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向你的床(高干) 飞向你的床 26


    离开住所之后,梁阁影去了一趟学校把毕业论文上交给导师,随后又携带画具回公寓,因为月底前她还需要上交一幅毕业作品。

    回到公寓,不见易展川的身影,她才恍然记起他有工作。也对,他陪她住了好几天医院,累积的事情肯定不少,估计有他一阵忙活。抱着窃笑心理的梁阁影踏入他的房,开始调颜色盘。接下来,便是专心投入绘画中数小时,待再抬头时已是晚上十一点多。她无意识地皱眉,他仍然没有回来。

    收起画具,拿着手机走到阳台上,晚风徐徐吹起乌黑的发丝。将贴在脸上的发丝勾拢到耳朵,她犹豫要不要给他打个电话。可是,他爱回不回来关她什么事,梁阁影这样想。

    最后,她还是打了,只是无人接听。她状似无所谓的收起手机,走进厨房捣鼓食物填塞肚子,虽然肚子已经饥饿过头没有知觉,不过她可不想年纪轻轻便落得一生病。与此同时,她决定忽略心里的那一抹不适。

    M市郊区,环境颇佳的区域,零零散散几栋小型别墅,灯火通明。

    刚洗完澡的易展川边擦拭的头发边拿起手机察看,未接来电里有一条“小影儿”的记录。

    薄唇缓缓勾起,他按下回拨键,下一刻又因为一阵敲门声而迅速按了挂机。易展川暗叹一声,这么晚会来找他的估计除了易太太,还是易太太。

    打开门,果不其然看见一张成熟的娃娃脸。棕色的大波浪卷发,皮肤白皙,一双美丽的丹凤眼,嘴唇小巧,双颊有一点儿婴儿肥。岁月并未在苏薇的脸上留下多少痕迹,四十五岁的年纪,却有三十出头的相貌,不得不说上帝对苏薇眷顾有佳。何况老公是军区政委,儿子是市委记,不管怎么说,是女人都可能会羡慕苏薇吧。

    但是又有几个人知道,苏薇恰巧也是因为丈夫儿子的身份,一生受拘束,注定很多事情无法肆意尽兴,事事都要顾及他们的身份,会不会造成负面影响。久而久之,苏薇活泼开朗的个渐渐沉闷消逝,褪变成一个符合易康睿理想中安分守己的妇道人家。

    易展川从小到大便不喜欢母亲一味的迁就父亲、目盲的听从他,完全失去没有自己的世界。正是因为母亲对他很好,他才希望母亲不要为了父亲、为了他而活。

    “小川啊,妈煮了点莲藕粥,清热消火,你赶紧吃了吧。”苏薇走进儿子的房间,将托盘放到桌上,把儿子推到凳子上坐下,拿下他头上的毛巾替他擦拭头发。

    “妈,你不去睡觉,大晚上折腾这些干什么。粥我会喝,你赶快休息去。”面对母亲,易展川没办法维持冷面孔。他觉得母亲更像一个天真的小孩,需要人哄需要人赶。

    “好啦,我知道。人家不就是想和你多说说话嘛,你平时工作多,也不经常回家,跟你爸一个德行。”苏薇幽幽的叹息。

    顿时,易展川的额头滑下三条黑线,对母亲的抱怨不敢苟同。他怎么会和父亲一个德,他分明每周都会回家一次,并且父亲叫他回来,他也都会提前一天回家。然而父亲易康睿回家的次数,都是以月为单位。再者说,他从不会像父亲一样拿条条框框来规矩别人。

    见儿子的表情逐渐趋向不悦,苏薇赶紧转移话题,“小川,你有没有女朋友呀,怎么也不带回来给妈瞧瞧。”她从来没见过儿子和什么女秘、女明星搞出一点花边新闻,莫非她家的儿子是个gay不成?

    易展川对母亲话题转变的能力十分无语,颇为无奈的扯扯嘴角,“我怕你吓到别人。”

    正在替儿子擦拭头发的苏薇听到这话,猛地用毛巾摔了儿子一下,嗔怒道:“我又不是母夜叉,怎么会吓到儿媳妇!”分明就是他自己没用,找不到女朋友还赖她头上,可恶,不孝子!

    易展川面无表情看着她,“你现在就是。”好吧,除了梁阁影敢打他以外,母亲也是一个敢对他动手动脚的女人。那么,以后还会有第三个女人吗?例如女儿……

    闻言,苏薇甩起毛巾作势又要打他,转念一想又停下动作,乐呵呵道:“照你这么说,就是有女朋友咯?那,明天你把她弄回来给妈看看。”儿子的女朋友,哦呵呵,她离当婆婆的日子不远啊。

    弄回来?她还真敢说。易展川无语的抽搐嘴角,淡淡道:“明天,父亲回家。”

    苏薇蓦地睁大眼睛,又倏地皱眉,一脸苦恼的看着自己儿子。易展川拿起桌上的莲藕粥,慢条斯理吃了起来。父亲和母亲是家族联姻,母亲嫁给易康睿以后,里里外外扮演一位知情达理的妇人,谨遵贤妻良母的四个字。活泼的本也只敢偶尔在他面前拿出来秀秀,于她的丈夫面前,估计是打从心里的畏惧害怕。

    “好吧……那改天有空再说。”

    翌日,梁阁影早早便去了蓝阁戏院。

    自从遇上易展川以后,她总是常常缺席戏班的演出,很是惭愧,非常对不起师傅的栽培。除此之外,她也很少去酒吧兼差。早前,九一酒吧的老板阿延还发短息问她:最近怎么很少来酒吧,是不是中彩,是的话可不能忘记他……她只好拿毕业一事来当挡箭牌使使,心中的自责更甚,酒吧老板阿延曾经在她生活艰难时期帮过一把。唉……难怪别人都说谈恋爱的女生没有时间,何况她神上还没有谈呢,只是身体上付出便已然如此。

    戏院外的大海报换上一幅崭新的剧照,从人物的戏曲服装等饰物,梁阁影一眼便看出该曲目是三国演义中的《甘宁百骑劫魏营》,并且饰演甘宁者是朱紫燕。梁阁影心里出乎意料的平静,没有丝毫不甘心,亦没有丝毫委屈。蓝阁戏班里本就人才辈出,而朱紫燕戏剧上花费的功夫本就比她多,能取代她的位置也实属意料之中。何况,她已有打算和师傅说明,一个月以后专心投入Fly画廊的工作学习。毕竟,她时不时就请假缺演,对戏院的影响也不好。

    “那么,你要好好努力。”蓝樱一脸欣慰,拉着她的手眼含不舍,殷殷叮嘱:“记得偶尔回来看看我这个老妈子。”

    梁阁影用力抱住师傅已经苍老的身体,眼眶微湿,“师傅,谢谢您。”请原谅她的自私,自私地想要更接近心中的温暖多一点。

    帷幕缓缓拉上,演员纷纷下场走进后台。

    梁阁影还未转身,便听见一道尖锐的唱腔传来,拉长的音调中富有浓浓的讽刺。“哟,这谁呀,贵呀。”朱紫燕挥舞着子踱步至她身边,旋绕打转。

    眉梢重重一蹩,梁阁影的不悦目光向朱紫燕。下一刻,只见朱紫燕忽然将宽大的子拈起来遮住自己,继续唱说道:“咦,小姐你瞪我作甚,别吓唬小女子可行?”

    “朱紫燕,你够了没。”梁阁影冷冷的呵斥,见不惯她嚣张的行为,十分碍眼。

    “呵呵。”猛地摔下子,朱紫燕撩起衣摆坐上原本是属于梁阁影的位置,抬起下巴睨视她:“如何,你觉得我演的怎么样。”

    “不错。”梁阁影冷淡的陈述。朱紫燕演得确实不比自己逊色,只是她骄纵的子实在不讨喜,总是认为世界该以她为中心旋转一般。

    “这可多亏你呢,要不你的退让,我怎会有机会向大家证明自己。”朱紫燕的嘴角有明显的笑,好不得意。

    梁阁影轻瞥一眼周围的人,均是一副旁观看戏样,漠然道:“你要道谢的就不必。另外,你坐到我的包了,麻烦你起来。”

    彷佛被激怒了一般,朱紫燕猛地一摔桌子,厉声喝道:“谁要跟你道谢啊,梁阁影你真是厚颜无耻,别以为你搭上M市市委记就是麻雀变凤凰!然连戏院的本都可以抛弃,别忘了,你也只不过是一个戏子!”朱紫燕这句话吼出来,几乎让后台所有人都停住动作,十分诧异的看着她们。

    本来梁阁影和朱紫燕两人不和、敌对在蓝阁戏院早已见怪不怪。只是这一段时间,梁阁影经常的请假,而朱紫燕渐渐代替她的演出,让班里的人都在暗暗怀疑,梁阁影是不是要辞演戏班。如今怎吵着吵着,然扯上M市的市委记……蓝阁戏院是有很多达官贵人来看戏没错,可是演员勾搭上当官,尤其还是梁阁影……实在令人难以置信。

    晴天霹雳一般。梁阁影的脸色倏地刷白,震惊的瞪着朱紫燕,下意识地反驳她,“你不要胡说八道……”然而,颤抖的声音低得没有任何威慑力。

    朱紫燕冷笑一声,讽刺无比道:“胡说八道?梁阁影,你是要我拿点实质的证据出来吗?”

    一下子,梁阁影连嘴唇也血色全无。

    易家。

    厅的气氛有点儿尴尬,苏薇的视线偷偷来回于丈夫和儿子身上,暗自纳闷为什么儿子之前喊了一声“父亲”,丈夫淡淡的应一声,然后便一言不发的沉默。看来他们父子之间有代沟,苏薇暗暗点头,然后又默默算数起来。三岁一代沟,两人相差三十岁,那么他们间代沟到底是有多大多深啊……

    “太太,水果切好了。”帮佣恭敬道。苏薇点点头接过她手上的盘子,然后放至厅的茶几上,对儿子和丈夫说道,“吃点水果吧,对身体好。”

    易康睿轻微颔首却不动手,易展川则是直接用竹签起一块送到她面前,道:“您吃。”苏薇在丈夫看不见的地方对儿子龇笑,然后拿着儿子给她的“爱心水果”默默退到一边的沙发上,安安静静当个隐形人。

    忽然,易康睿开口唤道:“展川。”

    “是,父亲。”

    易康睿坐姿笔直,身形之间隐现一股强势的军人气息。“我有一件事想提醒你。”

    “父亲请说。”

    “官场上,为人处世不宜掺杂自己的私心。”易康睿话虽说的轻描淡写,可是深藏的含义令易展川一怔,随即联想到什么,眉头不由轻皱,只道,“父亲说的是。”

    “那么,我希望不会再有类似荣苍县县长的事情发生。”于此,易康睿冷厉严肃的眼眸倏地看向儿子。

    易展川呼吸一凛,多年来父亲第一次这样警告他。

飞向你的床 26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6/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