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向你的床(高干) 飞向你的床 38


    院长办公室。

    不同于医院其他房间的洁白朴素,院长办公室的装修很高雅别致,由此可见李潇是一个较为注重生活品质之人。不过,梁阁影并不关心李潇是怎样的人,她只想知道他找她到底有什么事。

    梁阁影平静直白道:“李院长,有事请讲。”

    这一次李潇没有纠正她对自己的称呼,倒了一杯温水给她,然后开始慢慢叙述一个故事。故事的主角是易康睿和涂建彰,还有涂建彰的儿子和他女朋友。二十年前,易康睿还没有当上第九军区的政委,只是军区里的政治部主任,而涂肖强是军区的联勤部部长。

    故事的开始很简单,涂肖强爱上一个女子,夜笙。出生贫贱的夜笙也曾拒绝过涂肖强,她知道他们是不可能有开花结果,然而涂肖强锲而不舍的执着最终打动了她,两人决定在一起。他们的恋情很低调,知道的人并不多,不过其中包括和涂肖强关系较好的易康睿。

    因为军队管理严格,就算涂肖强已经是正军级的职位,但想常常出来也不可能,何况还是处于他父亲涂建彰的眼皮底下。于是,他把事情告诉了易康睿并请他帮忙。易康睿是他父亲的亲信,如果有他的帮忙,相信一定会容易很多。

    易康睿犹豫几许答应了涂肖强,于是涂肖强和夜笙遮遮掩掩来往了一年多。纸是包不住火的,涂建彰终于发现儿子竟然背着他胡作非为和一名舞厅歌女斯混,甚至多次偷溜出军营私会,当下涂建彰大怒,第九军区出现有史以来最严厉残酷的体罚,涂肖强没挨住倒下了,之后又被涂建彰下令,禁闭整整一个月。

    夜笙在担忧中度过了一个月,之后发现自己有了身孕,惊喜交集之余,她没有等来涂肖强却迎来易康睿的到来。夜笙知道他,她和涂肖强的事情多亏有他的帮忙,所以她对他一直怀有感激之心。

    可是这次易康睿来找她,却不再是为了帮助她……

    易康睿暗中帮助他们的事情令涂建彰怒上加怒,当下甩给他一个棘手的任务,要他这个当初的牵线媒人当侩子手,去处理掉夜笙。

    易康睿没法拒绝,也不能拒绝,因为涂建彰很明确的告诉他,如果他不照做,他的仕途也就到此为止。

    他告诉夜笙,他们的事情已经被涂建彰知晓,涂建彰为此极为动怒,不惜棍责儿子数千余下,更是将他禁闭起来。此外他还告诉夜笙,涂肖强的父亲已经为他寻好一门亲事,即日举行婚礼。

    沉重的打击对夜笙来说大过天,她昏厥之后被易康睿送往医院,随后真正确定下怀孕一事。看着夜笙抚肚子一脸愁云惨淡的表情,易康睿做了一个决定,将她送走。

    涂肖强从小受父亲熏陶,长大后亦不负父亲所望,当上一名合格优秀的军人。然而,没人知道涂肖强心中渴望的不过是平平淡淡的生活,温婉贤淑的夜笙让他感到了平静温暖,可他的父亲却亲手扼杀了他的幸福。

    十个月后夜笙产下一女,易康睿托付照顾她的人传消息回来,该消息同样被颓废已久的涂肖强知道,顿时他不顾任何人的阻拦,毅然本往那偏远的乡镇。

    然而,涂肖强的速度却比不上他父亲,当天夜笙被人强行遣送上船,不知带往何处。人算不如天算,当晚海上刮起大风暴雨,船支抵抗不住淹没大海。涂肖强赶到之时,听闻这惊天噩耗,他口吐鲜血,遂即毅然决然跳海了却生命。

    涂建彰一夜之间白了头。

    很多年以后,易康睿当上第九军区的政委,心中依然对涂家愧疚万分。

    说完这个故事李潇深深的叹息,余光瞧一眼梁阁影,发现她依然如故的平静,即使眼里有动容也是稍纵即逝。

    “李院长的意识我明白,如果没有其他事情,那我先走了。”梁阁影神情出奇的淡然。若不是看到紧握成拳的手,李潇当真认为她将自己置身事外,而他不过是唱了一出独角戏。他点点头,不再强留她的离开。

    梁阁影走后,李潇独自沉思。恍然间,他觉得自己就像是当年的易政委,而易政委就是当年的涂建彰。没错,这一次的谈话便是易政委指定,易政委大概是知道不容易劝服儿子,转而将矛头指向了梁阁影。其实,他个人觉得梁阁影是不错,毕竟能制住易家那小子,这不是一般姑娘可以做到的,或是可以说易展川不愿意让迁就其他姑娘。可是易政委一直觉得他亏欠涂家,所以只能牺牲梁阁影,即使他本身并不讨厌她。

    梁阁影对于李潇别有用心的一番话并非无动于衷,李潇的话无疑是更加确定她心中的预想,他们之间即将结束……她不知道自己应该要表现出什么样的反应才是正常,索干脆什么反应都不要。这一天,她在很久以前就猜到了。只是原因有点出乎意料罢了,他父亲愧对涂家,父债子还天经地义,她没有什么好说的,只是……心里为何有点儿难受,连呼吸也彷佛堵塞住一般。

    蓝樱的病情已经好转许多,也可以下床走动,不过时间不长,毕竟上了年纪身体已大不如从前。当蓝樱又沉沉睡去以后,朱紫燕拍了下梁阁影的肩膀,率先走出病房。梁阁影即刻想起朱紫燕昨天似乎要和自己说什么,尾随她出去。

    医院天台。

    朱紫燕点燃一烟慢悠悠抽着,偶尔吐出一个烟圈,散开淡淡的雾缭,过了一会拿出一张照片递给她。梁阁影接过照片看了看,仔细打量照片里的男人,只觉得很是眼熟,随即她想起曾在易家舞会那一晚见过他。

    那么,这个人是M市的官员之一?朱紫燕给她看这照片又是为何?梁阁影将照片递还给她,静静等待下文。朱紫燕深深吸了一口烟又缓缓吐出,指尖抖抖燃烧已尽的烟灰,慢慢说道:“这个人叫黄德中,是M市的常务副市长。”

    常务副市长即为第一副市长,其级别一般和所在市市长,市委记最接近,但是在正规的行政级别上,常务副市长的行政级别是比市委记,市长的低一级。而且在职务上,市委记和市长的权利职务比常务副市长大。

    空气里飘来淡淡的烟草味,梁阁影反感的皱皱眉,心下对朱紫燕的话隐约有一丝猜测。朱紫燕轻笑一声,把剩下的烟头按到照片上,立刻将照片里人物的脸烫焦。“你们的照片就是他寄给报社。”美丽的眼睛闪过一抹怨恨,随手将照片从天台抛下,慢悠悠飘荡在空中。

    梁阁影震惊之余又十分平静,彷佛朱紫燕所说之事很稀疏平常。官场终究是非繁多,时时刻刻都要提防他人是否会在背后捅一刀。俗话说树大招风,何况易展川那般的秉,要是没有树敌才是怪事一桩吧。不过,朱紫燕的照片为何会落入常务副市长的手里?她和黄德中又是什么关系……

    朱紫燕嘴巴挂着一抹浓浓的讽刺,“我跟他没什么关系,只不过他来过戏院几次,也是他告诉我照片里的男人是M市的易记……至于照片,应该是他趁我不注意,偷偷储存下。我本来是想利用他让戏院发展的更好,没想到反被他给耍玩。”

    “你们现在还有联系吗?”梁阁影问道,言语间没有责怪的意思。毕竟事情已经发生了,再去追究谁的过失也没意义。而且朱紫燕本不坏,她不希望她误入歧途被别人伤害,最后落得和自己一样的境地。

    “没了,上次我小姐赏给他一巴掌,他就自动消失。最后,我还是要承认蓝阁戏院暂时停演,不止有你的原因还有我的。”朱紫燕长长的喟叹一声,娇秀的面容上隐含一抹懊恼之色。因为她曾打过黄德中一巴掌,黄德中临走之际对她放话说她会后悔。所以,蓝阁戏院落得如今的田地,她也有一部分责任。蓝樱最得意的两名徒弟竟是拖累戏院的人,说出去何其讽刺?

    梁阁影点头又对她笑笑,朱紫燕莫名其妙睨她一眼,嗔道:“你还笑得出来,你现在离臭名远扬已经不远了,M市的人差不多都把你当成一只狐狸。”

    “是吗?”梁阁影依旧笑着,笑颜灿烂如花。

    梁阁影褪□上的风衣和帽子,紧绷多时的情绪终于松弛,回来的路上她分明察觉有人在跟踪自己,所以路过商场时她便混入人群里,顺道买了几件遮避物,几经周折才甩掉对方。

    虽然蓝阁戏院在M市里小有名气,可是大部分人群对戏剧还是没有多少兴趣,而且舞台上的她和舞台下的她差别甚大,所以梁阁影一直过着普通人的生活。

    可是,如今一夜之间什么都变了,她成了市民口中想要飞黄腾达的麻雀,她的身家背景资料,全部变成人们饭后舆论的笑柄。她不敢打开电视机,生怕会看到其他媒体的讽刺言论,甚至连出门回来皆是战战兢兢。

    忽然,一个庞大沉重的身影从背后扑了上来,紧紧抱住她的身体。健壮的身体,熟悉的气息,梁阁影立刻知道对方是谁。

    “小影儿,你回来了。”炽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颈项上,酥酥麻麻。

    梁阁影平静道:“放开我。”

    男人僵了一下,随即更加抱紧她,把头埋进她的颈肩之中,含糊道:“不放,我好想你。”

    长长的睫毛垂下,明亮的目光落在地面上,她缓缓开口,声音异常的清脆柔和,“展川,答应我两件事好不好。”

    “怎么不是三件事。”易展川轻笑,又吻吻她柔顺乌黑的头发。别的女人他没感觉,他就特别爱她的一头秀发,尤其是他们缠-绵时候,她的发紧紧缠绕住他的感觉。“说说看,是什么事情?”

    “让蓝阁戏院恢复到以前的状态。”

    英气坚毅的面孔浮起温温笑意,大手覆上她的头顶轻轻抚,他轻声道:“小影儿不必担心,这件事情很快就会结束了,不会委屈你的。”

    她能感受到他动作间的亲昵和歉意。不管他是为了昨天的事情也罢,还是为最近发生的事情,他已经先低下头。可是没用的,他们之间的横沟太深,她无法跨越,她只希望自己可以好好的生活,希望身边的人也可以幸福。

    梁阁影再次开口,“第二件事……”顿了顿,喉咙一阵苦涩,“我们分手吧。”

    作者有话要说:下章上姑娘们给点花花鼓励下咩(╯▽╰)

飞向你的床 38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6/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