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的故事 第 3 章


    三

    墨池殴打红卫兵犯的是政治罪,刚巧被他打得最狠的红卫兵头目牛昆是温市长死对头的儿子,公报私仇,墨池被投进看守所。其实他寡不敌众,才是受伤最重的人。他头部鲜血淋漓,身上多处挫伤,口疼得发闷,应该是断了肋骨。右腿似乎是骨折了,钻心的疼,最严重的还是他的左腿,膝盖被铁锹砍得深可见骨,却麻木得感受不到一丝疼痛。牛昆不允许医生为他治疗,没几天,伤口已经溃烂发臭。

    看守看他可怜,偷偷告诉他,只要跟牛昆说几句软话,就有可能被送去医院。包包伤口消消炎也能少受点罪。墨池年轻气盛,不但一句软话不肯说,连看守送来的饭菜也被他砸了出去。气得那个中年看守也不再理他,说从来没见过他这么倔的傻子。

    墨池一直在用自己的方法为命运抗争,他绝食绝水,不停地摇撼着铁窗,大声叫喊着要求自由和接受治疗的权利。15岁的墨池不知道,他的斗争只会把自己的命运推向深渊。

    入狱一周后,墨池因伤口多处发炎和严重脱水导致昏迷。在那个年代,一个少年政治犯的生命就象草芥一样渺小。但他毕竟是曾经的市长的儿子,看守也担心他父亲会有一天官复原职,那时追究起儿子的事来,他肯定是没有好果子吃。为了给自己留一条后路,这个聪明的看守向上级请求,为墨池叫来了医生医治。

    几瓶生理盐水输下去后,墨池的生命有了复苏的迹象,却始终高烧不退。医生诊断的结果,墨池左腿伤势太重,组织已经坏死,所有炎症的源都是那骨头已经发黑的左腿。没有和任何人商量,医生选择了最简单也是最有效的抢救方法——截肢。

    昏迷的墨池从彻骨的疼痛中中醒来时,已经是个失去了一条腿的残疾人。手术当天他就被送回了看守所,聪明的看守为了解决护理他的问题,把墨池和另外两个成年政治犯关在了一起。墨池平躺着,看不到自己腿上的情况,还以为自己接受了治疗,会慢慢好起来。

    同屋的人看到他醒来,忙把准备好的水喂到他的唇边。墨池喝了水,沙哑地说道:“让你们费心了,我一定好好养伤,不给你们添麻烦。”大人背过脸落了泪。懂事的孩子挣扎着起身靠在墙上,正要安慰病人,突然看到自己的左腿只剩了一半!

    墨池惊悚地大叫了起来!他不能明白,自己的腿怎么会不见了!大人怕他伤了自己,死命地抱住他。墨池目眦欲裂,声嘶力竭地嚎叫着:“你们还给我腿!还给我呀!”直到喘得上气不接下气,他才颓然向后倒去,眼睛一直圆瞪着,满是愤恨和不甘!

    看守所冷不见天日,营养又跟不上,墨池的伤口不能收口。按照规定他必须和其他在押人员一起劳动改造!他虚弱得坐都坐不住,看守却奉命把他拖到劳动场地。墨池的工作很简单,就是拣石头。求生的本能让墨池伏在地上,艰难地拾起石块,再用力撑起上身,把石头仍进竹筐。每做一次动作,他就要喘息很久。墨池咬碎银牙,他要努力活下去!他要活着出去,去保护他那幼小的妹妹!墨池的动作比常人慢许多,有一次被巡查的牛昆抓个正着,一脚踹在他的残腿上。鲜血瞬间从黑白班驳的纱布上涌出来,墨池痛得几乎闭过气去,却不知道哪里来的气力,挣扎着站了起来,扑向牛昆。完全没有防备的牛昆被扑得正着,和墨池扭在一起,倒在地上。

    气急败坏的牛昆爬起来对着墨池又是一顿猛踹。没有人敢阻挡他,等到他气哄哄地走了,才有人小心翼翼地查看血泊中的墨池。墨池双眼一片死寂,冷冷地向牢房爬去,身后留下刺目的血痕。

    墨池左腿伤口迸裂感染,生命再次垂危。医生只得又来了一次,从大腿部为他切除了左腿。这次他获得了应得的待遇,住进了医务室。墨池已经虚弱几乎连呼吸的力气都没有。病房外两名红卫兵把守着,谨防他逃跑。

    伤口的疼痛和内心的愤懑,使墨池夜夜高声叫喊。医生被吵得不耐烦,每天晚上扔给他几片安眠药。墨池的目的达到了,他偷偷攒了两个礼拜的安眠药,趁人不备,一口气吃了。

    合该墨池命不该绝,医生竟破天荒地夜里为他查了次房,及时发现了这件可怕的事情。经过连夜抢救,墨池活了过来。从此以后,他突然变成了最安静的病人,不但不再大喊大叫,就连一句话也不曾说过了。

    同一病房的林叔是墨池父亲的老部下,他心疼墨池,冒着天大的风险给省里写了一封信,请求给予墨池应有的治疗。在省领导的批示下,墨池被送进省里的正规医院,接受系统检查和治疗。

    墨池正值长身体的年纪,身体受此重创,虽经尽力救治,却还是落下了病。慢肺炎,风湿关节炎将伴随他漫长的一生。

    墨池在医院住了三年,一方面是他的身体确实需要治疗,另一方面也是省里对他的保护。三年里,他与父母和婧然失去了联系。他不知道父母在牛棚里也受尽了艰辛,也不知道妹妹成了穿百家衣吃百家饭的流浪孩子,多亏好心老师的收留,才在那个年代活了下来。

    1973年,命运终于眷顾了这个吃尽苦头的家庭。温市长和陈爱华被释放,重获自由。他们找到了婧然,又多方打听得到了墨池腿断身残的惨讯!温市长赶去省里,接回了瘦得不成样子的墨池。医生说墨池神受了太大的刺激,已经三年没有说过一句话。温市长心疼得眼泪直流!

    由于温家小楼被封,陈爱华只得租住了一间不足10平米的小房子。他们夫妇还需要劳动改造,婧然上学。这天乌云压顶,似乎要下大雨。学校提前放学,婧然蹦蹦跳跳回到家里,看到墨池仰躺在床上,手腕裂开,血留了一地!婧然吓得哭着去找老师,把墨池送到一院,总算险险救回一条命!

    婧然吓得一刻不离地守着墨池。陈爱华闻讯赶来,看到墨池眼神空洞的样子,顿时哭得昏了过去。随后赶来的温市长却径直冲到墨池身边,一个巴掌扇了过去!

    “你这个懦夫!胆小鬼!”温市长颤抖得指着墨池的鼻子,破口大骂,知识分子的风度消失殆尽。“你是我们温家的懦夫!你爷爷反围剿时为保护战友壮烈牺牲,你大伯在抗美援朝战场上为国捐躯。你爸爸直言纳谏被投入冤狱整整7年,可是我们温家没有倒!因为温家的男人都是响当当的汉子,你受了点冤屈失去了一条腿就几次三番想当逃兵,你爸爸不答应,你在天上的爷爷和大伯也不答应。我们温家人没有懦夫!你要是再这么没出息下去,就不是我温秉先的儿子!”

    温市长一口气骂完,喘着气瞪着墨池。他的目光锐利而凶狠,好象要一直把墨池的生命之活瞪起来。哥哥明显是愣住了,死灰一般的脸上渐渐有了表情。昏迷的陈爱华悠悠转醒,她一把搂住墨池,象母**保护小**一样把他抱在怀里,双唇止不住地颤抖,“秉先,你不要骂他,他是我们的儿子,我们最爱的儿子啊……”

    久违的母亲的怀抱!墨池紧紧偎依在母亲的怀里,突然低声说,爸爸骂得对,我不该当懦夫,我错了……我……好好活下去。

    这是墨池三年来第一次开口说话,他的声音沙哑低弱得有些变调,在温市长一家听来却宛若天籁。小小的婧然哭着抱住了墨池,温市长又拥住了他的全家,一家人抱头痛哭,窗外,乌云渐渐消散,天,快晴了。

第 3 章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7/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