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向你的床(高干) 飞向你的床 32


    舞会结束之后,易康睿又指名要儿子送涂至善回家,不料易展川甩手离去,对父亲的指令完全置之不理。别墅里往来的佣人看见少爷照例绕道而行,舞会开始前少爷臭着一张脸,舞会结束后的脸色是臭上加上。

    刚毅冷然的面孔透出一股浓重的寒冽,脑海回忆起涂至善方才对他说的话。“你知道我为什么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叫你大叔吗……因为我想引起你的注意。”顿时,易展川周身散发出的气息恍如千年寒冰,无论是涂至善,还是易康睿都让他恼怒至极。他向来最是反感别人里暗里算计他,换作别人也就罢了,他自有办法应对,然而千方百计算计他的人却是他的父亲!

    他不禁想,难道是因为自幼开始对父亲便是言听计从,甚少表现忤逆,所以父亲才如此肆无忌惮吗?今晚过去,大概明日的M市便会蜚短流长议论易涂两家联姻之事。呵呵,易展川怒极反笑。他绝不会坐以待毙,任由父亲纵他的婚姻。不是还有一句话说虎父无犬子么?那么就来瞧瞧,到底是军事上雷厉风行的父亲厉害,还是政治上打滚多年的他更胜一筹。

    凝视儿子离去的背影,易康睿严肃冷酷的眼睛里浮起一丝骇人怒意。儿子竟然如此明目张胆反抗自己……都是因为那个女人?

    易展川打开房间,屋里依旧是一片黑暗。晦暗的光线中,他看见依旧站在窗户边的梁阁影,冷峻的面孔终于有丝放松柔和,轻轻走到她的身后,从后面揽住她纤细的腰。怀里的身躯有点冰凉,他用力抱紧她,轻吻下她的鬓角,低声询问:“怎么一个人傻傻站在这里?”

    梁阁影没有回答他的话,也没有抗拒他的贴近,脸上平静的诡异。

    易展川以为她是生气为他把她关锁在房间里。他暗叹一声,幽幽道:“对不起,把你锁在房里是我不对,别生气。”他找寻到她冰冷的手刚要握住,忽的被她一把挥开。

    继而漆黑的房间里响起她冷若冰霜的声音,“不要拿碰过别人的脏手来碰我。”

    高大的身躯明显一僵,压抑已久的怒气倏地窜上来,猛地擒住她的手,捏的死紧,“我脏?那你碰过斐项也不是一样脏!”话一出口他就立刻后悔,忍不住骂了一句话。

    梁阁影冷笑一声,嘴角讽刺的弧度加深。他前不久还信誓坦坦的说不会再怀疑她,现在呢?原来他的承诺是如此廉价!

    “好了,别闹了。我们回去。”易展川烦躁地说,拉起她就走。

    “回去?这里不是你的家吗?你还要回哪去?”梁阁影不动,直直立于原地。瞧他的语气,好像把她当成无理取闹?

    易展川当下一恼,当下不顾她的反抗直接抄起她的身子抗在肩上,迅速走出房间。

    “易展川!你放我下去!”

    “混蛋!放我下去!”

    “闭嘴。”易展川冷冷喝止她,见肩上的人儿依然不断扭动,他猛地扬手摔了她屁股一巴掌,梁阁影果然安静下来。不过,响亮至极的声音亦使附近的佣人纷纷侧目相看,眼里闪过惊讶。只见少爷扛着一个女人,还停在半空中的手证明少爷方才确实很重地拍打女人的屁股,遂即又看见少爷板着一张臭脸,连忙低头假装路过。

    瞬间,梁阁影有了掉泪眼的冲动,也许矫情。可是她没有父母,而且师父蓝樱从小也极少骂她,更别说打她,如今他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一滴晶莹滑过眼角掉落在地上,没有任何人发现。

    走下一楼,易展川锐利的眼眸危险万分眯起。厅坐着四个人,他母亲苏薇、他父亲易康睿、以及涂至善和斐项。他们听见动静回头,见易展川鲁地扛着一个女人,眼里不约而同的闪过诧异震惊。

    易展川缓缓放下梁阁影,下一刻她立刻转身不愿让别人看见她现在的模样。他拉住她的手,又细细打量她一遍,终于发现她眼角的眼线稍稍晕开,显得有一丝狼狈。俊朗的眉头一拧,糙的指腹擦过她的眼角,声命令道:“不许哭。”

    从来没见过儿子如此“铁汉柔情”一面的苏薇,眼珠子几乎都要掉下来。圣母玛利亚呀,这个儿子不是她生的吧……

    易康睿面容严谨,苍老的眉宇间皆是厉色,可见非常不满儿子的行为举止。旁边的涂至善脸色一沉,秀丽的面容尽显不悦。而斐项的脸色十分平静,几乎让人看不穿真正的情绪。

    易康睿沉声开口:“展川,这位斐先生说他的女伴突然消失,既然事情发生在我们家,你负责去找回来。”沉重的语气仿佛煞有其事。

    “易老先生不用麻烦了,我已经找到她。”斐项起身走向他们,极为关心地问道:“小影,你还好吗?”

    清澈的瞳孔里没有丝毫责怪的痕迹,只有一片诚挚的担心。梁阁影霎时很愧疚,强颜挤出一抹笑容对斐项抱歉道:“我没事。对不起,让你为我担心了。”

    随之,又响起易康睿苍劲的声音,“好了,既然没事了,那么这位小姐便和斐先生回去。展川,你送至善回家。”话语中的强势一如易康睿霸道的个。然而,他至始至终都没有看过梁阁影一眼。

    易展川对父亲的命令不以为意,用淡淡却能让所有人听见的声音说道:“她是我的女朋友,我只会送她回去。”语毕,不顾众人的震惊,轻轻在她的唇上落下一吻。

    几乎是立刻,易康睿赫然震怒,怒喝道:“易展川!”

    易展川恍若未闻,对父亲的愤怒置之不理。蓦地,他一把横抱起梁阁影,离开易家。

    回到公寓,易展川顾不上卸除脚下的鞋子,直接踩进厅又迅势上楼,一脚踢开卧室的房门。

    他把肩上的人儿重重拋上床,直接鲁拽下她脚上的高跟鞋随手一抛,接着踢飞自己脚上的皮鞋,他扑上去将刚刚爬上来的人儿再度压回床里。

    头晕目眩的梁阁影嘤咛了一声,张嘴就骂“王八蛋”,余音消失在他的口中。易展川狠狠噙住她粉嫩的唇瓣,用力啃嗜。她不愿服从的踢打他,他就箍制她所有的挣扎反抗,用男人天生的强壮征服她。

    水润的唇瓣迅速肿,他最后重重咬一下,然后舌头长驱直入她的领域。放肆的舌轻而易举便寻到她的湿软,立刻一举侵犯,霸道的勾住它,缠绕它,强迫它屈服自己。

    梁阁影努力想躲开他的舌头,奈何效果甚微,而且逃离被他发现,顿时他更加蛮横更鲁,吮-吸她的力道弄得她舌一阵疼痛,被牢牢禁锢的娇躯不住的扭动,无意识地磨蹭他。

    他如饥似渴的吸取她口腔里分泌的体,过分的甜美使他有一股想活吞下她的冲动。这样就没人可以抢走她……

    柔软若有似无磨蹭他的强壮坚硬,越发勾出他身体里潜藏的情-欲。他炙热的唇移至她嫩白的耳垂,重重轻轻的嘬吻挑-逗。宽厚的手掌探入她背后,灵活扯下裙子的拉链。即刻,紧身的裙子马上松落,堪堪遮掩住她雪白的躯体。

    糙的手掌覆盖上她细滑的皮肤,四处游移,滑过之处皆引得她一阵颤栗。梁阁影缩起身子却依然躲不开他邪肆的碰触。

    他的身体如此滚烫,即使隔着布料也灼烧她,梁阁影想要拒绝他。然而此时此刻,所有的话语都显得多余,显得煽情,因为她的身体正随着他的指尖而不断颤抖。索,她闭上眼睛闭上嘴巴,想用消极来回应他。

    可是闭上眼睛看不见一切事物,于是梁阁影的感知更加清晰。她明显察觉他的手掌覆上前的娇,糙的掌心摩娑着异常柔软的-房,忽重忽轻的搓动,甚至他的拇指与食指还掐住敏感的顶端,揉捏拉扯。

    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简直恍若一片风中的落叶,忽上忽下,摇摇欲坠。忽然又一阵大风刮过,把她的身子猛地抛上高空。

    他俯首含住另一方娇,用力吸-吮,舌尖围绕顶端艳的茱萸打转,牙齿轻轻地啃咬,用两片薄唇夹住不放用力拉开,-尖被扯出一条短线弧度,才重新弹回原样。

    易展川如法制对待两只娇嫩的浑圆,不停的撩拨她。细细的疼啃嗜她所有的细胞,梁阁影几乎想要放声尖叫。不知何时他已然放开她的双手,纤细的手指立刻用力紧掐他厚实的皮肤。

    他重重咬了一下她的-尖,惩罚她的不安分,她低低的嘤咛一声,似痛苦似快慰。

    他擒住她的小手往自己的衣服上带,哑声诱哄道:“宝贝儿乖,替我脱衣服。”

    神智早已糊涂不清的梁阁影,半犹豫半顺从地上他衬衫的纽扣,略显笨拙的解着,花了小半天时间才全部解开,他又领着她的手抚自己坚硬的膛。梁阁影下意识的胡乱索,结实平坦的小腹韧极佳,她仿佛还到几块腹肌,来不及细数,她又到了两颗小豆豆。

    那是什么?她浑浑噩噩的想,随手用力一掐,顿时身上的男人发出一身嘶吼,猛地拉开她的手,扑上去又是一番昏天暗地的狼吻。

    直到身下的人儿快要窒息而死,他才堪堪放过她,接着又握住她的手往身下带领去。

    梁阁影的手触及上他冰凉的皮带,理智有一瞬间清醒,随即又被他胡作非为的手掌拉下情-欲的沼泽。很明显梁阁影解皮带很笨拙,捣鼓了半天也没弄下来,反而柔柔嫩嫩的小手时不时碰触到一团膨胀的鼓涨,搞得上方的男人因为她的动作不停吸气呼气。

    费尽心思解了半天还是没能解开他的皮带,梁阁影甩手一推,罢工了。

    恰不巧她最后一推,小手然推挤在易展川肿-胀的欲-望上,他狠狠倒抽一口气,低咒道:“小妖……”飞快抽掉皮带,裤子连同内裤一并褪去,随手往床下一扔,再次紧紧压住她柔软的身躯。

    他壮的大腿劈开她的双-腿,挤身进她的腿心处,昂然挺立的巨物隔着薄薄的内裤抵在她的入口处,危险的盘旋不去。

    梁阁影的身子一缩,立刻被他牢牢嵌制住,挺立的巨物顺势抵进她的身体,甚至薄薄的底裤也一并陷入其中,她小猫似的呻吟一声。

    狠狠吻上她肿艳丽的唇,他分开她的双-腿,一把扯下她的内裤,再次挤身进入。少了布料的阻隔,挺立滚烫的巨物肆无忌惮撞击柔嫩的花瓣,上下磨蹭。

    他尝试地-入,可是她太紧了,还没有做好准备接纳他的全部,他低咒一声,将胀疼的欲-望抽离她的私-处。修长的手指随即抚触上她娇弱的柔嫩,捻柔几许,还不够湿。

    异常敏感的身体顿时抖的不像话,双手不知是想推开他,还是抱住他,“呜……”她无助的嘤咛。

    “乖,别动。”他没啥耐心的诱哄。抽回手指又将指尖放入口里,沾上唾,然后继续探进她的花瓣里。迅速分开紧紧闭合的瓣朵,寻找隐藏期间的敏感小核,轻轻地揉捏搓动。

    “啊……”甜美的娇吟立刻溢出口,梁阁影紧紧揪住床单,甚至脚指也蜷缩起来。

    糙的指腹紧紧按住那一方极致敏感点,肆意的撩拨抚弄,很快的,缕缕晶莹便缓缓流淌而出,沾湿他的手指。

    “宝贝儿,舒服吗?”他的声音沙哑的不成样,感诱-惑。

    “嗯哦……别……”回应他问题的是一连串的娇吟。

    见她已经足够湿,他撤离手指,肿-胀不堪的巨大终于上场。分开她的花瓣,他慢慢地挤,巨物的顶部一点点地没入其间。

    “疼……”

    “嘶……”他爽的直抽气,“宝贝儿!放松,别夹这么紧!”

    不料他的话却使她的幽径又是一阵剧烈的收缩,引得他理智、控制力全然消失,掐住她的腰际,他猛力一送,巨物硬生生刺入她的紧致。

    “疼!”梁阁影忍不住哭喊出声。他动作一停,强忍下冲刺的冲动,重新挑-逗她的身子,待她适应之后才开始卖力动作。

飞向你的床 32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6/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