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向你的床(高干) 飞向你的床 02


    梁阁影除了是蓝阁戏院的演员之外,另外一个身份是M市的青藤艺术学院的学生,主修画画。蓝樱在戏剧界发展的时候,便有资助一些家境比较贫困的孩子读,她退休以后更加关注他们。其中有二人最特殊,一是梁阁影,二是朱紫燕,她们皆是蓝樱从孤儿院领养回来,相当于是蓝樱一手带大。

    朱紫燕念完高中以后便毅然辍学,专心跟随蓝樱学习戏剧。而梁阁影则是考上本市的青藤学院,自此开始半工半读的生活,不仅从蓝阁戏院搬了出去,亦不肯再接受蓝樱的资助。梁阁影对蓝樱说:“师傅,我已经是成年人,以后的路我自己走。”

    第一年,梁阁影脱离蓝樱的庇佑,离开蓝阁戏院,很多人曾暗里指责她忘恩负义。她知道,可她不想解释,她会用行动证明,梁阁影永远是蓝阁戏院的人,永不背叛。最初的日子十分煎熬,尤其是她除去一身戏剧功夫,没有任何一技之长。可是她不愿屈服,绝不轻易向命运俯首称臣,她没有过返回蓝阁戏院的念头,便是她知道师傅不会瞧不起她,甚至会心疼她。

    回去,是失败者的表现。她,梁阁影,绝不会是一个失败者。笑容,每当梁阁影快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便会想起一个令她全身心感到温暖的笑容。

    那一年她十四岁,第一次正式登台演出,紧张到不行,心脏跳的快要蹦出来一样,师傅期望的目光令她倍感压力,她不能失败。梦寐已久的舞台上,无以计数的观众,无数双眼睛全部盯着她。这是她,梁阁影戏剧生涯的重要开端,不能有任何瑕疵。

    镇定冷静,她一定可以。

    舞台下无数次的练习,枯燥而乏味的重复,仿佛被注入新生命一般,行动流畅,充满朝气蓬勃的气息。观众们的赞叹的目光,是最好的证明。收尾之际,她忽然发觉自己的小腿抽筋,心里刚涌起不妙,下一刻她便从半空中摔落下来。观众掌声变成了笑声,透过布帘,她看到师父失望的表情和朱紫燕嘲笑的目光。心,霎时充满绝望。

    黯淡的视线扫视着观众的笑脸,忽然一张端正俊雅的面容映入眸中,没有一丝笑意,清澈的眼眸里闪烁……鼓励。

    是的,是鼓励。那种目光,她曾经在师傅的眼里看见不下百遍,一股暖流萦绕了她的心。梁阁影揉揉小腿,从地上站起来,朝观众鞠躬。然后,在观众诧异的目光中,梁阁影重新表演一次,这一次演出完美落寞,赢得无数掌声。

    待生活终于得到改善,梁阁影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回到蓝阁戏院,重新参与戏班大大小小的演出。直至今日,梁阁影已经大四,即将从青藤学院毕业。大四课业不多,甚是清闲,于是梁阁影便在一家名为九一的酒吧兼职当调酒师。生活教会她很多,不管她愿意不愿意。

    从九一酒吧出来以后,梁阁影没有回到住处,而是去了蓝樱的家。蓝樱已经四十三岁,她一生之中没有结婚,没有亲人,唯有的恐怕便是蓝阁戏院和她们。年迈的人总会感到孤独,所以梁阁影经常会抽空去陪师傅,也是……她的妈妈。

    按响门铃,蓝樱并未如往日一般很快打开门,梁阁影又按了次,迟迟未见有人开门。难道师傅不在家?正在梁阁影准备离去的时候,紧关的铁门拉开了一条细缝。梁阁影立刻微笑,刚想打趣下道:师傅您还不肯承认自己老了,行动这么缓慢。遂瞥见蓝樱脸上的苍白哀愁,心下大惊,连忙扶住摇摇欲坠的她,“师傅!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蓝樱对梁阁影勉强笑了笑,哑声道:“我没事……”推开徒弟搀扶住自己的手,蓝樱慢慢走回室内,梁阁影关上门紧跟上她。

    从蓝樱家出来,梁阁影依旧处于巨大的震惊里,本不知道自己如何回到家,期间无意撞到几个人并遭对方唾骂,梁阁影下意识地说了句对不起,又心神恍惚走开。

    蓝樱的话一直盘旋于梁阁影的脑海,“蓝阁戏院,恐怕要没了。”说话时师傅脸上的神情是如此绝望哀戚,一下子揪住了她的心。自蓝阁戏院成立以来,本不如表面上般风光,暗里大大小小的麻烦便不曾断过,先不提什么乱七八糟的帮派来收取保护费,前来踢馆的同行已经多不胜数,好在师傅有些人脉关系,才使得戏院安然无恙至今。

    可这次不一样,对手不是流氓混混,也不是同行踢馆,是M市政府。他们有冠冕堂皇的理由,有明目张胆的行使权。蓝阁戏院要被拆迁。因为政府要扩建道路,甚至上面的文件已经批下来,即日便要动工。如果她们半个月内不自觉离开蓝阁戏院,到时候政府便要强拆。

    事前没有一句沟通,临时的一句话要她们离开,她们要就乖乖离开吗!政府未免太霸道,太无视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了吧!

    停在家门前,梁阁影越想越气愤,心里的愤怒如火焰熊熊燃烧。遂即,她将已经-入门锁的钥匙拔-出,又匆匆离开。

    M市政府。

    看着眼前高耸明亮的大楼,正中央的旗杆上飘扬的五星旗,梁阁影讽刺地扬起嘴角,披着羊皮的狼窝。抬起脚,她走向据说是永远敞开的大门。

    毫不意外,门卫处的保安挡住了梁阁影,问道:“小姐,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我要找市长。”语落,梁阁影转移方向准备绕过保安。保安很快又拦阻了她的去路,“抱歉,市长暂时不在,您请回吧。”

    梁阁影本不相信保安的话,一字一句道:“我可以等,直到市长回来。”

    保安皱皱眉,刚想说什么,忽然他朝梁阁影的后方鞠了个躬,声音洪亮:“易记!”

    梁阁影循迹望去,微微一惊,眼中掠过一刹惊艳。男人有光洁饱满的额头,英朗的眉峰和挺傲的鼻梁,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十分锐利,又显得平静。

    “怎么回事。”易展川轻轻扫了一眼她的五官,隐约有点印象,惊人的记忆力很快让他回想起不久前,导致车道堵塞的原因。深邃的眼底闪过一抹不明的情绪,快得令人无法捕捉。

    “易记,她要见市长。”

    易记?梁阁影从保安口中的称呼得知身后男人的身份,M市的市委记。很好,没有市长,市委记也可以。总之,今天她一定要讨一个说法,他们凭什么拆迁戏院。

    易展川走近梁阁影,语气平常却深含不容反抗,“小姐,市长目前不在M市。私事的话请私下另寻时间找他,并请你不要到政府……”

    “是公事。”梁阁影不悦地打断他的话,盯着他的眼睛,强调道:“关于民众的公事。”

    眉头不着痕迹地微微收拢,易展川说:“好,你随我来办公室。”

    梁阁影跟在易展川的身后,眼睛不由自主打量他的背影。他很高大背脊很挺,仿佛无论什么事情都无法压垮他。视线下瞟,是平整的西装裤,因为自身职业的原因,梁阁影轻而易举便看出他有一双修长笔直的腿和结实挺翘的……臀部。

    呃,她在想些什么。粉嫩的双颊蓦地浮起晕,梁阁影暗暗斥责自己思绪抛锚。

    二楼,记办公室。

    易展川吩咐秘去倒一杯水和泡一杯咖啡,后坐回自己的软椅上,指下桌前的椅子,“请坐,小姐如何称呼。”

    梁阁影依言坐下,道:“我姓梁,是蓝阁戏院的演员。”

    “哦。”易展川状似恍然的点下头,便没有下文,只是静静翻看桌上的公文。

    粉唇微微紧抿,梁阁影不悦地看着埋头工作的男人。难道他都不问她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叫她上来,又把她晾在一旁不闻不问,原来高官就是这样为人民服务的啊,今日她算是长见识了。可是,梁阁影从来不是被人牵着鼻子走的人,该主动出击的时候她绝不会迟疑。

    “易——”梁阁影张唇刚要说话,便被一阵敲门声打断,遂只好闭上嘴。易展川头也不抬,说了二字:“进来。”

    得到允许,秘推门而入,将温水和咖啡分别放置他们面前,又退了出去。易展川拿起咖啡喝了一口,其间对上梁阁影冷冷的视线,只是微微一笑,便又埋头工作。

    梁阁影惊愕地瞪他,他完全把她当成空气是不是?她气煞地站起来,张嘴便要出声,蓦地一道低沉的嗓音响起,“我工作的时候,不喜欢有人打扰。”硬生生止住她喉咙里的话。

    梁阁影沉闷地坐回椅上,表情冷漠。很好,比耐心是吧,她梁阁影别的不多,耐心大把大把抓。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天色一点一点暗下。

飞向你的床 02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6/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