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向你的床(高干) 飞向你的床 22


    夜晚。市第一医院,高级病房。

    以白色系为主的病房里有一位女子和一名男子,气氛有一丝诡异。女子脸色略微苍白,但神情倨傲,尤其是一双明媚的眼眸充满朝气,甚至有一抹狡黠的恶劣。反观男子,他的神情虽未有不悦,不过他面无表情下隐有一丝无奈。

    梁阁影舒适的倚着枕头,撇了他一眼,白皙秀丽的脸庞上很是无赖:“总之你不许走,我要你留下来陪我。”要她住院是吧,可以啊没问题啊,只要他也一起住,她住多久,他必须也住多久。

    易展川沉默的凝视她,轮廓刚毅冷漠,深邃的眼眸让人看不清喜怒。他许久未开口出声,不答应也没拒绝。直到她不耐烦的想要让他去办理出院手续,他蓦地说道:“好。”

    梁阁影一怔,随即明媚的眼睛微微眯起,快速思索他话里的意味。他这是答应陪她一起住院,还是……愿意陪她玩下去。

    看穿她面容平静下的匪夷所思,易展川勾起嘴角,轻声道:“我出去买点日用品和食物回来,你乖乖的。”边说边她的头。

    梁阁影恶狠狠瞪着头顶上的手掌,原本怡然自得的样子已然消失,眉头拧的死紧死紧,表情十分抑郁。敢问,他是把她当成孩子了吗?又叫她乖又她的头……或许他不是把她当成小孩,而是把她当成一只小狗,见鬼的。遂罢,她一把拽住他离开的手不让他走,大声道:“不要。”

    易展川一愣,挑眉道“什么不要?”

    她紧紧拉住她的手,丝毫不放松,美眸直直仰望他,状似可怜兮兮。“你叫别人去买,我要你留下陪我。”受不了就赶快让她出院,最好从此断绝往来。

    闻言,他的眉头终于皱起,算是知道她玩的把戏,变相的要挟他出院。不过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他自然有办法对付她。当下易展川便坐上床沿,煞是温柔地抚她的脸颊,柔声道:“好,听你的。”语落,他掏出手机拨号码。

    顿时,梁阁影惊愕的瞪大美眸,眼睁睁看他缓缓按下一个又一个数字键。难道他要叫别人去买?对哦,他可是记,可以使唤M市的任何人。于是,梁阁影连忙制止他按下拨号键的动作,讪笑道:“还是你去吧,嘿……”笑话,如果叫一个陌生人给她买卫生棉或是贴身衣物,她还不如直接挖个坑把自己埋掉算了。

    淡淡瞥一眼覆在自己手上的柔荑,娇小白净。易展川反手握住她的手,拇指轻蹭,而他声音轻的恍若云浮,“你确定?”

    梁阁影十分敏感地发现他细微的挑-逗,嘴角止不住抽搐,干巴巴说道:“确,确定……”

    随后易展川还是打了几个电话,意思大概是吩咐他们推掉近几天的事务和应酬。梁阁影边偷听边暗忖,看来他真的打算陪她一同“住院”。老天,看来她注定要因为月经而住院,并且大有住院直至月经离开之势。所以,她现在唯一可以庆幸的是她月经的时间一般只有两三天吗……

    临走之际,他还特地问她平时习惯用什么牌子的卫生棉,神情自若从容不迫,简直如惯犯一般。他很经常帮女人买卫生棉吗……

    梁阁影忍住窘迫,细细打量他的“冷静”的面孔,遂即发现他的眼睛因为她诡异的打量而掠过不悦,甚至有微微闪躲。目光一撇,发现他的耳更有少许嫣。哦,他在害羞……他在害羞!梁阁影不可思议地张大眼睛,看他的目光仿佛天方夜谭。易展川忍耐她稀奇古怪的样子已久,可是她毫不收敛,现在更是明目张胆的解剖他。于是,忍无可忍无须再忍,易展川冷哼一声,转身走人。

    梁阁影望着他“落荒而逃”的背影,终于记起她还没告诉他,她习惯用的卫生棉牌子……

    叩叩,敲门声响起。

    正处百般无聊状态的梁阁影猛地从床上坐直,先以为是易展川回来,随后又想到他不会敲门,带着疑惑开口道:“请进。”应该是护士吧。

    得到对方的允许,李潇推门而入,脸上带着和蔼的笑容。梁阁影一怔,迅速打量来人。年纪约五十岁左右,脸上有数许皱纹,头发也已经掺杂白须,鬓角的头发略秃,眉毛浓黑,一双眼睛炯炯有神隐含明。中等身材,白大褂左上方别有一个牌,李院长。

    她不露痕迹地皱皱眉,市第一医院的院长,不认识。不过从对方脸上和睦的笑容来看,应该不属于来者不善。

    “梁小姐是吗,你好,我是这间医院的院长李潇。”李潇笑站在病床旁边,笑眯眯的看着她。

    梁阁影微笑回道:“李院长,你好。”见她丝毫没有要招呼自己落座的意味,李潇也不介意,依然笑呵呵的。他冒昧前来打搅她休息本就唐突,人家姑娘不欢迎也是理所当然,可是他真的忍不住心里的好奇呐,想认识一下究竟是什么样的姑娘能让易家出了名冷酷的易少爷慌乱无措,没弄清原因就把人家姑娘往抢救室一塞,还扬言什么“救她……救孩子……”哈哈哈,乐死他了。

    “别,别叫我院长,称呼我李叔就好,我可以叫你小影吧……小影,你身体感觉好点了吗?”言语间,李潇已然自说自话拉近两人之间的疏离感,也不管人家姑娘是否愿意。

    “谢谢李……叔关心,我已经好很多了,您请坐。”果然姜还是老的辣,梁阁影被他的话弄得甚是尴尬,一时半会也忘记要与对方保持距离,只想让对方尽管忘记她“住院”的原因,“您是来找易……找展川的吧,他前不久刚出去。”

    “哦,不不,我是来看看你的。”李潇坐到一旁的椅子上,眉开眼笑。这姑娘长的果然标志,也没化妆,皮肤水灵水灵,不像他医院里的护士啊,每天化的浓妆艳抹来上班,搞得跟坐台小姐似的。

    梁阁影顿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好道:“谢谢您。”

    “别介呀,跟李叔气什么,虽然李叔只是展川家里的私人医生,可是一直是把展川当成侄子看待呢,所以你也别跟李叔见外,知道吗。”李潇循循善导的语气,在外人看可真是一个和蔼可亲的长辈呢,谁知净睁眼说瞎话。

    无奈,她只好应承道:“好的。”

    “真乖。”李潇笑眯眯,眼底划过一道明,又开始循循善诱道:“小影呀,你是展川的女朋友吧?”这个问题显然毫无意义,不过还是要意思意思的问问。如果这么漂亮的小姑娘不是易展川的女朋友,那么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易展川那小子是-无-能。

    梁阁影犹豫片刻,才轻轻点头。虽然很想否认,但是有时候否决可能会引来更多不必要的纠纷,索就牺牲下当一回他的“女朋友”。

    李潇是什么人,在龙蛇混杂的社会上打滚了几十年,早已洞悉人心,怎会发现不了她的片刻迟疑代表什么。她会犹豫只证明她对易展川的不信任,对他没有不够深的爱,甚至……本没有爱。

    看来,易展川还未掳获佳人芳心。顿时李潇笑的更加畅怀,不禁对梁阁影多了一份喜欢。于是他决定,要让他们之间的沟壑更深一些,“小影呀,我总觉的你有些面熟呢,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这话不是胡诌,他是真的觉的梁阁影很面熟,又一时半会想不起来,是在哪呢……

    “如果您有去过蓝阁戏院的话……”梁阁影顿了顿,没有继续说下去。果然李潇立刻一脸恍然,“对对,我记起来了。小影你是蓝阁戏院的演员,没错吧。我还得记得戏院外面的大海报也有你的戏照呢,没错吧。”难怪他第一眼看见她就觉得眼熟,原来是蓝阁戏院的演员呀。其实李潇本人不怎么喜欢看戏,尤其是戏曲的唱腔调调,他完全听不出个所以然来。

    李潇不喜欢戏曲,却是蓝阁戏院的回头,因为他常会陪同易老政委、也就是易展川的父亲去看戏。易老政委现今已是花甲之年,年青时本就喜爱戏剧,老来更是经常驻扎戏院,蓝阁戏院也是他常去的场所之一。那么,儿子的女朋友是戏剧演员,爱戏曲的父亲是否会惊喜若狂呢。

    “您说的没错。”梁阁影点点头,神情平静而谦卑。

    “呵呵,其实我不怎么爱看戏呢。不过展川的爸爸很喜欢。”李潇说这话的时候,锐利的眼睛紧紧盯着她。结果发现她的表情很淡然,似乎没有一点喜悦。心下奇怪,难道这姑娘一点不想飞上枝头变凤凰?如果不想的话,为什么又要和易展川、M市的市委记掺和在一起?

    梁阁影的双手靠拢安静的置放被单上,对于李潇眼李的质疑颇为反感,敬于对方是长辈才默默忍下心中的憋屈。可是她的退让,却让对方误以为默认,进而得寸进尺。

    “小影啊,恕李叔直言哈,易家对于媳妇儿的要求有点高,不喜在外抛头露面——”李潇小心翼翼的说,不料途中遭她打断,“李叔,您放心,我绝对没有那个想法。”梁阁影勉强笑笑,原来他是来警告自己,别妄想爬上易家儿媳妇的位置么。

    “小影,我不是这个意思——”

    “李院长,我有点累想休息。”不想再与他多作争辩,梁阁影冷冷的下逐令。

    “都说别叫我院长嘛……好吧,那李叔不打扰你休息了。”本想为自己辩驳一下的李潇,看到她越来越难堪的脸色,只好鼻子离开。走了几步,他又忍不住回头,说道:“李叔刚才说的话别放在心上,好好休息哈,我改天再来看你。”

    见梁阁影一点反应都没有,李潇悻悻然的离开。拉开门,猛地看见一张冰冷至极的面孔,李潇的心脏猛地一紧,声音猛地颤抖,“展川,你回来啦……哈哈,那个我还有点事,先走了啊!”小心绕过他的身体,李潇逃命似的离开病房。

    她淡的不能再淡地瞥了一眼拎着大包小包的男人,便躺下闭眼憩息。要是之前,她或许会有兴致调侃一下他。现在,她完全不想见到他,尊敬高贵的易记。

飞向你的床 22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6/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