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向你的床(高干) 飞向你的床 27


    人来人往的街道,车声嘈杂。梁阁影漫无目的地行走,遇上人群会下意识的靠边或者转个方向继续前行,脑海缓慢思索方才与朱紫燕的私下交谈。

    之前于众人诧异疑惑的目光中,梁阁影跟随朱紫燕离开了蓝阁戏院,寻一个清静无人的地方。随后,朱紫燕拿出了所谓“实质”的证据给她看。

    扫视朱紫燕脸上不屑轻视的表情,梁阁影接过她递过来的手机。静静翻阅手机的照片,梁阁影还算镇定,心里只是有几分讶异和几分猜忌。讶异她为什么要拍这些照片,同时猜测她拍这些照片想要干什么。

    其实,这数张照片的内容无伤大雅,大部分都是他们的背影、侧影;又或是易展川搂着她的腰;最甚也只是他们亲吻的一幕。

    看完照片,梁阁影默默将手机还给朱紫燕,不发一词,也并未趁机删除它们。如果朱紫燕觉得这些照片有利用价值,必然会备份,所以她删除也无益。相对于照片的来源,她更好奇朱紫燕是怎么知道照片里的男人是易记?易展川向来行事低调,连警署也不知道他,朱紫燕究竟是从何得知。

    “现在你还认为我是胡说八道吗。”她姣好的面容挂着一抹轻浮的笑意,眼神嘲讽。

    梁阁影淡淡的承认:“我确实与他……在一起。”

    闻言,朱紫燕脸上的讽刺之意更加明显,遂直言不讳道:“你没有来戏院的日子都是和他在一起吧。”虽是疑问的口吻,但是话中肯定无疑。

    “是,那又怎么呢?”梁阁影抬眸直视她的眼睛,明媚的眸中一派无谓无惧。从最初的慌张、中途的忧虑、直至现在的坦然,她的心境变化非常快。也许是因为敌人往往是最了解自己的人,何况她自小与朱紫燕一块长大,自然也清楚她的本。朱紫燕虽然个骄纵,又视她为眼中钉,并且一直想要将她赶出蓝阁戏院。不过,朱紫燕倒是很自傲,十分不屑暗地里使坏的手段,一直自恃可以凭实力打败她。所以……她应该不会拿照片的事大做文章。

    瞪着梁阁影坦然的面孔,朱紫燕气的咬牙切齿,口气恶劣,“梁阁影你别引以为傲,别以为巴结上市委记很了不起,人家指不定是在玩弄你!”

    面对她俗的字眼,梁阁影不悦地皱眉,面色不善。朱紫燕说中她心里的一处痛,她一直不明白易展川对她的态度。没错,他确实对她很好,甚至还当着其他人的面说她是他的“女朋友”,承认自己的身份。但是她依然弄不清他到底对自己是何种心态,毕竟一开始他们的相遇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事……也许,他真的只是想和她玩一玩而已。

    强迫思绪回笼,梁阁影漠然道:“朱紫燕。你到底想说什么。”疑惑她为何迟迟不切入正题,道明此行目的。难道就是为专门讽刺她而来?

    朱紫燕冷冷一声,拿起手机当着她的面将照片一一删除,细尖清脆的声音依然夹带冷嘲热讽:“我也不屑用这几张照片威胁你,让你滚出戏院。梁阁影,我只是要告诉你,别以为你爬上什么记市长的床,你就可以荣华富贵高枕无忧。现如今的当官有几个不贪不奸,他只要一出事你就是池鱼之殃,你梁阁影可就臭名远扬,到时候别说你是从蓝阁戏院出来。”说完话正好也删完照片,朱紫燕起身离开头也不回。

    于是,凝望朱紫燕离去的背影,梁阁影更加困惑不解。她到底是来讽刺、警告自己……还是变相的关心……

    蓦地。耳畔响起一阵刺耳的喇叭声,震痛梁阁影的耳膜。她恼怒的转头去看,这个地段是禁止鸣喇叭,谁这么没有公德心。猝不及防,梁阁影见到一张久违的面孔和一辆久违的白色宝马。

    临边的道路上,白色宝马降下的车窗,郑尔既尴尬又无奈地对她嘿笑。自从上次警局一别,梁阁影就没有再见过郑尔。他似乎变了不少,眉宇间少了一分桀骜稚气,多了一分成熟。

    她微笑对他点头示意,然后继续前行。“小影影!别走啊!”郑尔连忙推开车门追上去。

    梁阁影的脚步一顿,嘴角无声抽了抽。她刚才应该是看走眼……

    郑尔上次被抓进警局是打从出生以来,算是一次最痛苦的遭罪。以往便是惹祸进局子,也只是意思意思的走走场子,哪里会像上一次,被打的半死不说,父亲四处奔走也无法把他弄出来,最后他在局里足足呆了半个月才得以释放。出了警局,他就给父亲狠狠教训一顿,问他到底究竟得罪谁了,他摇头说不知道。父亲又大骂他不长眼睛,如果以后要是再四处惹事,即使要被枪毙也不管。原来郑尔的父亲曾又送钱又送礼,却依然没能打听出来儿子到底是得罪何等大人物。

    白色宝马停在高级公寓下面,梁阁影推开门扯下,平静地对郑尔道:“谢谢你送我回来。”

    “不气,你进去吧。”郑尔苦涩一笑,眼里依旧残有对她的爱恋。可惜她终究不属于他呀。

    当作看不见郑尔眼中的不舍,梁阁影点点头:“好的,再见。路上小心。”说完套话,梁阁影便转身走向公寓。直到佳人的身影消失于视野尽头,郑尔才掉转车头离开。他也注意到她现在住的地方,低调的奢侈,想必她过的应该不错……

    梁阁影打开门,猛地一愣,赫然看见易展川面无表情的站在玄关处,幽深的眼眸直直盯着自己。

    装神弄鬼。梁阁影暗暗嘀咕,脱下脚上的鞋子,拿出鞋柜中的室内拖准备穿上,耳边遂响起他冷冷的质问,“舍得回来了?”穿鞋的动作一停,她继续未完的动作,不想理会他阳怪气的问题。

    她换好拖鞋,绕过他的身体而走。下一秒,手腕倏地被他擒住。易展川慢慢转过身,靠近她,清凉的口气喷洒在她的脸上,“怎么不说话,难道你和我说话很烦,比较喜欢那个开宝马的小伙子?”

    她怒瞪近在咫尺的面孔,不明白他又是哪一筋错乱。打从她一进来就对她使脸色,反而倒过来怪她,真是莫名其妙。又见他一副不依不饶的样子,她只好冷冷回道:“我不喜欢宝马。”

    “那喜欢什么?奔驰?”他立刻接着问。

    梁阁影瞥了他一眼,继续道:“我也不喜欢奔驰,尤其是黑色。”

    他的表情一僵,倏地沉下脸:“那你喜欢什么?”

    闻言,梁阁影盈盈一笑,绽开一朵灿烂的笑容,随口胡诌道:“我喜欢劳斯莱斯。”随即,只见他一脸恍然,继而似懂非懂地点头,然后牵起她的手走进厅。

    晚饭过后,公寓中只有电视机传出的声音和厨房偶尔传出的声响。

    易展川悠闲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梁阁影则是收拾餐桌碗筷,气氛还算融洽。

    蓦地,她停下擦拭桌面的动作,余光瞥了一眼沙发上的男人,奇怪的发现他虽然目不转睛盯着电视,可明显心不在焉。因为电视机里播放不是新闻频道、也不是财经频道、而是娱乐八卦。荧屏上,一位Loli型的女主播正在“活泼”地讲述娱乐圈里谁谁谁与谁谁谁传出绯闻、谁谁谁又嫁入豪门……

    易展川会看这个?梁阁影无声嗤笑一下,继续用力抹桌子。心下自我调侃:煮饭洗碗擦桌子,估计不用几年她便人老珠黄……

    易展川兴致缺缺地看着电视机屏幕一幕一幕快速切换,完全不知所云。想起父亲吩咐他的事情,又是一阵烦躁涌上心头。只觉的电视里传出的女音十分聒噪,遂直接拿起遥控器按下关闭,顿时耳边清净不少。他转头一看,恰巧看见她淡漠的撇了自己一眼,刚舒展开的眉头立刻又皱起。于是,他起身快步走向她。该死,她那是什么表情。

    梁阁影擦完桌子,端起碗筷走近厨房,未想易展川也随着自己踏入厨房。

    他一把抢过她手里的碗筷,重重扔进水槽,霎时水槽里的水飞溅出来。梁阁影身上系着围裙,所以无碍。反观易展川,则是自作自受被沾满洗洁的泡沫弄湿一身。他忍不住低咒一句,又气冲冲离开厨房。

    她觑视他离开的背影,目光充满鄙视。

    夜晚。易展川疯狂似的折磨她,花样百出,并且她稍有不配合,他就变本加厉的折磨她、又重又深地顶她,任她如何求饶也不管用。甚至最后,他还变态的要求她,要她夸奖他赞美他。

    起先她不依,只好强忍着他把自己的身体翻来覆去,折来叠去。然而,大半夜过去了,毫不见他又消停的意思,她终于忍不住求饶,连连说道:“你好……你好……”

    他依然不满意,要她叫他名字。她只好继续没骨气的求饶:“展川……你好厉害……我、不行了……放过我吧呜呜……”

    梁阁影晕过去前,脑袋浑浑噩噩的想。易展川,今天到底吃错什么药……

飞向你的床 27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6/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