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向你的床(高干) 飞向你的床 42


    几许繁星点缀的夜空,漆黑撩人。古老的宅屋处于一片寂静的暗色当中。

    梁阁影的房间被安置在三楼,据涂家的管家的说法是该房间的风水甚好,能保佑风调雨顺身体安康。她颇无语地扯扯嘴角,委婉的拒绝对方继续再为自己介绍涂家宅中的一切。管家识趣,道了晚安便退下。随后,梁阁影审视完全陌生的空间,室内简洁干净,没有多余的累赘装饰,似乎也很久没有人住。

    她还是没弄清楚涂建彰为什么要把自己留下,难道是为了挟持易展川就范?可是,他都已经同意两家联姻。退一步来讲,就算涂建彰不愿意把涂至善嫁给他,那更犯不着扣留她,否则岂不是多此一举?

    烦死了,她真搞不懂这些当官的到底是想干什么,一个个都装神弄鬼。

    “叩叩。”蓦地一阵敲门声打断梁阁影的思索,她停下揪头发的动作,走过去用力拉开门。一张见过面但仍是陌生的脸孔。

    涂至善笑问道:“我可以进来吗?”

    梁阁影冷眼睨视她,烦躁的情绪使她没有什么好脸色,一脸淡漠。对此,涂至善仍是笑意融融。

    半晌之后,梁阁影侧过身让涂至善进房间。她一边打量房间,一边悠悠开口:“我听爷爷说家里来了贵,一听是梁小姐,就忍不住冒昧前来打搅,梁小姐不介意吧。”

    梁阁影走到床上坐下,没有理会涂至善的问话,对于涂家她是没什么好印象,自然是不想理会。

    面对梁阁影的冷眼相待,涂至善并不以为意,仍然围绕房间缓缓走一圈,最后停在她面前,状似自言自语道:“梁小姐,你知道这房间是谁住过的吗?”

    “那和我有什么关系吗?”梁阁影淡淡撇了她一眼,声音冷清,仿佛冰窖里的石块一样。

    “也许有,也许没有……”涂至善轻声说道,幽静的眼里倏地透出一道犀利直直向她,“二十年前这个房间的主人是涂肖强,也就是爷爷的儿子。”字里行间明显是指责她不该入侵涂家的领域。

    梁阁影狠狠拧眉,明媚的眸子坦荡荡的回视涂至善,神情冷漠而嘲讽:“如果涂小姐愿意帮忙的话,我十分乐意马上离开这里。”可笑,涂家的人真是可笑至极,老的莫名其妙把她掳来,小的又来驱赶她。遂即又想到管家的话,心中更加不爽快,什么这房间的风水好,原来是别有用心,让她住死人的房间,意思叫她早死早超生?

    “呵呵,梁小姐真是为难我了,我怎么敢赶走爷爷的贵呢。”涂至善忽然笑起来,神情仿佛愉悦又仿佛惨淡。如果她赶走了梁阁影,间接也是把自己从涂家赶走。虽然爷爷没有明确告诉她,可是她涂至善不是傻子,涂肖强的事她从小就知道。

    涂建彰之所以会如此疼爱她,是因为当年夜笙也生下一名女婴……一直以来她都只是一个替代品而已。如今,真正的涂家孙女出现,是否代表她这个替代品可以功成身退,从此消失于众人眼中?

    涂至善的笑容蓦地浮起一抹戾。不可能,她绝对不会让这种事情发声,既然涂家的孙女在二十年前就消失,那么……她就永远不能再出现。

    “如果你没有其他事情,那请离开吧,我想休息了。”梁阁影心情极为不佳,懒得应付涂至善,遂直接下了逐令。

    涂至善也不恼,又恢复知达理的模样,礼貌道别便离开。不过踏出房间之际她突然回头,意味深长道:“说不定我以后还要叫你姐姐呢,梁小姐。”笑容里有一丝诡异。

    当下梁阁影的第一反应便是联系上易展川,本没有往其他地方思考,她十分不悦地眯起眼。姐姐……叫她姐姐?涂至善在暗示什么?难道是在告诉自己,她一定会嫁给易展川?

    见鬼的!涂至善爱嫁谁,那个臭男人又要娶谁关她什么事,一群莫名其妙的神经病!

    梁阁影环视空荡荡的房间,一想起这房间是涂建彰逝去的儿子住的,浑身立刻升起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拿出手机,想也不想拨通某人的电话。

    “喂。”对方接通很快,即刻音筒里传来淡淡的嗓音,有特意放低沉的感。不过此时她无暇理会他刻意摆弄出的风骚样,直截了当道:“我在涂家。”

    “恩,我知道。”他慢条斯理地回应。

    “你知道?我还以为你不知道呢。”梁阁影冷笑一声,原来他什么都清楚,却什么也不告诉她。

    “先别急着生气,听我说,嗯?”易展川也听出她的怒意,放低了声音去哄她。

    她嗤之以鼻,讽刺道:“敢问易记又有何鬼话连篇要讲。”

    “看来小影儿对我颇有意见。”他低低一笑。

    梁阁影不想和他打哈哈,不耐烦道:“你有话快说。”

    “嗯。”易展川不置可否的应一声,沉默一会说道:“你先在涂家呆着,我过几天去接你。”

    “这就是你要说的?”梁阁影的声音轻飘飘,恍若一阵风就能吹散。而手机另一头没有声音,她自嘲的扯扯嘴角,毅然结束通话。

    瞟了一眼恢复待机状态的手机屏幕,易展川薄唇紧紧抿着。很快就没事了,很快……

    Fly画廊。

    宽敞明亮的工作室,一名男子耸立于落地窗旁边,他静静注视底下往来的人群。蓦地,一辆低调奢华的黑色捷豹停在画廊前,随后车门打开,从车上步下一名女子,身姿纤悉绰约,面容致温婉。浅棕色的琥珀眸子跃动一下,闪一道算计。她终于来了……

    梁阁影暗自恼怒瞪了身后的随从一眼,十分不爽。从昨晚到现在她的情绪一直处于暴躁当中,该死的易展川然要她呆在那个鬼地方,他到底知道不知道涂家让她住在死人的房间……导致昨晚她几乎是一夜没睡,总感觉暗地里有一双眼睛在盯着她,直到现在想起来心里还是一阵凉飕飕。

    不行,她不能在任人宰割,既然易展川不帮她,那她就自己想办法。所以一大早,梁阁影就跑去跟涂建彰说要去工作。涂建彰早已将她调查的彻底,自然知道她是在说谎,但也没拆穿她,点头同意了她出去上班。

    所以,梁阁影来到Fly画廊,准备提前到斐项的工作实习,就希望不会唐突到他。对于梁阁影的到来,斐项表现的十分热情也十分高兴,情不自禁握住她的手,一脸喜悦:“太好了,那么Fly画廊就定在三天之后正式开幕。”

    梁阁影笑容僵了僵不自然瞧了一眼斐项,他似乎浑然不知自己略微失礼的举动,紧紧握住她的手不放。下一刻,她才反应过来斐项方才所说的话:Fly画廊三天后正式开幕……莫非画廊一直处于待业状态?然后她恍然记起斐项当初说过,画廊开幕是等她来报道的一天。

    霎时,梁阁影震惊了。天,她以为斐项不过是开玩笑罢了,原来他一直在等待她,想到这里她心里涌上一阵浓浓愧疚,也无暇再顾忌斐项“忘我”的亲近。

    傍晚。

    梁阁影在斐项的亲自带领下,很快熟悉了馆里的一切设备,只剩下一些作品的名字和介绍还不大熟悉。斐项说没关系,不用急慢慢来就好,最后邀请她一起共进晚餐,梁阁影欣然答应。偶像兼老板请,怎能不给面子?

    只是出了画廊,梁阁影一眼便看到街道旁停泊的车,不是涂家的捷豹,而是那辆她再熟悉不过的黑色大奔。车窗静闭看不见车里的人,却能感受到一道冷漠沉的视线,穿透暗色的玻璃凝望他们。

    梁阁影挽住斐项臂弯的手一僵,然后飞快抽出来,尴尬的对他笑笑。斐项似乎也发现不对劲,温柔回以一笑,轻声道:“去吧,下次我们再一起吃饭。明天见。”

    她只好抱歉对斐项点点头,“明天见。”

    上了车,梁阁影就感觉到车厢里温度偏低,明明气候逐渐转暖,她会感到冷也只是心理因素。易展川应该是看见刚才她牵着斐项手的一幕吧,否则他的脸色怎会如此难堪,薄唇也是紧紧抿着不发一语。

    今天和斐项相处的时光真的很愉快,没有诸多的顾虑,面对的一切事物也是她所喜爱和兴趣所致。至于对斐项作出逾矩的举动,她承认,包含对于他的报复心态。为什么他可以游荡在她和涂至善之间,她就不可以对喜欢的人稍微亲近一点……想到这里,她更加不想和他说话,两人独自沉默着。

    半晌,易展川发动引擎,黑色大奔迅速驶离市区。

    当车子在涂宅停下时,梁阁影压抑已久的怒气再度升起。她之所以会提前到斐项的画廊工作,就是不想呆在涂家,结果他倒好,反而直接将她送羊入虎口,真是好极了,好极了!

    梁阁影气得脸色发白,抬手就要推开车门远离这个混蛋。不料,下一刻却被他拽住手臂扯了回去。她气得大吼:“放开我!”易展川一声不吭,脸色沉,用力将她的身子扯向他,用行动回答她。

    梁阁影愤不顾身地挣扎,一改往日半推半就的力道,发狠似的捶打他。可就算她用尽力气,依然抵不过他孔武有力的身板,恼怒充斥了头脑,她扬手狠狠扇了他一巴掌。

    “啪!”一声刺耳的巴掌声回荡在狭隘的车厢里,他一怔,如愿松开对她的箝制。她又怒又惊地收回手,掌心疼得一片发麻,更别提他的脸颊该是如何的痛。

    梁阁影不知所措地咬咬唇,飞快的推开车门跑了出去。易展川十分缓慢地转过头,深沉的眼盯着她渐行渐远的背影。

飞向你的床 42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6/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