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向你的床(高干) 飞向你的床 18


    AllureClub,女士洗手间。

    顾不上脸上的妆容,梁阁影将冷水不停泼向自己,想要冷却下自己过于激烈的心情。男人唇角一勾、低声一句话,瞬间便搅乱她一池春水。女朋友……他真不要脸,谁是他女朋友,净睁眼说瞎话。

    随后,有两名女子并肩进入洗手间,装扮稍看一眼便知价格不菲,皆是时尚奢侈品牌。她们笑语交谈,交流的话题从当下流行的品牌到当下男人,“雅美,你现在和那位富二代是什么情况,他不是说要娶你,向你求婚了吗?”

    名叫雅美的女子听到好友的疑问,脸上的笑容倏地消失,语气甚是愤怒:“放屁!那家伙本就是在骗我,本不敢对他家里提起我……算了,我已经打算和他分手。那你呢?和你的张县长怎么样了,他有没有打算离婚?”

    “哎别提了,他哪敢和他家的母老虎离婚呀,每次他都是找借口敷衍我,都快被他气死了,真是一个窝囊废。”

    “嘿嘿,有本事你当他的面说去呀。”

    “好啊,你竟敢拿我开刷,看我怎么收拾你!”

    两人嬉笑打闹地追跑,经过梁阁影身边都略微打量她一眼,表情有一丝诡异,后迅速进入厕间。梁阁影擦拭干净脸上的水滴,拿起包包走出洗手间,一脸平静。难道女人一定非要靠男人吗……

    梁阁影刚踏出洗手间,即刻迎面扑来一个男子带着满身酒气,酒醉的男人狠狠抱住她不放,陌生的气息一下子紧紧包围住了她。“宝贝儿……我总算逮到你了。”炙热而充满酒味的呼吸重重喷洒在她的脸上,男子的神情恍然迷蒙,显然是醉的不轻。

    “先生,请放开我,你认错人了。”梁阁影拧眉冷声呵斥,陌生男子的接近令她格外反感,尤其还是处于一个陌生的环境里。

    她用力推开他的身体,刚成功脱离陌生的怀抱,不料他下一秒又扑上来,力气大得让她狠狠撞上身后的墙壁,背脊立刻传来一股剧烈的疼痛,梁阁影的脸色瞬间失色。***,她平生最讨厌酒醉的男人,轻者神志不清疯疯癫癫,重者就借酒装疯撒泼,眼前的男子估计属于后者……见鬼的,附近要是有人帮忙的话还好说,可是女士洗手间属于比较的地方,本看不见一个侍者。

    “才、才没认错!”男子打个酒隔,浓重的酒味喷上她的脸上。陌生男子紧紧搂抱住她,大手有些儿不安分的乱动。顿时,她的脸色十分难看,眼里尽是嫌恶。当下心里的不满、恼怒统统归于易展川的头上,一切都是他的错。该死的易展川,没事带她来这种鬼地方干吗!

    男子本看不清梁阁影脸上的冷然表情,迷离的眼睛傻傻盯着她,口里含糊不清,“宝贝儿……你今天好漂亮……来香一个……”说着便嘟起嘴要去亲。这时,梁阁影已经是怒火攻心,管不上会不会惹是生非,抬腿屈膝重重撞击他的裆部,趁对方吃痛时扬手狠狠给了他一巴掌。

    “啪”一声回荡在走廊,十分响亮。男人微微后退了数步,本是通的脸孔疼得白发,他紧紧捂住自己的下-身,神色十分痛苦。

    梁阁影冷哼一声,整整褶皱的衣裙转身走人。高跟鞋重重踩在地面上,发出响亮的啪嗒声,显示女主人的极度不悦。她要找易展川去算账……该死的他,一定泡在女人堆里不亦乐乎吧!

    忽然一道猛力从背后突袭上来,重重将她压倒在地,继而充满酒味的语气响起:“宝贝儿今天好辣……不过我好喜欢……”被死死压在地下的梁阁影简直要气炸了,恨不得要将他碎尸万段,无奈对方沉重的体积又压制她无法发作。倏地,男子从地上爬起来,一并扛起她的身体,摇摇晃晃往前走,右拐上楼,不知去往何处。

    “放开我!放开我!你***认错人了!!”梁阁影使劲挣扎,用力捶打对方,只是倒挂的姿势会血逆流,不多时她便一阵头昏脑胀,踢打挣扎也不及先前的力度。

    易展川……你***混蛋……

    AllureClub,豪华、高档、休闲的娱乐设施一应俱全,并且设有绝对的房,供人休息或是玩乐。

    酒醉男子扛着梁阁影进入一间套房,又摇摇晃晃进了卧室,最后将她重重抛上柔软的大床,饶是她再笨再糊涂也明白对方意欲何为。顿时,梁阁影顾不上头昏脑胀,连滚带爬从床上起来,即使躲过扑过来的男子,心脏噗通噗通跳动。原来酒后乱便是如此开端,即使完全不认得对方是谁,只要有了欲念便可为所欲为……

    “宝贝儿……跑啥你过来……”醉醺醺的男子从床上撑起身子,眼睛直勾勾盯着墙角的女人,眼里有赤-裸的欲-望。

    梁阁影四处寻找可以当做防卫武器的工具,可是除了沙发上软绵绵的靠枕,其他都是她无法撼动的大型家具饰物。她的手机又放在提包里,而她的包早在之前的挣扎中不知道掉到哪处,现在真可是掉入虎口。所幸,她身子不弱,自小学戏曲多多少少有一些功夫底子,对方又酩酊烂醉,估计一时半会奈何不了她。

    可是她哪里知道对方曾是军人出生,之前会她的反击成功完全是因为侥幸。所以当对方截住她的飞踢时,梁阁影的眼睛闪过一丝错愕,心中暗叫不妙。男子嘿嘿一笑,糙的大手从她的腿部抚向上,不怀好意的动作让她血色全无,唇颤颤道:“放开我……先生你真的认错人……”

    男子恍若未闻一般,紧紧抓住白皙纤细的腿儿用力一扯,即刻她被他扯进怀中,下一秒拦腰抱起她,再度扔回白色的大床上。柔软的身躯在床上重重弹跳数下,她的心脏也随之重重弹跳。难道她注定要于此……易展川……你在哪里……

    当男子压上她之际,梁阁影几乎要尖叫出声,压抑下心中的恐惧翻滚几个圈,却依然没有逃过对方的箝制,男子凑近她苍白的脸庞,呢喃自语:“宝贝你躲什么……还生我的气呢?呃……放心……我一定会和那只母老虎离婚的……”

    梁阁影一怔,继而眉头拧的死紧。母老虎……他不会是刚才进洗手间的女人口中的张县长吧……见鬼的!他的女伴在厕所里,本不是她啊啊啊……

    烂醉如泥的男子本没有发现剩下的女人并不是自己的女伴,他的眼睛十分痴迷地盯着她,只觉身下的女人特别的美,压住的娇躯出奇的柔软,她好似他梦中的女神。美丽的面孔,润的嘴唇,让所有男人都有一亲芳泽的冲动,男子的头颅缓缓凑近她。

    梁阁影瞪着近在咫尺的陌生面孔,虽算不上帅气英俊,不过也还算五官端正,她知道他是什么张县长,听起来似乎也是一个有点儿权势的主,如果换作一般女人应该会趋之若鹜。可是她梁阁影,连M市市委记都是敷衍搪塞的态度,他一个区区县长又算什么。

    所以,男子的举动此时此刻在她眼中就是无比的丑陋,令她非常厌恶,梁阁影想也不想的又是一巴掌呼过去。

    本想醉酒的男子应该会防不胜防,谁知他准无误握住她挥打过来的手掌,本该是浑噩迷蒙的眼中蓦地闪过一抹狠,下一刻重重甩了她一巴掌……

    易展川看了看时间,梁阁影的离开已经有十几分钟,眉头轻轻一皱,她是掉进卫生间了吗。再看眼前厚脸厚皮的一位地皮开发商,有意无意总是提及想要参与市里近期准备施行的招商引资方案。

    对方见易展川神色冷然,自然也不敢再多言,但脸上眼里皆是一片请求。虽然易记说,此事不归他管辖范围,他要找只能找市长,或者其他几个决定方案的市常委。事实上,能找的他都找过了,能托关系也尽量托了,可是效果并不大,所以今晚他才会大胆来尝试一下易记,只要他一句话,甚至一个眼神,就可以让他的公司更上一层楼,稳扎M市同行业里的地位。

    易展川冷笑一声,真是不自量力,念头动到市里的项目上,其实这倒没什么,想要分一杯羹的人确实不差他一个,只是动念头动到他身上,就大不该了。梁阁影离开已久,他的心情渐渐不耐,大有找茬之意。

    找茬?易记不愿帮忙不要紧……万一看不顺眼他,稍稍动动手指头就可以摧毁他多年以来辛苦打拼的一切。于是,终于知道易记权威是不容挑战的某人识趣走人……

    脸色不悦的某人,抬腿朝女士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飞向你的床 18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6/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