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向你的床(高干) 飞向你的床 03


    易展川工作期间,他的秘曾来打扰过一次。因为下班时间到了,她要回家,易展川对她颔首,继续办公。梁阁影就看着他桌上高耸成叠的文件慢慢的减少,直至消失。这一段时间里,她什么也没干,没有玩手机,没有四处走动,没有任何动作来消磨时间,她就安安静静坐在位置上,目不转睛地盯着他。

    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梁阁影发觉自己的身体维持一个姿势久坐,现在已经麻木了。她不动声色地掐了一下大腿,果然一点感觉都没有,暗暗叹一口气,她不知道自己为何从下午一直待坐至夜晚,真的只是耐心吗。

    她承认,起初她是因为不甘服输才没有离开,可是等待的过程里她的心态渐渐平静,没有一丝浮躁,甚至要她等到天明也可以。虽然她的耐心一向不错,但是甚少有如此执着。

    批阅完最后一份文件,将钢笔放回笔套,易展川稍稍舒展下臂膀,眉宇间有一丝放松。他抬眸,见梁阁影依旧注视着他,微微一愣,语气颇为惊讶:“你还没走?”

    梁阁影的情绪本是很淡定,即使是等待了这么久,依旧不急不躁,可是他的一句“你还没走”便轻而易举挑起她的滔天怒意。敢情她坐这里大半天,都是白费功夫啊?

    当下梁阁影冷笑一声,“易记,您不仅架子大,忘也大。”

    “梁小姐,我记得并没有答应你什么吧。”易展川略微挑眉,起身一并拿起椅子上的外套穿上,动作十分利落优雅。

    闻言,梁阁影很想立刻站起来与他对峙,可是麻痹的大腿令她动弹不得,只好仍旧坐在椅上,冷冷盯着他的脸,讽刺道:“原来,您还记得我姓梁。”明媚的眼眸里有熊熊怒火。

    易展川不着痕迹打量面前的女生,她有一头黑亮柔顺的发丝,仅用一条灰色的丝带绑住,她五官很致,皮肤甚是白皙,细细弯弯的柳叶眉,无形之中增添一份温婉,如不是那一双明亮有神的眼睛正勃勃生机地瞪他。他相信她会是大部分男人想要保护的女人。

    白净柔嫩的肌肤很想让人轻轻掐一把,此刻她的小巧玲珑的鼻子微微向上抬,状似恼怒地瞪他。易展川走近梁阁影,站在她的椅子后面俯下身,慢慢道:“所以,我也并非是梁小姐口中的忘大。”

    温热的气息喷洒在敏感的耳垂后,梁阁影的身体有一瞬间的僵硬,易展川立刻捕捉到这一信息,狭长的眼睛里闪过恶劣,又更加靠近她修长白嫩的后颈,轻声问道:“你说对吗。”

    梁阁影完全看不见的易展川脸上罕见的邪气,只知道他离自己很近很近,他的嘴唇似乎都快碰上她的耳朵。忽然,十分敏感的耳感觉到一阵温热的碰触,惊得梁阁影刹那间站起来,却忘记自己大腿依然处于麻痹状态,顿时摔向地面。

    电光火石间,一双有力的手掌揽住她的腰,成功阻止她与地面的亲密接触。

    易展川分明察觉到自己手中的腰,非常纤细也非常柔软,几乎是不堪盈盈一握。明的眼眸淡淡扫视她脸上的神情,懊恼之中仿佛掺杂一抹羞涩。倏地,余光瞥见的景物让他的注意力稍微转移,俯低的视线中他看见女圆领下是一派美妙迷人的风景。

    粉色的罩紧紧包裹住两团白嫩的浑圆,挺傲的形成一条深深沟壑,异常撩人。以易展川过人的眼力目测,大约有36C。与此同时,他的脑海中浮现一句话,凹凸有致身材火辣。

    梁阁影既懊恼又窘迫,暗自责骂自己鲁莽,又不禁讶异,她离冲动的年纪已经很遥远,今日怎么又像个不明事理的小女生一般。对,都是这个男人害的!要不是他作出如此轻佻的举动,她也不会有如此过度的反应。

    梁阁影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然小鸟依人似的偎在他怀里,手还紧紧揪住他的衣服。白皙的脸颊立刻透,连忙推拒他的身体,想要脱离令她尴尬万分的场面。

    “你确定你站得稳?”

    男特有的磁嗓音里夹带一丝戏谑,梁阁影狠狠瞪了他一眼,毅然推开腰间的大手,扶住桌的边缘堪堪撑住自己的身体。她试着稍微移动一步,即刻一阵腿软,摇摇欲坠。

    梁阁影固执地撑住桌,面向易展川,下巴微微抬起:“易记,现在你工作结束,有时间和我谈了吧。”

    易展川的嘴角微微勾起,眼里飘荡一丝诡笑,“梁小姐,你也知道我的工作结束,现在是我的私人时间,请问你有什么私人事情要和我谈吗?”

    面对他无赖的说辞,梁阁影感觉自己压抑的怒气正在迅速窜起,一点一点焚烧她的理智,神色凛然。“你在戏弄我。”

    “如果你要这么认为也无妨。”易展川故作无奈地耸耸肩。下一秒,只见她凶猛地朝他扑来,眉头轻皱的一刻,她扑到他的身上,用力揪住他的衣领,气势汹汹地怒斥:“去你的市委记,本就是仗势欺人的混球,你就该下地狱!”

    易展川俯视身前娇小的身躯,小手紧紧拽着他的衬衫,喷火的眼睛圆睁睁怒视他,他几乎可以感受到她剧烈起伏的膛,而张张合合的唇正不断倾吐出骂语。他皱眉,神情颇为不悦,却也没有阻止她放肆的举动。

    梁阁影自顾一股脑地发泄,完全没有注意到他脸上的冷漠,“你们这些官员,凭什么说要拆迁蓝阁戏院就拆!你们领国家的薪水,还不是我们上缴……”

    “政府有给予赔偿。”

    闻言,梁阁影眼里的怒火几乎要喷出来,他不说还好,一说更加气人。于是,她发狠似的拽着他的衣襟,终于忍不住爆口:“靠!赔偿有个屁用啊,我把你家拆了,再给你一点钱,行不行啊?”

    梁阁影并没有等到他的回答,激昂的情绪导致她的双肩不住抖动,桀骜不驯的眼睛仰视他波澜不惊的面孔,心下一阵暗讽。他无话可说了吧,仗势欺人的混球,自以为是市委记就了不起啊,她就不信中国没有正义的存在,历年来被双规的市长便是最好的证明。可是梁阁影不知道,M市的市委记从未出现任何状况,自从易展川坐上记的位置,便一直屹立至今。

    对梁阁影咄咄逼人的质问,易展川感到有一点儿可笑,不晓得他为何要在这里听她训斥自己……嗯,训斥?如今,谁敢训斥他,甚至连他的父亲,在他成年以后也不曾再说过他一句。此时此刻,这个女人然扯着他的衣领破口大骂,还扬言要拆他的家。呵,有点意思。

    梁阁影瞥见他嘴角似笑非笑的弧度,眉梢重重拧起,疑团满腹。他是有病还是怎样?被她骂还笑得出来,神经病——啊!

    疾呼一声,梁阁影发现自己腾空而起,恐慌片刻,她才发现是他打横抱起她,顿时放声尖叫道:“你干什么!放我下来!”

    易展川不理会她的吵闹,轻而易举箍制住她的反抗,大步走出办公室。

    M市一家高级西餐厅,盛宴。盛宴西餐厅,M市是出了名的经典和出了名的昂贵。

    旋转的华丽水晶灯悠悠投下缤纷的光芒,淡然而高贵优雅。餐厅设计更是出奇的极致,仿佛是十八世纪的殿,氛围十分静谧和谐,只有小提琴柔和的旋律幽幽飘荡,令人放松。

    梁阁影恶狠狠瞪着对面的男人,他正在优雅地用餐,言行举止恍若一个王子般。她暗呸了一口,什么王子,狗屎才对。不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莫名其妙带她来这里看他吃饭,果然是贪官污吏,吃一顿饭便要上如此高档的地方,奢侈的国家蛀虫。

    “梁小姐,你不饿吗。”易展川拿起纸巾擦拭下嘴角的痕迹,轻瞟了一眼梁阁影。她从进来便是一副双手抱的姿势,加上用一副看怪物的眼神盯着他。

    梁阁影冷哼:“我没兴趣碰压榨人民而换来的食物。”

    易展川并不生气,微微一笑,“梁小姐,你大概是误会了,这家餐厅是我一个朋友开的,恰巧我有一点股份而已。”

    “我不管你有餐厅的股份还是厕所的股份,我只关心蓝阁戏院——”

    易展川平心静气地打断她,道:“梁小姐,我说过,下班时间我不谈公事。”

    梁阁影一噎,明媚的美眸再次直瞪他,气得咬牙切齿。只要她一提蓝阁戏院,他便用这一句来搪塞她。混蛋,他工作时间不允许她打搅,下班以后禁止别人谈论公事,摆明是要她知难而退。哼,真可惜,她梁阁影正好是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一类人。

    梁阁影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道:“那么,我们谈私事。”

飞向你的床 03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6/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