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向你的床(高干) 飞向你的床 37


    市第一医院。

    梁阁影踏入病房时,护士正在给蓝樱换点滴,而朱紫燕守在一旁见她进来,娇丽的面容闪过一抹不明的情绪,然后冷淡地移开视线。随后,蓝樱看见到梁阁影,马上从病床上坐起,朱紫燕连忙把枕头竖起放到蓝樱的背后,梁阁影也连忙快速走过去扶她的身体。

    蓝樱平静的神情下隐含一抹激动,反手紧紧握住她的手,目光直直盯着她:“小影,你告诉师傅,你和M市的易记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报纸上要这样说你!”

    “师傅您冷静一点,别担心。”梁阁影出生安抚师傅的情绪,瞥了一眼离开病房的护士,才继续对师傅道:“我很易记只是……朋友而已,报纸上都是捕风捉影胡乱猜测而已,没事的。”闻言朱紫燕轻轻瞥了她一眼,不作声。

    听到徒弟的话,蓝樱的脸色并没有好多少,惨白的面容此刻更显苍老,“你别骗师傅,师傅不是傻瓜。”这社会尔虞我诈错综复杂,她这种初出茅庐的小姑娘哪懂多少人情世故,就怕她被人玩弄却还蒙在鼓里。

    顿时,梁阁影露出一个诚挚严肃的表情,眸光清澈如水,“真的,难道您非要我厚着脸皮去把易记请过来再解释一遍吗?”想要师傅相信她的话,她首先要相信自己的解释。何况,他都已经表态会娶涂家小姐,不是也说明他的态度,而他们之间的关系也仅限于此。所以,她也不算撒谎。

    蓝樱目不转睛看着梁阁影许久,或许是相信徒弟的说辞,又或许是知道问不出个所以然来。蓝樱松开她的手躺回病床上,朱紫燕立刻把枕头放平,梁阁影扶住蓝樱的身子慢慢躺下。“你们回去吧,我想一个人安静安静。”她闭上眼睛下了逐令。

    朱紫燕暗暗对梁阁影使个眼色,示意出去谈话。

    门外。

    “你不进去看看吗?”

    易展川淡淡瞧了一眼李潇,不回答他,淡淡道:“给病人换一间好点的病房。”

    李潇挑挑眉。他医院的病房都不错呀,哪里不好了,再说梁小姐的师傅病情不严重,不至于需要特地换病房。当然,如果是易展川未来的干丈母娘,那倒是不能怠慢。

    易展川懒得和李潇解释太多,随即对他伸出手,“把你的车钥匙给我。”

    李潇奇怪不解,“你不是自己开车过来的吗?”话虽然这么说,他还是乖乖掏出车钥匙放入易展川手中。

    “总有一些人不知死活。”易展川紧紧捏紧手里的钥匙,眼底闪过一丝霾。早上他刚警告过那些记者,他们表面敷衍应和,暗地里却尾随他的车来到医院。呵呵……如果这些人都嫌弃他们的职业腻味,不妨让他替他们结束记者的生涯。

    天气分明较为暖和,李潇冷不防打个寒颤,马上远离怒气中的危险男人数步。

    梁阁影和朱紫燕刚踏出病房均是一愣,只因门口有两尊门神,易展川和李潇。他怎么还没走?梁阁影撇了易展川一眼皱皱眉,神情掺杂冷漠,她现在真的很不想看见他。

    易展川当然知道她现在的情绪,他们仿佛又回到最初的境况,她又是一副不见待他的样子。

    李潇与朱紫燕两人暗中观察他们二人,下一秒只见易展川拽起她的手就走。梁阁影没有反抗,只是冷若冰霜地说:“我要回家,回我自己的家。”易展川一声不吭,不知是默认还是置之不理。

    注视他们离去的身影,朱紫燕眉头紧锁,还是没来得及告诉他们。不过,她也不确定到底是不是“他”把照片寄给报社……

    易展川终究没有送她回家,而是回了公寓。

    公寓前,一辆灰色的奥迪停住不动。梁阁影不肯下车,目光穿透玻璃镜片眺望远处的景物,又一遍强调道:“送我回家。”

    易展川知道她没有把原来住房退租,可却是第一次如此讨厌她张口闭口把那个地方称为“家”。他深吸了口气,很想和她解释早上那番对记者宣布的话,可是又不知该从何说起,他从来没有对人解释行为的习惯。而且,她完全不信任他。

    “我不会娶涂至善。”最后,他只好这么跟她说。

    谁知梁阁影只是冷笑一声,讽刺道:“你没必要和我说这个。”他到底是在骗记者还是在骗她,她已经没有兴趣知道,她只觉得感觉好累,他的世界果然是她无法走进,更别说融入其中。

    一时之间,易展川被她无所谓的模样严重刺激到,忍不住狠狠捶了方向盘一拳,恼羞成怒道:“那你希望我对记者说什么?!娶你?”

    浓重的讽刺赫然使得她脸色一白,他的语气仿佛已经认定她是无理取闹,反讽的语气似乎也在嘲笑她,堂堂易记怎么会娶一个抛头露面的戏子。梁阁影苦涩一笑,勉强回应道:“我岂敢高攀,我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

    低声下气的样子是易展川从未见过的模样,她在他面前向来骄傲,怎么会出现如此卑微的模样?怎么会!他顿时烦躁透顶,还想开口说什么,她已经推开门下了车,幽深的眸子盯着纤瘦的背影,直到她进入公寓,他才猛地发动引擎,车子瞬间飞速疾驶出去。

    不得不说M市的各大报社迅速之极,早上易展川对外宣布他和涂家婚事属实,中午各大报纸就刊登出该则报道,接着该则消息又疯狂传遍M市的大街小巷。

    回到易家,易展川就看见坐在沙发上悠闲喝茶的父亲,严厉的面孔隐见一丝得意之色,茶几上摆放着最新“出炉”的报纸。想必父亲定是很满意其中的内容吧,他冷冷勾起嘴角,回想起早晨电话里父亲简直是暴跳如雷,将他彻底骂了个狗血淋头,又扬言如果他不能妥善处理这件事,以后就别踏进易家的大门。

    父亲万万想不到“社会之窗”会背叛他,散布的谣言不仅是令他蒙羞,更是令易家、令他易康睿蒙丑。可是,父亲非凡不反省自己的过错、不交谈自己的纵容,如数将责任过错推到他的头上,指责他刁难报社,导致该报社倒打一耙把屎盆子扣在易家头上。

    呵,他的父亲当真是明辨是非!

    苏薇看见儿子回来,想要起身上前却又顾忌丈夫,遂只好坐在原位上偷偷对他使使眼色,示意他不要和他父亲明着顶嘴反抗。

    “父亲。”他淡淡唤了一声,又转头对苏薇叫一声:“妈。”称呼里尽透出儿子与父母的关系。

    易康睿的脸色僵了僵,第一次觉得儿子喊他“父亲”不是尊敬,而是包含浓浓的讽刺,仿佛嘲笑他从未尽过父亲的责任……矫情,易康睿哼一声,放下手里的茶杯,对儿子说道:“既然你已经承认和至善的婚事,改天选个日子先举行订婚仪式吧。至于那梁小姐,你尽快联系几家名声好点的报社,说清楚你们的关系。”

    “哦?父亲以为我们是什么关系?”易展川淡淡地询问,面对母亲拼命的眼神示意视而不见。

    易康睿面色严肃微沉,“你们就是该断绝往来的关系!”

    他恍然大悟地点头,随即又一脸惋惜状,低声呢喃:“可惜,我好像不能这么做。”

    听力过人的易康睿顿时沉下脸,狠狠拍了一掌桌子,厉声道:“易展川!你到底想做什么!”

    “父亲,我说过会和涂家小姐结婚并不代表是和涂至善结婚。”

    “混账!你不想和涂至善结婚,莫非还想把那梁阁影娶进门?!”

    他抬起头,目光坚定不移,字字清晰:“是的,父亲。”

    异日。

    梁阁影早早便起床去医院看望蓝樱,心里愧疚至极。师傅和朱紫燕竟然都没有告诉她,蓝阁戏院因为她的缘故已经暂时停止演出。因为早前报纸一直报道关于她的负面新闻,最终牵连到蓝阁戏院。再一次她又看到关于易涂两家的报道,这一次不是侧面猜测,每一家报社都写有关于他的报道:易记坦诚易涂两家的婚事。正如他亲口所言,当时她也在场……

    所以这一次是真的吗,他们之间也真的要结束了吗……

    推开病房的门,梁阁影踏入的脚步一顿,惊愕地发现病房里空无一人,而床位上整整齐齐。她连忙拉住一个走过的护士询问,语气急切:“请问这间病房的病人去哪了?”

    “哦,她转移到特护病房去了,楼上311房间。”

    梁阁影蓦地睁大眼。特护病房?那不是病情危重的患者,需要护士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监护的病房吗?难道师傅已经病的如此严重……

    该护士早已见惯病人家属的各种喜怒,自然知晓她的疑惑,笑着解释道:“没有,病人情况不严重,只是应家属要求更好照顾病人才转移到特护病房。”家属?是指朱紫燕或者班里的同行吗?如果是他们的话,不是应该一开始就把师傅移入特护病房吗……还是说,家属另有其人?

    不管怎么说,梁阁影的心终于落地,和护士道了谢爬上三楼。途中还未寻到311房间,医院院长李潇便拦住她去路,一脸笑意融融。“Hello!小影子,方便聊聊吗?”

    其实,她不太愿意理会李潇,因为他和易家有关系,所以一并列入她反感的名单。只是伸手不打笑脸人,最终她还是点点头。

飞向你的床 37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6/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