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向你的床(高干) 飞向你的床 23


    窗外的夜色恍如巨大的黑幕,静静将一切掩盖,偶有知了鸣叫几声。今夜没有月光,只有走廊上的照明灯透过门窗上的玻璃洒进房里,所以病房里的光线明显弱于前两晚。

    梁阁影随意按一下手机键盘,屏幕顿时亮起,稍显刺眼,二点十三分。已经深夜,可是她却毫无睡意,也许是因为白天睡过多的缘故,又或许是因为房间里还有一个人。

    她是向右侧躺,背后边的沙发上横躺一个男人,修长强健的身躯堪堪挤在沙发里。他睡了吗……着又恢复黑屏的手机,犹豫要不要翻个身,侧躺的姿势已经维持了一个小时,右腿隐约有些发麻。

    又过去十分钟。梁阁影感觉不仅右腿麻木,甚至臀部也渐渐失去知觉。于是,终于忍不住轻轻挪动身体,一点一点将身体躺平,直至视线对上黑乎乎的天花板。他真的陪她住了两天医院,哦不对,现在已经是第三天了。不过她一直没给他什么好脸色看,因为李潇善恶难辨的提醒,她将恼怒一并殃及他身上,对他冷言冷语,甚至是漠然置之。

    不过他倒是很平心定气,似乎完全把她当成月经期间生理上的浮躁,不咸不淡的应对她有意无意的刁难。直到最后,梁阁影也忍不住有些惭愧,发觉自己好像太蛮横刁钻。例如,医院里本来就有家属专用的房间供予休息,可她仍是一句“总之你不许走,我要你留下来陪我。”他二话不说便在这一间单人病房住下,同时默然允许她阻止医院要在房间加床位的举动,纡尊降贵窝在明显比他体积小一号的沙发里。

    梁阁影不明白易展川为何要迁就自己,明明可以甩手离开任她一个人自生自灭呀,干嘛……干嘛要对她这么好,害她忍不住心虚……

    “怎么还不睡。”忽的一道低沉清冷的声音响起,吓了正处于内疚惭愧中的人儿一跳。梁阁影猛地拍拍口,不由嗔怪道:“喂!你不要突然出声好不好……大半夜不睡觉装鬼吓人,安得什么心啊真是的。”

    闻言,易展川低低笑起来,笑的她莫名其妙,怒火中生,先前的内疚心虚也一并统统消失不见。“不许笑!姓易的,我说你呢,不许笑!”

    笑声立刻戛然而止,梁阁影满意的弯起嘴角,继而又听他道:“叫展川。”

    易展川不紧不慢地纠正她的叫法。独特感的嗓音于寂静如墨的夜里格外魅惑人心,有一瞬她几乎要乖乖听从他的话,开口唤他“展川”,遂即理智清醒过来及时阻止。黑暗的视线中,她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觉得他依然在笑。

    我为什么要叫你展川啊。梁阁影本来想这么讽刺回去,可话到嘴边又改成:“喂,我问你,你为什么要叫易展川。”好吧,她纯粹是没事找事,闲扯话题。

    “展翅高飞。海纳百川。”过了许久他才淡淡的回道,低沉的声音好像琴弦雅致的音律,令人陶醉其中。

    这时她干脆翻了个身,面朝他的方向,沙发和他都是黑乎乎的一块,“原来你的名字是这么来的呀。”

    他轻声应道:“恩。我猜的。”

    她本还想叫他多说话,随后反应过来他刚刚说了什么,顿时又恼了。单手撑起身体,拿起枕头就扔向他,嘴里怒骂道:“混蛋,你耍我啊!”

    也不知道没多少重量的枕头有没有砸中他,梁阁影又猛地躺下去,不想理会他。只是,少了枕头显然不习惯,遂即,她又坐起来,对沙发上欠揍的男人恶声恶气道:“把枕头还给我!”

    半晌,也不见他有任何动作,她又提高声音说了一次:“把枕头还我——啊!”话没说完,她被一个黑影扑倒,深深压进床里。

    易展川把她连人带被牢牢禁锢在怀里,薄唇擦过她的耳垂,“枕头在这……并且附送一个大抱枕。”感的嗓音幽幽飘进她的耳朵,有那么一点儿心痒难耐。

    庞大的体积压得她喘不过气,遂推推他的身体。他调整下姿势,留给她一点呼吸的余地。梁阁影不屑的哼了一声,不乐意道:“我只要枕头,不要抱枕。”

    蓦地,他的头埋进她的颈项,深深摄取她的馨香,慢条斯理的说:“本店货物既出,恕无退还,你只能收下。”

    男炙热的气质喷洒在颈项上,痒痒的,她忍不住移动脑袋躲开,“你这是强买强卖,我要投诉你。”黑暗中,她庆幸夜晚遮住脸颊上的丝丝嫣。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配合他的……。难道是因为黑夜容易令人沉沦……

    他又低笑起来,缓缓的张合的薄唇若有似乎擦过她敏感的颈项,引来身下人儿的一阵颤栗,“真不巧,本人正好是法官,所以本庭宣判你的诉讼无效,并且要用自己抵偿给对方……”然后,她来不及反驳他的话,便已然给他封住了口。他的手掌探入她的发丝,固定住她的脑袋,慢慢加深唇舌间的纠缠。

    她亦没有抗拒他的亲近,半推半就在他的引领下开启唇,任他的舌尖侵入自己的领域。即刻,她感觉到他湿润的舌尖在勾弄撩拨自己,彷佛是要她回应一般。于是,她慢慢的试探地吮了下他的舌头。顿时,易展川一个激灵,一改先前温柔,孟浪放肆的吮吻她。而原本还是半软半硬的某物也猛地抬起头,坚硬的抵着她的小腹。梁阁影也明显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烧起。

    渐渐的,他越来越放肆,糙的大手探入她的衣服四处游移惹火,健壮的身躯也慢慢磨蹭她的柔软,顺带他的坚硬也隐隐撞击她的双-腿-之-间。小腹一缩,她明显察觉到自己身下的体流的更加欢快。

    情况一发不可收拾,梁阁影努力挣开他热情万分的狼吻,语不成调:“别……不能继续……”

    易展川知道她在担心什么,也知道自己应该停下来,可这真是***困难!狠狠咬她的唇一口,他声喘息道:“小妖,看我下一次怎么收拾你……”

    翌日。

    梁阁影的月事已经彻底干净,迫不及待想要出院,不过易展川淡淡的一句“明日出院”便轻易将她的兴奋抹杀去。当下不爽,她又百般刁难他,让他去东街买早餐。市第一医院处于南街,离东街甚远,而这会儿又是上班人潮人涌的时间,所以他至少要花上一个小时去买豆浆油条。

    他没有说话,只是意味深长的撇了她一眼,然后离开病房千里迢迢去买早餐。

    梁阁影瑟缩一下,想要唤住离去的他,他临走时的眼神实在危险,可是又不想轻易示弱,只好默默任他的背影越走越远。蓦地,她脑海不由自主浮现他昨晚的话,要收拾她……她的月事刚走,如果他要和她……她完全没法抵抗他……

    滴滴,忽然有短信的铃声响起,打断梁阁影的胡思乱想。她拿起手机瞄一眼,遂即神情震惊,不敢置信地把手机凑到面前,美眸惊瞪屏幕上的字眼。发送人的姓名显示,然是……斐项。

    斐项……竟然主动给她发消息……

    她急忙打开消息,阅读短信内容:最近好吗?我在蓝阁戏院没有看见你。

    于是,她的眼睛倏地又瞪大瞪圆,死死盯着屏幕上的文字,眉头一下拧起一下松开,表情惊喜又非常困惑。斐项竟然会主动问起她的去向?!他的手机被别人偷了吗,还是他神经错乱了,又或者是梦游的时候发的短信……

    梁阁影深深呼吸,手指飞快地在键盘跳跃,迅速拼打出一行文字,然后按下发送键:没有!最近有点事,所以没有去戏院演出,不好意思!

    回复完短信,她紧紧握住手机,情绪兴奋的简直要跳起来,有一股想要大声欢呼的冲动。啊啊!斐项竟然主动给她发消息!问候她!

    没一会又有短信到,她连忙察看内容,心中甚是澎湃。

    没关系,你好就好。对了,你什么时候有空,我请你吃饭,顺便聊一聊关于Fly画廊的事情,可以吗?看完短息,梁阁影一副直眉瞪眼的表情,眉毛完全拧到一起,无意识咬住下唇,直到唇瓣上传来的疼痛让她清醒过来,她完全不敢相信这是斐项发给她的!

    可是对方没有勒索、没有诈骗,提及的话题也都是关于戏院、画廊……不是斐项还能是谁……梁阁影管不了那么多,激动万分的回复他:好的没问题!明天中午我们在西街的恋蓝山咖啡厅碰面,好吗?

    好的,不见不散。

    不见不散、不见不散、不见不散……梁阁影反复念叨着这四个字,然后猛地从病床上跃起来,上下胡乱窜动,彷佛一只欢乐的小兔子。

    作者有话要说:话说,俺好像还没说过男女主角名字的由来吧

    梁阁影=两个人

    易展川=一张床

    o(≧v≦)o嗷嗷,很有爱是不是!

飞向你的床 23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6/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