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向你的床(高干) 飞向你的床 17


    厨房。

    梁阁影慢条斯理洗米煮菜,动作十分娴熟,可见并非是厨房里的新手。其实,平日里易展川不来公寓,她都是自己稍微简单料理一些饭菜填饱肚子。今日不想出去,一是天气原因,二则是心情有些抑郁。

    易展川没有离开厨房,他倚靠墙壁静静打量她有条不紊的动作,深邃寂静的眸中隐约浮现一丝莫名的情绪。

    大约半个小时后,梁阁影将做好的饭菜端上餐桌,又看看时间,也才四点四十二分。现在吃晚饭似乎是有点偏早,不过既然都已经做好了,那就吃吧。

    她褪去围裙,盛了两碗饭,一碗放至他面前,心下不满地嘀咕:真是大老爷,连饭都要别人端到他面前。

    易展川没有动筷子,而是兴趣盎然盯着她瞧,眉宇间掺杂一抹浅浅的戏谑。梁阁影刚扒了一口饭送到嘴边,余光瞥见他的样子,遂然停下手中的动作,侧头撇他,“你是觉得我做的饭让人难以下咽吗?”

    他摇摇头,笑道:“当然不是。我只是惊讶小影儿然还有贤妻良母的潜质。”

    梁阁影冷笑道:“那可不,现在的女人不仅要能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还要上得了床……您说,对吗?”

    无视她语气中浓浓的讽刺,易展川挑眉道:“小影儿,我承认你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这一点,可是这上得了床,你火候恐怕还差点……”

    “啪”一声摔下筷子,梁阁影的脸色十分难堪,“那从今儿起,请易记别再找我上-床!”甩下这一句,她气冲冲的离开餐桌,腾腾跑上楼,沉重响亮的脚步声透露出她晦暗的心情。

    易展川瞪着她离去的背影,俊朗的眉峰倏地拧起,又转头拧眉瞪着桌上的几盘菜肴,散发出浓郁诱人的香气。半晌,他暗叹一声,拿起筷子将桌上的食物一扫而光。

    梁阁影烦躁的趴躺在床上,心情差到极点,身体里一阵阵堵塞,似乎连呼吸也不顺畅。易展川的行为举止真是越来越讨厌,总是戳她的伤疤,令她难受难堪。回想之前,他先是破坏她在斐项面前的形象,后又无情地摧毁她心中的那一尊建立已久的塑像。

    呵呵,斐项失聪怎么了,他是聋子又怎么了,她一点也不介意,只是对他又多了一分疼惜,一分仰慕,一分敬佩……他的路途一定走的很艰辛吧,可是他还是成功了,证明他是最。

    梁阁影拿出手机翻看名片夹,手指静静抚他的名字,心里默念:斐项,斐项……

    易展川打开房间的门,瞥见她姿势不雅的趴在床上,黑眸闪过星星笑意。但她发现他进来之后,飞快地将手机藏到枕头下的举动,又令他的脸色倏地下沉,一步一步走近她……

    梁阁影翻身坐起,脸色不悦地瞪他,“出去。”闻言,他的眉头拧的更紧了,她脸上明晃晃“不欢迎你”的表情十分刺眼。不欢迎他?那她欢迎谁,那个聋子画家?

    易展川深吸了一口气,压下-体-内窜起的怒火,放松脸上僵硬严厉的表情,坐到床边,将反抗的她抱进怀里,轻声问道:“还在生气呢?”

    梁阁影挣扎几下无果便放弃,一声不吭的沉默,也不正眼瞧他。易展川也不恼,掰正她的小脸,诱哄道:“小影儿乖,别生气了,是我错,我跟你道歉好不好。”语毕,重重亲了她一口。

    梁阁影本来打算对他冷漠以待,料想他如此高傲的人应该不屑和她继续纠缠,会他知难而退。谁知他竟如此无赖……不,其实易展川本身就是一个大无赖。

    看见她脸上显而易见的嫌弃,仿佛他的亲吻对她而言,就像是有毛毛虫爬上她的身体。他温和不久的脸色又蓦地沉,黑眸一片霾,对她顽固不化的态度很是恼火。

    他一把擒住她的下巴,薄唇旋即覆盖上去,狠狠啃噬她柔软的唇瓣,片刻便将粉嫩的嘴唇啃得肿,然后他的舌头才长驱直入,撬开她紧紧闭合的牙齿,直接吮住她的软舌不放,重重的吸吮。

    梁阁影使力推脱敲打他的坚硬的膛,脑袋不停的扭动,不屈不挠抗拒他的接近。下一刻,易展川直接翻身压住她所有的动作,把她完完全全压锁在自己的身下,同时加深他们唇舌间的纠缠。

    她感觉到他的舌头几乎要快伸进她的咽喉,那种强硬的霸道令她难以抗拒,原本推打他的双手不知不觉变成揪着他的衣襟,他沉重的体积亦使她喘不过气,只能从他的口里寻找气息。

    易展川明显感受到身下异常的柔软,乖巧的服帖着他,下腹的某处渐渐发烫发硬,抵着她柔软的小腹。

    她隔着衣服感觉到他的坚硬,甚是危险的抵在她的肚子上,顿时娇躯不敢再有一丝挣扎、一丝扭动,乖乖任他胡作非为。

    易展川喘着问:“小影儿,还跟我生气吗。”深邃的眼眸里情绪波涛起伏,大有她答是,他便立刻继续做下去。遂,梁阁影僵硬地摇摇头。

    他重重啄了一下她肿的唇瓣,沙哑道:“用嘴说。”

    “没有……”开口出声后,梁阁影发现她的声音也沙哑的不像话,因为缺氧而润的脸颊更加充血,略微难堪地撇开视线。一只手掌覆上她的脸,阻止她的逃离。易展川摩挲着她的脸庞,低沉道:“小影儿,明天陪我去参加一个聚会吧,嗯?”

    AllureClub,是M市的一家顶级私人会所,AllureClub的会员基本都是上流社会的人员,或者更通俗点的说法,它就是一群有身份有权势或有钱财的人的娱乐场所。

    Allure,既含有诱惑,也包含着倾城之意。所以,AllureClub的服务员皆是十八至二十五岁之间的女,并且皆是一流绝色,举止间带有玫瑰的诱人风情,又似朵纯洁的百合。

    金色的大理石地砖,丝绒的地毯,鲜衣怒马的人群,脸上带着虚伪的笑容,假意的套,一切的一切都告诉梁阁影,这是她永远无法踏入的另一个世界。她只是有幸路过并且参观了上流阶层的世界是何模样。

    “你不喜欢这里吗?”易展川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衬得他的身躯高大伟岸,充满男人味。

    梁阁影抬眸淡淡瞥了他一眼,无声表达她的不喜欢。相较于平常的随意,美丽的脸庞化了淡淡的妆容,五官更显致。而她的一头黑亮的发丝高高挽起,亦将她衬得十分成熟高雅。同样她今天换上一身白色的长裙,异样美丽。不过白色应是纯洁无暇的象征,可从她的身上有隐约透露出一股迷人的妖冶,也许是因为紧致的长裙把她玲珑有致的身材完全勾勒出来,分外迷人眼球。

    男的大手轻轻揽住她的纤腰,力道不大,却不容她躲避。他附耳低声道:“小影儿忍耐一下,等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就走。”语毕,嘴唇离开之际轻轻吻了下她的发鬓。

    迎面而来一位中年男子,他身边伴随着一位年轻女子,两人的年纪大约相差二十,典型的老牛吃嫩草。梁阁影不动声色扯下嘴角,又不禁想道,如果当初她遇见的易展川也是一个年过半百的男人,她还会选择跟他吗……

    未等她思索出结果,中年男子携带女眷已经来到他们的面前。

    易展川略微一笑,率先伸手,“华总,好久不见。”

    华善连忙伸手握住他的手,笑道:“好久不见,易记!”

    要说这华善,也算是有些来头。早些年他也曾是M市的副市长,换届选举市长时易展川也曾提名过他,可后来华善不知为何又主动请辞,甚至退出官场,开始经商,凭借曾任副记时留下的人脉,历年来事业也是有声有色,蒸蒸日上。

    “华总,近来可好?”

    “托您的福一切都好,易记您还是别叫我华总华总的,就和以前一样称呼我老华就可以了,哈哈!”

    易展川笑而不语,华善已经偷偷打量梁阁影多时,终于开口询问:“易记,这位小姐是?”

    本事无打采的梁阁影,一听对方问起自己,身体不由的僵了僵,心脏一阵收缩。易展川会怎么回答?套虚伪地说她是他朋友?还是直截了当告诉对方她只是他的情-妇……

    易展川明显发现了她身体的僵硬,嘴角勾了勾,不着痕迹捏捏她的腰,轻声道:“这位是我的女朋友,梁阁影。”

    闻言,在场的人除了易展川,无一不震惊,其中也包括梁阁影。她平静的面容下也是极度震撼,不敢置信。

    易展川然说,她是他的女朋友?!

飞向你的床 17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6/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