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向你的床(高干) 番外二 洞房篇


    当晚喜宴结束后,林淮特地留下一批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新辈人员,他们对这位已退位的“易书记”的脾气不了解,所以玩起来才能更玩的开。

    易展川被灌了不少酒,步履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摇晃,不过神智还是十分清醒,自然能看清林淮借酒装疯的目的是什么。果不其然,他刚走到新房门前,林淮就带了一伙人冲到他面前,来势汹汹颇有一伙山贼强盗的气场。

    “哎哟,我们的新郎官迫不及待离开酒席,就是为了赶回来见嫂子哟,有了老婆就忘了兄弟这可不太厚道,大家说是不是呀!”林淮越说越气愤,仿佛易展川真如所说般重色轻友。

    易展川眯了眯眼,冷眼旁观这群人一唱一和。林淮睁眼说瞎话的功力当真不错,他陪他们闹到喜宴结束已经是十分有耐心了。

    众伙人被气场强大的新郎官的眼光震慑到,一时间都噤了声,要不是之前林淮市长给他们打了预防针,说这位“下位”的易书记别的不厉害,就瞪眼神功使得出神入化,谁要是被吓跑谁就是孬种。这话一出,大伙只好硬着头皮上了,而他们不知道的是林淮为了壮胆,已经喝了大半瓶的伏特加,现在是强打着神要——大闹洞房。

    林淮嘿嘿一笑,什么恐惧顾忌通通让酒给压下了,红润的脸上有极不好意的意味,说道:“体谅今天是你的大喜日子,所以我们也不想太为难你,想要进新房吗很容易,只要你跳个草裙舞给大伙看看,就放过你啦。”不等他有所反应,林淮不知从哪里拿出一卷卫生纸,摇摇晃晃走上去,拉出一节长长的卫生纸,又道:“事出突然,就用卫生纸当草裙吧。”说着就要围到易展川的腰腹间。

    易展川一把抓住林淮的手,漠然道:“我要是不跳呢。”虽是反问句,可话里的意思已经十分明确了。

    林淮早就料到他的反应,一把扔开手中卫生纸,几分得瑟几分嚣张:“不跳也可以啊,那新郎官就不要进房了,大伙说是不是啊!”果然身后又是一片附和声。易展川冷笑一声,微微凑近林淮的耳边,低声道:“林淮,你是活得太清闲了吗。”

    要是平日的林淮听到这话就知道自己触及到易展川的底线边缘,肯定会及时刹车,可此时的林淮早已被酒冲昏了头脑,他一把推开易展川,哼了几声,“威胁我没用,现在大爷给你两个选择,一要么跳舞,二要么喝了这一瓶酒。”语落,身后的人递上来一瓶没有开封的伏特加。林淮想了想,又怕不死的激怒道:“你要是不配合也行,那就耗着吧,如果你想干架你也未必打得过我们这么多人,索就让嫂子在房里多等你些时候吧。”

    新房之内。

    新娘子三番几次想要从床上起来却都被房里的女眷按回原位,听着外面稀稀疏疏的声音忍不住担忧他的情况,直到朱紫燕再一次把她按捺回去,怒其不争道:“你配合点行不,何况那瓶酒早被掺了一半的水,他们只是想试试你男人对你的心意。”

    闻言,梁阁影微微一愣,终于安分下来继续等待。

    *

    仰头一口气喝完酒瓶里的体,易展川丢掉手中的酒瓶,面不改色道:“都给我滚开。”潇洒霸气的样子看得众人一愣一愣,然后乖乖闪到一旁,终于让新郎进了新房。然,林淮不知道酒早已被掺过水,同样一愣一愣的,暗自嘀咕:好小子,酒量真行。

    梁阁影见易展川终于回来,稍微激动的站起身子准备走过去,却再度被朱紫燕等人拦截住,另一边林淮等人则是拦住易展川的去路,于是新郎新娘中间隔了两伙阻挠的人马。

    这时易展川也终于知道林淮是今日吃了雄心豹子胆要在他的地盘上撒野,薄唇轻讽勾起。无妨,他倒要看看林淮能折腾出什么鬼玩意。

    “新郎官,看得见不着的滋味是不是不好受呀?”朱紫燕挡身在梁阁影前面,此时她已经褪去之前的媒婆装束,一身浅黄色小礼服,显得格外明艳动人。林淮不禁眯了眯眼,他知道对面的女人是梁阁影的同行,和梁阁影相比,她漂亮的有些俗气,不过更加真实,他喜欢这女人的俗气,尤其是和他一块恶整易展川。只不过,如果林淮知道方才的伏加特就是被朱紫燕掺了水,估计会气得想要掐死她。

    “嘿嘿,近看嫂子果然是美丽动人呀,大伙们来一块欣赏欣赏嫂子的风采,不然以后就没有这等机会咯。”林淮深知易展川的个,要是把百分百的力用来刺激他,说不定自己累个半死他还是平心定气,那还不如把套子下到梁阁影的身上,效果来的绝对明显迅速。

    诚如林淮所言,易展川的脸色一下子沉下几分,目光鸷地盯着林淮,恨不得用眼神封杀他的嘴巴。林淮乐得不行,笑眯眯道:“别说兄弟不仗义,我现在给你一个好差事。喏,这里有一个苹果,你削给嫂子吃,记住皮不能削断哦,否则就罚你们热吻十分钟,如果没断的话那你就可以抱一下嫂子,你看又亲又抱真是好差事呢。如果你不做的话,身后的兄弟十分乐意帮忙哦。”说完就有人迅速递上小刀和一个贴着囍字的苹果。

    故作惊讶一声,“呀,苹果上面的剪纸还没拿掉,那不如就请嫂子帮忙拿下来吧。”林淮笑容异常可掬,“嫂子,你要用嘴巴拿下苹果上的剪纸哦。”

    闻言,梁阁影面上一红,然后于众目睽睽之下用红唇撕下苹果上的囍字,接着苹果就到易展川手里。他拿起小刀,十分利落削掉苹果的皮,没有丝毫中断。林淮拍手叫好,立刻道:“兄弟们让开吧,快让我们哥哥去抱得美人归。”可惜这边的男方人马是让开了,但是对面的女眷依然紧紧包围着新娘子。

    朱紫燕看了看易展川手里的苹果,眼里闪过一抹光,缓缓说道:“新娘子在房里等了你好长时间,滴水未进,你也不心疼心疼?”

    易展川怎会不心疼呢,看向梁阁影的眼里一下子涌起温柔疼惜,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辛苦你了。”梁阁影有些羞涩地摇摇头,表示无碍。见状,朱紫燕赶紧出声:“现下正好有个机会,就拿这个爱的苹果喂给新娘吃,但是不能用手,要用嘴巴。”

    听到这个众人的眼睛一下亮了,表情都呈现兴奋之色,并且这回易展川明显没有的抵抗之意。朱紫燕偷笑,很识趣地把新娘子用力推了出去,推进新郎的怀里。

    蓦地,梁阁影感受到一双熟悉有力的臂膀揽住自己,还有一道熟悉且炙热的目光灼灼盯着自己,她面上的嫣红更加深了,稍微抬起眸光回视他。趁两人亲密拥抱的时候,朱紫燕迅速用线绳绑住苹果,然后吊起来放至二人的中间。易展川淡淡看了一眼这些神亢奋的人群,心下明了如果不配合一下他们的戏弄,他们是不会善摆甘休。

    游戏开始,易展川张嘴去咬苹果,只是控制绳子的人不如他意,每次在他要咬到苹果的时候就把苹果抽离,几次下来易展川也开始反击,总是出其不意地去咬,顺利咬下苹果,然后便是喂给梁阁影,而众人最关注的也是喂食这环节。

    面对如此众多的目光,梁阁影几乎要无地自容了,双手紧紧捏着他腰间的衣襟,尴尬地张口含过他唇齿间的果,然后咬也不咬的吞下。于是,众人又不满了,有人提议要新郎官咬碎了喂给新娘子吃。

    梁阁影更加不敢看周围人的视线,一个个兴致勃勃地看着他们,搞得她觉得自己是动物园里的母猩猩,还咬碎了苹果喂给她吃,把这般羞人的事情搬上台面,这些人还真是唯恐天下不乱。

    易展川依然无议,如言咬碎口中的苹果喂给她,只是口中的嚼碎的食物要渡给对方,实需舌头的帮助。梁阁影本想,迅速吃掉他口中的苹果就好,谁想他的舌尖似乎并非此意,还似有似无的挑-逗她。她不由的睁大眼睛,羞恼地看着他,他如此举动分明是助纣为虐啊!

    他眼底有浅浅的笑意,一点一点加深舌尖上的逗弄,同时满足众人的眼球。

    层出不穷的招数有很多,或是新奇或是平常,之后便有人要新郎躺在床上,新娘要在新郎身上做十个俯卧撑,本是司空见惯的招数,如今男女之位被颠倒过来,对梁阁影而言显得有些吃力,所以在她做第六个俯卧撑的时候,便一下子压在易展川身上,果然取悦了众人。

    林淮事前还准备了许多道具,用于一些有点小黄小暴力的恶整招数,可惜中途他去找道具的时候,赫然发现东西已然不翼而飞,想也不用想就知道是谁干的,气极的林淮打算要把易展川往死里整,可是回去却发现他被关在了房门之外,直到闹剧结束之后,易展川意味深长对他说了一句话:接下来的时间他会很忙。

    于是,林淮剩下的丁点醉意也消散而去,余下无尽冷汗。

    *

    待所有人都走光了,房间里已是一片凌乱,梁阁影坐到床上,可怜兮兮地看着他,焉焉道:“我没力气收拾了。”她感觉自己是越来越娇气了,不仅是因为怀孕的原因,还有是正对她笑的男人惯坏的。

    易展川走到她身边坐下,了她依然红润的脸,柔声道:“我来就好,累了你就先睡。”

    这一刻,梁阁影心中又涌上丝丝缕缕感动,抱住他,情难自抑地说:“老公,有你真好。”

    “傻瓜。”

    不对你好对谁好?

番外二 洞房篇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6/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