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向你的床(高干) 飞向你的床 36


    这是梁阁影第二次来到易展川的办公室,同样是从白天待到天黑,同样的他还是埋头处理事情没有理她。默默注视他刚毅的侧脸,隐隐透出一股决绝的冷漠,无声表露他此刻的心境。

    难怪政府外面驻扎那么多记者,他向来行事低调,如今突遭人捅出如此爆炸的消息,估计所有人都抱着看热闹的心态吧……

    梁阁影又随手翻翻手中的报纸,看着报纸上的照片,纤细的眉梢重重拧起。朱紫燕当初不是已经把照片删除,并且她自己也曾说过不屑用照片威胁她,而今照片又流露出来……是她寄给报社的吗?要说朱紫燕留有存底也不奇怪,要威胁她也不奇怪,要寄给报社也不奇怪……匪夷所思的是,她为何当初不直接交给报社,还当自己的面先把照片删一遍……这不是前后矛盾吗?也不像是她的作风。另外“社会之窗”会发出“最后”一期的报道完全是针对易展川,仅仅只是为了报复他?

    完全想不明白。梁阁影烦躁地抬起头,顿时看见易展川正一脸兴趣盎然盯着自己看。她微微一怔,面容立刻浮上些许尴尬,只好出声转移他的注意力,“你工作结束了?”

    “算是。”易展川随意点点头,依然目不转睛盯着她。

    “那我们回去吧?”梁阁影继续问道,顺便舒展一下僵化的身体,坐了一整天都快成雕塑。

    他温和的面孔又一冷,随即淡淡道:“今天恐怕是回不去了。”

    “为什么?”扩展的手臂一僵,梁阁影皱眉看着他。

    见佳人不解,易展川起身走到她身边俯下头,低声细语:“世上总有一种人不达目的不罢休。”

    听到他的话,梁阁影第一时间想到的人就是他,因为易展川在她心里就是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男人。不过,她知道他现在说的人肯定不是他自己,那又是谁?

    见佳人依然不解,易展川微微勾起嘴角,倏地一把抱起她的身体,佳人惊呼一声,迅速勾住他的脖子。他横抱她轻松走到窗户边,用下巴驽驽政府大门的方位。

    梁阁影立即看到铁栏外依然驻有记者,虽然人数已不如白天众多,却还是不容小觑,她顿时无话可说。原来记者还没走啊,从白天守株待兔到晚上,他们都不累呀?

    易展川望着那些记者,慢慢道:“他们是撞上南墙也不回头。”

    “所以,他们对你的私生活非常感兴趣吧。”梁阁影试探的问。不过,外面那些人确定都是新闻记者吗?而不是什么八卦周刊的狗仔队吗?二十四小时全天监视守候,真是令人毛骨悚然。

    易展川笑笑没有回答她的问题,抱着她走回沙发坐下,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而后轻轻着她的头,不发一词。这时候她没有丝毫想要反抗他的冲动,乖乖任他抚。因为这个样子的易展川,然让她忍不住想要示弱,顺从他。

    他深邃的眸子平静如水。这些个记者哪是对他的私生活感兴趣,他们感兴趣的是“易记”的仕途是否会因此受影响和易涂两家的关系是否会破裂。

    室内一片祥和静谧,梁阁影将头偎入他的怀里抱着他。难得见她如此乖巧,易展川更用力揽紧她的身子,大手从她的发迹下滑,抚上她柔嫩的面颊,轻轻的摩娑,幽暗的视线凝视她,“你怕吗?”

    她很享受他温柔的抚,不解地反问他:“怕什么?”

    他轻声解释:“把你牵扯进这件事情里。”

    梁阁影这时候才记起自己也是这次新闻的主角之一,只是报道里对她的描述只是三言两语就概括完毕,主要焦点攻击对象是易展川,所以她完全淡化掉自己卷入纠纷一事。现在经他一提才赫然注意,以为他担心自己,本未联想到事情的后续会如何发展,毕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于是,她反过来安慰他,“报纸上的我们大部分都是侧影,而且我现在也没有去蓝阁戏院演出,应该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听到她乐观天真的言论,他忍不住菀尔一笑,捧住她的小脸低声诉说:“小傻瓜。你相信吗,明天M市各大报纸就会把你的所有资料刊登出来,甚至还极有可能把你写的十分不堪,明明白白给你标注上一个身份:易记的小三。”

    闻言,梁阁影的神情瞬间错愕,“不会吧!”她终于意识到事情的可怕后果,要是真如他所说,这让她以后怎么做人啊!怎么在别人面前抬起头!

    “嗯哼。”他不可否置的应一声。

    “可是你说过我是你女朋友呀,不是小三!”梁阁影十分不满的嚷道,恶狠狠瞪他。都怪他,上一期报纸说什么未婚妻,下一期就把她扯出来……现在还要各大报纸刊登,这不是众目睽睽之下活生生把她剥光?!

    他状似无奈的叹息:“可是别人不知道呀。”嗯?她终于愿意承认是他女朋友了?

    “去死!你个可恶的家伙!”梁阁影恼怒地挣扎起来,不想再呆在他的怀里。

    易展川轻而易举制住她的反抗,温和的劝止她,“乖,别乱动。”低低的声音里有一丝危险。不过,气头上的她本没有发现,依然不知死活地挣扎扭动。梁阁影怒不可遏地瞪他,只要一想到以后别人看见她都会对她异眼相看指指点点,甚至是斐项也会这样,她就受不了!

    小野猫才安分不久又现出本,他又无奈叹息一声,紧紧按住她的身体,“乖点,你放心,要相信我知道吗。”

    相信他?她挣扎的动作一停,然后闷闷不乐埋在他怀里,小声嘀咕:“你的存款只有三十万元。”

    易展川皱皱眉,不明白她的思维怎么转变这么快,上一秒还责怪他,下一秒就提到他的积蓄。小家伙是嫌他钱不够多吗?忽然,脑海掠过一道白光,然后愉悦的笑起来。她是不是认为他卡里钱少,继而又认为他是个两清风的清官,遇到棘手人物事情就会被人压得死死的?

    “小影儿,你觉得我是清官还是贪官呢?”易展川拍拍她的屁股,示意她回答。

    梁阁影扭过头,目光炯炯明亮,情绪十分激昂:“我觉得你以前是个滥用职权强抢民女的贪官,还很色!”

    易展川脸色一黑,继续问:“现在呢?”

    她的情绪更加激动,“你现在就是滥用职权目无法纪无法无天为非作歹的恶官,不仅好色,而且老了还一副花花肠子!不知羞!”

    男人的面孔完全黑下来,咬牙切齿瞪着她,啪啪又摔了她屁股两巴掌,说道:“骂的很痛快啊,接下来轮到我这个老贪官要好好色色你了!”

    “啊!坏蛋……滚开!”

    于是,两人选择用这样的方式来暂时忘却外界的压力。

    异日早上。

    两人一起挤在小小的沙发里度过一夜。梁阁影还算舒适,趴在男人的怀里睡一宿且睡得颇香甜,可怜身材欣长健硕的易展川当了一夜的人垫子。而两人均是被吵闹的手机铃声吵醒。

    梁阁影茫然的过手机,看也没看屏幕就接通,含糊不清问道:“大清早的,谁啊……”对方没有吭声,半梦半醒之间的梁阁影忽然打个寒颤,终于看清手机的款式——不是她的,是易展川的手机……最重要的是通话显示是他的父亲……

    梁阁影脸色突变,瞬间她有了将手机丢掉的冲动,彷佛手里握的是烫手山芋,幸好反应及时递给他。易展川好笑的挑挑眉,接过手机的同时,将她的手机递给她。她抢过手机就自觉起身闪到旁边,蓦地感觉到自己的手机也在震动,低头一看竟是朱紫燕打来的。

    梁阁影按下接听键:“喂……”

    “梁阁影,我没有把照片寄给报社。”朱紫燕单刀直入,声音里明显有一份焦急。

    梁阁影淡淡哦一声,分神瞥了一眼易展川。他已经从沙发上起来走到窗户边,漠然对手机说道:“父亲。”

    “你……你现在怎么样?”朱紫燕踌躇片刻才问道。

    “还好啊。”梁阁影应道,目光依旧盯着他。

    朱紫燕迟疑地问:“你……看到早上的报纸了吗?”

    “报纸?什么报纸?”这时梁阁影才将注意力收回来,“你是说‘社会之窗’的报纸?”

    “不是!不是那个……目前各大报纸基本都在沸沸扬扬议论你们的事情,个别报社甚至把你清晰的照片刊报出来,甚至我们是从孤儿院出来的事情,全部都……”

    梁阁影脸色一白,真果然如他所说,强行镇定的问:“他们把我写的很难听吗?”

    “还好……”朱紫燕回答的隐晦,不知该不该告诉梁阁影,师傅蓝樱得知此事后险些休克过去,现在在医院静养。

    梁阁影深深呼吸,“报纸有胡乱诋毁蓝阁戏院吗?师傅还好吗?”

    “这个倒是没有……梁阁影,你这阵子躲躲风头吧,不要再被记者扑风捉影。”朱紫燕避而不答蓝樱的事情。

    她又重新问了一遍,语气强硬:“朱紫燕,师傅还好吗?”

    “不好,她现在在市第一医院。”

    ……

    梁阁影挂掉电话,易展川似乎也已经与他父亲通话完毕,但此刻的她无暇顾及他和他父亲之间的矛盾是否强化,定定地望着他:“我要出去。”

    易展川冷静看着她半晌,清冷道:“我送你去医院。”

    遂即,两人一起离开办公室。

    清晨。政府大门外的记者然出乎意料的多,整整是昨日的一倍。梁阁影捏紧他的手,面对数计陌生兴奋的探究目光,心中终是有一丝胆怯。易展川低声嘱咐一句:“待会你什么话都不要说。”

    他们还未踏出大门,一阵杂乱无序的叫嚷蜂拥而至。记者们看见两人手牵手出现,面上更是兴奋之至。

    “易记,您和梁小姐一起出来是代表承认‘社会之窗’上的报道属实吗?!”

    “易记,您有考虑过涂家小姐吗,你们还会如期举行婚礼吗?”

    “梁小姐!请问你对于足一对未婚夫妻之间的行为有什么看法吗?”

    轰炸式的质问接踵而来,数不清记者的面孔都是研究解剖生物似的表情。除了舞台下的观众,梁阁影第一次面对如此庞大并且来势汹汹的人群,面容止不住一阵苍白,用力握住他的手。

    他握紧她的手,表情淡漠,扫视众记者蠢蠢欲动的表情,冷声道:“虽然‘社会之窗’倒闭了,但是该报社擅自报道子虚乌有的事情,严重诋毁本人和梁小姐的声誉。在此我郑重申明,一定会追究法律和刑事责任。另外,易某在奉劝诸位一句,前车之鉴请好自为之。”

    强势冷硬的语气令在场的记者无一不是背脊生冷,顿时不敢再出声发问。他们没有忘记易记是何等人物,“社会之窗”也算是新闻界里数一数二的报社,一夜之间突然倒闭,其中原因哪是官方的理由那般简单,何况真正没有通过年关检的报社又岂止一家,照样安然无恙至今。

    易展川淡淡睨视他们一眼,又沉声说道:“最后,易某就告诉你们一句话,我和涂小姐会如期举行婚礼。”

    他的话又重新点燃记者眼中的火花,纷纷又开始发问,不过这一次学乖了,会筛选一些不会招来横殃飞祸的问题。

    “真的吗?那么婚礼会在什么时候举行?”

    “所以易记和梁小姐只是纯粹的朋友吗?”

    梁阁影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的面孔,一向明媚的眸子黯淡茫然,下意识想要挣脱他的手,却被他牢牢抓住不放。她目光无神撇了他一眼,耳边依然回荡他方才坚定无疑的话语。

    “我和涂小姐会如期举行婚礼。”

    作者有话要说:

    伦家喜欢看乃们各种爪印啊喂~!快点满足一下俺嘛!不管是要还是催更还是拍砖!

    俺有自知之明……爱霸王的姑娘肯定还是不甩俺……俺蹲角落默默流泪去……

    /(ㄒoㄒ)//(ㄒoㄒ)/

    /(ㄒoㄒ)//(ㄒoㄒ)/

飞向你的床 36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6/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