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去槿似霞 思念


    厉家铭这一个晚上都睡的不好,先是在房呆到过了十二点才回到卧室,上了床后方若谨早已经睡着了。

    大约是屋子有些凉,她的身体卷缩在被子里,占了大床的一角,只露出一颗小小的脑袋,厉家铭躺到床上,伸手将她拉到怀里,又替她掖好了被子。

    他将她放在自己身侧一个合理的位置,用自己的胳膊当她的枕头,将她整个身子搂住,用自己的下颚贴住她的前额,大约是他身体的热度温暖了她,她一会儿就打开了身子,一只小腿搭在他的腰上,一只手紧紧抓住他睡衣的领子,小脑袋使劲儿往他怀里拱了拱,渐渐睡的平稳起来。

    这样一个傻姑娘怎么能让他放得下心来。

    刚刚他在房,坐在那儿想了好久,他终于明白这个婚姻给方若谨带来了多大的压力了,而自己这段时间对家庭的疏忽,更是让她雪上加霜。

    在方若谨含着眼泪告诉他,行李收拾好了的时候,他曾有一股冲动,打电话告诉李世清他不去了。

    心里挣扎了好久,他都打不出那个电话。且不说李振清对他的期望,那个项目他付出的努力,单凭将来给三乡市带来的投资额,他都没有任何理由拒绝。

    哪一任市长都希望给他所管辖的城市留下些纪念,也被人叫政绩工程,但是,留下什么政绩却是能看出执政者的政治理念。

    有人热衷于城市改造和建设,种花种草种树;有人喜欢建高楼大厦,扩展广场绿地。厉家铭觉得,城市的变化是靠引导,大规模的改建只能毁掉城市原有的风格,而提高城市的GDP,增加民收入水平才是最重要的。不仅如此,一个高新技术产业项目的引进,能解决多少就业问题,给城市发展带来多大收益,自是不言而喻的。

    厉家铭就算不想做名垂青史的官吏,但作为一任市长,面对这样的难题,选择是早就决定了的。

    他只好打了电话又叮嘱李振清一次。

    “呵呵,家铭哥,不是我说你,嫂子的事儿我是义不容辞的,但是你自己也要上点心了。”李振清笑着提醒他。

    “没办法,这次别人替代不了,工作结束我就尽快回来。”

    其实,不管他离不离开,相信李振清都会对方若谨关照有加,他这样叮嘱了,心里会稍稍安定些。

    方若谨早上带昊昊走的时候,厉家铭告诉她张庆福在楼下等着。

    方若谨只垂着眼睛答应了一声,昊昊却跑进卧室,对着尚未起床的爸爸说了一句:“爸爸,妈妈最近胃不好,你要多关心她。”然后背着包跟在方若谨身后走出家门。

    厉家铭像是被打了一掌,心里有些难受,却不得不掩饰着自己的情绪。

    是他忽略的太多了吧。

    张庆福换了厉家铭以前开过的那辆尼桑等在楼下,方若谨走出公寓大门,张庆福便迎了上来,打开了车门,让这母子俩上车。

    “嫂子,以后你和昊昊可以晚走半个小时,时间来得及。”张庆福憨厚地笑着对方若谨说。

    “麻烦你了。”

    方若谨和大家铭结婚后,除了几次特殊情况,极少坐他的的车子,她觉得自己要过平静的生活,就要远离他身上那些标志的东西。但是这次她没有拒绝他安排车子,是因为她清楚自己怀孕了,实在不方便天天带着昊昊挤公共汽车了,所以她才不再推辞答应了下来。

    送昊昊到学校了学校后时间还早,看着他走进校门,方若谨回头往市委大楼走去,从校门口到市委的大门距离不到五百米,她慢慢走只需要五六分钟。

    张庆福仍然在等她:“嫂子,我送你过去。”

    方若谨这一早上忙碌的有些脚软,心想这孩子前几天倒是没什么,怎么一听他爸爸要出门儿就闹腾了呢。这念头一起,“孩子爸爸”几个字便跳到心头,她下意识地了小腹一下。

    孩子的爸爸。

    她想起早上醒来时,自己窝在他怀里的睡姿,实在是说不上有多雅观,手脚并用扒在他的身上,自己倒是睡的香,估计他一晚上睡的都不安稳。

    母亲说过,她二十七岁了,应该有自己的孩子了。

    虽然她的婚后生活不是很如意,但是,孩子还是自己生活中的一缕的阳光。

    车子到了市委正门外停住,方若谨要下车,张庆福赶忙下车要过来给她开门,从后面绕过来时,不知道从哪儿驶来的一辆车子,擦着张庆福的车尾而过,直驶到大门内,停到了停车场。

    张庆福是当兵出身,一般来说部队的司机都是很冲的,但他看了眼这辆车子他仍是皱起了眉头。

    暗红色宝马3系,是最近款。

    “在政府哪有人敢这样开车的。”张庆福嘀咕着,扶了方若谨下车。

    看着她苍白的脸色,张庆福非常担心:“嫂子,你脸色太难看了,下班一定等我来接你。

    刚刚那辆车也确实吓了方若谨一跳,如果自己稍往前走两步,定会被车挂倒。

    她下意识地又了下小腹,点了点头说:“好。”

    张庆福是结了婚的人,看着方若谨的神色有些疑惑,但厉家铭只是叮嘱他这段时间接送方若谨,别的没说什么,他不好多问,但是却是上了心。

    方若谨告别了张庆福,低着头慢慢往大楼里走,身后的高跟鞋的声音渐渐走近。

    “方若谨。”

    方若谨一听这熟悉的声音,便知道是谢茜莹。

    “谢主任。”方若谨淡淡地打着招呼。

    “哟,配上专车了?”

    谢茜莹不经意的转了下手中崭新的车钥匙,未达眼底的笑容里有些调侃。

    “只是搭个便车,当然不比谢主任。”方若谨不想与她多聊,淡淡一笑自顾往楼里走。

    谢茜莹近来颇有些春风得意,部里风传她很得某位领导的眼缘,因此有人猜测她在这个清水的部门呆不长久,应该很快被放到哪个实权部门当个副手。

    但这种猜测都是没谱的,最明显的是她最近不但换了车子,身上的衣服配饰也愈发高端了。

    谢茜莹听到方若谨这样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当然也看到了她漠视的眼神儿,心情突然恶劣起来:“是吗?”

    她淡淡一笑,本来已经越过方若谨走在前面了,却突然回头看向她:“你有个好表哥,当然是别人都比不了的。”

    说罢,她突然加快了脚步进到了电梯。

    方若谨听着谢茜莹这话并不像是羡慕,也不全是嫉妒,更深的意思她一时也琢磨不明白,便放缓了步子,去等另一部梯子。

    幸亏时间还早,大楼里没有几个人,否则看到两个女人这种表情又饶着舌头说话,一定会觉得比斗戏更有看头。

    自从方若谨第一次见到谢茜莹之后,便多少有点自卑,直到和厉家铭结婚后调到三乡,她都不太明白厉家铭为什么放着这样一个漂亮能干的女人不要,非要强取自己这么个毫不出色的傻姑娘。现在她才看明白,这位谢茜莹,更是比曹燕妮难对付百倍。心下不觉笑了笑,这老男人总算是学明了,怕是他见到谢茜莹第一眼就算计到了自己若和这女人在一起,正应了那句出了狼窝又入虎。

    方若谨这样一想,心情便豁然开朗起来。

    部里又要组成调研组,这次是要到县区去跑。

    于刚和她商量说:“若谨,你最近身体像不是太好,那就我去吧,你还有孩子要带,有时候赶不回市内,你不方便。”

    如果他不说,方若谨也会推掉,听于刚这样说,便笑着答应:“谢谢处长体量,我确实最近身体不太好,别外,我老公出差了,家里也不太方便。”

    “身体不好去看医生了吗?”正在写东西的陈颖突然抬头问了她一句。

    “看过了,低血糖,胃也不太好。”

    “实在撑不住就休息几天吧。”于刚关切地说道。

    “没什么大事,实在撑不住我会休息。”

    从调到三乡市,最让方若谨欣慰的便是她和办公室的几位同事相处不错,虽然谢茜莹的影响仍在,但大部分时间她是可以避开的。

    然而让她没有想到的是,下午便传来消息,部长办公会研究决定,这次调研仍是让方若谨去。

    “方若谨有孩子晚上要照顾,下乡不方便。”于刚二话没说,直接找到郭部长。

    他明白又是谢茜莹搞的鬼,否则别的处的工作分工怎么会要别人来手。

    “于刚,你要和我一起去北京参加一个会议。”郭部长笑着解释说。

    “会议不是和谢茜莹参加吗?”于刚奇怪地问。

    “她手里有份报告,孟副记催着要。”郭部长耐心地再解释道。

    “换陈颖去参加调研也可以,她虽然一直没写大型材料,但磨了这么多年,一个调研报告应该没什么问题。”

    “于刚,让小方去,对她也是个锻炼。”郭部长意味深长地说,“你放心,我比你更爱护小方。”郭部长说完,站起身拍了拍于刚的肩笑着说。

    三乡市下属三县四区,如果一天跑两个地方,要跑一周才能结束。

    方若谨想了一下,四个区都在市内,部里有车子,应该和上班差不多;三个县虽然离的远点,但都是高速公路,应该也没有太大问题,便对于刚说放心,她能坚持下来。

    晚上大约十一点的时候,厉家铭来了电话。方若谨已经迷迷糊糊要睡着了,可一听电话响,仍是一把抓起来摁了接听键。

    “小谨?”

    “嗯,家铭哥,你喝酒了吗?”他的声音嘶哑,像是极疲累的样子。

    “没有,今天一天都在开会,晚上一直在和世清同志聊,可能话说多了,所以声音有些不对。”

    “你多喝水。”方若谨叮嘱道。

    也许这就是距离产生美感吧,方若谨此时特别想念厉家铭,恨不能再和他撒娇让他回来陪伴自己。

    “嗯,休息一晚上就会好,你早点睡。”厉家铭想了想又说道,“我们明天晚上的航班,可能不方便打电话,等我们到了我再抽空打给你。”

    “我很好,你不用担心。”听着他的温柔的声音,她渐渐安定下来,眼皮也越来越沉。

    方若谨困极了,厉家铭又再说了些什么,她本就听不到了,只觉得那声间在耳边絮絮如耳语,让她异常的心安,不一会儿就这样抱着电话迷迷糊糊睡着了。

    厉家铭听到手机里传出绵长呼吸声时,不由得宠溺的笑了。

    这个小女人越来越像个孩子了,她表面上温柔大方,板起面孔教育昊昊的时候一幅小母亲的样子,其实这本就是她的表面现象。

    他就这样拿着电话,静静地听着小妻子的呼吸,直到手机提醒没电了,这才收了线。

    作者有话要说:困,明天会修改,不是伪更

思念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5/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