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向你的床(高干) 飞向你的床 30


    一辆银白色的奥迪稳稳停在一栋奢华低调的别墅前。梁阁影好奇的往外探视几眼,明媚的眸里不免出现几许赞叹。

    斐项率先下车,绕道后座另一边车门,十分绅士替车里的佳人拉开车门,并对她伸出手掌。梁阁影抿唇一笑,缓缓将自己的手放入他的掌心,顺势起身下车。掌心传来的温度令她白皙的脸颊不禁浮上淡淡的绯,衬得她特意化上致淡妆的脸庞更是明艳动人。白暇如脂的脸庞,墨色勾画的眼线使本是柔净的本质多了一份妖娆妩媚,忽而颤动的长翘睫毛更是令人心痒难耐。长发高高挽起,只余下一束乌黑的发丝盈盈挂落于雪白的香肩上,一袭白色的小礼服尽显袅娜的身段。

    斐项则是一身纯白色的燕尾服,五官分明而深邃,浅棕色的眸子有淡淡的笑意,柔和的轮廓却又隐隐透出一股冷俊。他举止间恍如贵族般优雅,轻轻将她的手挽进臂弯里,两人一齐走进别墅。

    梁阁影安静跟在斐项的身边,同时静观默察别墅里的一切人或物,下意识感觉有些不对劲,舞池中庭院里的人似乎很面熟,但是她很肯定自己并不认识他们。遂,她忍不住又细细审视一番,终于发现差异是什么。

    眼前的人群,大部分都是社会知名人士,亦或是政治官员。自从认识易展川以后,她偶尔也会看看时事新闻,自然也知道M市的一些大小人物。显然,今晚的舞会并不是一个普通社交活动。又很显然,她和他们不是同一个世界。

    梁阁影若有若无望了一眼身旁的男子,心梳画的黛眉不露痕迹地轻皱一下。他,也想走进那陌生的世界吗?她也知道,人一定会随着社会的发展而不断的改变……可是,要一个冰洁玉清的男子渐渐变得浑浊世俗。她蓦地感到一阵心痛,即刻有了一股想要将他拉走,远远离开眼前的一滩浑水。

    然而,她没有任何立场阻止。

    “梁阁影?”忽然,身后响起一道惊讶且带有试探的询问。梁阁影反回头,看亲来人微微一怔,是林淮。

    “还真是你呀。”林淮今日同样是一席正装,寸长的头发一丝不苟。他走近他们,明的视线徘徊于她和斐项之间,脸上的笑容里隐藏一丝异样的探寻。

    直到看见林淮,梁阁影才猛然记起。林淮是市长,而易展川是市委记,所以今晚易展川极有可能会在这里出现!

    顿时,梁阁影顾不上回应林淮的打招呼,四下张望,目光胡乱搜寻人群中是否有那一抹高大的身影。

    林淮自然发现梁阁影突如其来的紧张情绪,眸里掠过一抹不羁的玩味,对恰好回头的斐项点头微笑,“斐先生,好久不见。”心下暗忖:一个穷酸的小画家然也能来此地,看来展川的父亲一定是知道了什么,或是已经开始策划什么。

    “林市长,好久不见。”斐项淡淡的回应,嘴角挂着浅浅的微笑,清澈的眼里一片淡薄。他可以分辨出林淮对他的态度并不友好。不过不重要,只要不妨碍到他,别人如何看待他无所谓。

    情绪处于紧张状态的梁阁影本未发现他们之间诡异,一心惦记易展川是否会出席今晚的舞会,万一要是遇上了怎么办……

    “难得斐先生愿意出席这种场合,更难得的是和梁小姐一起出席。”林淮笑道,明显话里有话。看样子,梁阁影应该还不知道这里是易家、同时也是易展川的老巢吧。另外,他倒也未听展川说,梁阁影会出席今晚的舞会……对了,他人呢?舞会都快要开始了,他们的男主角怎么还没有出现……

    看着林淮笑容可掬的面孔,梁阁影反感的皱眉,刚想开口询问他易展川今晚是否有出席,只是话还没问出口,林淮已经被某个局长“热情”拉走。林淮临走之际又对梁阁影咧嘴一笑,充满恶劣的意味。然后,她的眉头皱的更紧,心中突升起一股不安。

    见状,斐项立即一脸关心地询问:“小影,你不舒服吗?还是不太喜欢这种场合?”

    梁阁影勉强对他笑笑,不想让他为自己担心,摇摇头轻声否认道:“没有,我还好。”

    希望他没有来吧……

    别墅的某一房间。

    易展川直直耸立窗户边缘,静静审视别墅下灯光绚烂的场面,耳边隐隐传来优雅悦耳的旋律和母亲苦口婆心的劝说。

    “小川呀,舞会都要开始了你就听妈的话,快点把衣服换上吧……”

    他依然一动不动。

    苏薇苦着一张脸,继续劝说,“你看你身上脏兮兮,万一被别人看到多不好呀。”

    易展川仍然不为所动,冷眼旁观低下的人群交谈嬉笑,仿佛一切与他没有丝毫关系,深沉的眼睛让人无法看清其中的情绪。忽然,有一抹再熟悉不过的身影映入瞳孔。他猛然眯眼,仔细盯住那抹纤细的身影打量。片刻之后,黑眸蓦地浮起滔天惊怒,脸色冷吓人。

    苏薇见儿子终于有反应,以为他终于听进自己的一番劝告,拿起衣服上前。下一刻,她立即被儿子冷面寒铁的样子吓住,刚准备要表扬他“听话”的言语全部卡在喉咙里。他、他这又是怎么了……她刚才好像没说错话吧……

    直到房间回荡起一道响亮的摔门声,苏薇才恍然回神,拿起衣服匆忙追了出去,呼喊儿子,“小川,你衣服还没换呀!”

    易展川行走快速的步伐已经趋近奔跑,面色沉,刚毅的轮廓线条紧绷,深邃的眼眸恍若浓浓的黑雾般霾沉重。她怎么会在这里!?还是和斐项一起出现!!该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别墅里过往的佣人看见来势汹汹的少爷,不仅衣衫略微凌乱,布料上更有明显污痕,顿时心生不妙,纷纷避退三尺绕道而行。

    “我去帮你拿杯果汁,你去旁边坐一会,好吗?”斐项温柔地询问她。

    梁阁影点点头,斐项便走开了。然后,她走到舞池一旁的休息椅位上,刚准备坐下。倏地,一道巨大的猛力擒住她的手腕,野蛮鲁地将她硬生生拽离休息位。

    莫名的突袭让梁阁影心跳瞬间蹦到心口,惊呼欲要冲口而出。下一秒,她闻到熟悉的气息、看到他冷漠的背影,尖叫戛然止住卡在喉咙,紧张戒备的身体也堪堪奄下,乖乖任对方拽着自己离开,不过心脏依然悸动的厉害。他真的也来参加舞会了……

    易展川悄声无息将梁阁影从舞池带走,完全没有引起其他人的关注;没有人发现易记已经现身,并且带走了场上的一位佳人。

    暗处。斐项淡淡注视他们远离的背影,十分优雅的放下手中的饮料,转身走进别墅。

    易展川一路鲁地将她拽回自己的房间,然后砰一声摔上房门,隔绝外面的一切事物。

    梁阁影来不及思考易展川为什么对别墅的结构如此熟悉,为什么途中看见他的佣人都会对他毕恭毕敬,甚至为什么他会明目张胆将她带进“别人”家的房间……

    易展川努力抑制下濒临爆发边缘的怒意,可是所有的努力在看清她一身感美艳的装扮的那一刻,统统消失!

    他猛地将她的身体压上门板,低声吼道:“你来这里干什么!”巨大的音量震得梁阁影的耳膜隐隐作痛,她想要骂他,见他一脸恼怒,开口又改成,“斐项参加舞会没有女伴,所以请我帮忙……”

    易展川恶狠狠的瞪他,重的鼻息重重喷上她的脸,黑眸中的汹涌怒意令她忍不住缩缩肩,小声辩解:“我和他只是单纯的朋友而已……我不知道你也会来参加舞会……”其实,说这话梁阁影自己都有点心虚,谁叫她以前气势磅礴对他说喜欢斐项……不过她真的不知道他会参加舞会呀,如果知道的话,她可能就不会答应斐项的邀请了吧,可能吧……

    不过话说回来,男士参加舞会要携伴参加,那易展川又是带谁一起来参加?他都带别人来了,她干嘛不能陪斐项来啊!

    易展川的表情越发凶恶,滔天怒意并没有因为她的“解释”而消淡,冷峻的脸色越来越沉。该死的,她的意思是因为不知道他会出现,所以才和斐项一起参加舞会?

    “你胆子真大啊,然敢背着我和其他男人斯混?”易展川沉道,高大的身躯贴上她的柔软,大手用力掐住她的下巴抬起,锐利如刀刃的黑眸直直望进她的眼里。

    梁阁影忍不住打个寒颤,不敢凝视他鸷的眼,不满的小声嘀咕,“你还不是一样和别的女人斯混……”

    耳尖听到她的话,他猛地眯起眼,刚要厉声否决她的胡乱栽脏。倏地又想起什么,薄唇立刻紧紧抿成一条直线。她是和斐项一道来易家,可斐项最多是一个小有名气的画家,他怎么可能会参加这种政治质的社交活动。是谁?是谁邀请了斐项?

    答案不言而喻,拥有如此权利的当然是这场照舞会的举办人,是易家的主人,亦是他的父亲易康睿。

    原来父亲早已洞悉他身边的一切……

飞向你的床 30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6/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