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向你的床(高干) 飞向你的床 11


    易展川和梁阁影出了警局,便直接回往公寓。一路上两人皆是一声不吭,看也不看对方,大有冷战的趋势。

    其实,梁阁影心里不舒服并不是因为郑尔被关押在局里,暂时无法出来,而是因为易展川完全不把她的话当一回事。

    恰巧,易展川的不悦是以为她关心郑尔,甚至为其求情,而他置之不理后而闷闷不乐。

    两个人各自不痛快。

    黑色大奔刚刚停下,梁阁影便推门而下,将易展川远远丢在后面。砰一声,用力甩上车门,易展川盯着她的背影,向来平静的眼里闪过一抹烦躁,狠狠砸了车子一拳,他追赶上去。

    梁阁影打开门,抬脚迈进公寓,忽然一只大手擒住她的手臂,强迫她转过身。她平静地看他,“易记,你还有什么事情吗?”句里行间皆是冷漠的疏离。

    易展川的眉头重重拧起来,声道:“你就那么在意那个姓郑的小子?”

    她冷笑,“不敢。”

    “你还有什么不敢,你连处-女-膜都敢自己破,你还有什么不敢!”气极败坏的易展川口不择言道。

    果然,梁阁影听见他的话,脸色顿时沉下来,以为他拐弯说自己不知廉耻。当下猛地一用力甩开他的手,她快速走进公寓,迅速将门给关上,想要将那一张讨厌的面孔隔绝在外。

    易展川用手抵制住即将关上的门板,臂上一用力便挤身而入,心中恼怒不已。反了她,在他的地盘还敢推赶他!看来,不给她一点儿教训,估计哪天就爬到他头上撒野了!

    见他强硬进入公寓,梁阁影干脆放弃与门板作斗争,直接扭头走人。不料,身后的男人再一次擒住了她,十分鲁地将她拽回去,砰一道巨响,除了门关上的声音,还有她的身体撞上门的闷响。

    忍着背后的疼痛,梁阁影怒瞪身前的男人,明媚晶亮的眼眸明显写着三个字:神经病。

    “你个小丫头片子,脾气还挺大的啊?”易展川捏着她的下巴,声音低沉,幽深的眼底有一丝郁。

    “是您火气大吧,易记!”她冷冷的讽刺回去。

    他一笑,阳怪气道:“我不仅火气大,欲-火也很大!”话音未落,便猛地擭住那一张令他恨得牙痒痒的小嘴,用力的啃咬。

    梁阁影剧烈挣扎起来,唇上是一阵阵火辣的疼。妈的,他属狗啊!

    不理会她的挣扎,他的舌长驱直入,鲁蛮横侵占她的口腔,掠夺她的甘甜。大手依旧掐着她的下巴,以防止这只不乖的小猫突然反咬自己一口。蓦地,易展川感觉头皮一阵疼痛,锐利的黑眸狠狠瞪向她。该死的,然揪他的头发!

    他暂时停下唇上的肆虐,一把扯下自己的领带,迅速将她的手捆绑在身后。见情况对自己越来越不利,梁阁影连忙喊道:“放开我!混蛋,你放开我!”

    易展川再一次掐住她的下巴,笑的好不得意,“你觉得我会放开一只张牙舞爪的小猫咪吗?”砺的手掌抚上她柔嫩的面颊,痴迷地摩娑。小家伙的皮肤真好,嫩到令他想咬一口。

    脸颊传来的噬痛让梁阁影的五官全皱在一起,心里痛恨不已。靠,易展川这个变态,真当他自己是狗啊!刚咬完她的嘴唇,又咬她的脸!

    半晌,易展川才放开嘴下白皙嫩滑的肌肤,果不其然,她的脸上已然有一圈牙印,明媚的眸中有巨大的愤怒,目光直直瞪着他,甚是气愤的讽刺:“易展川,你什么时候变成狗了!”

    对于梁阁影的叫骂,他不予理会,也懒得争辩。薄唇又从她的脸颊下滑,重新回到她的艳的唇瓣,在她气得发颤的视线下,他的唇再度覆上柔软的唇瓣上辗转吸-吮,不稍片刻,粉嫩的唇瓣更加肿艳丽,恍若一朵滴血的玫瑰般诱人。

    梁阁影只觉得口腔里隐隐作痛,尤其是舌,仿佛要被硬生生拔掉一般。她不安分地扭动身体,想要挣脱手上的束缚,可是他的领带却死死捆扎,没有丝毫松动。

    他的大手从纤细的腰身渐渐抚向上,最终罩住一团挺傲的浑圆,用力的揉捏起来,将柔软的-揉成各种形状。身体隐隐传来的异样感觉令梁阁影不自觉咬住唇,阻止任何声音出嘴里飘出。

    炙热的唇已经滑至她白皙的颈项上,略微鲁的啃咬吸吻,直到她的颈项上遍布色的痕迹和湿润的唾,他才又往下袭去。用牙齿咬开一颗颗纽扣,遇上和主人一样顽固的扣子,易展川便蛮力用牙齿扯掉它,渐渐光-裸白净的-部袒露出来,暴露于空气中。

    易展川的眼眸倏地暗沉,直接拦腰抱起她的身体放置玄关处的鞋柜上,大手袭上她的衣襟十分鲁地扯开。顿时,梁阁影的上身便只剩下一件衣,浅粉色的衣堪堪包裹住傲人饱满的浑圆,十分诱人。

    梁阁影当下无语,吼道:“易展川,你疯了!”这里不是卧室!还在门口啊,他发情也不要这么随便好不好!

    激昂的尖叫声刺痛他的耳膜,易展川脸色一沉:“你再叫一句,我连你的嘴也堵上。”

    闻言,她不敢置信地瞪他,美眸几乎能喷出火焰。***,这个王八蛋!他哪里有一点儿记的样子?分明就是一个臭流氓!外加还是一个大-色-狼!

    易展川十分满意她的哑然失声,即使她是一副鄙视唾弃他的表情。无妨,他马上就会让她没有时间胡思乱想。将她剩下的粉色衣扯掉,随手丢到地上,他欺近她赤-裸无暇的上身,紧紧盯着她起伏不定的-部,漆黑的眼底有火光跳跃,糙的手掌均握上它们,不重不轻地揉捏。心下更是确定,这一对完美诱人的-是他的,任何男人都别妄想侵占,甚至连念头都不能有……

    至此,梁阁影已经知道自己无法阻止他,发情的男人不是轻易便可打发,更何况这个男人是易展川,那就更不可能了。可是她仍然不甘心,臭男人,除了欺负她还会什么呀。

    见她一脸愤然的表情,易展川勾勾嘴角,终于放轻声音,诱哄道:“小影儿,别生气了,给我好不好。”其实,某只大色-狼的问题本没有任何意义,因为不管她愿意不愿意,他是吃定她了。

    “不要。”果然,梁阁影如此回答,并且附送他一个恶狠狠的眼神。

    “是吗?”易展川意味深长一笑,又缓缓道:“不怕,等一下你就会想要了。”语落,他一把揽住她纤细的腰肢,薄唇劈头盖下。

    她来不及反驳他的话,唇又一度被他侵占,所有的话语淹没在他的唇齿中。

    他灵活的舌肆意勾弄她的湿软,极为亲密无间的交缠、追逐。幽黑锐利的眼眸一瞬不瞬盯紧她,仿佛要将她看穿看透,又仿佛她是野兽看中的美味猎物一般。

    梁阁影颇为心悸的闭上眼睛,杜绝他犀利的视线。

    当他终于餍足离开肿的唇瓣,她立刻口鼻并用的呼吸,差一点儿就因为缺氧而亡了。没有给她太多调整适应的时间,男人的头颅向下滑去,埋入她高耸的-峰里,尽情地挑-逗撩拨她。

    “啊……别……”一声娇媚的呻-吟立刻溢出口,梁阁影难受的扭动身躯,前传来一阵阵酥麻,令她忍不住挺直了身体。殊不知这样的举动只是更方便了某只大色-狼。

    大手不知何时抚上她挺翘的臀部,隔着薄薄的衣料摩娑。梁阁影完全招架不住他手法娴熟的挑拨,何况她也不再是懵懂的少女,她的身体已经被他所熟悉,甚至是驾驭过。脸颊泛起娇羞的润,她察觉到自己的小腹在轻微的抽搐,下-身渐渐湿润。

    大手抬起她的身体,十分轻松褪去她下-身的衣物,甚至是粉色的蕾丝边底裤也不例外,一并丢落地上。

    手掌来回抚她光滑细嫩的大腿,柔嫩的触感甚是喜欢,他几乎不想停止。不过,他还是向上游移,指尖轻柔地扫过身下人儿的大-腿-内-侧,果然身躯立即一阵颤动,耳边又是一声娇媚的吟哦。

    “小影儿,你真敏感……”易展川的声音随着她的反应逐渐暗沉沙哑,黑眸更是紧紧盯迫她,不愿错过她一丝一毫的变化。

    指尖碰触上敏感异常的花蕊,梁阁影的反应是猛地睁开眼,同时身体缩后,想要逃开他的羞人的碰触。可是身体受捆的她,怎会逃的开。易展川轻而易举便制住她,惩罚的咬了下她挺立绽放的-尖。

    “呜……”梁阁影呜咽一声,不知是疼还是其他,神情有些无助,水眼汪汪的注视他。

    该死的,这只勾人的小妖!

    易展川艰难的闭闭眼,抑制住想要立刻“提枪上阵”的冲动,长的手指探了探她的下-身,虽是有湿润感,但是不够。要承受他的欲-望,这点湿润远远不够。

    他又恶狠狠瞪她一眼,声道:“小妖,你再勾引我,我才不管你疼不疼,马上要了你。”因为他已经忍得很疼,几乎快要爆炸。

    不去看她惊愕失色的小脸,他的手指毫不犹豫地刺入湿润的紧致甬道,缓缓的抽-动起来。

    变脸比翻还快。这是梁阁影对他的又一个认知,上一秒温柔的唤她小影儿,下一刻又凶巴巴的叫她小妖,本就是变化无常……

    蓦地,下-身传来的阵阵快感打断了她的思绪,只能随着他手指的动作而颤抖,呻吟也控制不住溢出口。

    “嗯……啊嗯……”

    透明晶莹的体越来越多,从狭隘的幽径缓流出,染湿了身下的柜子表面。一股莫名的空虚笼罩了梁阁影,她难耐的挣了挣身子,羞怯地咬住下唇。她知道自己需要什么……

    见状,易展川抽出手指,在她的错愕的目光下,将沾满透明体的手指送至唇边,一点一点舔嗜干净。

    轰,她的身体瞬间透,像是一只被烤熟的虾,全身遍布绯。某处的体似乎流淌的更多……

    他飞快褪去身上的束缚,赤-裸著身躯回到她身边,沙哑道:“小影儿,要我吗……”

    身体止不住轻轻颤栗,梁阁影幽怨的看他。他怎么这么坏,先存心撩拨她,最后又故作君子,假惺惺的将选择权交给她……她就不信,如果她说不要,他便会罢休?依她看,会是善不罢休才对……

    可是,易展川是伪君子,她梁阁影不是,她通常不会违背自己的意愿。

    “展川……我要……你……”

飞向你的床 11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6/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