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向你的床(高干) 飞向你的床 21


    梁阁影回到公寓,发现易展川又是坐在沙发上阅览报纸,且桌面上还有好几份,无声透露他来此多时。纤细的柳眉重重一拧,关上门走进去。看来易记最近真是清闲的很啊,最近每次回来基本都会看到他。

    梁阁影经过他身边的时候不作丝毫停留。果不其然,易展川沉声开口:“你去哪了?”

    她想也不想的回道,“从戏院回来。”

    蓦地,他的声音一冷充满威严,“我是问你出了戏院之后的一段时间,去哪了?”严厉的口吻仿佛审问犯人一般,梁阁影扯了扯嘴角,转身看他,明媚的眼里带着挑衅,一字一句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他放下手中报纸,缓缓侧头,黑眸犀利而冷漠,声音冷硬,“你去找他了。”完全是陈述句。

    她的脸上不见一丝慌张,反而扬起一抹灿烂的笑意,直截了当的承认,“对啊,我是去找他了,那又怎么样呢。”

    闻言,易展川猛地站起来,大步走向她,深邃的眼里有浓浓的怒意。该死的,她只要和那个斐项扯上关系,对他的态度立刻一百八十度大转变,说话也是夹枪带棍阳怪气。

    见他来势汹汹的样子,她无意识的后退一步,即刻身体便贴上墙壁,同时他也欺近她的身子,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脸上,有些炙烫,“你该知道,我随时可以将他从M市丢出去,让他身败名裂,甚至永远无法执笔绘画……”

    “啪!”

    一巴掌准确无误摔上他的脸颊,他的威胁瞬间使她失去冷静,只能尖叫:“你敢!你敢!”

    易展川缓缓移正被打偏的视线,锐利冰冷的眼睛紧紧锁住她慌乱的脸庞,低沉的声音充满危机:“你看我敢不敢?”该死的,这只小野猫最近越来越野了,短短几天,便已经赏赐了他两巴掌?看来不给她一点教训,她是不会乖乖听话……

    梁阁影显然听明白他话语中潜藏的意味,不是威胁不是恫吓,是真的,他真的要对斐项下手……

    恼怒彷徨爬上心头,她张唇想要说些什么,忽然下腹一阵抽痛,恍如有刀刃刺入腹部,她的脸色瞬间苍白,手指紧紧攀上墙壁,冷汗从额际溢出。他目光凛凛扫视她的神情,十分痛苦,血色全无,并且一副摇摇欲坠的模样。俊朗的眉峰重重皱起,易展川以为她是听到他要为难斐项而大受打击。

    漆黑的眸子布满霾,沉重而吓人。该死,她就这么在乎他?

    “不,你不可以……”

    “我可以,明天我就让他从M市消失。”

    “不!”一声嘶喝彷佛要用尽她剩下的力气,腹部的疼痛随着喝声猛地加剧,顿时梁阁影的嘴唇也苍白的可怕。强忍下小腹的痛楚,她吃力的祈求他,“易展川……你不要伤害他……”

    终于听出她声音里的颤抖,易展川连忙搀住她的身体,让她靠在自己怀里,同时他发现她的手冰冷的吓人,“你的手这么凉!怎么回事?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反掌紧紧掐住他的手,小腹的疼痛令她身体止不住的发抖,一刻间语不成串,“疼……肚子……疼……”

    闻言。易展川急忙低头去察看,猛然发现她的裤腿上有大片殷,十分醒目刺眼。他吓住了,慌张了,随即又强迫自己镇定,可是他的声音明显在颤抖、慌张:“我、我马上送你去医院……”

    他打横抱起她纤瘦的身子,火速冲出公寓。梁阁影依偎他怀里,紧紧揪着他的衣服,疼痛让她的大脑逐渐恍惚凌乱,无法思考……

    M市第一医院。

    易展川坐在走廊上的长椅上,目不转睛地盯着抢救室,很久才眨动一下眼皮,置于膝上的双手合指紧紧相握。而他身旁站着一位中老年男人,同他一样观望抢救室的大门,他是该医院的院长李潇。

    李潇自二十多年来,一直担任易家的家庭医生,并且李潇的医院能够成立至今,稳稳当当成为M市的第一中心医院,一切多亏有易家的提拔和帮忙。李潇自然认得易展川。

    先前李潇开完会议,照例巡查医院各部门情况,经过妇科时,猛地便看见易展川抱着一个女人风风火火冲进医院,引起不小的反响。结合种种情况来看,易展川的女……女朋友应该是流产……不过他手底下英医生众多,相信应该能保住易记的……孩子……

    其实,李潇很想安抚一下易展川的情绪,可是他一直不言不语,摆明一副拒绝交谈的样子。李潇本无从慰问关心他,只好陪同他一起等待结果。

    虽然李潇与易家的关系不错,可是他和易展川的关系,并不如何融洽与陌生人无异。诚如外界所言,M市市委记易展川的格晴不定难以捉,他也算是看着易展川从小长大,可却从来不清他的格,外表冷冷淡淡,心情好时会与你套一番,懒时就拿你当陌生人一样置之不理。所以,李潇也一直不敢表现出与他很熟稔的样子。毕竟,他现在是M市的市委记。

    不过说来也奇怪,前阵子他去易家替易老政委检查身体的时候,也没听易老政委说起过他有女朋友……看来,易老政委不知道儿子交女朋友的事情,更不知道已经有一个“孙子”。

    忽然,抢救室的灯变成绿灯,随之紧闭的大门打开。李潇皱皱眉,心下暗忖。这才进去没几分钟呢,怎么就出来了?绿灯亮着说明并非是抢救无效,那么是手术已经成功?不会吧……虽然他手下是有很多医生是英,可他们不是妖,没有用法术治疗病人的功能……

    易展川站起来,走上前,沉声问道:“她怎么样了……孩子……”话一顿,便没有继续下去。

    女医生面无表情道:“哦,病人不是流产,只是来月经。”语落,眼里闪过一抹讽刺。又看看一旁的院长,心下即嫌弃又无奈。达官贵人就是不一样呀,女朋友来月经也要送抢救室,真是受不了。

    这一次梁阁影连死的心都有了,来月经然被当成流产送进抢救室……老天,她无颜苟活于世。相反,易展川却旧是一副毫无所谓的样子,还煞有其事地让她住院。

    老天,她只是来月经而已,是每一个女人每个月都会经历的事情,本无需住院好不好……虽然她来月事的情况会比较夸张,疼痛也比一般人强烈上几倍,可是只要吃点止痛药就可以啦,本没有到要住院的地步啊啊啊……

    “我要出院。”梁阁影冷冷的看着他。

    “等你好了自然会让你出院。”他淡淡的驳回。

    她顿时炸毛,“易展川!我只是来……月经而已,完全没必要小题大做,你讲理点OK?”

    “讲了这么久,渴了吧,喝水。”他不紧不慢地把水杯放到她的手里,完全无视她的抗议。

    “不喝!”梁阁影把水杯重重放到病床旁的桌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杯中的体上下晃动,险险洒出来。她又猛地躺下,一把拉过被单蒙住自己的头,无声抗拒他的霸道。

    躲藏于被窝中的梁阁影,非常不高兴不甘心不乐意,为什么他不能考虑一下她的意愿呢,凭什么替她擅作主张,霸道又自大的沙猪。以往痛经也没有这么严重,这次会进医院全是他的错,要不是他之前拿斐项的事做文章,她本不会被气到,所以她会进医院全是他的错……

    梁阁影闷哼一声。算了,不想了,越想肚子越痛。

    看着她孩子气的动作,易展川伸手被子下的脑袋,毫无意外她躲开了。他坐下,静静注视被窝下的人儿。脑海里回荡着女医生的话:

    “虽然她只是来月经,不过很少人来月经会痛成这样,她体质不好,加上这几日天气转寒,所以出现严重的痛经想象。以后你要多多注意她的身体状况,尤其是饮食方面……否则,她以后可能连孩子都生不了。”

    易展川觉得所有的情绪都在今天一一爆发出来了,诸如妒意怒意担心害怕等等乱七八糟的情绪在短短的时间里,他统统尝个遍透。公寓里,他发现到她的出血,立刻惊慌的把她送到医院,途中他的脑袋仿佛要炸开一般,嗡嗡作响。他从未见过姑娘会痛经到这个地步,恍若毒发一般,他完全未往月事方面想。他以为她流产了……而“孩子”一词亦猛然劈中进他的身体中,二十九年来,他第一次接触到……

    他甚至还未理清自己对“孩子”的定义,但是隐约知道现在的他并不需要“孩子”,至少目前“孩子”对他而言会是一个牵绊……可如果是她的“孩子”,好像又有那么一点不一样。随后,他又被告知,她并非是流产而是月事来临,那一瞬间他也搞不清楚自己心里的纠结矛盾,即错愕又无语,又仿佛松了一口气,仿佛又不太甘心。

    然,女医生最后对他说的一番话,完全让他的心情陷入郁之中。

飞向你的床 21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6/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