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的故事 第 5 章


    五

    有了墨池的大书房,思存的生活丰富了很多。她总是小心翼翼地去,又小心翼翼地回,当心地选在墨池不在的时候,尽可能少地打扰他。墨池和思存的感情没有进展,陈爱华知道着急也没有用,现在儿子的抵触情绪非常严重,动不动就拿婚姻会耽误思存的前途和她说事。她知道一时半会说服不了儿子,只能象现在这样,先把思存当女儿养着,也许时间长了,培养出感情了,一切就都顺理成章了。

    转眼到了夏天,陈爱华在市妇联任主席,工作十分忙碌。虽然已经年近五旬,还是要亲自挂帅到各个县区考察工作。温市长则奉命到省里开会,一时间,家里只剩了墨池、婧然和思存三个孩子。

    这天,婧然兴冲冲回来,说学校组织郊游,去临市的一个山坳里玩上两天!婧然兴高采烈地收拾东西,第二天一早,天气有些,却一点也不能阻挡婧然的热情,和同学们一起出发了。

    思存静静地在房间翻了一天书。她有过目成诵的本领,读书成了她生活中最大的享受。入夜,温家小楼分外安静。起风了,思存关好窗户,坐在桌前静静地翻书。

    窗外下起了雨,雨点噼里啪啦地打在窗子上。思存从书本上抬起头,又把窗帘拉拉严实。风大了起来,撼得窗户哗哗做响。风从窗缝中闯进来,吹得窗帘呼呼飘了起来。台灯小小的灯光照过去,墙上如同群魔乱舞。思存惊跳起来,飞快地打开顶灯,满屋的光亮让她稍稍好受了点。突然,外面一声炸雷,思存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此时墨池也在房间里关窗。他的腿不方便,扶着桌子勉力站起来,拉好一扇窗,再双手扶桌子,右腿向旁边蹭一点点,去关另一扇。他站得不稳,力就使不上。狂风呼呼地和他较劲,他大力地拉上窗,又拉好窗帘,待要坐回轮椅,才发现腿已经僵了。墨池一手扶桌子,一手拉过轮椅,小心翼翼地让自己坐稳。雨天气,他的身体每一寸关节都是酸痛的,自己推动轮椅滑到床边。既然不舒服,早早上床吧!

    一个响雷,墨池心里一动。家里没有别人,思存一个人在房里。这样的风雨天气,她会不会害怕?

    一道闪电划破夜空,紧接着轰隆隆的雷声把窗棂震得快要散架似的抖。墨池轻咬下唇,垂着长长的羽睫略做思索。婧然是怕打雷的,每次雷雨天气,总要躲到他的房里来。那么思存呢?她的年纪比婧然还小,平时象个小兔子一样安静,大声吼她一句,她都会紧张得发抖。这样的天气,她一个人呆在房里,是不是已经被吓坏了?

    墨池心中一痛!顾不得多想,他推动轮椅,向思存暂住的客房走去。

    “咚咚咚!”墨池抬手就敲门。里面静悄悄的没什么动静。

    墨池用力推开门,房里竟然没有人。窗户不知道怎么开了,风呼呼地灌进来。思存呢?她到哪去了?墨池用力推动轮椅,来到窗前,用力拉回窗户,这才发现大风吹断了窗栓,窗子本无法关上!外面风雨交加,思存会去哪里?她不会找人修窗户去了吧!她平时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又哪里找的到人为她修窗呢?墨池口微痛,父母不在家,他是这个家中唯一的男人,她有困难竟然不找他!

    慌乱中的墨池没有去想,自己平时哪里给过她机会?

    墨池咬住下唇,让自己冷静下来,环顾四周。桌上一本打开的书,已经被冲进窗口的雨点打得湿嗒嗒。墨池拿起那本书,是她从他的书房借的《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墨池眉毛一挑,心念一动,迅速向书房而去。

    墨池象征地敲了一下门,不等回应,就推门而入。书房里灯光大亮,思存蜷缩着瘦小的身子,坐在书房一角,手里捧着一本书,惊惶失措地看着闯入的墨池!

    墨池也不知道哪里来的火气,大声吼道:“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谁让你来的?”他的潜台词是,在房里找不到你,你知道我多担心吗?

    思存哪里知道墨池的心思,以为他是怪罪自己了,忙象个犯错误的孩子一样站起来,把书放回架上,小声说:“对不起,婧然说我可以来,我……”

    墨池知道思存是会错了意,这个小姑娘,怕他怕得紧呢!下巴,自己长得很凶吗?缓下语气说:“我的意思是,房间里的窗户坏了,你怎么不去找我?”

    思存目瞪口呆!他是在关心她吗?

    墨池推动轮椅走到她面前,宁静地看着她,象个宽厚的兄长般说:“你冷不冷?害怕吗?你喜欢什么书,拿到我房里去看吧。”

    思存受宠若惊地以为自己听错了!是眼前的男人出了问题,还是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墨池好笑地看着她:“走吧,要不,我陪你在这里看书?”

    思存大梦方醒地看着墨池。书房虽然窗户密闭,但毕竟缺少人气,比房间要冷上一些。墨池只穿了居家单衣,连个外罩都没有披,要是伤风了可就遭了!想到这里,思存忙说:“我推你回去。”

    “我自己可以,你喜欢什么书多拿上两本吧。”墨池说罢,先推着轮椅走了。

    思存紧随其后,抱着两本书跟墨池回到房间。“那个,天挺凉的,你加件衣服吧。”思存没有忘记自己的责任,指着床头的外罩说。她不敢,也不好意思把衣服拿给墨池。

    墨池竟然听话地把衣服披好,说“随便坐吧。”

    思存却不知道该怎么坐,手足无措地站着。

    墨池轻笑,看来自己在她眼里真是凶神恶煞了。心里又有点为她痛,这些天,难为坏了她吧。原本以为冷漠就是对她好,能够赶走她,让她去过属于健康人的自由自在的人生,却忽略了她内心的感受。嫁到门第显赫的温家,对着自己冷冰冰的脸,自己还要给她摆臭脾气。她是不是委屈得偷偷哭过?这个念过高中的,爱读书的,温柔胆小的女孩子,实在应该是被照顾,被呵护的啊!

    墨池指着自己的大书桌说,坐到那前面去看吧。

    “那你呢?”思存迟疑地说。

    “我,随身就有坐骑啊!”墨池拍拍轮椅,自嘲又带着点满不在乎地说道。

    他的笑容竟那样温暖!在这样风雨交加的寒夜,思存竟如沐春风!脸上一红,思存赶紧低了头,坐在墨池的大书桌前,翻开了书本。

    书桌是厚实的实木所制,保留了木头本来的颜色,却被打磨得十分光滑平整,透出厚重的质感。思存从没见过这么好的书桌,也许这个风雨夜过后,也不再有机会享受这么好的书桌。她有点贪恋地伏在桌上,一种沉稳内敛的气息竟包围了她!是好木头的气质,还是常年坐在桌前读写的墨池的气息?思存不好意思抬头看墨池,敛神静气,把心思放到了书上。

    墨池也埋头读书。窗外风雨声依然,两个人的屋子却有着心照不宣的温暖。

    夜深了。墨池轻揉太阳,眨了眨有些发涩的双眼。医生说过,他的身体需要一个很长的恢复期,最重要的是按时休息。这样雨的天气,又坐了大半夜,墨池真的感到体力有些吃不消。思存从桌前跳起来,“你累了吧,我扶你上床休息!”

    “不用。”墨池微微笑道:“上床这样的事我还能做到,你继续看书吧。”

    “不行,你休息,我得回去了!”思存说。

    回哪里?回客房吹冷风?墨池道:“今晚你别回去了,明天我叫人来帮你把窗户修好。”

    “不行,会打扰你休息的!”思存抱着书就要跑。

    “等等!”墨池说。“我还不困,就是想靠床上看会书。你留在这里,累了就在沙发上睡一下,我想喝个水什么的,还可以叫你。”

    “这样啊!”思存说:“那我先扶你上床。”不等墨池拒绝,思存柔软的小手已经托着墨池的胳膊。墨池微笑,这个发育未足的小姑娘,真要她扶,她也没有这个力气呢。墨池微微借力,把自己移动到床上。思存连忙手脚麻利地帮他掖好被子,又倒了杯热水,放在他的床头。

    墨池举起书道:“我继续看书,你累了就睡会。”他知道,自己若是睡下了,这个腼腆的姑娘肯定就跑回客房,心惊胆战地喝冷风冷雨了。

    墨池放松地把自己靠进枕头里。全身每骨头都是酸痛的。他也看不进去什么了,只微闭双眼,凝气养神。杯子里袅袅的热气轻抚他的脸颊,是温柔水润的舒适。就象她的感觉。

    从什么时候起,在他心中,她不再是木讷呆板的村姑,而是柔情似水的天使?她从来就是纯洁的天使啊,哪怕是刚从乡下出来的她,也仅仅为了恪守一个照顾他病体的承诺。这样纯洁朴实的姑娘,还不是天使吗?

    只可惜自己这样残败的身体,又怎能给天使一个安全的避护之所?

    微微叹了口气,墨池让思绪沉进了更深更远的地方。

    似乎稍稍睡了一会,墨池猛然惊醒!第一件事就是望桌前望去!思存还在,也是夜深熬不住了,趴在桌前睡得象只小猫。

    墨池摇摇头,她记得给他加衣服,却不知道给自己盖上条毯子吗?夜里天凉,她感冒了怎么办?她那么瘦小,身体也壮实不到哪里去吧!墨池拉过轮椅,把自己挪上去,拿了床边的毯子,尽量轻地来到思存身边。她真小,毯子可以整个包住她。睡得可真香,象个小婴儿,居然还扁了扁嘴巴,秀气的脸蛋在柔软的毛毯上蹭了一蹭。

    墨池微笑着又看了一眼,才恋恋不舍地回到床前。

    风雨过后,又是一个洒满阳光的清晨。窗外鸟鸣啾啾,思存从温暖的梦境中醒来。紧了紧裹着的毛毯,思存猛然想起,这是墨池的房间!

    那么,自己是在他的房里看书睡着了?昨天,他似乎很不一样呢!毯子也是他为自己盖的吗?思存把毯子抱在怀里,暖流涌上心头。

第 5 章在线阅读 http://www.cuizituan.com/shu/1697/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