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向你的床(高干) 飞向你的床 14


    与斐项林淮二人道完别后,易展川便带着梁阁影离开盛宴餐厅。他用力擒住她的手腕,半拖半拉往停车场走去。她的步伐有一些儿踉跄,因为赶不上他的脚步。

    易展川的脸色非常难堪,仿佛吃了炸药一般,随时都有可能爆发。不过,梁阁影完全不关心他吃了炸药还是春-药,因为她也十分不爽他先前的举动,竟然在她钟情在意的男人前面,大放厥词。搞艺术、深入艺术……什么乱七八糟的屁话,梁阁影恶瞪着男人高大的背影,心下唾骂:道貌岸然的衣冠禽兽。

    打开车门他将她丢了进去,绕转另一边坐上驾驶位,发动引擎,易展川还是忍不住说道:“刚才你直接把眼珠挖出来贴到他身上得了!”

    柳眉一拧,梁阁影侧头怒目而视,冷冷回应:“我也很想!”

    正准备要驶离的车子猛地熄了火,易展川砸了方向盘一拳,扭头看她,深邃的眼里有冷然厉色,“梁阁影,我才是你的男人!”

    她冷笑一声,不作应答,娇俏的小脸上有明显的讽刺。她的男人?真是可笑,他们只是上了几次床,他最多也只是她的雇主,何时成了她的男人?

    易展川显然看清她眼中的讥讽,今晚隐忍已久的怒气和嫉妒顿时如数爆发。一把扯过她的身体,手掌用力掐住她的下颚,漆黑的眼底有火光跳动。“梁阁影,惹恼我对你没好处!”

    她瞪他,困难的张唇:“谁稀罕你的好处!”事到如今,她还有什么可惧怕他,新扩展的道路也已经定下来,蓝阁戏院不再有任何危险,她还怕他做什么。要说她过河拆桥也罢,说她不知天高地厚也好。总之,她不想再任由他搓圆揉扁。

    易展川怒极反笑,唇角的笑意有一抹森。很好,她终于按捺不住了?不稀罕他的好处?她以为蓝阁戏院没有面临拆迁便是万事大吉?她真是天真的可笑,他只要一句话,蓝阁戏院马上就可以从她的世界里消失!

    不过他不屑拿这种事情来威胁压制她,那只会令她更加瞧不起他,不是吗。他自有手段征服这一只张牙舞爪的小野猫,让她乖乖窝在他怀里吟叫。

    梁阁影一声低呼,因为易展川突然将她的身体拽向驾驶位,迅速让她坐到他的腿上,她还来不及反应,他的唇便劈头盖下,准确无误擭住她的樱唇,用力吮吻柔嫩的香软,又发狠似的啃咬,恍若要将她的唇瓣吞吃下腹。急切又鲁的吮-吸立即将粉润的唇瓣吻得娇艳欲滴。

    梁阁影完全招架不住他的猛烈,双手紧紧揪住他的衣襟,不停扭动身躯欲要挣脱他的禁锢。可她腰间和脑后的手掌是如此强势,完全不允许她的逃离,哪怕是半分半毫。灵活的舌尖强硬撬开她的唇齿,侵入她的领域,开始蛮横无理的掠夺,肆意霸占她的香软,极尽情人之间的亲密。

    趁他的嘴转移至白嫩的耳垂,她喘息喊道:“易展川!你别对我耍流氓!”

    易展川吮吻的动作一停,缓缓抬起暗沉的眼眸,凝视她羞怒绯的双颊,低沉道:“小影儿,你难道不知道男人不坏女人不爱,男人不流氓发育不正常?”

    美眸一睁,梁阁影怒目而视。靠!混蛋,又鬼扯什么乱七八糟的歪理?

    随之,他又不紧不慢的补充:“为了证明我发育很正常,只好对你耍流氓。”闻言,梁阁影恶狠狠瞪他,刚要开口骂他,谁知他再度封缄她的唇,把她叫嚣的语言如数吞入腹中。

    他极度热情吻她,放肆的唇舌几乎要击溃她所有的理智。隐隐约约中,她感觉到他的大手擭住她的手,带领她往下袭去。即刻,她便察觉到手心碰触到一个炙热坚硬的物体,浑浑噩噩的思绪立刻清醒过来,她用力抽回手,躲开他的唇,尖叫出声:“易展川,你不要脸!”他们还在餐厅的停车场,他然……

    他毫不以为意,用力勒紧她的纤腰,低声讽刺:“我不要脸?你要?之前你的眼神恨不得扒了那个斐项的衣服,你就要脸了?”

    她的脸色一白,顿时变成一只被踩住尾巴的小猫,浑身的绒毛全部竖立起来,恼羞成怒道:“那又关你什么事!我喜欢看他我乐意看他!他比你好看一百倍!”

    易展川脸色风云突变,瞬间布满霾。

    她依然不管不顾,豁出去一般,“你知道我在电话里对他说什么吗?”

    餐桌上,斐项问她:“上次是你给我打的电话吧。”

    她颤抖着不敢回答他,也不敢看他,生理与心理皆是一片冰冷。斐项为何要突然提及电话里她对他表达爱慕,难道是想羞辱她……

    直到他说:“上次手心信号不好,我没听见你说什么……你可以再说一次吗?”

    恍若晴天霹雳一般,她久久不能回神。半晌后,她才愕然的回答:“没有……其实没什么。”

    看着她倨傲不桀的小脸,易展川的神情更沉,仿佛已经知道她要说的是什么,男的嗓音十分冷冽:“小影儿,你最好清楚自己在说什么话。”

    梁阁影本没有注意到他话里的危险,不知死活道:“我对他说,我喜欢他!”

    啪嗒一声,易展川压抑已久的神经蓦地崩断,黑眸充满汹汹怒意,猛地一把拽过她的身体,声气:“可惜他本听不见。”

    他炽热的鼻息喷洒在她的脸上,有些儿发烫。梁阁影依然没有发现他话里有话,不甘示弱道:“只要我愿意,我可以对他说一百遍!”

    终于,他被她的顽固挑衅的语言气得发狂,搂住她纤腰的力道几乎可以将其掐断。他一把抱起她的身体,轻而易举将她旋转了一个方向,让她跨坐在自己的腿上,面朝方向盘。

    “易展川!你要干什么!”心里涌起不好的预感,梁阁影终于察觉到危机,可是为时已晚,怒气中的男人基本没有理智可言。果然,易展川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直接用行动告诉她!

    夹带怒意的薄唇迅速印烙她白皙的后颈,狠狠咬了一口,娇躯猛地一颤,遂即剧烈挣扎起来。梁阁影止不住有一些儿害怕,前方的光线晦暗,她隐约只看见一排排车辆。因为背对着他,她无法看到他的脸,也看不到他的表情,只知道身后的男人是他,并且处于生气状态。

    他的唇已经吻上她的颈侧,一下又一下的吸吮,白皙柔嫩的颈项瞬间印上一枚枚痕,且伴随湿热的口。她不住的挣扎,细瘦的胳膊剧烈地扭动,可是他的手掌如此强硬有力,牢牢擒住她,不容许她的逃开。

    另一只大手从她柔软平坦的小腹向上游移,慢慢的抚,最后袭上了她尖挺的娇,略微鲁的揉搓,拇指与食指隔着薄薄的衣料揪住她敏感的顶端,忽重忽轻的拉扯。

    强忍住身体上异样,她断断续续骂道,“易展川……你……混啊……”最后,他猛地用力掐住她的-尖,硬生生使她“混蛋”的余音变成痛吟。

    随即,他松开她的手腕,两只手一起罩住她柔软的浑圆,肆意揉搓玩弄。他的唇一路往下,隔着衣物吮吻她的背部,薄唇所到之处衣服皆被口水浸湿。

    梁阁影的双手得到自由,立即覆上他的手掌,想要将他为非作歹的双手扯开,可是他的双手仿佛生长在她的-部上一般,难以分离。顿时,她猛烈拍打着他的手背,声音颤抖:“放开!你放开我!”

    易展川依然不理会她的叫嚣,她不安分的扭动,间接带动柔软挺翘的臀部磨蹭他的小腹与他双-腿-之-间的硬-挺,欲-望渐渐抬起头,若有似无撞击她的臀部。

    如此显明的-动-作令梁阁影的脸颊瞬间通,几乎想要尖叫出声:这里不是他家,是停车场啊啊啊……

    易展川当然知道是停车场,可是她既然敢惹恼他,那么就别惧怕后果。

    稍微调整下她的身体,让她改为侧坐,他炽热的唇吻过她白嫩的耳垂,然后覆上她的唇,肆意的挑-逗、撩拨她。大手一眨眼便下滑至她的大腿上,来回的摩挲,慢慢探入腿、内侧,极具色-情的抚。

    她的手追随至下方,紧紧擭住他的手掌不让它动弹,显然她的阻止本毫无用处,糙的手掌依然游刃有余的动作着,袭上她的裤头,手指十分灵巧地解开纽扣,扯下拉链。顿时,她的裤子便堪堪挂在她的腰间。

    “不……不要……”梁阁影费劲吐出拒绝,声音里隐隐带了一丝哭腔。

    易展川用力啜了一口她娇艳欲滴的唇,抱起她的身体,十分迅速褪下她的裤子,将其丢向后车厢。

飞向你的床 14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6/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