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向你的床(高干) 飞向你的床 31


    梁阁影不知道他躁怒的情绪为何突然之间冷却下来,迅速恢复常态,她松一口气的同时,暗忖他翻脸的速度胜过翻,堪比一本翻来翻去。

    易展川高临下审视她脸上的惊惧,随后淡淡道:“以后不要再接近斐项。”

    闻言,她诧异的瞪大双眼,极度不解极度不满,清脆婉转的嗓音里掺杂一丝浓不悦,“为什么?我不要。”

    他眯了眯眼,刚松弛不久的手指再度收紧,牢牢擭住她的下颚,深邃幽暗的眼里尽是危险。“不要?你还想继续和他鬼混?怎么,抱上他的大腿了?”

    见他越说越过分,梁阁影气极扬手便要打他,只是手腕半空中就被他截住,她咬牙切齿道:“易展川,你嘴巴放干净一点!”什么鬼混,什么抱大腿!他真是不可理喻!是,她承认,她依然还喜欢斐项,可是她有自知之明,明白自己本配不上他,他们之间除了朋友,不会再有其他关系。

    “要我嘴巴放干净?行,只要你答应我不再靠近斐项,你们不会一起出现我的眼中,我的嘴巴自然就干净。”他冷道,语句中夹带浓浓的讽刺。

    梁阁影冷眼睨着他,嗤笑一声,“可惜,我已经答应斐项,等毕业后就去他的画廊工作。”

    一时之间,易展川刚冷却下的怒火再度被点燃,甚至更熊熊燃烧,黑眸鸷吓人,怒不可遏地瞪她,擒捏她身体的力道没个轻重。不稍片刻,她的脸上隐约浮现痛苦之色,却依然不屈服的强忍着,妩媚妖娆的眼眸异常坚定明亮。

    易展川狠狠的松开手,一脸恨铁不成钢。要让冥顽不灵的她解开死脑筋,恐怕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办到,他应该从斐项或是父亲那边下功夫,可是光是看她一脸倨傲不服的样子,真真是令他恨得牙痒痒。她总是为维护其他的男人和他唱反调,实在气人!

    当他终于舍得放开她的下巴,她还来不及庆幸,又只见他冷硬的面孔倏地覆下,坚硬的牙齿重重咬上她的脸颊。顿时,刺激的梁阁影几乎跳跃起来,恨不得立刻逃离此处。

    他尖利的牙齿深深嵌入柔嫩的肌肤中,用力之大完全没有怜香惜玉之意。

    “疼疼疼……”脸颊传来的咬噬让梁阁影忍不住哀戚,剔透的晶莹立刻打湿弯翘的睫毛。他是狗啊,还是被疯狗咬了,胡乱发疯……

    易展川瞥了一眼眼泪朦胧的梁阁影,终于发觉自己似乎太过用力,连忙放开她的脸颊。柔嫩无暇的脸颊上赫然一圈深刻的牙印,可见方才恼怒下的他是有多用力。一滴眼泪忍不住滑落,眼线晕开淡淡的墨色,梁阁影气愤不甘地扭开头,低低咒骂:“混蛋……”

    冷硬的心终于柔化,他捧起她的脸,她不依再度扭开。他再捧住,并且用双手坚定霸道的箍住,不容许她移开,“疼吗?”

    梁阁影一声不吭,板着一张俏脸也不看他,只把视线定在他的衣服上。这时,她才发现他的衣服很脏,像是从地上打过滚一般。她冷哼一声,又把目光移至地面上。他爱打滚爱翻滚,与她无关。

    指腹轻轻擦过她脸上的牙印,易展川忽然一把抱起她的身体,几个大步走到桌旁将她放上去。她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一跳,下意识揽住他的脖子,下一秒又嫌恶的松开。

    他轻笑一声,对她明目张胆的嫌弃不以为意,一手掌住她的后脑,迫使她躲避的视线对上自己,放低声音同时放下姿态,“好了,别生气了,打扮这么漂亮板着一张脸,对不起帮你化妆的化妆师。”

    替她化妆的人是她自己好吗,梁阁影不屑的扯扯嘴角,不作声。

    深邃漆黑的眸里闪过一丝晦暗,他沉吟片刻,道:“我不会再怀疑你和斐项。如果你一定要去他的画廊工作的话,我也不会阻止。”

    果然,梁阁影听到他的话,猛地转过头,不敢置信地看着他,惊疑不定。他怎么会如此轻易松口,完全不像他的作风,他不是应该一意反对到底吗?

    易展川一阵轻笑,嘴角有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不用一副见鬼的表情,你没有听错,我也没有骗你。”愿意让梁阁影去斐项的画廊工作是一回事,但她是否能接下那份工作又是另一回事。一味打压否决只会让她越走越远,那么不如先顺着她哄哄她,让她高兴高兴。至于其他事……意外是随时都会产生,不是吗。

    见她明媚的眼眸里一点一点浮现惊喜,易展川不徐不疾提出早已想好的要求,“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梁阁影脸色一僵,喜悦凝固在脸上,十分僵硬的反问:“什么条件?”果然天上是不会掉下馅饼,易展川不会无缘无故对你好。

    “别担心,这个要求对你来说很简单。”手掌覆上她柔嫩的脸庞,温柔的抚,他轻声诱哄,“舞会结束前,只要你乖乖待在这房间里即可。”

    梁阁影眉毛一拧,不明白他这又是唱哪一出。

    优美的乐曲,璀璨的灯光,高雅的舞姿。

    梁阁影倚靠窗边静静打量舞池里扭动的人群,虚伪套的面具,阿谀逢迎的脸孔。其实他让她别下去,恰好符合她心中的所愿,毕竟她真的不喜欢、也不适应那个世界。不去,她可以不用勉强自己强颜欢笑,也不用猜忌别人的言语是否另含深意。可是,易展川真正的目的又是什么呢……她不会天真的以为他是因为吃醋嫉妒才要她待在房间里。再后来,等她记起自己还未和斐项打过招呼便从舞会上消失,他肯定会担心着急。然后,她要从房间出去时才发现房门被反锁了!

    当下心底升起一股冷意,遍体生寒。他然把她关起来……

    梁阁影嘴角挂着一抹笑意,讽刺而刺眼,漠然的视线投落刚步入舞池的男人身上,他身上脏污的衣服已经换下。一身白色衬衫搭配黑色西服,更衬托出高大身躯的刚毅强势,无形散发出一股王者风范,立刻引得众人侧目相望。

    林淮告别面前攀谈的人,迎面走过去,假意捶他一拳,调侃道:“你终于舍得出现了啊。”易展川淡淡地瞥了林淮一眼,轻轻应一声“恩”。

    林淮凑近他的耳边,低声道:“易记,你家女人和别的男人一块来参加舞会,你知道吗?”

    “我倒是不知道林市长何时变得如此八婆?”易展川不答反问,语带嘲讽。

    林淮翻个白眼,没想到反将一军,悻悻然闭上嘴巴。

    “易康睿呢?”

    “那可是你父亲,你平常都是这样称呼你老子?”林淮唏嘘,看来他今晚火气很大。

    他冷冷瞪他一眼,林淮立刻缴械投降,乖乖回道:“我方才遇见苏伯母,她说易政委,唔……去接涂老政委的孙女。”

    闻言,易展川的面色更冷,黑眸一片沉,置于身侧的手紧握成拳,青筋隐隐浮现。父亲非要这样逼他?

    林淮扯扯嘴,拍拍好友的肩膀,“展川呀,我只能代表广大人民对你致以深深的同情。”难怪他会如此生气,易政委此举无疑更加确定涂至善未来处于易家的“地位”,绝非仅是前任上级的孙女,或许可以说是……儿媳妇?

    易展川鸷的眼神倏地向林淮,他冷颤一下又悻悻然收回手,心下一番感叹。父亲暗地里纵儿子的婚姻,甚至结合外人拆散儿子……还未萌芽的恋情。啧啧啧,多么残酷的易政委呀,多么可怜的易记呀。要是换作他,估计气得会离家出走吧。

    忽然,迎面走来两名女生,年纪尚轻姿色靓丽。一向壮大的社交活动,尤其像是今晚的舞会聚集众多高官权贵,肯定不乏部分男士会带上自家的女儿,变相猎寻女婿人选。

    两名女生的目标很明确,易展川和林淮。林淮不动声色对好友使个眼色,示意他收起脸上狰狞吓人的表情,不要吓坏小姑娘。只见,易展川依然是一副冷漠至极的样子。遂即,他只好替看上好友的女生祈祷自求多福。

    “市长先生,我可以请您跳一支舞吗?”左边的女生壮着胆问道,神情羞怯紧张。

    “当然,绅士是不会拒绝女士的邀请,尤其是这么美丽的小姐。”林淮一笑,欣然应允对方的邀舞,同时暗暗提醒好友,男士不可以拒绝女士的邀请。见同伴邀请成功,一下子增加右边女生的信心,她屏息柔柔开口:“易先生,我可以请你——”

    不料,易展川未等她说完便做出回应,直接转身走人。顿时,该女生一愣,周围的人皆露出同情或是嘲笑的表情,一股尴尬无措立刻围紧紧包围该名甚是无辜女生。

    舞池里,一直暗中关注好友举动的林淮无奈地摇摇头,身前的女生似乎也发现她的同伴遭易展川无情拒绝,小脸上露出浓浓的同情。林淮一笑,低声对她说道:“幸好,你是选我。”女生羞涩一笑眼含感激。

    不多时,会场入口处隐约传来一阵骚动,随之只见人群分散两边让出一条通道,易康睿挽着涂至善齐齐走进众人的视线中。

    即刻,群人中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话题基本围绕易政委身边的女子,想必她便是涂老政委的孙女涂至善吧。果然标致,一脸温婉温柔的微笑,更是加深众人对她的印象:知达理、大家闺秀。当然这只是大部分男士对于涂至善的第一印象,在场的女人则是毫不以为意,神情间隐含鄙夷不屑。什么涂至善也不过如此,相貌平平身材一般。顶着涂老政委孙女的名号,实际上不只不过是一个弃儿?

    易康睿是什么人,又怎会听不见众人的非议,严肃的面容颇为不悦,散发出一股强势的压迫感,震慑住众人,会场立刻陷入一片寂静。而涂至善仍然是一脸微笑,彷佛听不见任何关于她的议论。

    林淮看一眼好友的表情,发现他依然冷板一张面孔,丝毫不见幸灾乐祸之意。

    氛围安静下来,易康睿的强势更是令人无法忽视,严肃的面孔稍微温和,苍劲的嗓音萦绕整个会场:“在此我要感谢大家给易某面子,来参加今晚的舞会。”

    遂即有人应声,乐呵呵道,“易政委太气了,这是我们的荣幸,哈哈。”

    “对,张部长说的对。”

    一片寒暄完毕,易康睿恢复严肃的面孔,“现在,容我郑重向大家介绍我身旁的这位小姐,也是我们今晚的女主角——涂至善。”

    “原来是涂老政委的孙女,果真是百闻不如一见……”

    “涂小姐真漂亮……”

    众人立刻鼓掌表示欢迎,纷纷露出惊讶欣喜的表情,眼里却毫无动容。易康睿的话语不过是验证众人的猜想,也许舞会不久之后就会是婚礼吧。两家联姻,那么易家以后不论是处于政治或军事上的地位更是无人能及。

    人群之外的易展川微微侧目,抬头望向别墅三楼。他的房间灯光熄灭,一片灰暗。不过眼力极好的他,还是发现窗户旁边的黑影,是她。易展川下意识认为梁阁影同样正在凝视自己,他努力想要看清她脸上的表情,但是耳边传来的苍劲声音打断他,“展川,过来。”易康睿的话让众人的视线全部聚集在他的身上。

    遂罢,他收回视线,缓缓走到父亲身边,淡淡叫一声:“父亲。”

    易康睿点头,“现在我把涂小姐交给你,今晚由你照顾她。”说道,易康睿迅速擒住儿子手掌,力道十足,凛凛目光中尽是不容抗拒的强硬。

    易展川面色一冷,暗暗使力挣脱又不能过于明显,顾忌闹出令人嗤笑的话柄。易康睿正是仗着这一点,也不怕易展川会真的弃手离开,最终强制将涂至善的手放入他的手心。

    易展川十分僵硬握着涂至善的手,迅速侧头瞥一眼三楼的房间,仍然无法看清梁阁影的神情。

    “继续吧,希望大家今晚玩得尽兴。”易康睿顺着儿子的视线,不动声色瞟一眼,然后使劲推一把他们的身体送入舞池。

    ……

    晦暗不明的房间。

    梁阁影的手紧紧握上窗沿,明亮的瞳孔闪过震惊错愕,面容苍白几许。虽然她离舞池远隔一段距离,除了隐约的乐曲旋律,本听不见场上的交谈声。可是因斐项擅长唇语的缘故,她也曾花费一番心思去研究。目前分辨不出复杂的话语,可以简单的认知。而刚才,她分明看见易展川的唇吐出“父亲”二字。

    父亲……

    原来……这里竟是他的家……

    原来他愿意妥协……是因为怕她出去扰乱他的“好事”吗……

    所以他要把她关起来……

飞向你的床 31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6/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