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向你的床(高干) 飞向你的床 34


    梁阁影没有告诉易展川,他的母亲曾来找过自己,另外她也没告诉他已经从报纸上知道易涂两家的事,并且在他的面前表现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

    夜晚。

    一番淋漓尽致的缠绵之后,男人庞大的身躯紧密压在柔软的身上重重喘息,英气刚毅的脸庞挂着细微的薄汗,煞是感。他的大手抚上她汗湿的发迹,沙哑低沉地问道:“今天都在干什么呢。”

    梁阁影的身体仍然处于痉挛状态,还未从方才的激-情中恢复过来,听到他的问话不禁一愣,随后不在意的回答:“没什么,就是上街逛逛。”心下暗忖:他怎么会突然问这个,莫非他知道他母亲找过自己?应该不会吧,她又没告诉他,而且看他母亲的样子,应该也是不会告诉他……

    易展川眯了眯眼,修长的手指探入她乌黑的秀发中,固定住她的后脑,语气淡淡。“那怎么不见你满载而归,女人逛街不是很爱血拼吗?”

    “因为没钱呀。”梁阁影直言不讳道,抬手勾住他的脖子,用力忽视身体中的异样,魅惑道:“人家夜夜陪易记欢愉,易记却不曾赏赐过分毫,真真是抠门。”末了,幽幽长叹一声,颇有一丝古代青楼女子的幽怨。

    说来也对,易展川真没给过她一分钱,不是她矫情不要钱,而是他真没给。

    易展川低低笑一声。“这倒是我的不对,小美人确实是劳苦功高,床上床下侍候的也不差……改明就把我的工资卡给你,可好?”语毕,他狠狠亲下她的唇。

    纤细的手指无意识地在他的颈项上画圈,梁阁影妩媚的眨眨眼,“敢问其中有多少赃款呀?”这话半是玩笑半是试探,他是不是也有贪污腐化?有时候知道越多危险也越多,可是她依然想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然而她却没有联想到,一个男人愿意把他的工资卡交给一个女人代表什么。

    “呵呵,到时候小美人去查查便知道。”幽深的眸子闪过一抹晦暗,他并未正面回答她的问题。

    见问不出个所以然来,梁阁影撇撇嘴,“那就多谢易记的慷慨,届时我一定尽情挥霍。”

    “无碍,代价我自会从小美人身上索取回来。”说着,易展川撑起身体,目光幽暗的注视她。

    娇躯一僵,明显察觉到身体里的巨物苏醒过来,越发的滚烫坚硬。梁阁影磕磕巴巴地说:“已经一点多了,我们该睡觉……”

    他摩娑她绯的面颊,低低叹息:“小影儿,任何东西都是要付出代价的。”同时下-身又狠又重地撞击一下。

    熟悉的强烈快感再次涌上来,梁阁影嘤咛一声,连忙否决道:“那我不要了——”

    “嘘,小影儿。有些事情早就不是你要不要的问题,而是你必须接受。”易展川的语气显得有些沉重,仿佛是在宣告什么。

    在她诧异不解的目光里,他缓缓覆上她的唇,室内又是一度春-色蔓延。

    因为没有去蓝阁戏院参与演出,梁阁影的时间大大闲暇下来,青藤学院的毕业作品也已经完成,不过她想给斐项看过之后在上交给导师。

    今日出门,梁阁影特意带易展川的工资卡,兴致勃勃找了一架自助取款机查询下卡里的存款。确定无误输入他告诉她的密码,然后颇为激动等待结果,数秒钟中以后,屏幕上出现一串数字。

    她默数一下位数,又去掉数字的零头,整数是30万。顿时,梁阁影的下巴简直要掉下来,心里更是万分诧异。原来M市市委记这么穷,都快三十岁存款才30万,而且是人民币不是美元……30万估计在M市只能买到一块又小又偏僻的地皮吧。

    梁阁影悻悻然取回银行卡,去往附近的菜市场。

    ……

    梁阁影基本隔天或者三天会去一次菜市场买一些新鲜的蔬菜类回去,也颇为享受杀价的过程,最后满载而归。可惜菜市场不像超市可以刷卡,所以他的卡终究没派上用场。

    吵吵嚷嚷的菜市场不仅没有令她感到烦躁,反而秀气的黛眉间有一丝愉悦。也许是因为易展川的工资娱乐到她,梁阁影十分仔细挑选各类蔬菜,看到自己不喜或是他不喜的菜类会自动跳过,而脑海里仍然漂浮一个数字,毫无疑问是:30。

    30万元……他的积蓄才30万……太不可思议了!

    忽然几道大妈高亢的谈论声飘进她的耳里。“哎!我女儿失业了!”

    “你女儿不是干的好好的吗?怎么会失业?”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她工作的那一家报社已经宣告倒闭!这下怎么办,现在的工作本就不好找……”

    “报社倒闭……呀我知道了!是叫‘社会之窗’的报社吧,我昨天也听我儿子说……”

    梁阁影停下手上的动作,无意识皱起眉,觉得“社会之窗”很熟悉。她又默念两遍“社会之窗”才恍然记起这家报社正是前几日报道涂易两家之事的单位。

    刚才她们是说报社倒闭了?梁阁影疑惑地抬头对上菜贩子老板奇怪的眼神,她微微一愣,连忙放下手中的黄瓜,对老板抱歉一笑,然后迅速跟上方才谈论的几位大妈大婶。

    为何“社会之窗”突然一夜之间倒闭……

    梁阁影提着沉重环保袋慢慢行走,心里掂量着从刚才听来的信息有几分可靠。那家报社关闭的原因并不复杂,没有通过新闻出版管理部门的关年检,外加经营不善,日前正式宣告倒闭。

    如果是别人兴许会相信这样的说法,可是梁阁影不信,尤其是在易展川对他父亲作出公然的反抗之后,她百分百确定“社会之窗”的倒闭和易展川绝迹脱不了关系。

    转角走入一条较为空旷的路道,蓦地几道人影挡住梁阁影的去路,瞬间她警惕的后退几步,异常防备地打量他们。对方一共是两个人,均是人高马大,面容十分严肃。

    “梁小姐,请您和我们走一趟。”其中一人冷硬的说道。

    梁阁影立刻确定对方不是抢匪流氓,然而也绝非善类,当下冷漠拒绝他们,“不,我不认识你们。”说完转身便走。不料对方速度更快,即刻拦住她的去路。她冷冷瞪着他们,出声威胁道:“如果你们不马上离开,我立刻报警。”作势要掏出手机,可是心里却狠狠捏一把冷汗,因为她本没有带手机出门……

    对方相视一眼,然后迅速架起梁阁影往一旁的车子走去。“放开我!救——”命字还未喊出口,一只陌生的手掌迅速捂住她的嘴巴。

    空荡荡的街道处散落一袋蔬菜果物,原本新鲜的菜叶渐渐失去水分直至泛黄。

    见到易康睿的时候梁阁影没有一丝惊讶,因为前来易家的途中早已猜到“绑架”她的对象是谁。与上一次唐突相见易康睿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换上一身绿色的军装,前肩上挂满了功勋章。

    易康睿此刻正坐在厅的主位上,手里拿着一份过时的报纸,正是前几日“社会之窗”发布易涂两家联姻的那一期。他慢慢合上报纸,严谨端正的眼睛看向她,开口道:“梁小姐,请坐。”

    梁阁影依旧挺直身体,不卑不亢道:“谢谢您,不过不必了,我还要回家。”言下之意希望他有话快说。

    易康睿无声笑笑,终于正眼打量一番面前这个初出茅庐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姑娘。苍劲的眉头微微皱起,虽然她娇柔的眉宇间有一抹倨傲,但他还是认为梁阁影的五官过于妖媚,偏向颜祸水。否则向来听话的儿子怎会为了区区女人忤逆自己。不过,她看起来有点儿面熟,隐约哪里在见过。

    随后,易康睿淡淡的问道:“梁小姐,你是展川的女朋友吗。”

    梁阁影一怔,立即被难住,不知应该如何回答较好,纤细的眉梢无意识蹩起。易展川的父亲是在试探自己的态度吗?舞会那晚易展川便曾经坦然承认她的身份,现今他的父亲又重新询问她这个问题是何意?

    最终,她答道:“是。”

    易康睿并没有动怒,而是用手指敲敲桌面上的报纸。“那么,你看过这份报纸吗。”

    “看过。”梁阁影坦言承认,心中有丝忐忑,无意识捏了捏衣角。

    锐利的眼睛淡然撇了一眼她的小动作,又问道:“你对这份报纸上报道‘易涂联姻’的事情是怎么看?”低沉苍劲的嗓音令她充满压迫感。

    她咬了咬唇,任说道:“那和我并没有什么关系吧。”

    易康睿眼里闪过一抹冷笑,故作恍然的微微颔首,“想来梁小姐对我家展川并非如此上心,亦或是展川不懂事,缠住梁小姐不放?”

    梁阁影来不及作出反应,又听他道:“我知道蓝阁戏院曾面临拆迁一事,至于后来事情是如何发展想必不用我重复吧。”

    她脸色一白,双手紧紧揪住身侧衣角,声音有一抹苍白无力,“您有什么话尽管直说,不用拐弯抹角。”

    “离开展川。”

    作者有话要说:不许霸王!么么!

飞向你的床 34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6/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