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向你的床(高干) 飞向你的床 55


    梁阁影在归叶孤儿院的日子很平淡,孤儿院的孤儿并不多,大约只有数十来名,最小的三岁,最大也不过十二岁,这些孩子中有的天真烂漫,充满对生活对学习的热情和渴望,当然其中也不乏有早熟自闭的儿童。对此,梁阁影担当起了他们的老师,教他们一些简单的生活常识、积极向上的人生态度,剩下的便是画画。

    其余闲暇的时间中,梁阁影就坐在孤儿院的后院落里看看夕阳,或是静静的发呆。她也没有告诉李梦帆自己怀孕的事,起因是不想让别人为她担心,毕竟人家愿意收留她已经是非常不容易了,怎么好意思再让给别人添麻烦。不过有一点她很奇怪,李梦帆的年纪与她相差无异,相貌又十分致漂亮,就算不用任何修饰也可称完美无瑕,这样的女子能会甘心屈就在这一方境地呢?

    梁阁影与她聊天的时候也问过这问题,李梦帆的回答很模糊,大概就是说喜欢这里。至此,梁阁影也没有再继续追问关于她的事情,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不可过分探究。随后李梦帆又反过来询问她,这段时间身体有没有不舒服?说着同时轻轻瞄了一眼她的小腹。

    梁阁影一怔,没想到李梦帆居然知道她怀孕,不由惨淡一笑,“我一切都很好。”笑容里有淡淡的伤感,恐怕又是想起什么伤心往事。

    见状,李梦帆墨色的眸里闪过不悦,巧的面庞上明显有责怪之意,“是他不好,若非他欺负了你,你又怎会如此狼狈逃离到这。”话里的他,不外乎指的就是梁阁影的男人。

    “不怪他,不怪他。”梁阁影连忙摇摇头,笑里尽是凄凉,“要怪也只能怪我们有缘无分吧。”恍然间又记起斐项先前的一番语言,心中更是悲然。原来斐项一直没有把她当成朋友,他们间的友情也都是虚假,从头到尾都是她自己一厢情愿,还傻傻的认为他善良温暖……也许,他至始至终都把她看成一个跳梁小丑吧。

    “可以告诉我吗?”李梦帆深思片刻问道。她一向不信什么上天注定命中注定,打小就认定一切事在人为,只要付出行动不管成功失败,总是会有收获。

    看着李梦帆诚恳坦然的表情,梁阁影微微一笑,“如果你愿意的话……”

    然后,梁阁影用简单的语言、平淡的字眼缓缓讲述了她和他们之间的故事。随着时间的流逝,当她讲完故事以后忽然感触颇多,用另一种方式描述她和他们之间的纠葛,她发现了许多原来自己不曾注意到的东西。可是现在发现又有什么用呢,她已经离开他了……

    而李梦帆听完她所说的故事以后,显得极为平静,白皙胜雪的脸容浮起一丝笑,粉润的唇瓣轻轻弯起,明澈的眸里闪过一道狡黠,说道:“相信我,他们一定会受到惩罚,竟然不懂珍惜你。”

    闻言,梁阁影由衷一笑,轻声道:“谢谢你,说出来舒服许多。”也没有过多在意她的话。

    *

    同一个星空下的另一方地域,陈旧简单的小屋里,男人静静躺着床上,饶是漆黑的夜中依然可见他深邃的眼眸睁着,不知是在思索什么。房间里萦绕着淡淡的酒味,而一旁的小柜台上早已零散倒放着数个空瓶。易展川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酒,只知道自己还很清醒,脑袋里依然回荡着她的一颦一笑,心里既怅然又堵塞,她已经躲藏起来整整九天了,想到这里他扯了扯嘴角,拿过酒瓶又往嘴里灌了一口。他生平第一次想要借酒消愁,却怎么也醉不了,只因为她,只因为她啊……

    仅仅九天的时间,他却觉得如此漫长难熬,底下派去的人也没有搜到一点关于她的音讯,她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难道她就想这样躲一辈子?还是她出了什么事?易展川猛地捏紧酒瓶,迅速否决这两种想法,心中更加坚定,一定会找到她的,一定会。

    他心中重复如此的信念,疲惫使他缓缓闭上了双眼,梦里又见到她的身影……

    梁阁影站在一片白雾之中,迷蒙蒙衬得她纤瘦的身子更加单薄,仿佛随时都能飘走。

    他立刻冲上前,想要拥她入怀,可她看见他的一刻起就在不停的后退,神情脆弱而伤心,声音轻飘飘荡过来,一点一点刺进他的心脏。“你为什么要骗我?”

    他很想告诉她,他不是故意要隐瞒她一切,又很想和她道歉,但是最终说出来的话却是:“你在哪里?”

    梁阁影幽怨地看他,嘴角泛起一抹苦涩的笑,“我在哪里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要离开你。”话音刚落,那抹单薄的身子倏地消失。

    “不!我不许你离开我!”他大喊着扑上去,欲要阻止佳人的消失,可是怀里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就好像他空荡荡的心一样。

    蓦地,眼前的画面一变。梁阁影又突然出现在他眼前,脸上不仅没有伤心冷漠,表情还是羞涩万分。她脸颊红噗噗宛如夕阳西下天边的云彩,明眸的眼眸幽幽凝视着他,红唇微启:“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她轻轻说道,抬手抱住他的腰,将头埋入他的膛里。“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他急切地说道,低低轻轻的细语令他空虚的心脏骤然跳动起来,他激动不已地拥住她,用力的勒紧,仿佛这样就可以把她融入自己的骨血之中,再也不能分离。

    “我不离开你,不离开。”她缓缓抬起头,水雾般的眸子泛着幽幽柔情,勾住他的脖子踮起脚尖,主动送上殷红的唇瓣,生涩热情的取悦他。

    他用力揽住她的腰向上提,让她更接近自己,迅速夺过主动权,霸道的吮吻她的粉嫩,强势的舌头长驱直入她的口腔勾扫湿软的小舌,与之交缠起舞。不多时,她发出一声娇弱的嘤咛,似乎在向他祈求。

    两人的亲密纠缠渐渐满足了他心里的空虚,可是他要的更多,于是他的手掌极不安分钻入她的衣襟中,没有任何隔阂触她柔嫩的肌肤,另一只手掌则是渐渐下滑,用强健的手腕托住她挺翘的臀-部,一只手罩住她的半边浑圆,缓缓的揉-捏。

    “嗯……”又是一声娇吟溢出口,她紧紧攀住他的身体,将自己全部交给他,小手有意无意抚着他的背脊、他的颈项。他的呼吸越来越重,四处游移的手掌也越来越不规矩,探进她的大-腿-内-侧轻轻浅浅的撩拨,薄唇也离开红肿的唇瓣,下滑至她的前,隔着衣服啃咬着她的柔软,唾渐渐沾湿了布料,使得衣服下的娇-若隐若现。

    他危险地眯眼,蓦地一口咬住娇艳敏-感的顶端,突如其来的疼痛令她下意识低叫出来,半分委屈半分娇羞,也忍不住一口咬住他的耳垂,坏心的报复他。男人嘶了一声,然后大力摔了她屁股一巴掌,教训她的不乖。她放开他的耳朵,委屈的撇嘴:“疼……”他暗了暗眸光,又心疼地替她揉起臀-部,同时吻住她的唇瓣,温柔的**着。

    横抱起她轻盈的身子放入床上,他的身子随之覆盖其上,一手箍住她的后脑深深吻着她,似乎要夺走她的全部呼吸。身下的人儿渐渐承受不住,开始捶打他的身体、扭动挣扎,想要躲开他的深入骨髓的吻。然而,他的唇舌依然在她的口中肆虐,丝毫没有放过她的意味,她的脸颊已经憋得通红,双手从捶打变成无力揪着他的臂膀,贪婪地吸取从他口中过渡来的空气,用湿软的舌轻轻抚弄他的,想要讨好他,让他放过自己一马。等他终于餍足离开她的唇瓣,她微张着唇,大口大口地喘息,眼里雾气迷蒙,看得男人忍不住再一次吻住她的小嘴,恨不得生吞活剥了她。

    “呜呜……”她难耐的发出抗议,雾珠几乎要溢出眼眶,仍是抵不过他的霸道。他边吻着她边快速剥除她身上的衣服,终于剔除完她身上所有的束缚,他开始动手解脱自己的,不稍片刻两人都便裸-身相见。带有茧的大手罩上她的浑圆,重重轻轻地搓-弄-揉-捏,肆意的把玩。一波强过一波的快-感渐渐席卷她的理智,让她忍不住弓起身子更贴近他,自动将娇-送至他的唇边,他毫不客气的含住慢慢地吮弄。

    她无意识的用双手圈住他的腰际,整个牢牢巴在他身上不放,直到他炙热的坚硬抵在她敏-感的腿心,她才瑟缩了一下,后退寸许。谁知,她的退却一分,他便进攻三分,直到死死压住她的身体,装的巨大亦紧紧抵住她的入口。

    这种要闯不闯的感觉令她全身的细胞都警觉起来,理智昏昏沉沉,他的温度高的几乎要烫伤她,下方的入口不断流出丝丝晶莹,染湿他的巨大,也染湿身下的床单。

    她颇不自在的扭扭身子,不料这一扭竟然使得他的欲-望没入她半寸,大的头型强硬撑开她的紧致,短暂的摩擦带来的感觉十分强烈,她控制不住缩了缩那处,结果引得身上的男人一声低吼,挺腰又将炙热的欲-望送入紧致几寸。

    “啊……”她哑声呼叫。

    听到她好似痛苦又好似欢乐的娇媚吟哦,他仅有的理智轰然倒塌,掐住她的纤腰猛然一送,顿时长的巨大如数没入她的体内。她的声音随着他的动作戛然消失,脸上出现一瞬间的痛楚,似乎难以接受他的全部。她完全无法控制下-身的快速收缩,想要将他挤压出去,可是他牢牢占据她的全部,没有一丝退让,甚至还有向深处进攻的趋势。

    她的一切是这么美好,他控制不住自己想要占有她的冲动,紧致的甬道密密实实包裹着他,那么温暖,那么湿润,那么紧……他把炙热的硕大抽-出一点,然后重重埋入其中。细微摩擦带来的快-感如此妙不可言,他忍不住又抽-出更多,再重重送入。

    她无助的呻-吟随着他的动作不断溢出唇瓣,双手紧紧抓住身下的床单,连脚趾也不断的蜷缩再伸展。他低低的喘息,真切感受到她的深处在不断的绞紧他,滋味**百般。

    因为她的过分紧实,起初的抽-有些困难,他握住她的手十指相扣,吻去她脸上的汗珠泪滴,然后慢慢加快腰间的波动,深入浅出,重重撞击。身下人儿的娇吟顿时语不成调,紧紧握住他的手,承受他带给她各种快乐。

    ……

    一夜春-梦醒来,易展川只觉得头痛剧烈,不禁低咒一声,酒醉不倒他,后遗症倒是严重。余光瞥见凌乱床单上的痕迹,又是几句咬牙切齿的咒骂声。该死的小妖,让他逮回来,非要好好教训一顿不可!

飞向你的床 55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6/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