏在口中没有咽下收集了起来,大约有不到三十片,今天在她朋友过来前全部吞服下,由于刚刚发作便被发现,因而抢救及时,已经没什么危险了。”

    方若谨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身子摇晃了一下,被厉家铭急忙扶住。

    这个曹燕妮呵,可真够自私的,如果她就这样在自己面前死去,是要把她置于保地!

    “这些药并不多,但是由于她有狂燥的临床表现,加之睡眠极差,所以医嘱下的大都是镇静剂之类药物,如果发现不及时是极危险的。”医生又补充说道。

    “对不起,我一直没有发现她不对劲儿,直到她像要睡过去,才觉到有些问题。”方若谨喃喃地解释着当时的情况。

    曹燕妮吞服了大量的镇静类药物,所以在和她谈话时格外平静,理智的不像是她本人。

    “不怪你。”厉家铭握紧了她的手安慰她。

    当时答应了她去见曹燕妮,他就防着这一手,所以他才一定要李振清陪着她来。

    李振清微微叹息:“医生早就警告过了,只是这两天防得紧才一直没有让她再得手,谁知道今天她……”

    “家铭,这种状况实在是不妥,姓马的已经报警,满城都在找她了;曹家父母那边估计也已经得到了她失踪的消息,她父亲的情况最近不是太好,否则早就过来了。”李振清提醒厉家铭。

    “我知道,我晚上会和他们通电话。”厉家铭的眉头挤成了深深的川字。

    药量不大,又加上洗胃及时,曹燕妮观察了半个小时便被送回了病房。

    厉家铭站在曹燕妮的床前,有着隐隐的怒气,对着曹燕妮那张死灰样的脸却又发作不出来。

    方若谨伸出手来,抓住他的大掌,使劲儿地握了一下,将他拉到稍远的位置。

    “我和她单独谈一下,好不好?”

    厉家铭反握过她的手,不解地看着她。

    “别担心,你和李大哥在外面等我一会儿,一会儿就好。”她安慰着他。

    李振清看到了厉家铭脸上隐忍的怒气,这男人太阳的地方已经青筋暴起,像是随时都会雷霆发作。他觉得这时候还是方若谨更适合和这个女人交流,便点点头嘱咐道:“有事喊我们。”然后硬拉着厉家铭走出病房,守在了门口。

    曹燕妮经过刚才洗胃的折腾,脸色更是死人一样难看,她紧闭着双眼,像是将一切事物都屏出了身心之外,只是因为她脸上轮廓深,稍远看着倒有一种安宁的美。

    方若谨来到曹燕妮病床的一侧,在小凳子上缓缓坐下,打开了随身带着背包,从里面拿出一个小信封。

    这是一个装贺卡用的粉蓝色信封,上面有只可爱的小猪图案,方若谨打开了信封,抽出了昊昊收藏的那两而杂志。

    “曹燕妮,你还记得这个吗?”

    方若谨将印有文章标题和照片的那一页放在最前面,举到曹燕妮的前,静静地等着她张开眼。

    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举着手已经酸涩的发抖,曹燕妮终于睁开了眼窝儿深陷的双眸。

    触目而来的是那个红衣女子,张扬自信的面孔,致而娇美的五官,浓妆淡抹下,一发一饰无不展现迷人的风采,一下就抓住了人们的视线,艳丽而夺目。

    虽然看不清页面上的文字,但她仍记得那上面的溢美之词。

    曹燕妮长长的出了口气,似叹息又似低语:“从哪儿找来的这个东西,满纸荒唐言罢了。”

    “这是昊昊那天受伤以后,回家翻出来给我看的。”方若谨的声音低低的,像是怕惊扰她似的,却是字字清晰地传入了曹燕妮的耳中。

    只见曹燕妮呆愣了半晌,随后缓缓地抬起了没有输的那只手,慢慢伸到那页纸前,枯瘦的五指轻轻滑过纸页上的人影,仿佛在抚那张曾经流光溢彩样的脸。

    大约是实在没有力气,却又很想抓住什么,那双手颤抖着突然往前一伸,两页薄薄的纸就被她攥在了手里。

    慢慢地,一双干涩的眼角流出了两行水渍。

    “昊昊在天津的时候,无意间看到他大姑姑拿的这本杂志,和别人说起这人就是你。他偷偷拣来杂志,从上面撕下来这两页收藏着。从林州搬到三乡来的时候,我曾见过他将装着这东西的盒子塞到书包里带过来。”

    方若谨细声慢语地讲述了那天昊昊小心地拿出来给她看时的情景,没有一个修饰的词汇,只是平淡的叙述。

    她今天来的时候,就偷偷从昊昊的柜子里找到这个信封带着,原就是准备给曹燕妮看的,还没拿出来,就发现了曹燕妮的不对劲儿。

    这是一个渴望母爱的儿子,从三四岁起就珍藏起来的深深思念,方若谨认为应该让这个做母亲的知道这一切。

    尽管这个母亲是失职的。

    “在你刚来三乡参加正月十三灯会那天,昊昊就在海滨公园里认出了你。”

    方若谨依然记得昊昊当时那带有惊惧的目光,现在回想起来,那目光已经饱含了委屈、愤怒和不解等复杂情绪,大约外人永远无法理解孩子在看到亲生母亲,却又不能相认时那种咫尺天涯般的痛苦吧。

    “曹燕妮,想不到你竟然没有一个孩子勇敢。”方若谨又是一句轻飘飘的话,却如重锤敲在了曹燕妮的心上。

    女人脸上原本缓缓流出的两行水渍此刻如决了堤的洪水汹涌不止,随着方若谨的轻言细语讲述,前也急剧地起伏起来。

    “尽管你一再利用他,伤害他,可是他仍是允许你见他,难道你不明白,这是他在想念你,宽容你?你这样做,是要置他于何地?难道你,还想让他背负起一个生母自杀的十字架?”

    “他有你,就足够了。”

    大约因嗓子刚刚过洗胃管,曹燕妮的声音嘶哑的厉害。

    “当然不够!”方若谨的声音突然提高,眼神也变得从未有过的严厉。

    “曹燕妮,你读过那么多的书,见过那么多的世面,这样的道理还用我来说?!你上有年迈父母,下有幼子,为了一个欺骗你的男人就不顾一切作践自己,你让你的父母情何以堪!你让昊昊以后想起你来,要多痛苦才够!”

    方若谨大约这次是动了真气,恨不能给这个女人两耳光让她清醒过来。

    “你知道他被同学骂是没娘的野孩子有多可怜吗?你知道我在连男朋友还没有时却只好当众承认是他的妈妈有多难堪吗!你又知道我替你照顾这个孩子有多辛苦嘛?你今天却要眼睁睁地死在我面前,你要我以后怎么面对昊昊!你这个女人真是自私的可恶!”

    方若谨的嘴原本有些笨拙,平时更是极少吵架骂人,这会儿全凭着一股怒气将心底的话喷涌而出。

    待她发现自己原本想劝导她的话变得尖锐刻薄时,才猛然发觉自己的脸上已经爬满了泪水。

    方若谨有些不顾形象地抬手抹了把脸,可手还没等放下,便听到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哀嚎。

    “啊啊啊!!!”

    曹燕妮发出了一阵凄厉的哭喊。

    那声音嘶哑的像是八十岁的老妇般断断续续模糊不清,时而传出来尖锐的声音又犹如濒临死亡的兽类发出的哀叫,听得方若谨有种心惊跳的恐惧。

    她一下子慌了手脚,正手足无措之间,厉家铭和李振清听到病房的声音不对,立即冲了进来。

    曹燕妮这个哭,完全是不顾形象的,像个三岁的孩子似的张开嘴大声嚎啕,眼泪和着鼻涕一齐滚滚而下,两只手也不顾还吊着输瓶,使劲儿地拍打着床铺,又不停地撕扯着头发,一会儿哭不出来,只能发出“啊啊啊”的低哑叫声了。

    李振清摁了叫人铃,一会儿那医生便快步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位年长的护士。

    医生察看了她的情况,重新帮她固定好了输瓶,护士也安抚的帮她梳理了一下头发,替她揉搓了一会儿心的地方,曹燕妮渐渐安定了下来。

    厉家铭从曹燕妮手中抽出那两页纸看了一眼,待看清楚上面的内容,不觉呆愣了一下,随即将目光转向身后的小女人。

    此时方若谨正垂着头,一幅被曹燕妮的歇斯底里吓住的模样,站立在他身后稍远的地方,本不敢抬头看厉家铭,也完全没有了刚刚对曹燕妮说话时疾言厉色的气势。

    李振清从刚一进来看到曹燕妮的这个样子,便知道方若谨刚刚的一阵发飙正中靶心,心下一宽,心情也变得好了起来。此时他随着厉家铭的目光俊眼一扫,也看到了一脸忐忑的方若谨。那小女人轻轻绞着手指,时而不安地偷瞥厉家铭一眼,像个犯了错的孩子,正不安地等着家长的责骂。

    李振清一时按捺不住差点失笑起来。

    这女人真正是难懂的生物,这种矛盾综合体活上演着活生生的连续剧,简直让他这种大男人看得眼花缭乱。

    心里不由得想起另一个难缠的小女人,冷峻的眸子变得更加深邃。

    其实厉家铭因为不放心,刚刚出去时站的离门口很近,方若谨对曹燕妮说的话他基本上都听到了。昊昊藏着曹燕妮照片的事,他还是第一次听说,心下不觉吃了一惊,现在一看这页杂志,便依稀记起当年表姐拿给他看时候情景。

    “对不起,我是不是又做错了什么?”方若谨仍是垂着头,低声问走近她身侧的厉家铭。

    “傻丫头。”厉家铭伸手揽过她,轻轻抚了下她的头发,温热的大掌护在她的腰间,让她即刻安宁下来。

    如果有什么错,只能是他错了。是他把她拖入这种复杂的关系中,且不说曹燕妮对她的刁蛮无理,自己又何曾没给她气受呢!

    厉家铭清楚地感觉到了口处传来的阵阵钝痛。

    他低头看着这傻姑娘明显受了惊的湿漉漉的眼睛,终于破颜一笑,俯下头在她耳边轻语:“我总算看到兔子急了怎么咬人了!”

    方若谨对他这句调侃一时不明褒贬,条件反似的匆匆仰头看了丈夫一眼,对上他隐隐含笑的眸子,便飞快地垂下了头。

    足足过了五分钟之后,她才慢慢反映过来厉家铭话里的意思,心下一松,便觉得浑身虚脱似的无力,小腿儿一软,身子也跟着软绵绵地倒在了厉家铭的怀里。

    作者有话要说:此文中卷还有最后一章,因为有诸多情节需要理顺,明天停更一天,后天更新后中卷结束。

    下卷不长,预计五万字左右,但会有一个,之后便是结尾。

    后面的文会更的慢些,一是因为小汐最近身体不好,右手的腱鞘炎仍在恢复中;二是工作太忙,白天极少能有时间码文;三是为了将结尾打磨的更合理,让情节更好看些。如没有特殊情况一周更三章左右,如果写的顺利会加更。

    谢谢大家一路陪伴小汐,衷心感谢!鞠躬!

傻丫头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5/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