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向你的床(高干) 飞向你的床 45


    不得不说易展川对于揣摩探究人心极有一套,不愧为市委记,不仅擅长管人,甚至连自己的父亲也不在话下。src=".rfh.+?eshu'ku./files/article/attat/17/122k0/357704/13245qq66437892095.gif">他先是强硬对他父亲进行表态,最后却放低姿态,以一个儿子的身份希望得到父亲的祝福,尤其是那一声“爸”对易康睿的冲击极大,翌日便寻了斐项谈话。

    易康睿原本是想利用斐项来拆散儿子和梁阁影,他熟知梁阁影对斐项有一种特殊的感情,这一点他从斐项那儿也得到证实,所以他私下和斐项达成一项协议。现在,或许是该取消这项交易了。

    听完易康睿的话,斐项没有即刻表态,俊逸的面庞恍若处于深思中,浅棕色的眼眸掠过一抹浓重的讽刺。易家的人都把他当成什么了,招之则来挥之则去,真当他是任人摆布的木偶吗?

    “从现在开始,你不用再手他们的事。”易康睿再次叮嘱,苍劲的声音有不容置疑的命令,淡淡睨视一直沉默不吭声的斐项,又说道:“至于你的画廊,我依然会履行我的承诺把它推上M市的市场前沿。”

    易康睿如是说道,虽然他是和斐项协议约定中的上位者,但临场改变主意也算是一种变相的出尔反尔,况且他一生中没做过不守信用的事情,所以不管怎样,他还是会如言替斐项画廊的名声打响,甚至帮其画廊申请成为省级美术馆……也算是他为儿子做的一点弥补吧。

    会面的过程中,斐项除了一开始的寒暄之外便没有再没有出言打断或者反驳易康睿的话,直到对方离开他依然坐在位置上,双手合十置于桌面,面色一如既往的温和。蓦地,他丰润的嘴角微微勾起,隐隐带着一丝嘲弄。这是在可怜他吗?

    倏地转念一想,斐项的眼眸暗沉下来。是什么原因使得易康睿不再阻止易展川和梁阁影?是否有何见不得人的猫腻藏在其中呢?不急,他很快就会找出来……

    已然得知留在涂家的个中原因,梁阁影更加不愿意待在涂家,易展川几经劝说皆是无果,遂也只好作罢将此事如实告知涂建彰。

    所幸涂建彰也还算通情达理,知道要给梁阁影一些时间接受涂家,所以也并未多说什么,只是再三叮咛易展川不可将涂家的孙女欺负了去。

    再次回到公寓,梁阁影感觉已经度过许久的时光一样,竟然产生了一丝怀念。易展川从后面抱住她,一手揽住她的腰,一手握住她的右手,下巴搁置在她的发顶轻蹭。

    她下意识握住他的手臂,轻声道:“快中午,该到吃饭的时间。”言下之意让他放开她,好让她去做饭。

    “我比较想吃,你。”他没有松手,侧脸轻吻啃咬她的耳朵。果然,她白皙的颈项立刻泛起一片薄,好不诱人。

    她扭开头,又推推他,佯装生气道:“你别不正经了,我饿了,快点走开。”

    他依旧不放开她,继而一口含住她嫩白的耳垂,低声呢喃:“饿了?那就……让我来喂饱你。”舌尖绕着软嫩的耳垂打转,偶尔咬上一口。梁阁影本抵不过他高超的手法,即刻身体开始发软,更加偎入他的怀中。

    对此男人是极为满意,灵活的唇舌从她的耳际一路吻下去,流下粉色又湿润的斑斑点点。蓦地,他在她嫩白的颈项上重重含吮,瞬间一股颤栗激过全身,她轻微嘤咛一声,忍不住用力掐住他的手掌,整个人已经躺在他的怀里。

    “轻点……”

    奈何男人专挑她的敏-感地带进行挑-逗撩拨,糙的手掌一点一点拉高裙摆,光滑细嫩的美腿渐渐裸-露出来,格外的吸人眼球。她想要制止他放肆的举动,无奈他先行一步箍制住她的双手,然后另一只手掌探入裙底。

    梁阁影的脸颊轰一下泛起绯,虽是他们已经交好过很多很多次,可是对他一些胆大妄为的举动还是无法适应。

    修长宽厚的手指慢慢摩娑着细嫩光滑的内侧肌肤,一点一点向腿中心靠拢,缓缓触动她紧绷的情绪。

    梁阁影深深的呼吸,身体紧张不敢乱动,微微侧目望进他深邃幽暗的眼底,深不可测的黑眸也正一瞬不瞬凝视她,仿佛要将她吞噬。

    蓦地,她又察觉到他的手指已经袭上她的幽处,隔着薄薄的底裤轻轻的戳弄,她的身体开始控制不住地颤抖,明媚的眸子浮起一丝丝水汪,幽幽盈盈的凝视他。

    感略薄的嘴唇从她的前向上,准无误擒住粉润的唇瓣,慢慢的抚弄含吮,时不时伸出舌尖舔嗜一下将柔软的唇瓣覆上一层晶莹。

    梁阁影无意识蹩眉,不是因为嫌弃他的口水,而是不明白他为何要如此慢的勾她。

    “啊!”忽然她又低低吟叫出声,与此同时小腹紧紧缩起,为身后的男人十分恶劣的举动,然隔着底裤掐她……又疼又麻……

    他趁她开口惊呼的同时,舌头长驱直入,直接攻击霸占她湿软的小舌,用力的卷住,强势地缠绕勾弄。

    梁阁影潜藏于身体中的情-欲完全被他引发出来,也不想再矫情的拒绝他,顿时含糊不清跟他说了一声放开,娇娇媚媚。易展川如愿放开她,她旋即转身,主动勾住他的颈项,慢慢的回应他的吻。

    两人的身高颇为悬殊,他低头亲吻她很轻松,可是换作她吻他却是很困难,遂罢她直接踩到他的脚上,再踮起脚,这才堪堪能够触及到他。

    易展川的眼里闪过一缕笑意,完全任由她青涩地挑-逗自己。看到他眼中的笑意,她甚是不满。她有这么差劲?

    倏地,明媚的眸子闪过一道光亮,紧接着纤细的手指袭击上他的耳朵,轻轻重重地揉捏,小猫似的勾他挠他。黑眸里的浅笑猛地消失,幽暗的瞳孔涌起澎湃的情潮。该死的,她从哪里学的这些!

    看见他的反应,她得意的勾勾嘴角。不料下一秒,他重重咬了一下她伸入他口里的小舌,霎时小脸皱巴巴成一块,美眸嗔怒瞪他。

    “小妖!”他含住她的唇瓣骂道,呼吸十分重,随即拦腰抱起她的身体,大步走向一旁的沙发。他把她丢到沙发上,迅速扯开自己身上的束缚,重新扑回她的身躯上,炙热的呼吸重重喷洒在她的脸上,引得弯翘的长睫毛不停颤动。

    梁阁影勉强撑住他健壮的膛,以免被他抢走所有的空气,水雾雾的眼眸仰视他刚毅英气的面孔,小手从他的膛滑过,状似不经意碰到他前的小点,轻轻一掐略微一转。

    他身体的线条更紧绷,深邃的眼眸里情-欲汹涌澎湃,几乎可以淹没吞噬她。“玩够了吗?”他戛问道。不知从何时开始,她在情-事上也不甘示弱,总要与他逞强好胜。

    他并不反感,相方很喜欢她的主动、她的挑-逗、她的亲近。

    “如果我说没够呢。”她眨了眨,表情甚是无辜。在他又爱又恨的目光下,张开唇含住他前的小点,轻轻地啃咬,附以舌尖的舔-弄。

    男人眼眸里的幽暗蓦地更深,他箍住她的后颈,哑声说道:“够了,该我了。”她还没有明白他的意思,随即耳边只听“嘶”一声裂响,她身上的裙子便边领口处裂到腰间,来不及错愕,他又猛地扯裂她的衣,一眨眼间她便上半身全-裸于空气中。

    梁阁影惊吓的咂舌,甚少见易展川如此鲁,他邪气十足地勾起唇角,惊人的魅惑。幽暗的眼紧紧盯着她略微惊慌的小脸,目光下滑寸许,锁住高耸诱人的浑圆,眼底的情潮风起云涌。

    他俯身含住娇-,用舌尖轻轻扫过顶端、旋绕打转、吮吻,双手用力握住两团娇-捏玩,而他的眼睛一直盯着她。梁阁影羞涩地四处乱瞟,就是不敢直视他,可是身体传来的阵阵颤栗令她想要吟哦,双手握住他的手腕,力道随着他的变化而变化。

    撕裂的裙子堪堪挂在腰间遮挡一处风景,若隐若现间别有风情。他的湿吻从她已然泛的前流连至腰间,隔着裙子亲吻她的小腹、大腿。

    “嗯……”她无法制止舒适的呻-吟,听见她气息不稳的娇吟,他更加卖力地取悦。

    他把她裙子的下摆掀到腰际,顿时浅粉色半透明的底裤映入他眼中。梁阁影迷蒙间睁开眼,理智有半秒钟的清醒,心里升起一丝忐忑,于是想要制止他。

    易展川怎么肯,她敢惹火撩拨他,不教训她一下,估计以后不知还会怎么为非作歹。他把她想要反抗的两只小手按在身侧,然后埋头进她的双-腿-之-间,隔着薄薄的底裤亲吻她柔软的花朵。

    血几乎是一瞬间冲上梁阁影的头顶,全身立刻涌上一层薄薄的绯色,身体反地弓起,想要逃离此地。可是,他牢牢按压责她,灵活的舌尖探出,隔着底裤舔-弄她的私-处,她聚攒的力气在片刻间又消失无踪。

    “不要!走开!”她慌乱的喊,无措羞怯害怕诸多情绪紧紧揪住她。她从不知道男女之间还可以这样,更不知道他然愿意为她这样……

    “啊……”她忍不住用双腿紧紧夹住他的头,不让他继续作弄自己的身体。可是他的舌,是如此的灵活、如此的火热,她完全无法抵挡住他的热情,唯有尽情的释放喉咙里的叫喊。

    湿滑的体不断从幽径中流淌而出,一层薄薄的底裤也早已湿的不像话,仿佛是从水里打捞上来的一般。

    “给我、给我……”她可怜兮兮的请求他,已经承受不住他给予的一切。

    “乖,再忍耐一会。”他喘着气,低低的安慰她,感的唇边还挂着一缕晶莹,不知是他的还是她的。

    褪下她湿透的底裤,他用手指轻轻抚这朵娇艳柔弱的花儿,暗沉的目光紧迫凝视着它,然后在她不满不安份的叫声中,再度吻上她的幽-处。

    这一次没有任何布料的阻隔,男的唇直接贴上女最神圣最珍贵的私密上,梁阁影反手握住他的,用力地握紧,仿佛这样就可以减少身体上的刺激。

    他用舌尖来回扫荡软嫩的花瓣,忽重忽轻的刺探,探入那方紧致的入口,汲取流淌出的体,耳边有她失控的尖叫啜泣声,不断地求他。易展川本来不想太快放过她,无奈小家伙已经承受不住,他也只好先满足她。

    他的唇刚移开,手刚放开她,她就迫不及待地扑上来,把他压在地上,整个人巴在他的身上,煞是娇弱地喊:“给我,我要。”

    当他进入她的紧致时,她终于安份了一些,但仍然是不满多,似乎是嫌他太慢。男人危险地眯了眯眼,把她抱上沙发,继而抬起她的一条腿曲折至前,快速勇猛的进攻、征服她。

    室内里春意绵绵,而外已经开始天翻地覆。

    原来易展川从Fly画廊“劫走”梁阁影竟被记者扑捉到,随后该记者甚至偷偷跟踪他们至公寓,捕捉下双双进入公寓的画面。当下,关于易涂两家和梁阁影的传闻本该淡却下去,突然一度袭卷整个M市。无一不在议论易展川,矛头也纷纷指对之前他对外宣布的消息,既然当初易记对外声称易涂两家的婚姻属实,如今再度被记者拍到与梁阁影成双成对进入黄金宅区。原来M市市委记的真面目竟是如此,当下不乏有许多市民向人民检察院检举易展川。

    易展川接到秘小张的电话时,梁阁影还在睡梦中,他吻了她的额头动作极轻下了床走到阳台外接听电话。眼力极好的他迅速发现离公寓十米处有人躲躲藏藏,当下嗤笑一声,大概知道小张大清早打电话来是所谓何事。

    这一次他不采取任何措施,也吩咐底下的人按兵不动让事情闹的越大越好,始作俑者得意不了太久,很快他只能在囚牢里度过余生。

    未来数天,易展川阻止梁阁影出门,他自己也不出去,二人就窝在公寓里缱绻缠绵形影不离。为此梁阁影与他吵过甚至冷战,却始终不得成功踏出公寓的大门。

    “小影儿,还生我的气呢?”易展川连人带被把她抱起怀里,连续亲吻数下她的唇瓣。梁阁影冷淡淡的撇他,也不说话。她也不想自己床-上-床-下判若两人似的,可是易展川实在可恶,这几天简直就是虫上脑在哪都能发春……她知道他不让她出门肯定是有原因,但是他为什么不说为什么不告诉她,所有的事情总是隐瞒她,她只能当最后一个知道的人,这怎让她不气不恨。

    易展川知道她是在气什么,他不告诉她是为她好,不想她互相乱想、或是担心受怕。想必这一点梁阁影也明白,所以只是使使小质对他冷言冷语。

    最后,他暗暗叹息一声,用十分无奈的语气说道:“罢了,我带你出去看看吧。”心中算计着,时间差不多也该到了。

    当梁阁影知道外面沸沸扬扬的传闻时,还算是比较镇定,随后又觉得抓狂。易展川又不是当明星,这些新闻记者怎么比狗仔队还八卦,老是揪着他的尾巴不放,连带总是扯上她,现在倒好,什么小三什么狐狸,各种难听的称号再次归属到她头上……遇上他,大概是她这辈子最倒霉的事情吧。

    然而,这些还不是重点。重点是易展川要她认祖归宗,去当涂家的孙女。

    梁阁影定定的看着他许久,才回答他:“不可能。”

    作者有话要说:俺灰常桑心……

飞向你的床 45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6/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