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去槿似霞 秘密


    方若谨随着调查组下区县调研开始后,她每天都是到单位乘车的,好在张庆福早上会来接她和昊昊上学,她送了昊昊到学校后,再回到单位和同事汇合时间刚刚好。只是每到一个区县晚上大多会被留下来吃饭,等她回到家已经很晚了。她事前和魏芳打过招呼,魏芳会去接昊昊放学,回家弄了饭给昊昊吃过,一直陪他到方若谨回家,这一切倒是安排的井井有条。

    周三晚上方若谨回到家,已经是九点了,她发现手机里有一个未接电话,是陈颖手机的。看时间应该是吃饭的时候有些吵她没听到,便给陈颖回了过去。

    “若谨,你认得一个叫许伟国的人吗?”

    “许伟国?”方若谨重复着这个名子,认真想了想说,“没有,我不认识。怎么了?”

    “昨天这个人来找你,说是你的朋友。”

    陈颖昨天路过接待室时看到谢茜宝和一个人在说话,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又看到这个人被谢茜莹带到了办公室。本来她也没太在意,只是今天下午有事,到值班室查看来访记录时,看到一个叫许伟国的人来访记录,事由写的是找方若谨。

    她当时心里很奇怪,如果是方若谨的朋友为什么不打她电话?最后为什么又让谢茜莹带到了办公室?

    陈颖后来找到办公室一个小伙子策略地打听了一下,小伙子也说不清是什么事,只说谢主任和这个人在小室议室聊了半天,然后就不知道哪儿去了,具体情况他说不清楚。

    陈颖对谢茜莹从来不假辞色,其主要原因是她心底一个最隐匿的秘密,多年来她从未告诉过任何人,一直深埋在心底,却从未曾忘记过。

    她总觉得谢茜莹这个女人一肚子坏水儿,从来到部里之后,她就心生警惕,原以为她会针对自己,但过了段时间才看明白,她是处处针对着方若谨。

    陈颖从昨天看到那个人,到今天打听到的情况,总像是有件事情搁在了心里,晚上实在忍不住,便打了方若谨的电话。

    方若谨想了半天也想不起自己在哪儿认识个姓许的人,终于肯定地说:“真的不认识,我没有朋友姓许。”

    陈颖顿了一下,她相信方若谨说的是真的,便接口道:“那就算了,也可能是为了工作上的事,找不到你又找别人了。”

    这种情况也时常会有,下边的人知道方若谨,来机关办事指名找她,但她不在,又不能白跑一趟,只好找别人解决。

    但是,如果是工作上的事,方若谨不在,应该会找处里面别的人;只有在他们处里没人,才会找到办公室。而昨天她明明在办公室,却直接由办公室出面接洽,这就说不通了。

    方若谨心思单纯,没那么多弯弯绕,也不太喜欢背后议论是非,她当然不便多说,心里想着自己打听清楚再说,关切地问了下她身体的情况,让她注意安全,便收了线。

    厉家铭这两天没有再打电话回来,方若谨知道他肯定很忙,又是在李世清身边,就是有点空闲也不一定方便。

    昨天她倒是接到李振清的电话,问了她的情况,知道她在下边跑调研,也没说别的,只是叮嘱她注意身体,让她有事情一定给他打电话。

    部里带队调研的是一位副部长,人很幽默,与县区的人也熟,这几天下来倒也顺利。在吃饭的时候很护着方若谨,不让别人敬酒。部里一同来的也有一位轻年的女同志,便半开玩笑地说他偏心,同样是女同志,为什么让自己喝了不少酒,却是让方若谨滴酒不沾。

    这副部长便笑着说,别看若谨年轻,但是这次调研的主力,最后的报告是要靠她起草,灌醉了回去不好和部长交待。

    方若谨隐约觉得是郭部长交待他关照自己,心里便有数了。

    这几天她的身体反映都不是很大,只是有时候会累,吃饭仍是不好,偶尔会犯点恶心,但是都不很严重,只是她心里有事儿,一切行动都放缓了,看起来轻手轻脚,大家都知道她最近身体不好,所以工作时都挺照顾她。

    调研最后一天是第二周的星期一,调研组去的是离三乡市最偏远的一个县,中午吃过午饭便要返回。此时天下起了小雨,公路上又起了大雾,车子走走停停,方若谨终于吐了。

    大家都当她是晕车,也没有人多说什么,等她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六点了。

    坐了一下午的车,方若谨不但头晕脑胀,而且腰酸的厉害,脸色苍白的像是见了鬼,一进门吓了魏芳一跳,忙将她扶到床上躺下。

    方若谨喝了口水,稍做休息便撑起身子去卫生间冲了澡,换了身宽松的衣服才觉得好些。心想着这女人怀孕果真是受罪,不知道接下来的时间自己会多难受呢,想想那个仍毫不知情的男人,心里委屈的忽然就想哭。

    昊昊看到方若谨回来了,高兴地拿出自己的考试卷子让妈妈签字。

    方若谨看着昊昊整齐的试卷,大红笔写的分数,心里还是极欣慰的,做母亲的骄傲让她觉得所有的辛苦和付出都得到了补尝。

    她接过笔,在昊昊的卷子上签了字,了他的头夸奖道:“昊昊真!”

    好孩子是夸出来的,表扬一句比批评十句的效果要好得多。

    其实,方若谨更有一种很隐匿的小心思。昊昊越懂事,她越会有种怕失去他的感觉,特别是曹燕妮出现之后,她心里有段时间曾非常害怕有一天曹燕妮会突然来和她要儿子。她这种心态厉家铭有所觉察,虽然他曾很坚定地说不会,但是她心底总是有一种隐约的不安。

    自从知道自己怀孕之后,她的情绪起伏很大。从厉家铭走后,她紧接着又下去调研,走出原有的工作生活空间,她的思维会有些跳跃,在车上或是听汇报的空闲时间,她想了许多。

    如果能给昊昊添个弟弟或是妹妹也许是件好事,本来自己是和这个孩子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但是,如果自己是他弟弟或是妹妹的母亲,那是不是就会是另一番感情呢?

    可有时候她又会担心,昊昊如果知道了自己肚子里有了宝宝,会是什么反映?以现在自己和厉家铭的关系,她也想像不出他知道后会是什么心情。

    不知道是怀孕的关系,还是她心思太重,方若谨变得有些患得患失起来。而随着自己肚子里的小生命在一天天长大,她又隐约觉得,无论如何,自己的婚姻已经走到了一个关键的时期了。有了孩子,就有了更多的羁绊,她当然清楚这一点。

    昊昊吃过晚餐后都要看会儿电视,方若谨收拾了厨房后,便去柜子里翻出她周日上街买的那件防辐服装进了包里。

    从明天开始她就要整理这次调研的材料,孕妇整天对着电脑对胎儿发育会有影响的,这件漂亮的防辅服,从外表看不出来是孕妇穿的,只是一件宽松的半长棉布小连身裙,绣着漂亮的图案,办公室空调有些凉,穿在外面应该没有人会注意到吧?

    昊昊像是无意中扫了一眼她的动作,忽然就问了她这样一句话:“妈妈,你要给昊昊生个小妹妹了吗?”

    方若谨猛地吓了一跳,以为他知道什么了,故意装着不解地问:“昊昊怎么这样说?是你想要妹妹了吗?”

    昊昊却像个小大人似的端量着她说:“我看妈妈这几天都不穿高跟鞋了,而且总肚子。魏芳阿姨说,妈妈怕是快有小宝宝了。”

    方若谨一听,心里格噔一下。

    魏芳也算是过来人,天天伺候她饮食起,看出她有怀孕迹象当然不奇怪了。

    她将昊昊搂到怀里,即不承认也不否认,只是有些不太好意思地问他:“昊昊,你想要个妹妹吗?”

    “嗯,想,妈妈生个漂亮的小妹妹,昊昊长大了可以保护你们。”

    昊昊的话让她有些震动,轻轻将他搂到怀里,亲了亲他的脸,只觉得心里暖暖的。

    不是没见过再婚的家庭,继子女对后妈生的孩子大都有着天生的敌意。她曾听陈颖无意中说过,她老公的一个生意上的朋友,儿子上小学五年级后,妻子又意外怀孕,俩人商量着想把这个孩子留下,但是遭到儿子的强烈反对,最后竟逼着父母签了一份协议,内容是:如果妈妈生了个弟弟,弟弟要放弃继承父母财产的权利,如果生的是妹妹就算了。

    陈颖当时说的无心,方若谨却听的心惊跳。

    她后知后觉地寻思着,自己的婚姻最幸运的地方,便是有昊昊这么个懂事的孩子。

    “好,妈妈答应你,一定给昊昊生个妹妹。”她再搂紧了些怀里的孩子,轻声答应着。

    如果她有一个女儿,昊昊便是她女儿的哥哥,这样的骨血交融,才真正将他们连成了一家人。

    昊昊一听妈妈的保证,高兴的嘴巴都裂到了耳后了,不加思索地伸出小手就上了方若谨的肚子:“真的么妈妈?她还要多久才能生出来?”

    方若谨被这小子的动作吓了一跳,天生她又有些怕痒,便又好气又笑的一把打掉他的小爪子:“小坏蛋!早着呢。”

    昊昊证实了魏芳阿姨的话,知道自己就快有个妹妹了,只是高兴地咧着嘴笑,开心的像个傻小子一样,那种发自内心的喜欢,看得方若谨即心疼又酸涩。

    她将孩子紧紧抱在怀里,轻轻在他耳边叮嘱道:“昊昊,先不要告诉别人,好不好?这是我们俩个人的秘密呢。”

    “连爸爸也不告诉?”

    “等他回家吧,给他个惊喜。他现在国外有工作,别分他的心。”

    “噢,好的。这是我们的秘密。”昊昊点点头,表示自己记住了。

    想到自己能和妈妈分享爸爸都不知道的秘密,小脸儿幸福的一片灿烂。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泡病号,请了一天假,结果悲痛地发现家里停电了,直到下午两点才来电,更晚了,非常抱歉。

    争取明天再更一次,争取。

    求表扬

秘密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5/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