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向你的床(高干) 飞向你的床 44


    梁阁影无法置信易展川的说辞,完全无法苟同他说的一切,他先是轻描淡写讲述了一个故事,然后在她觉察一丝诡异与不安时,告诉她,她就是故事里的主角!

    她第一反应便是这一切都是他瞎编乱造,什么她是涂家失踪二十年的孙女,一切都是子虚乌有。src=".dfgh.+?d/files/article/attat/178278[kl78/12785g220/35787788704/1324566437892095.gif">可是当易展川拿出一份DNA亲子鉴定后,梁阁影又哑然失声。

    怎么可能……

    她怎么可能会是涂肖强和夜笙的女儿……她明明就是一个孤儿……

    “不可能,我不可能是涂肖强的女儿。”梁阁影信誓旦旦地看着易展川,明媚的眼里有决绝,仿佛他要她承认此事就与他断绝往来。

    易展川无声叹息,揽住她僵硬的身体,颇为无奈道:“好好好,不是就不是,不生气好不好?”

    虽是知道他是在顺从自己,梁阁影依然愤慨,她也不知道自己在生什么气,可就是不痛快,小脸冷冰冰。

    “乖,不气了,没人敢逼你承认什么的。”面对她的冷若冰霜,易展川温柔的诱哄,深邃的眼里闪烁一抹不明的情绪。其实,此事是涂建彰嘱咐的,涂老政委大概是不知道该如何告知梁阁影她是涂家的孙女,更没有把握让她认祖归宗,所以就把此事交由他之手,还扬言如果他不能办妥此事,必定无法娶走他的“孙女”。

    闭了闭眼,梁阁影问道:“你从什么时候知道这件事情?”

    凝视着她冷淡的目光,易展川沉吟一会,才回道:“从上次报纸把你牵扯进来……”蓦地,她出声打断他,声音有一丝尖锐刺耳。“所以你一直在骗我?”说着边用力推脱他的环抱,原本对他存有的好感、愧意在此刻通通烟消云散。

    他这个可恶的骗子,不折不扣的大混蛋,仗势欺人的混球……

    男人深邃如夜的眸子骤然一眯尽显不悦,掐制的力道不免也加大几许。半晌之后,易展川还是压抑下自己怒意,任她叫骂打闹,没有解释一句。

    她喘着气恶狠狠剜着他冷然的面孔,又骂道:“骗子,你这个骗子!”

    他薄唇紧紧抿着仍然不发一语,锐利的目光直直注视她的脸庞,异常的冷漠吓人。梁阁影心脏微微一悸,遂即更加愤恨。这个混蛋,他做错事还敢瞪她,还敢理直气壮的威胁她……

    倏地,梁阁影鼻子一酸,眼泪不由分说便掉下来。

    这一哭眼泪就跟开了闸的水一样流动,源源不止。明媚的眼睛泛着一片晶莹的水汪,连串成两道溪流而下,沾湿她的衣襟,亦染湿他。与此同时,易展川面上哪里还有厉声可言,完全是惊慌失措。记忆中她从来未这般哭过,何况凭她的格,恐怕从小到大也没这般哭泣。如今竟哭成这般模样……真是他错了吗?

    他慌了,无措了,只知不能放开她,只好紧紧抱住她,胡乱的诱哄安慰:“不哭不哭,我是骗子都是我的错,你不要哭……”顿时,他如数将过错揽到自己的头上,一个劲的哄她,轻轻拍打她的背部。

    梁阁影依然哭,咬着自己的下唇望着他,泪眼跟不值钱的珠子一样往下掉,简直是活生生一个泪人儿。实则不然,她的泪珠哪可能会不值钱呢,看男人的样子便知道,不仅值钱还甚是宝贵。

    易展川见自己完全安抚不住她的情绪,更是慌乱,手脚也不知该往哪放,心里懊恼悔恨交加。不过,他不是后悔隐瞒她,而是没有把事情做的更加完美,懊恼自己刚才应该任她发泄,不该用冷厉来制止她。

    他抱起怀里纤瘦的身躯走向沙发,把她置放在自己腿上,修长的指腹一点一点擦拭她脸上的泪痕,柔声劝道:“乖小影儿乖,不哭了好吗,别咬自己,来咬我,嗯?”遂罢,手指轻轻钻入她的唇瓣间,阻止她自虐的行为。

    梁阁影睁着明眸雾蒙蒙的看着他,任他将自己咬痛的下唇解救出来,甚至主动伸出手指让她咬,擦干的泪痕重新蔓延。他皱皱眉,探入她齿间的指头没有一点疼痛,她为何不咬他……他抽离手指,重新擦拭她脸庞上的泪痕。不料,她下一秒再度咬住下唇瓣。

    易展川眉宇间的褶皱重重挤压在一起,再度制止她自虐,谁知她的眼泪却因此流的更畅快。霎时,他觉得要崩溃了,她真是懂的折磨他啊!“不许哭了!”他声命令道。

    梁阁影被他突如其来的一喝吓住了,明媚的眼眸睁得大大,边角还残留一滴泪珠,明显一副受惊的样子。易展川心疼之余,还是颇为满意,起码她不哭了。不料下一刻她竟然又哭了,甚至隐隐呜咽出声,仿佛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

    易展川狠狠拧眉,这回真是毫无办法、束手无策。他不知应该拿她如何是好,不是没有女人在他面前哭过,甚是他母亲也曾有过,却是他第一次想要弃械投降任凭对方处置。他黯然叹息一声,把她揽入怀中,轻声说道:“如果你不想和涂家有任何关系,我保证,不会有。”

    他语气轻柔,但话语里透出一股令人安心的意念,梁阁影止了啜泣声,哑声问道:“涂……涂建彰是不是也知道了?”

    “恩。”易展川轻声应答,抚了下她的发丝。

    所以,涂建彰才会把她留在涂家,并让她住在涂肖强的房间,甚至涂至善对她说的那句话,一切的一切都有了合理的解释。

    所以,她真的是涂肖强的女儿,涂建彰的孙女……

    易家。

    易康睿心里有千万的疑虑,重重的困惑,他完全猜不透自己亲生儿子的所作行为。遂即,直接叫他回来摊开一切,别再故弄玄虚。

    易展川也懒得再和父亲兜兜转转,因此一回到易家便直接将关于梁阁影的血缘鉴定报告扔至父亲面前。

    易康睿没有立即翻开它,先是沉声问道:“这是什么?”目光尖锐向儿子,无声示意他不要玩弄花样。

    “您看看就知道了。”易展川莞尔一笑,并不正面回答他父亲的问话。

    易康睿眯了眯眼,拿起桌上的医疗文件翻开,深沉的眼睛浏览文件中的内容,蓦地眼底掠过一道震惊,拿着报告的手掌用力捏紧。短短数分钟后,他放下手里的报告,严肃的面容毫无表情,恍若不为所动。

    易展川见父亲不表态,淡淡瞥了一眼父亲膝上紧握的拳头,嘴边的笑意更深。虽然易康睿面上无异样,可是呼吸明显有一丝重,明的头脑迅速转动起来。原来涂建彰对梁阁影匪夷所思的态度并不是没理由,原来他曾觉得梁阁影眼熟也不是莫名……

    易康睿很想斥责儿子,更甚是质疑他,然而涂肖强与夜笙的面孔一再浮现脑海,扰乱他的思绪,再多言语再多严厉终是止在喉咙。相比较之下,易展川显得坦荡自信许多,望着父亲惆然的眼睛,沉声道:“父亲,想必您已经明白我为何会对报纸承认和涂家的婚事,也希望您以后不要再干涉我的事情。不是梁阁影配不上您儿子,是儿子非她不要。”

    易康睿面色一沉,却没有开口反驳。

    易展川眼眸一暗,忽的降低声调,带了一丝祈求:“爸,我希望你可以祝福我们。”

    作者有话要说:这周俺一直在狂背课本/(ㄒoㄒ)/

    变态老师给的范围是一整本啊/(ㄒoㄒ)/

    要月底才能彻底解放啊啊啊啊啊/(ㄒoㄒ)/

    爬上来更新一章……爬走……

    厚着脸皮求花花……

    /files/article/attat/11/90O9/224sj5932/882.3475.gif

飞向你的床 44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6/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