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向你的床(高干) 飞向你的床 10


    梁阁影终于知道冷汗夹背是个什么概念,尤其是在易展川冷冰冰的眼神下,她心里把郑尔里里外外骂一遍,之前对他的一点愧疚全部荡然无存。顾不上郑尔会怎么看,她连忙抽了几张纸巾擦拭他裤子上的污渍,嘴里不停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易展川拂开她的手,声音漠然到极点,“不用了。”随后他的视线撇向包厢外一脸震惊的人。

    郑尔的脸上有巨大的愤怒,仿佛是丈夫发现妻子偷偷与别的男人来往一般,他大步冲进包厢,忍不住又是一道滔天怒吼,声音大得估计整个丽景苑都听得到,“小影影!要不是阿蒙告诉我,你是不是要一直瞒着我和这个男人鬼混!”阿蒙是先前领路的服务员,梁阁影本想之前他没有在易展川面前多说什么,想必他也不会在郑尔面前多嘴,可是现在她知道是自己把事情想的太过美好。

    梁阁影站直身体,平静地看着他,“郑尔,你冷静点。”

    “冷静?你让我怎么冷静!!他是谁!?你为什么不要我!!他有什么地方比我好!?你为什么要他不要我!!”郑尔嘶声吼道,表情十分受伤,恍若被遗弃的孩子般。

    “我们不合适。”梁阁影不悦地皱皱眉。郑尔就像一个得不到心爱玩具的小孩,争吵哭闹不休,虽是他会难过一时,但是时间一久他便会淡忘。

    “你不给我机会,怎么会知道我们不合适?!”郑尔一个箭步冲到梁阁影面前,紧紧不抱住她,嘴里苦苦祈求:“小影影,你给我一个机会好不好,我保证会对你一心一意,只爱你只疼你只宠你……”

    “郑尔,你放开我!”面对郑尔突如其来的拥抱,梁阁影来不及闪躲,只能使劲推拒他。心下唾骂郑尔混蛋流氓,现在还给她火上加油。此刻她完全不敢看座位上的男人的脸色。

    佳人冷漠如常的拒绝令郑尔大受打击,随即耳畔响起一个清冷的声音,“放开她。”郑尔微怔,梁阁影趁机推开他的身体,连退几步与他保持距离。

    郑尔缓慢地移动视线,盯着座上面色平静的男人,桀骜的眼底有爆发的愤怒。是他!是这个男人抢走他的小影影,他罪该万死!

    易展川不着痕迹打量郑尔,从头到脚一身品牌行头,典型的富家子弟,此刻他的面容扭曲,情绪十分不稳定。果然下一刻,郑尔然挥拳袭向他,口里还叫嚣喊道:“你去死,竟然抢我的女人!”

    见状,梁阁影忍不住惊呼,“郑尔!你住手!”完蛋了,这下真出事了!

    易展川依然坐在位子上,异常平静地看着他的拳头挥过来,没有丝毫要闪躲的意思。梁阁影连忙扑过去,想要阻止郑尔轻率鲁莽的举动,可是已经来不及,郑尔的拳头硬生生袭上男人的脸颊。

    易展川微微偏过头去,脸颊上的疼痛令他蹩眉,深邃的眼底闪过一丝暗,十分迅速擭住郑尔的手腕,用力砸向餐桌,即刻桌餐上的碗筷剧烈震动起来。郑尔吃痛,另一只手立刻不容示弱的挥向他……

    梁阁影吓得哑然无声,心脏几乎要跳出喉咙。面前已经扭打起来的二人,瞬间将清雅的包厢毁于一旦,地上一片狼藉。郑尔冲动不懂事就算了,怎么易展川也陪着胡闹……

    不知道是谁报警,也许是餐厅的服务员,也许是用餐的人。不久之后,一群身穿深色制服的人民警察便冲进丽景苑的包厢,阻止二人的斗殴。两个警察制住依然不肯罢休郑尔,沉声喝道:“不许动。”

    “放开我!你们凭什么抓我,我只是教训一个卑鄙小人又没犯法!放开我!”

    “你再动,休怪我们不气。”

    反观同样被警察制住易展川,一脸坦然,即使面上有淤青的痕迹,却依然遮掩不住他强大霸道的气场。他淡淡轻瞥了一眼年轻的警察同志,刚想问话的警察便倏地闭上嘴,一脸唏嘘纳闷。

    警察里为首的头儿忍不住多看了一眼易展川,似乎有些面熟,可是一时想不起来,只好先道:“带回局里。”

    “小姐,麻烦你也跟我们走一趟。”

    梁阁影从坐上警车,行驶的路程,下警车后跟随他们进警局。她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易展川当真是M市的市委记?真不是冒名顶替的吗……记忆里梁阁影对M市的市委记毫无印象,她本身对政治时事一点儿也不关心,谁被搁置谁又上任本与她无关,只是历来M市被双规的官员,总是闹腾的沸沸扬扬,她不想知道也不行。只是,对于本市的市委记,她似乎真的从未听过关于他的事迹,也不曾见过他的模样。

    可她没有见过,其他人也没有见过吗?甚至连派出所的警察也不知道市委记?这未免太过可笑了吧。所以,梁阁影才对易展川的身份感到不解,并不是说真的怀疑他是假冒市委记,而是仅仅困惑于他的身份。

    梁阁影不知道的是,易展川虽是M市的市委记,却甚少出现的民众的视线里,如果问M市的市民,市委记叫什么名字,他们肯定可以毫不犹豫地回答:易展川。可是如果要问他们是否见过易记,为数肯定不多。

    易展川不常露面于公众场合,更别说是电视媒体杂志,行为堪称低调。并且他主要是管人,至于有需要出面的事情,一律交由M市的市长,林淮。不过,目前林淮市长因公出差,所以他才会暂时代替市长处理事情,其中也包括蓝阁戏院拆迁一事。

    M市公安局北区分局。

    局里之前接到民众报警有人当众斗殴,治安大队副大队长便带人去丽景苑将斗殴的两名男子与一名女子押回局里。可是副大队一脚刚踏进局里,猛然记忆起身后扣留的男子是谁,顿时犹如雷劈,一股不言而喻的寒冷从他的背脊爬上来。早些年,他曾随局长在一次围剿匪徒的表彰大会上遇过他,他记得当时局长喊他……易记!

    因为副大队是领前带路,所以身后的他们看不见该副大队的彩万分的变脸,那惊悚的表情好像在说:哎呦我的妈呀!作孽了,哪个王八蛋报的警,然连M市的老大也敢得罪!

    副大队暗暗责怪手下的一群蠢货,有眼无珠。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倏地转身满脸笑容地走向易展川,近身只见记大人的手被反铐在身后,瞬间他的额头滑下几滴冷汗,心里一阵发寒。***,要死了,哪个混蛋干的!副大队一脚踹开易展川身侧的警署小弟,抢过他手里的钥匙,连忙给记大人开锁。他眼尖的发现记大人的手腕已经被手铐锢出一圈痕,心下哀嚎:天亡我也……

    局长办公室。

    易展川悠闲的坐在属于局长的软椅上,兴致索然听着公安局长教训手底下的副大队,实在乏味,最后他将目光投放在身旁的人儿身上。

    梁阁影将冰块放入袋子,轻轻瞥了一眼男人,发现他正兴致勃勃盯着自己瞧,手上的动作一顿,继续伸手轻轻拍打他脸颊受伤的部分。脸上传来细微的疼痛令易展川不适地皱眉,却没出言阻止,随即便有大片冰凉贴上他的脸颊,煞是舒服。

    于是,局长终于发现记大人的注意力本不在他这边,他将副大队骂了一痛狗血淋头,完全没有获得记大人的一丝同情怜悯。照理来说,记大人不是应该要劝他“好了别骂了,以后注意点就好了。”之类的说辞吗?然后他就可以顺着台阶,尽量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局长狠狠瞪了一眼副大队,走向他们,面上笑容可掬,只是语言间有一丝磕巴:“易记,您感觉好点了吗?”

    “还行。”易展川完全不看他,眼睛依然放在梁阁影的身上。

    局长的笑容掺杂了一丝尴尬,“易记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惩戒那群有眼无珠的笨蛋。”

    闻言,易展川终于将目光瞟向他,淡淡道:“他们犯了什么错,需要惩罚?”顿时,局长不准易展川话里的意思,到底是有错,还是没错?

    “他们——”易展川打断他的话,“他们只是遵守工作本分而已。”

    “是是是。”局长连连连头,心下松了一口气,看来记大人是不打算追究,随即想到什么他又问道:“那个,胆敢殴打您的人,要怎么处理?”

    易展川冷冷地看他,“你是局长,还是我是局长?”呃……局长噎住,心里不满地嘀咕:我是局长,可您是市委记,有您在我哪还敢擅作主张。不过看这架势,总之没罪也有罪,小罪也是大罪,总之严重处理准没错。

    “我一定会秉公处理。”

    梁阁影悄悄扯扯易展川的衣服,明媚的眼里有一丝请求,轻声道:“展川,郑尔他只是年幼不懂事,并不是什么坏人,别太难为他。”

    “你心疼他了?”易展川的唇角弯起一抹讽刺。年幼不懂事?从那小子打他的力道来看,可一点都不年幼。至于不懂事,这倒确实,然妄想和他抢女人,不知天高地厚。

    “不是,只是——”

    易展川冷冷打断她的话,“好了,既然不是就没有什么好说的。我累了,回家休息。”

飞向你的床 10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6/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