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向你的床(高干) 飞向你的床 40


    今日天气特别晴朗,虽然没有太阳的踪迹,天空仍是一片蓝白交织,干净透彻的令人心旷神怡。梁阁影还没有踏入病房便听到师傅一阵舒心的笑声,顿时十分惊讶,记忆中师傅极少笑得如此开怀。走进房间,她率先看见病床旁边的男子的背影,高大消瘦。

    听见动静,先是蓝樱转头看,脸上仍余有笑意,“小影来了。”斐项慢慢回过头,清澈的眼对上她的的视线。

    梁阁影略微无措地撇开眼睛,步伐加快绕道病床的另一头,一边将手里的水果放到台柜上,一边问道:“师傅,今天感觉好吗?”然而,她明显感受到来自斐项的注视,却不敢有所回应,因为她怕从他的眼里看见……鄙夷不屑。这阵子发生的事情想必他早已有所闻,他对她的看法是否会因为传闻而改变,她无法得知,也不敢知道。

    蓝樱笑的欣慰,也有一丝疑惑。“我很好。小影,你怎么不和小斐打招呼,你们不是朋友吗?”

    梁阁影微微一怔,脑海闪过许多猜测,不知他是如何向师傅介绍他自己。随即又看向斐项,缓缓开口:“斐项,好久不见。”温婉的声音里带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忐忑不安。

    “小影,好久不见。”斐项的笑容一如以往温雅,没有掺夹任何的杂质。

    对视短短数秒的时间,梁阁影的心境却已是天翻地覆。明媚的眼眸隐隐闪烁晶光,虽然斐项只是表露出一个简单平常的笑容,她却感到无比的心安。他彷佛在告诉她,他从未有所改变。霎时,心里涌上一股暖流,发自内心对他扬起一抹灿烂的笑颜。

    蓝樱默默打量两人之间的无声交流,嘴角忍不住轻轻上弯。心下暗忖,或许他们之间会有个不一样的结果。而且,她也希望徒弟别再和那个易记纠缠不清,否则下场只会和当年的自己一样,为了仕途抛弃自己,转而选择另外一个女人。

    蓝阁戏院。

    舞台上的大布幕屏蔽住一切,显得戏院格外寂静冷清。易展川坐在观众席上,深邃的目光紧紧盯住舞台中央。眼前浮现出一幕幕场景,一个矫健娇俏的身躯,身手敏捷灵活,唱腔高亢空灵。而卸下妆容后的模样,致的五官,柔软的眉宇间总是有一股倨傲,令人疼惜亦使人想要征服。

    忽然,他似乎联想到什么,润泽的薄唇微微勾起,晦暗的光线中,刚毅的面容竟带上一丝邪气魅惑。呵,真是不乖的小野猫,他这般宠她然还想和他分手……招惹他之后还妄想抽身离开,真是太天真太愚蠢。

    蓦地,黑色大衣的口袋中传来一阵振动。易展川拿出电话,轻瞄一眼屏幕上的号码,嘴角的弧度更大。

    “易记,事情已经有进展了。”

    “我十分钟后回来。”他淡淡道,挂掉电话起身离开戏院。差不多该是到他反击的时候。

    M市政府,记办公室。

    已经是熟面孔的高瘦男子小张,身旁站着一个偏矮的壮年男子,面容严谨神情恭敬。“易记,您好。我是正和事务所……您日前交待的事情,我们已经调查出一点头绪了。”

    “坐吧。”易展川指指一旁椅子,然后淡淡说道:“你先简单说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

    正和事务所的探长点头,开始叙述雇主交待的事情。“梁小姐四岁之前一直生活在一家名为归叶的孤儿院。归叶孤儿院的位置比较偏僻,处于M市临边的启海镇,而据调查梁小姐当初是归叶孤儿院的院长从海边捡到的。易政委二十年前曾经将一名叫夜笙的女子送到启海镇,该女子曾产下一名女婴,不过随后不幸双双遭遇海难事故,事发的时间地点与梁小姐的出现都极为契合。”

    听完该探长的说辞,易展川深邃的眼睛浮起一丝异样的情绪,令人无法捉。

    “易记,我们有做一份详细的报告,您是否要看看?”探长试探地问道。

    易展川应一声,小张立刻会意结果探长手里的文件夹,探长犹豫片刻又道:“易记,其实这一次的调查中,我们无意中发现有一队人马也在调查梁小姐的身世。”

    闻言,易展川平静的眼睛又闪过一道清冷的光,开口对他道:“没事,我知道了。你回去吧,有其他事情我会通知你的,小张你送林探长回去。”

    探长也不套推辞,对易展川郑重鞠一躬便离开。

    翻开桌面上的报告,明的视线快速浏览上面的内容,数分钟以后,神色异常平静的易展川拿起靠椅上的外套,离开办公室。

    朱紫燕到病房之后看见斐项,娇丽的面容明显浮起一抹浓重的敌意,上下打量他的目光里带着一抹讽刺。对此,梁阁影不悦的瞪她,示意她收敛起娇蛮的子,不料朱紫燕却将鄙视的眼神一并投到她身上,彷佛认为他们是一对“奸-夫--妇”。

    梁阁影连忙去察看斐项的反应,幸好而他仍是一脸微笑亦没有丝毫责怪之意。

    随后他们和蓝樱道了别,一块离开医院。

    睨着二人离去的背影,朱紫燕不以为然看着师傅喜悦的神情,问道:“师傅,您很喜欢装模作样的伪君子啊?”蓝樱先是一愣,才反应过来徒弟说的“伪君子”指何人,顿时板起脸来教训她:“你怎么越来越没礼貌了!自己没有礼貌就算了,还骂别人伪君子,我看你……”

    朱紫燕悻悻然讪笑一声,拿过水果开始削皮,对师傅斥责耳朵选择自动屏蔽,充耳不闻。梁阁影,你就等着吃瘪吧,遇上一个比你还会装的男人。

    蓦地,病房里响起三道敲门声。

    朱紫燕头也不抬继续削果皮,只扬声道:“进来。”果不其然,蓝樱又怒瞪徒弟一眼。朱紫燕不屑地撇撇嘴,心里不满地嘟囔。是呀,如果换成梁阁影的话,她肯定会加上一个“请”字,一字之差天壤之别。

    得到应允,易展川推门而入,迅速扫视病房一圈,心下已然确定梁阁影不在这里,却还是淡淡的开口询问:“请问,小影在吗。”亲昵的称呼简介宣告他的身份、与梁阁影之间的关系。

    遂即,蓝樱坐直身体,面容镇定。“你是易记吧。”

    颇为清旷的街道上。

    梁阁影与斐项并肩行走,均是沉默不言,一种无形的氛围弥漫二人之间。明亮的眸子偶然状似不经意地掠过旁边,小心翼翼窥视他柔和的轮廓。他今天怎么会突然来医院探望师傅……又或者他其实是来找自己……

    蓦地,前方迎面冲来一个小孩,小孩只顾回头张望身后追逐的同伴,本未注意前面的道路是否有人。而梁阁影因为过于关注斐项,同样未来得及发现,直到斐项擭住她的手臂将她开来。

    一阵风旋过身边,微微扬起乌黑的发丝,她怔怔的看着斐项,愣愣地回应:“谢谢……”

    “走路不要发呆。”他轻微一笑,依然握着纤细的手腕。尴尬迅速爬上来,嫣了面颊,她只好低头瞟着脚尖,不敢注视他的眼。然而,此刻梁阁影如果抬头的话,就会发现那双清澈的眼眸里是一片显然的冷漠讽刺。

    继而,耳畔又缓缓响起他温和的声音。“小影,什么时候来Fly画廊和我一起工作呢。”男的手掌从她的手肘下滑寸许,牢牢圈握住她的手腕。

    本是绯的面颊更加透,亦更不敢抬起脸,只好胡乱点头低低道:“快了快了……”

    “我很期待呢。”潺潺流水的嗓音一点点渗入心间。猛然,斐项扯住她的手腕用力一拽将她护在身后,警惕看着对方。

    突如其来的举动使梁阁影终于抬起头,愕然发现眼前多出的几名陌生男子,心下一震。完全与上一次的情况一模一样,难道又是易展川的父亲?!

    斐项收起脸上的一派笑意,严肃的问道:“你们是谁?”

    他们并不理会斐项的问话,目光直直盯住梁阁影,沉声道:“梁小姐,请您和我们走一趟。”几乎是一模一样的台词。

    “她不会跟你们走,请你们速速离开。”斐项义正言辞的呵斥,向来温文尔雅的面容难得出现厉色。梁阁影心脏悸动一下,右手主动覆上他的手背。斐项感受到她的碰触,微微侧目,眼里无声表露出一道信息:别担心。

    梁阁影忽然一笑,心情轻松许多,反过来对他说道:“你也别担心。”遂即,放开他的手,一并将左手从他的手中挣脱出来,前向一步,对他们道:“我和你们走。”

飞向你的床 40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6/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