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向你的床(高干) 飞向你的床 05


    梁阁影低眉顺眼地观察手中的假器具,面上没有一点害羞,嘴角轻轻勾起,夹带浓浓的嘲讽。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的第一次会献给它。

    褪去身上的衣服,梁阁影爬上盥洗台,镜子里的自己光-裸白皙,没有一丝遮掩,仿佛刚出生的婴儿一般纯洁无暇。

    梁阁影将自己的双腿打开,直面镜子的映照。她怎么可能会像婴儿呢,她的心境已经沧桑恍如老人,看透世间的尔虞我诈,趋炎附势。而她为了达成目的,也随之堕落其中,与之沉沦。

    第一次如此清晰明了观察自己的私密,稀稀疏疏的毛发下是一朵含苞待放的花蕾,粉嫩的花瓣紧紧闭合保护稚嫩的花心。梁阁影终于有了一丝难堪,脸色越发的苍白,可是她不能停下,必须继续。

    纤细的手指轻抚上粉嫩的瓣朵,柔软的不可思议,恍若是世间上最柔软之物。梁阁影微微咬住下唇,瞳孔里有一丝苦恼,她应该怎么做,才能破了那层代表她贞洁的膜?

    指腹继续滑动,想要分开闭合的花瓣,忽然一阵莫名酥麻从那儿传来,惊得她停下动作,不敢再有任何动作,直到那一股陌生电流消失,她才松了一口气。

    粉嫩的下唇瓣被咬的生疼,梁阁影却依旧不松嘴,自虐的承受密实细疼的啃食,眉毛皱的死紧。她不知道这是正常的生理反应,自顾羞恼。原来她如此不堪,连自己的撩拨也会产生反应。

    蓦地,易展川冷静平淡的面孔钻入脑海,梁阁影的身体一僵,不禁想到,要是他也如此对待她,顿时血色全无。

    可是就算如此,她无法拒绝,也不能拒绝,否则蓝阁戏院便会消失。

    梁阁影的手指再次地伸向闭合的花瓣,尽量无视发颤的身体,将软嫩的花瓣分开,另一只手指慢慢寻觅甬道的入口。她不敢看镜子里的自己,怕会见到令她难堪的画面……

    白皙的额头渐渐溢出汗珠,心里有些急躁烦恼,她完全找不到入口,胡乱一通的索更是令她感到涩疼。

    无奈之下,梁阁影只能睁开眼睛,观看镜子里的女人。她的身体曲线很优雅很柔软,亦十分匀称,肌肤白皙光滑,前的浑圆尖挺,顶端的茱萸小巧玲珑,鲜欲滴。往下,是纤细的腰身,好若柳枝。她的双腿笔直而修长,此时弯曲向两边靠拢,露出腿儿中央女的神秘地带,娇艳十足。因为先前的鲁动作,瓣朵微微的敞开,露出里面的嫩,霎时梁阁影的脸颊透。

    所幸她看到了,私-处下方有一个窄小的洞口,表面有一层薄薄的黏膜。

    梁阁影重重地抿唇,用食指和中指分开花瓣,另一只手拿起了假器具,冰凉的触感令她微微寒颤,想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她无望的闭了闭眼。

    梁阁影缓慢地将假器具靠近自己的下-身,移动的过程中手控制不住地微微颤抖,仿佛又回到小时候第一次打针的情景,眼睁睁看着医生拿着长长尖尖的针头接近她,她却不能逃跑。只是,这一次她是自己施刑者。购买-用-品时,梁阁影下意识拿了一个“型号”最小的,可是“最小”的-器对她来说依然过于“巨大”。

    将-器抵上自己的私-处,镜子立刻倒影出-秽的一幕,梁阁影难堪地撇开眼,咬住下唇,手腕一使劲。一股剧烈的痛楚瞬间弥漫她的感官,握住假器具的手掌遂然松开,粉色的器具掉落盥洗台上,上面沾染丝丝血迹,异常妖艳。

    梁阁影顿时颓废了一般,失去所有的力气,堪堪伏趴在冰凉彻骨的镜面上,嘴角挂着一抹凄哀的笑容。她,终于不是处女了。

    蓝阁戏院。

    大色布幕的布景,正在上演一出《狮子楼》:西门庆在王婆的帮助下,与潘金莲勾搭成奸。天长日久,怕事情败露,于是将武大郎毒害致死。当武松从外地出公差回来的时候,西门庆慌忙躲进了狮子楼。武松发现其兄暴卒,访问街邻,得悉恶棍西门庆奸占其嫂,并与王婆合谋毒杀其兄,遂告官鸣冤,不料反受刑杖,他怒不可遏,寻至狮子楼,杀死西门庆;又回到家中,杀死潘金莲,为兄报了仇。

    这一场戏曲中梁阁影饰演武松,她需要将武松的特点一一展现出来,徒手搏击、脚力惊人、臂力超常。如果换作是平常这对她来说并非难事,可是在她昨天对自己作出那样的举动之后,今天表演的任何一个动作对她来说,皆变得十分艰难。

    有好几次动作,梁阁影差点败露痕迹,因为细微的误差,接收到饰演西门庆的演员频频传来担心的眼神,她回视,表示别担心。

    梁阁影暗自咬牙,强忍着身体上的不适,凭出奇的毅力将剧曲表演到底。

    二楼的雅间。

    易展川独自一人坐于其中,一边幽幽品尝上好的茶水,一边细细品味舞台上的戏剧,神情颇为专心致志的模样。其实,他的目光只围绕台上雌雄难辨的人儿身上。

    呵,原来是她。上一次来蓝阁戏院,他以为台上表演干脆利落、身手灵敏的武生是男儿身。直到他在政府遇见气势汹汹的她,一番带有玩味的谈判沟通之后,他命人去调查她才发现,当初台上的武生是她,是一个清艳绝色的女子。

    并且调查结果也十分有意思,梁阁影,年龄二十,无父无母,四岁之前生活在孤儿院,之后被蓝阁戏院的主人蓝樱领养,至今与蓝阁戏院密不可分。梁阁影平日生活除了在戏院表演,还是青藤大学的学生,主修美术专业,目前大四。其外,她曾经在酒店、酒吧等场所工作,却没有跟过任何一个男人,-生活简直干净恍若一张白纸。

    易展川平静的眼底隐隐闪过一抹讽刺,拿起茶杯轻抿一口。彼时,舞台上的人儿开始连翻跟头后稳稳落地,看似干净利索,毫不拖泥带水。锐利的双眸一眼便看穿她脸上浓妆之下的隐忍,明的目光略微向下飘移,发现她的腿扎不甚稳固。

    干净?踏向社会的女人能有几个干净?何况他之前与她说,他不碰处女,而她昨日打他的私人电话,说是答应他的要求,结果不得而知,她其实也并不干净?且看这隐隐发颤的双腿,便引人想-入-非-非啊。

    唤来雅间外的男服务员,易展川说:“我要见梁阁影。”

    男服务员一听,面露难色,“先生,我们有规定演员不会,真不好意思。”

    “没关系。那么请你帮我转告她,有位姓易的先生找她就好了。”

    后台。演员们匆匆更衣、卸妆上妆,为下一场戏剧做准备。

    梁阁影俯卧在梳妆台上,脸上有点苍白,休息了一会,她开始卸妆。幸好下一场戏没有她。

    “阁影,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呀?刚才在台上,我好担心你会倒下。”饰演西门庆的陆林说道,顺手递给她一杯水。

    “谢谢,我没事。”接过杯子,梁阁影对他笑笑,“可能是最近变天,导致身体有点虚弱。”

    “哦。后面的戏都不需要我们上场,要不要我陪你去看看医生呀?”

    梁阁影正想婉言回绝他的好意,忽然戏院里的服务小弟跑过来,凑在她耳边低声说了一句,只见她的脸色更加苍白。

    陆林一脸担心:“阁影,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梁阁影对他摇摇头,勉强微笑道:“没、没事。我自己回家休息下就可以了,先走了,再见。”

    陆林点点头,看着梁阁影离去的背影,直至消失才收回目光,转头看见一旁的朱紫燕,她十分鄙夷地瞪他一眼,扭头就走。陆林一愣,不明所以。她们今天都怎么了?

    梁阁影停在雅间的布幕前,深深呼吸一口气,才掀帘而进。随即,她看见易展川优雅的坐在位置上喝茶,仿佛没有发现她的到来。

    梁阁影一步步走近他,站在他的面前,轻声道:“易先生,我来了。”

    易展川轻轻摩挲茶杯上的纹饰,缓缓放下杯子,下一刻猛地出手擒住她的胳膊使力一拽。梁阁影只觉得有一股她无法抵抗的力道,然后惊觉自己然坐在他的腿上。

    “嗯?你叫我什么?”

    “易先……”一只糙的手掌抚上她的面颊,阻止她未说完的话语,梁阁影惊讶的凝视他。易展川轻笑,“以我们现在的关系,用先生来称呼我,未免太过于生疏吧。”话音刚落,薄唇便准无误印上她的。

    梁阁影十分错愕地睁大眼睛,瞪着近距离放大的面孔,视线有点儿恍惚。易展川捧住她的后脑,漠然的眸子静静观察她的反应,倏地清冷的眼里浮起星星笑意,仿佛是觉得她的神情很可笑一般。

    柔软的双唇紧紧相贴,没有任何侵犯的举动,梁阁影紧绷的心脏终于稍微放松。倏地,易展川的动作又让她的心跳怦怦跳动。他含住她的唇瓣辗转吸-吮,力道有点大,梁阁影感到唇上阵阵细疼,忍不住揪住他的衣服。

    直到她的粉润的唇瓣渐渐艳发肿,他才满意放开,灵活的舌尖撬开闭合的齿关钻入其中,触及馨甜纯美的水润,没有任何异的味道,甚至反应也如此青涩。对此,他十分满意,终于放轻孟浪的攻势,一点点戏弄挑-逗她。

    对此,梁阁影只是觉得呼吸十分不顺畅,又无法推开他,苍白的脸颊一点点泛上嫣,显得万分娇羞。易展川搂住她的纤腰,用力将她往怀里揽,不安份的大手从她的衣服下摆钻入,游移向上,罩住一方挺立的傲然。

飞向你的床 05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6/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