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向你的床(高干) 飞向你的床 33


    又是一夜激-情放纵之后的清晨。梁阁影早早就清醒过来,清澈明亮的眸子凝视天花板片刻,身体上的酸疼让她的思维更加清晰。她微微侧头,默然打量熟睡中的男人,饱满光洁的额头,深邃的眼廓,高挺刚毅的鼻梁。

    他沉睡的模样也极具危险,就像是一头沉睡中的狮子,随时都有可能苏醒过来给予猎物致命一击的迹象。自从舞会后,易展川似乎有一些不一样,似乎又没什么变化。

    而她,确是真的不一样,外貌上的她还是她,但心中的她或是他已不在是原来的样子。就像此时此刻,她并非第一次近距离观察他,却是第一次看他会产生出一种莫名的异样感。

    这种莫名的异样感似曾相识,又好像从未曾有过。这几日,她一直在认真思考自己和他之间的关系,终于正视逃避已久的问题。从他们认识至今,易展川对她很好,除了占有欲强烈以外几乎没有亏待过她,暗中帮助蓝阁戏院,帮她摆脱郑尔的纠缠,教训试图轻薄她的官员,甚至还为她忤逆父亲。而且,她完全想不到他会公然在他的父母面前承诺她的身份,说不震惊是假。只是那一晚令她震惊的事情太多,她一时反应不过来,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她看的出来,他的父亲并不喜欢自己,甚至可以说是讨厌吧。她也不知道他们父子关系如何,可是从那晚的事情来看,他们之间似乎已经无声拉锯开一场硝烟。

    易展川为什么要如此维护她?难道真如他所说?他把她当成女朋友……

    可是怎么可能?他们的开始不过是一场交易,用她的身体换取想要的东西。但是,他的行为真的让他迷惑了,她看不清哪个他才是真正的他。那晚,他还对她说了一句话,也正是她之所以苦思冥想到现在的原因。

    他说,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

    伤害?谁要伤害她?又为什么要伤害她?梁阁影不知道他的话是什么意思,但却深深扎入她的心脏,疼的悸动。

    蓦地,梁阁影察觉到腰上的大手轻微的动弹一下,她下意识地立刻闭上眼睛。随即她又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紧接着腰上的大手便缓缓抚起来,一点一点向上游移,直到罩住她的浑圆。她的身体立刻僵硬,依然闭着眼睛不愿睁开。幸好,他并没有什么过激的动作。

    易展川盯着她故作平静的面孔,微微勾起嘴角,也不拆穿她的伪装。末了,他俯首温柔吮吻了下她的额头,然后小心翼翼地掀开被子起身穿衣。他现在还不确定自己对她是什么情感,只知道他不想放开她……江山美人他都要,他绝不会对父亲妥协。

    他离开之后,梁阁影又静静躺了半晌,神情有一丝茫然,直到设定的闹钟响起,她匆忙起床收拾自己。今天,她有一个重要的约会。

    恋蓝山咖啡厅。

    淡淡清雅的旋律萦绕咖啡厅,使人的神不自禁放松下来。梁阁影赶到的咖啡厅时,对方已经在席位上,也第一时间发现她,旋即微笑的凝视她。梁阁影屏住呼吸,慢慢走向对方。没什么好紧张好害怕,对方也不过是一个女人,只是这个女人恰巧是易展川的母亲罢了。

    梁阁影落座位置上的同时,快速打量对方,发现苏薇出奇的年轻,小巧玲珑的娃娃脸,棕色的波浪卷衬得面容更加白皙,一双漂亮的丹凤眼,脸上几乎不见皱纹的痕迹。如果不是舞会那天在易家见过苏薇,她本联想不到她是易展川的母亲。

    梁阁影打量苏薇的同时,苏薇也在打量梁阁影,脸上虽很镇定,心里兴奋的要死。这个就是她儿媳妇耶,哇呜,小川的眼光真是不错,长的漂亮身材也……不知道她屁股大不大?好不好生养?

    梁阁影礼貌地开口,面带微笑:“伯母您好,我是梁阁影。”

    “你好,我是小川的妈妈。”顿了下,苏薇又继续问道:“今天冒昧约你出来,没有给你造成困扰吧?”说着,苏薇的视线悄悄往她的身下瞧去,继而不满地皱眉。角度不好,桌子也碍事,看不见儿媳妇的屁股……

    “没有,您多虑了。”梁阁影笑笑,眼里闪过一抹疑惑,心里因为对方蹩眉而忐忑。易展川的母亲今天约自己出来……大概是要让她离开他儿子吧。

    “那就好。对了,小川知道你今天出来和我见面吗?”苏薇试探地问。要是儿子知道她擅自把他女朋友弄出来,估计会发飙吧。就好像那晚,她第一次看见儿子明目张胆地反抗他父亲。很显然,儿子很在乎儿媳妇。

    梁阁影一怔,回道:“他不知道。”顿时,只见苏薇的脸上闪过一抹安心,继而说道:“其实,我今天约你出来主要就是想见你一面。没有其他意思,你别害怕呀。”

    梁阁影的唇角无声抽搐一下,对苏薇诱哄小朋友一样的语气很无语,并且和她预想中的情况不太一样。

    “我可以叫你小影吗?”

    她点点头,“伯母不嫌弃就好。”

    其实,梁阁影想的没错。苏薇此行本是来“威胁”她离开易展川,因为她的丈夫吩咐她去提点一下“纠缠”儿子的女人要有自知之明、不要妄想不可能的事情。苏薇怎敢反抗易康睿呢,于是只好“阳奉违”地来找梁阁影,最重要的是苏薇本人也很想见她一面。舞会那天晚上,她本还没来得及瞧清儿媳妇的模样就被儿子掳走了……

    所以,便有今天这一次虚名为“驱赶纠缠儿子的女人”实则为“婆媳见面”的会面。苏薇也知道丈夫心目中的儿媳妇人选是涂至善,其实涂至善也不错啦,只是作为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下的牺牲者,她更支持儿子真正喜欢的女人。

    随后,苏薇又十分“关心”询问梁阁影和易展川“相恋”的经过。梁阁影斟酌一番决定省略一部分经过,四两拨千斤地淡淡叙述。大约是说一次偶然中易展川帮助了蓝阁戏院,两人因此认识……

    苏薇听得津津有味,末了离去之际,终于按耐不住本,坐到梁阁影的身边紧紧握住她的手,情绪颇为激动。“小影,你一定要和小川在一起!要相信他,不要在乎别人的羁绊!妈……伯母会一直支持你!”语落,蓄谋已久的手掌终于拍上她的臀部。

    M市政府。二楼,记办公室。

    一名高瘦男子微微躬身将数份报纸摊开摆平于桌面上,诸如新闻日报、每日一刊此类,凡是M市较为出名的报纸皆有一份,报纸上大版面的新闻均是关于易涂两家联姻之事。

    冷眼瞧着桌面上的报纸,易展川的脸色有些沉。想不到父亲然任由这些报纸肆意搬弄是非。父亲向来处事低调,此次为了控制他不惜大幅扇动外界的压力。

    “易记,能压下的报纸我们都已经压下来。不过有一家叫作‘社会之窗’的报社,无论如何也不愿配合我们,据调查他们背后应该是有易政委撑腰。”男子将报纸中的最后一份抽出,放置易展川面前。

    这份名为“社会之窗”的报纸上报道的易涂两家之间的关系,叙述并无夸张之处,只是口吻异常独断,彷佛两家联姻已是既定的事实。而其他报社的报道只是隐晦猜测。

    易展川揉揉眉心,沉声问道:“收购到他们发行量的多少。”

    “百分之七十八。他们报社的发行量并不多,但是销售点比较广,所以没有及时全部收购回来,有一部分已经到市民手里。”

    “行,我知道了。还有什么事吗。”

    男子点点头,说道:“是的。易记,今天您的母亲和梁小姐在西街的恋蓝山咖啡厅见面,交谈时间大概为一个小时。”

    易展川翻开文件的动作一停,脸上不见任何表情,淡淡道:“知道了,你下去吧。”

    男子微微鞠一躬,然后离开办公室。

    冷清严谨的空间里只剩下易展川一人,空气中隐藏一抹冷冽的气息。

    随手翻阅几份文件,完全没有批阅的心情。易展川倏地放下手中的钢笔,拿过手机按下个号码。对方很快就接通,可见十分重视来电之人。“您好,易记。”

    随手扯过“社会之窗”的报纸,深邃的眸子轻轻扫过版面上的横幅字眼,语气冰冷道:“加快你们调查的速度,一个星期后我要见到结果。”

    啪一声摔上手机,易展川将桌面上的报纸全部揉成纸团丢到垃圾桶里。

    告别易展川的母亲苏薇后,梁阁影又去了一趟Fly画廊,为上次舞会的事情专门向斐项道歉。毕竟,那时候她是斐项的舞伴,却不仅中途离场,甚至最后离开易家也是让他落单独自一人。此外,梁阁影心中还有一个困惑,是后来才记起。之前斐项为什么没有告诉她,舞会是在易家举办的呢……

    梁阁影踏进Fly画廊的一刻,立即为整间画廊的布置感到震惊。好漂亮,画廊中的装修已经接近尾声,清新雅致中带有一抹富丽堂皇,既使人觉得别致又如临殿一般。令人感叹,当之不愧为Arvin的工作室。

    Fly画廊的工作人员的脸上亦有满满自信,热心为她指引斐项的所在地。斐项之前也曾经对他们介绍过,梁阁影以后会加入Fly画廊工作,其实他们私下偷偷谈论过,一致觉得老板这一招泡妞的招数非常老套、非常落俗,不过是很符合老板温吞的个。

    斐项的私人工作室的门是敞开,所以梁阁影敲了两声便走进去。桌后的男人听见动静立刻抬头,见到来人是她,浅棕色的瞳孔里闪过一抹惊异,立刻将桌上的东西拿到身后,起身笑道:“你怎么来了。”

    “我不可以来吗?”梁阁影俏皮的反问。

    “当然不是这个意思,我欢迎还来不及呢。”斐项立刻否决,一向缓慢的语速蓦地有一丝急切。他想要上前,随即顾忌到自己身后的东西,只好站在原地指指办公桌前的椅子,示意她入座。

    梁阁影并未坐下,而是十分郑重地对他鞠一躬,然后挺直背脊注视他,字句清晰圆润:“对不起。”

    斐项一愣,“为什么要和我道歉?”

    她尴尬一笑,慢慢解释道:“斐项实在对不起,上次我不是故意途中离开舞会的,我没想到那里是……”没想到那里是易家。

    他看明白她的话,不甚在意地扬起一抹笑容,浅棕色的眸子闪过一抹明。“没关系。其实我也有不对,没有事先告诉你舞会的地点是易家。另外,我不知道你是易记的女朋友。以为朋友之间一起参加舞会应该没什么……在此我也要向你说一声对不起。”斐项说的很慢,言语间也夹带浓浓的自责,梁阁影很想打断他阻止他,却又太不礼貌。等他说完,她立刻迫不及待道:“没有!不怪你,是我自己没有说清楚,而且上次没和打招呼就离开,是我的错!”

    “我们扯平好吗,不要计较对错。”

    梁阁影终于点头。“斐项,谢谢你。”

    其实斐项的理由很牵强,他是见过易展川,而易展川的父亲邀请他参加舞会,他又邀请了她,中间只字未提关于舞会的事情,不免有些奇怪。并且最初斐项也是见过易展川和梁阁影在一起,虽然他们没有明确说出关系,但是明眼人都知道两人的关系绝非一般……或许,是因为斐项处于梁阁影心目中的地位,她也未往深处思考,一心相信他的话。

    “你身后拿的是什么呀。”她从一进他的工作室便看见他掩藏的举动,似乎是很害怕她看见?

    斐项一愣,迟疑的回答:“没什么,就是一副劣质作品罢了。”

    斐项要是说是别的东西倒还好,可为何偏偏要说是劣质作品呢。梁阁影知道斐项的画技,更是崇拜他,本不相信他画出的是拙劣作品。当下她脸色一板,“给我看看。”

    “不要了。”他淡淡地拒绝,脸上依然有温温的笑意。

    见他没有生气,梁阁影胆子大了一点,直接走到他面前对他伸出手。“给我看。”

    斐项依然是摇头。

    见状,梁阁影不怀好意地眯眯眼,语气煞是无赖。“你要是不给我看,我以后就不来你的画廊工作。”她知道自己说这话很自私,可是斐项的遮遮掩掩,还说是他的“劣质作品”,本就是在勾引她的好奇心嘛。

    斐项只好坦言道:“其实这是——”话未说完便被她打断,“我不管我要看!”语落,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抢过他身手的纸张。

    “咦?报纸?”梁阁影喃喃自语,随手摊开报纸,旋即报纸上大幅横条映入眼中——

    梁阁影快速阅读完报纸上的报道,脸色微微苍白。过了半晌,她抬起头对斐项调侃道,“你什么时候也开始画报纸喔,还挺好玩……”

    “你没事吧?”斐项担心的问。

    “没事,我没事。”她扬起一抹灿烂的笑颜,随即一脸殷勤问道:“对了,画廊开幕是的时间是什么时候呀。”

    斐项没有立刻回答,过了一会儿,才缓缓道:“你来报道的那一天。”

飞向你的床 33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6/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