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向你的床(高干) 飞向你的床 48


    梁阁影正式成为涂家的长孙女之后,最大的变化应该就是和易展川相处的时间大大减少,所以两人更多是依靠通讯工具联络。src=".res%HD.+?huk+u./files/article/attat/1122[kl78/125g220/3578704/1324566437892095.gif">此外,梁阁影仍是不喜住在涂家,也曾数次对涂老政委提过搬离涂宅的想法,却始终不得其果。

    而原本外界针对她与易展川的负面报道统统消散,甚至被大众编撰成一个坎坷曲折的爱情故事,顿时成为茶余饭后的热话题之一,还有一个同样沸沸扬扬的事便是关于M市的常务副市长被双规,其缘由不外乎就是贪污腐化、滥用职权。

    随之又发生一件令二人大肆争吵的事情,那便是涂建彰要梁阁影改回涂家姓氏。梁阁影的第一反应便是拒绝,转念一想似乎不宜与她实际上毫无感觉的陌生人、名义上却是她的爷爷正面起冲突。所以她就寻求易展川帮忙,不料他却要她同意此事,并且越快越好,理由是她既然已经答应回涂家就不要太过矫情!

    虽是他没有直接了当地说她矫情,但是句里行间分明是在指责她拿乔!梁阁影气急败坏,当下便断了和他的联系。该死的混蛋,也不想想她是为了谁才来到这个莫名其妙的鬼地方,现在倒好,他竟然反过来说她拿乔!真真是太气人!

    实则不然,易展川本不是在责怪她,只是佳人去往他处已是多时,见不到佳人,日日夜夜孤枕难眠,易记难免心浮气躁,心里脑里计划着如何把佳人骗回狼窝,奈何佳人不仅不理解,甚至还断绝他的所有联络。最令他烦躁的是,自从梁阁影回归涂家之后,斐项竟然成了涂家的常,隔三差五便上门拜访。

    斐项心底打得什么盘算他又怎会不知,他伪装的极好,一副温文尔雅的样子能迷惑很多人,更不用说梁阁影,如果她知道自己仰慕的人一直在利用她往上爬,不知会作何感想?易展川自嘲的笑笑。

    梁阁影当真是不想修改姓氏,可是个保守传统的涂建彰又怎会同意呢,他定是认为涂家子孙就该跟随涂家的姓氏,怎可不改怎能不改,便是梁阁影嫁入易家照样还是姓涂。梁阁影越发地心烦意乱,瞄了一眼床头的手机没有任何动静,顿时不知怎的心中更加烦躁。他不打电话骚扰她,应该要感到高兴才对呀,为什么心里犹如添堵一般难受。随后,直到管家上来告诉她斐项来了,梁阁影这才收拾好情绪下楼。

    对于斐项的拜访除了梁阁影十分欣喜之外,其他人谈不上热情或者欢迎,尤其是涂建彰喜怒难辩的态度,也使得涂家上下对其一致保留观的看法。

    此次前来斐项毫不意外又是带了一些特色食品来掳获她的胃,另外还有一副素描,画像里的人是——她。画里的她没有身着戏服,就是十分平常的样子。整幅图像完全没有油彩的渲染,只用简简单单的铅笔勾勒、干净清晰。

    斐项看她神情怔愣出神,忍不住微笑,然后收起桌子上的画像,轻声说道:“这幅画我可没有打算送你哦。”

    闻言,梁阁影拉回游走的思绪,略带疑惑地看着他。饶是她迟钝,也总算察觉出一些不对劲,一直以来她总以为斐项是心地善良的大哥哥,可是他的举动未免太过明显,好像是在表达对她的好感、喜欢似的……喜欢,这个词语她本不敢用在斐项的身上,他怎么可能会喜欢自己呢……

    斐项并没有解答她的困惑,只是笑的格外温暖。梁阁影不敢再胡思乱想,生怕联想到不该出现的念头。斐项的画一定没有其他意思……何况她现在已经是易展川的女人,不能再有任何畸念,否则真就太过可耻。即使是她曾经万分爱慕的对象……

    梁阁影的神情又是一怔,眼底闪过一丝惊愕,迅速捕捉到自己方才的用词,曾经。原来,她对斐项已经不再如当初般仰慕。那又是谁改变了她,答案不言而喻,除了他没有其他人。

    清澈的浅色琥珀眼眸里隐约升起一抹晦暗,斐项不动声色地观察捕捉她细微的变化,心里掂量着什么。下一刻只见她赫然站起,纤细的身子不稳地摇晃一下。他明眼手快地伸手扶住她的身体,温柔地把她护在怀里。

    高大的身躯紧紧相贴,温暖的体温透过薄薄的布料传送过来,源源不断。梁阁影有一刹那迟疑,没有立刻推开他或者退身而出。

    远处,逐渐走来的身影蓦然一顿,然后更加快速走向他们。

    斐项揽着她的腰,眼睛的余光瞥见来势汹汹的男人,嘴唇不易察觉地微微勾起,仍旧没有放开怀里的人儿。而正在梁阁影想要退开道谢的时候,一道冷漠异常的声音蓦地响起,“斐先生,请问你抱着我的未婚妻是何意?”她的动作一僵,立刻退出斐项的怀抱,微微侧身望着易展川,明媚的眼里有一丝紧张。

    梁阁影的紧张不为其他,只为方才惊现的心绪,为眼前气息冷漠的男人,不知何时他竟然强势入驻她的心……

    易展川没有发现她的异样,自然而然认为她的紧张是因为被抓到他们搂搂抱抱的场面,多日来压抑心中的郁顿时如数爆发,冷酷冰寒地盯着他们,一脸铁色。梁阁影张了张嘴想要解释,可是又不知从何说起,一时之间然也无言以对,遂罢她把目光投向斐项,希望他可以替他们辩解一下,谁知斐项竟也一声不吭,只是沉默平静地看着易展川。

    所以,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梁阁影忽然感觉有一点头晕目眩,身体又不稳地踉跄一下。然而,两个男人皆是虎视眈眈地审视对方,没有注意到她的不适。

    “斐先生,请你以后离我的未婚妻远一点行吗。”易展川张口闭口一个未婚妻,至始至终都在强调梁阁影的身份,是说给斐项听,也是说给她听。

    斐项微微一笑,慢慢地回答:“抱歉,恐怕我做不到。”

    易展川危险地眯了眯眼睛,置于身侧的拳头倏地紧握成拳,随时都有要给对方颜色看看的意味。听着两个男人的对话,梁阁影只觉得更加脑昏脑胀,连视线都变得模糊。她重重闭了闭眼,抬起脚步想要走向他们,蓦地发觉脚下如注灌铅水一般沉重,身体的平衡更是难以维持,接着又是一阵天旋地转,纤瘦的身子向后倒去……

    作者有话要说:俺回来了……

    PS:更新很快就会稳定下来……

飞向你的床 48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6/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